官策

第121章 纪委出手

第一百二十一章 纪委出手【求月票】

?三十六计,其中有一计叫做无中生有。

??按照马步平的说法,三十六计其他的计谋可以不用,但是无中生有这一条,必须要熟练掌握。为官之人,首先要学的就是无中生有!

??什么是无中生有?简单的说,某件事情本不存在,但是偏偏却让他存在,有些矛盾本没有,偏偏就要让他有,有些关系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但是却要想办法,把原本没有关系,弄得有关系。

??马步平擅用无中生有,这从他送给陈京的《金融学》的笔记中就可以看出端倪。

??而马步平近期用无中生有最玄的,硬将陈京和省政府陈副省长扯上关系,他的这个无中生有用得妙,表面看上去似是而非,认真琢磨起来,却是千真万确!陈京究竟和陈副省长有没有关系,是什么关系,却又含含糊糊。

??让人不能不信,也不敢不信,马步平的无中生有到这种地步,的确是很了不起的。

??而陈京在综治办发飙摔门而去,也是另外一种方式的无中生有!

??陈京年轻,但是他不是气盛的人,三年的磨砺,早将他身上的菱角磨平了,他不可能一丁点委屈都受不了,还用得着在综治办发飙?

??当然,陈京当时在综治办摔门而去也不是蓄意而为的,当时他在休息室一坐一小时,他就想,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开展工作。

??他思绪万千,却没有一点头绪,不夸张的说,经贸局就像一只刺猬,他根本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着手。

??他斟酌了很久,忽然灵机一动,就想到了一个无中生有的计谋。

??现在陈京对经贸局的工作不熟悉,展开工作很困难,如果他立刻深入学习、了解情况,目前的条件又不允许,姑且不考虑局内部有人掣肘,关键是时间也来不及!有些事情,不是按部就班就能解决的,现在的经贸局,不出点奇招、怪招,是没有办法稳定的局势的。

??陈京这样想了,他当即力断,决定无中生有生点事端。经贸局所有其他工作都先放下,先惹点事,让经贸局在一场风波中开始起航。

??一场风波,就是声东击西,这场风波胜负不论,陈京在意的是通过一场风波来理顺经贸局的班子,来找到工作的头绪,同时树立自己在局里的威望!

??另外一场风波也可以转移人的注意力,让大家的视线从经贸局面临的困难中走出来,把视线集中到经贸局和综治办无中生有的矛盾上面来!

??综治办嚣张跋扈,其实在下面各乡镇、县各单位早就有很多人不满了,只是这样的单位得罪不起,再加上下面的领导谁也不想当出头鸟,这才有了综治办下去是太爷,坐在家里是老爷的现状。

??陈京这次当这个出头鸟,他不担心自己失道寡助,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综治办这些年得罪的人不计其数,这些人是不可能让陈京孤军奋战的。即使他们不跳出来,精神上肯定也是要给予支持的。

??即使精神上不给予支持,他们内心肯定也是要给予支持的。

??所以,经贸局和综治办这次的事,陈京认为闹得越大越好,不管胜负,经贸局都是赢家。

??中华民族人的共性,那就是自己胆小怕事,但是却特别希望有人能够挺身而出替自己解气,陈京现在就勇敢的充当了这个角色!

??……

??经贸局办公室主任郝林轻轻的敲响新任陈京局长的门。

??听到了内面的应答,他才推门进去,他一进门,便看见陈京在悠闲的泡着功夫茶,他一肚子的话就只得硬生生的憋在肚子里。

??陈局长新上任,人又年轻,郝林还没摸准他的脾气,所以时时刻刻处处都提醒自己要小心,千万不能够在工作上出现差错,或者让领导对自己有了看法,如果那样的话,他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位子可能就坐不稳了。

??局里的形势很微妙,副局长任志贤有才华,但是对这次县委的人事任命很不满意,虽然没有明确要和陈京对着干,但是工作上阳奉阴违肯定是免不了的。另外,经贸局里面刺头多,那些小正太,郝林提起都头疼,陈京如何处理和这些人关系,也是一个重点。

??郝林这个办公室主任,有时候很是为难,他不了解陈京,有些话不能说得太多,即使是建议,也不敢提太多。不然领导觉得办公室主任太精明,太爱揽权,那结果会很糟糕。

??但是也不能毫无作为,什么话都不说,如果这样,办公室主任的能力太差,也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老郝!来喝一杯茶!这是朋友从楚城茶叶博览会上搜罗来的好茶,属于红茶品种,坦洋工夫红茶,这可是国宝级红茶呢!你过来尝尝?”陈京的兴致很高。

??郝林用手习惯性的擦了擦额头,似乎是在抹汗珠,其实他脑门上没汗,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多年在领导身边工作,郝林早就养成了一一种下意识的习惯了,比如说抹汗珠的这个动作,这个动作代表惶恐、诚惶诚恐!

??在领导面前紧张,这是必须的,适度的紧张,领导心中其实是很舒服的。有些人喜欢在领导面前大大咧咧,好像是以此来表现自己的坦荡没有心机,领导对这样的干部,表面上会夸奖鼓励,但是使用提拔的时候,很多时候都将其自动的过滤调了。

??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想知道答案,其实仔细琢磨很容易找到原因的,人的复杂性通过这个例子就体现出来了。

??有些干部处处表现得不喜欢逢迎拍马的人,其实这不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越是这样的领导,可能越喜欢别人对他逢迎。

??只是逢迎的方式需要巧妙,而这种巧妙,很多时候就是在细节,有些时候拍马不用语言,有句话说得好,凡事是语言说出来的,都是苍白的!言语上的拍马屁,那是极其低端的。

??就像郝林这个抹汗珠的动作,这就是一种拍马,他年龄今年都快五十岁了,在一个小毛孩局长面前毕恭毕敬、忐忑不安的像个小孩子,领导内心能没有成就感,能不高兴?

??所以,搞关系、和领导相处是一门大学问!治大国如烹小鲜,其实搞关系和领导相处,也是一个道理,关键就在于火候两个字。火候不到不行,火候过了也不行,至于什么火候恰到好处,那就是众妙之门、存乎一心了!

??“陈局,茶我不内行,我过来是有一件事向您汇报来的!”郝林认真的道。

??陈局摆摆手道:“天大的事儿喝了茶再说,来,来,坐,我最早来澧河也不会喝茶,都是学的嘛,谁又是天生就会喝茶的?”

??郝林没办法,只好毕恭毕敬的端坐在陈京的面前。

??陈京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郝林端起来喝了一口,又苦又涩,舌头发麻!眉头便不自然的皱了起来。

??陈京哈哈笑道:“老郝,滋味不好受吧!这茶就是这样,初入口苦涩,甘甜慢慢才能回味出来,而清香却是高远优长,久久不散。开始喝茶的人很少有喜欢这茶的,但是慢慢都会爱上这种味道!”

??陈京顿了顿,继续道:“就像我们经贸局,现在百废待兴,谁见了都头疼!但是,经贸局迟早有一天会苦尽甘来,我们一定会让整个澧河大吃一惊的!”

??“陈局说得好,我现在还真品出了一丝甘甜味儿来了!”郝林道。

??陈京眯眼看着郝林,良久,他道:“行了,我看你这个神态,不让你把事儿说出来,非得把你给逼疯了!说吧,什么事儿?”

??郝林沉吟了一下,道:“今天上午,纪委纠风办过来将胡飞带走了!据说胡飞在电话中谩骂综治办黄副主任,态度很嚣张恶劣!这事……这事……”

??“这事要怎么处理啊?”陈京眉头一挑道。

??“刚刚纠风办打电话过来,我让转你办公室,转不通!电话里……纠风办要安排胡飞在纪委学习反思一个礼拜,加强思想教育!”郝林道。

??陈京摆摆手道:“行了,这事我知道了!昨天在局会议上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初来乍到,很多事情还不熟悉!这事你去请示任副局长,让他去和纪委纠风办协商一下,看这事能不能从轻处理,年轻人嘛,态度有时候冲一点是在所难免的!”

??郝林一愣,怔怔说不出话来,陈京轻巧的一句话,将事情推得干干净净,而且陈京的话说出来是合情合理,没有一点漏洞,一下就让他陷入了两难!

??经贸局的一些微妙,郝林是知道一些的,任志贤给陈京下的第一个绊子,其实就是这帮小正太,而这帮小正太又以胡飞为首。

??陈京上任才几天,胡飞就三番五次的捣乱,别人都等着看陈京这个新官上任,三把火怎么烧呢!

??现在倒好,陈京手腕没见识到,纪委纠风室将胡飞给领去加强教育了,陈京现在撒手不管,谁管?

??蓦然,郝林忽然想到昨天开会,好像是陈京指定让胡飞一个人值班接电话的,其他人去会议室。当时郝林还有些奇怪,当时他以为是陈京担心胡飞又在会场起哄,才将他支开的,现在看来……

??郝林心中一寒,屁股有些坐不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