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2章 立威

第一百二十二章 立威

胡飞玩忽职守,在工作岗位上开小差、又有谩骂领导等等诸多问题,纪委纠风办给予了他通报批评,同时安排他在纪委纠风办学习一个星期。

这件事情一发生,在澧河县城成为了一个不小的新闻。

胡飞的声名在体制内很多人都知道,人不算坏,就是顽劣不堪。

平常大家都给他老子胡国林几分面子,一般对他都比较客气,有些人还会拍他肩膀一把,嘿一声:“你这浑小子,哪一年才能长大哟,少给你爸添点乱吧!”

真正和胡飞较真,这次纠风办是第一次!

怪只怪胡飞惹上了纪委这样的部门,纪委易明华书记那就是个黑面关公,谁的面子都是不给的。一把手如此,在纪委各部门,也形成了这种风气,胡飞被纪委纠风办找上了,这活该他倒霉!

通报批评是小事,关键是在纪委学习一周,这的确是有些难为胡飞这样的愣头小子了!

……经贸局任志贤像热窝上的蚂蚁在房间里转悠。

他刚刚接到人大常委会胡国林主任的亲自来电,在电话中,胡主任声音低沉,语气尴尬,道:“任局长啊,我家那小子太不争气了,我让你给我管着,真是难为你了!我胡国林厚着脸皮给你道歉来了!”

任志贤一听这话,连忙道:“主任,都怪我工作没做好,这次小飞让小人坑了!”

“志贤,这话就不对了!胡飞这小子无法无天,太不像话了,这次让他受个教训,我可跟你讲,你不要找路子找关系,这次我非得治治他不可!”胡国林在电话中嗡声道,听上去肝火大旺!

挂了这个电话,任志贤立刻就坐不住了!

胡国林这个电话,说要治治胡飞,谁知道他内心怎么想的?

要稳妥起见,任志贤现在就得把胡飞从纪委捞出来,然后亲自将胡飞送回去,要怎么处理,胡国林自己来,那也不会让他失了面子。

但是,现在困扰任志贤的是,他根本没有能力把胡飞捞出来!

他去过纪委一次,人家坐都没让他坐,任志贤在里面开口没说上一句话,就灰溜溜的回来了!

现在局面搞成这样,该如何处理?

任志贤束手无策,按照他的想法,胡飞这类人是可以利用的,至少可以利用这些人给陈京一个下马威。可他没想到,这些人也是双刃剑,用得好能派上大用场,一惹了事,立马就是大麻烦。

任志贤在纪委看到了胡飞,胡飞这小子平常桀骜不驯,在纪委只待一天,脾气就没了。

见到任志贤,开口就问:“任哥,是接我出去的吧!这地方没法过,我待一天,得少活十年!”

任志贤当场没话说,脸色很阴沉,胡飞一见任志贤的神情,也知道事情很麻烦,他倒也硬气,道:”行!任哥我知道是咋回事了!你只求你这事别让我家老头子知道就行!千万别让他知道!”

胡飞说这话的时候,任志贤明显感受到了他强烈的失望和沮丧,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任局长,陈局通知,股以上干部去会议室开会!”办公室郝林推门进来道。

任志贤一愣,心头火一冒就上来了,道:“怎么?这么快就有人看我笑话了?大家看还不够,还要在会议上让我搞一个表演?”

郝林皱皱眉头,心中觉得任志贤有些太敏感了,便耐着性子道:“任局,你不要太多心!刚才陈局接到了胡主任亲自来电,他开会是商讨胡飞的事情呢!”

会议室,经贸局股以上干部在座,陈京开场白很直接,先就是一通批评。批评胡飞毫无一个经贸局干部应该有的素养,他拿了录音机,将从纪委拿出来的“证据”当着所有人在会议上播放一遍,然后指着录音机道:

“你们听听,这哪里是一个干部?简直就是地痞流氓,这样的干部我们经贸局不需要!刚才我接到了人大常委会胡国林主任亲自来电,我就如实的给他汇报了情况!

我说得很明确,胡飞虽然是他的儿子,但是胡飞不适合待在经贸局!至少现在不适合待在经贸局,我今天召集大家开会,就是来商量一下胡飞的去向问题!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陈京这话一说完,整个会议室落针可闻,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开口。

陈京这一手厉害,这完全是敲山震虎,他借纪委的事,来一棍子把胡飞打死,其实就是要对任志贤的动作进行反击。这个反击太犀利,太大胆了,如果胡飞就这样被陈京借纪委的势开除出经贸局,以后哪个小正太还敢触陈京的霉头?

会议室外面,有几个偷听会议的胡飞的死党,一听陈京要对胡飞下杀手,他们脸都吓白了,连偷听也不敢了,灰溜溜的逃走到自己办公室,开始画圈圈做自我反思!

任志贤脸色很难看,他心中清楚,陈京根本就没有接到过胡国林的电话。

胡国林刚刚打电话给任志贤,在电话中他就没有提陈京,还当经贸局还是任志贤在主事,陈京刚来,还没进入工作状态呢!如不然,他直接跟陈京打电话,事儿不就要简单很多吗?

所以,任志贤笃定陈京百分之百在虚张声势。

但是虚张声势很有效果,至少任志贤现在是毫无办法,他清楚,今天自己必须做出姿态来。

不然陈京开弓没有回头箭,胡飞被扫地出门的事儿他是干得出来的,如果胡飞被扫出经贸局,胡国林怎么看任志贤?任志贤以后可以说是抬不起头来!

“咳!陈局!我有一点异议!”任志贤道,“胡飞的事情,虽然态度有些恶劣,情节有些严重。但是毕竟,他还年轻,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嘛!这一次纪委严查了,我相信他一定能够改过自新,正确的认识自己!

这样吧,我个人愿意为胡飞作保,保证他改过自新,再不犯类似错误……”

任志贤将自己位置放得很低,语气中甚至有了请求的成分,他说的话也是字斟句酌,完全是在替胡飞求情。

他一开口求情,立刻就有人附和,有些人知道这事的来龙去脉,便把问题扯到了综治办身上,开始对综治办抱怨!

陈京对这种说法严厉驳斥,道:“按照你这个说法,胡飞这次被纪委抓去学习,一切还是我造成的?”

陈京这样一发飙,会议室又彻底熄火,大家谁也不敢再做声了!

就在大家都以为今天陈京杀心已定的时候,陈京在这个时候出人意料的拐弯了,他语气放缓道:“好了!刚才还是任局长说得好啊,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

今天既然大家都替胡飞求情,这事我就不再追究了!但是有一点我要强调,下不为例!再如果有类似的问题,我决对严惩不贷!”

陈京说到严惩不贷的时候,眼睛扫过会议室众人,一股森然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阴冷阴冷!

陈京今天会议上的表现,终于让会场上大家认识到了他,陈京来经贸局以前,其实就有了一些名气,陈京在林业局干的那些事,澧河年轻一代很多干部都津津乐道。

但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陈京让经贸局的干部第一次体会到了他的风格,也算是他第一次在局会议上露峥嵘。

但是,会议进展到这一步,还远远没有结束。

陈京再一次将矛头指向了任志贤,问道:“老任,我让你去纪委那边沟通,把胡飞给提溜出来,这事你做了吗?”

任志贤第二次被问哑口了,支支吾吾良久,他才道:“我去了纪委,他们态度很强硬,不给放人。看来胡飞这次非得经历一次教训了,他这样顽劣的干部,受一次教训也好……”

陈京皱皱眉头,道:“胡飞是该受点教训,这样的教训他受一百次我也没意见!但是,我们不能不考虑经贸局的颜面,胡飞就这样被纠风办提溜过去,一住就是一个星期,这事非得闹得全县皆知不可!

同志们啊,现在已经有人说我们经贸局是扶不起的阿斗了,如果胡飞这件事的臭气再传出去,再传到老百姓的耳朵中间,他们还会说我们是什么?”

陈京这话说出来,会场陷入了第三次死寂!

这一次没有人抬头,好像一抬头就会迎上陈京那双犀利的眼睛一般,陈京眼睛好像拥有洞察一切的魔力,直接能够看穿人的内心。

任志贤面色通红,尴尬到了极点,他又一种冲动,恨不得立刻掀桌子走人,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他绝对不能那样做,如果他那样做,以后经贸局他就再也待不下去了!

陈京厉害啊!任志贤此时才知道自己有些轻视这个年轻人了,不仅是轻视,而是太轻视了!

“好了!散会后郝林主任,你陪我去一趟纪委!我们去把胡飞提溜回来吧!不要让他再给我丢人现眼了!”陈京淡淡的道。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说得会议室全体人员动容!

陈京的话传递了一个信息,他有能力罩所有林业局的人,即使这家伙被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纪委纠纷办扣住了,他也能把人给捞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