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3章 算你狠

第一百二十三章 算你狠

一张简单的桌子,后面是硬座椅子,房间大约20平房米。偌大一间房,就只有这两样东西!

胡飞坐在椅子上,面朝雪白的墙壁,这是纪委纠风学习最常见的单间。

纪委易明华〖书〗记对纠风办的工作非常重视,纪委有专门的纠风稽查队,这些稽查队成员常常逡巡于各乡镇和机关,一伺发现风气不正的单位、有问题的个人,马上就会有相应处理。

其中最有名的一件事情,是舒治国主持县委扩大会议,某县委委员打瞌睡,舒治国就开玩笑,说让他散会后直接去纪委纠风室学习几天。

当时会场上大家都笑,都当这话是玩笑之言。

没想到散会后,易明华真把这位委员叫到了纠风室待了几天,这一下,纪委纠风办的名气就大了!尤其是年轻干部,天天在单位开小差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纪委稽查队的人突然冒出来,将他逮个正着。

被纪委稽查队逮住,不仅是丢面子,而且仕途的发展也会因此受到阻碍,对正需要进步的年轻人来说,消极影响是极大的!

在纪委工作人员的陪同下,陈京看到了胡飞。

胡飞将头扭一边,不和他对视,嘴唇紧闭着,一声不吭!

集京眯眼看着胡飞,他看出来了,这小子肚子里有气呢。

待工作人员出去将门掩上,房间就剩陈京和胡飞两人,陈京正要开口说话,胡飞扭头过来,道:“陈京,算你狠!这次算我着了你的道!嘿嘿……”

陈京皱皱眉头,道:“胡飞,你说这话我就不明鼻了!怎么是着了我的道了?是你自己接电话肆无忌惮,你反过来怪我?”

胡飞闷声不语,头又扭向了一边,态度很硬气,似乎不愿意和陈京多说话。

陈京不急,他手中端着一杯茶慢慢的喝着。

“我知道你是来干啥的!你不是在局干部会议上研究要把我扫地出门吗?你爱咋地就咋地!我无所谓!”胡飞道,他脖子上的青筋一扯,声音拔高,道:“我不过就是接电话说了几句过头的话,还能把我怎么地?纪委查我,我恭恭敬敬的认错,规规矩矩的学习,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将我咋办!谁也别想用这事当给我下马威!”

胡飞眼睛盯着陈京,眼神中尽是挑衅的味道。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放下茶杯拍手道:“好!有一股子气势,我喜欢这样说话直接的人!”

陈京顿了顿,脸色一变道:“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不客气了!胡飞,纪委这个地方不太好受吧?”

胡飞哼了哼,道:“不就一个星期吗?就是刀山火海,这一星期娄也忍受了!”

陈京哈哈大笑,道:“你呀,真是大惊小怪,这里是纠风室,条件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是在其他部门,日子是更难过的!”

“胡飞啊,最近我在调查局里这一年以来的账目,通过我仔细的比对清查,发现你去年一年,竟然以经贸局的名义在外面饭馆、宾馆、歌厅签单多达两万多人民币!

简直乱弹琴,你在经贸局既不是干部、又不负责接待,你是哪里来的权利以经贸局的名义签单的?是谁赋予你的权利?

两万多块钱啊,这是民脂民膏,这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这些钱你有什么权利挥霍?”

陈京双目圆瞪,眼睛盯着胡飞,这几句话他说得正气凛然!

胡飞脸上露出惊容,支吾了半天,道:“我那我那是招商应酬,对招商应酬huā的钱,不信你可以问任局长,任局长可以为我作对!”

“好!这个理由站得稳脚!”陈京赞许的点点头,然后摆摆手道:“这些事情细枝末节太多了,不好查,最好还是让纪委去查,他们人贼精,没有他们查不出的事情!

只是,这件事如果查出来是你因为结交朋友,交女朋友等私人用途huā掉了公家的钱,签了公家的单,这事可能也轮不到我经贸局的家法处理了,国有国法,党有党纪,后果你是知道的!”

胡飞嘴唇连连颤抖,忽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冲着陈京怒声道:“姓陈的,你是威胁我?你你男子汉大丈夫,有种的不要整天拿纪委说事,我们撇开纪委,出去单练,你敢不敢?”

胡飞眼神中流露出凶悍的光芒,隐隐又有轻蔑之意,好似是在讥讽陈京的胆小。

陈京哼了一声,怒声道:“怎么?我不拿纪委说事,你让我拿你老子胡国林说事吗?那也行,明天我就把你签的单送到人大,让全县人大代表审核一下我们的胡飞局长的潇洒签单,你认为如何啊?…,

“你给我坐下!”陈京语气陡然变得尖厉严肃。

他这一声断喝,胡飞都吓得浑身一抖,双腿一软,乖乖的坐下去了!

“胡飞,你今年25岁,我也25岁,我们是老根!我说句不该说的话,我活25年,一步步走过来,那都是自己的!

而你活25年,一步步走过来,有一半甚至一多半是你父亲的。你他娘以为你父亲能够管你一辈子?像你这个德行,还敢跟我叫板惹事,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陈京要溶你,办法有一百种,随便动动你就吃不消了!”

说到这里,陈京话锋一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清茶,语气放缓,变得有些语重心长道:“你的父亲老了!头发都白了一多半了,你知不知道,你出了这事,他有多失望?他跟我讲,他现在是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典型的三高。

他都想早点死了算了,物质生活享受不了,还摊上了你这样的儿子,让他这么大一把年纪,还要厚着脸皮为你求情,你他娘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胡飞呆呆的看着陈禀,眼睛睁得老大,一愣不愣。

集久,他眼眶开始发红,终于,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眼泪流下来的那一刻,他头也低下去了!

陈京起身将茶杯拿上,道:“起来吧!别撤插尿了,跟我走!”

胡飞站起身来,下意识的道:“走?去哪里?”

“当然回去啊!”陈京道。“你以为你有多大的事儿?不就骂了综治办的人吗?怎么?只准综治办对我们牛哄哄,我们就不能也给他们一个教训吗?走,要教训你,那也得我动手!”

胡飞怔怔说不出话来,陈京的变化太快,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刚才他还不是义正言辞的将自己的问题拔高吗?怎么现在一下又变得如此蛮横不讲理了?

胡飞这个念头只在脑子里转一下,一听有机会出去,心中立马有些激动了!他再看陈京那张脸,似乎也就不那么讨厌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胡飞和陈京本身无冤无仇,两人闹矛盾,纯粹是胡飞单方面听人盅惑,加之他人年轻,见陈京如此年轻就是局长,他心中有些不平衡而已!

现在陈京能够替他说话,并将带他走出这个鬼地方,前面两人又有那些交流,胡飞对陈京的反感也淡了!不仅是淡了,他隐隐还觉得这新任陈局长也是性情中人,不是那种只知一味死板,耍官腔的官僚。

陈京带走胡飞,这其中又有风波。

纠风室主任王坚坚决不放人,放言道:“陈局,放人的事你不要指望了,就是舒〖书〗记电话过来我依旧不会放人的!开后门、走关系,娄纪委还没有这样的先例!

陈京笑笑,站在他身后的胡飞因为面子心里作祟,虽然他内心已经不那么讨厌陈京了,但是看陈京吃瘪,他也忍不住嘟囔:“还以为有多大能耐呢,也不过如此……”

陈京不语,从腰上拿下手机拨了一个号,电话接通,陈京说了一句:“领导,我现在在纠风室……”

“王主任,来……”陈京将电话递了过去。

王坚只喂了一声,屁股像被钉子戳了一样,猛然从椅子上蹦起来:“易〖书〗记……”

电话是易明华打过来的,在电话中,易明华一如既往的严肃,说话也很简单:“把人放了吧!、”

易明华就说了五个字,简简单单的一条命令,从他口中说出来,自有一种说不出得威严,王坚连连称是,在电话中屁都不敢放一个。

电话挂断,王坚将电话归还陈京的时候,语气变得恭敬起来,道:“陈局,一切您自便!”他似乎是想缓和自己的尴尬,凑到陈京面前道:“您汇报了易〖书〗记,你早说啊!你是故意要寒碜老弟我吧?“陈京笑笑道:“老王,你有些太抬举我了,我能寒碜得住你老弟?”

王坚脸微微一变,闭口不说话了。而一直站在陈京身后的胡飞脸上也露出了吃惊之色。

纪委易明华是个什么人放眼整个澧河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样一个人要从他那里走过场,太不容易了!可是看陈京这架势,他和易明华关系不是一般的铁,竟然能让易明华罕见的网开了一面?

陈京的这一手,岂不是比老头子更厉害?一念及此,胡飞看向陈京的眼神又有了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