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5章 女人心情!

第一百二十五章 女人心情!

饭桌上的气氛有些怪异。

黄先凤两老脸色阴沉,显然他们对李毓芬露骨的话感到不满。

何进然两老有些尴尬,毕竟大家都是老关系,儿媳妇如此奚落陈京,还是让他们脸上有些挂不住。唯有何超一脸的理所当然,觉得媳妇说了心里话,现实就是这么回事,现在这社会,挣不到钱、握不住权的人,就是抽了脊髓的软体动物,永远也挺不起腰杆来。

“咦,老爸,那不是伍局吗?”何超忽然站起身来道。

何进然一愣,抬头望向包房处,迎面走来几位干部模样的中年人。

有人似乎注意到了这边,和边上的人交头接耳几句,一个人领头就往这边走过来!

何进然已经站起身来,拉开了椅子,准备和客人见礼。

领头之人瞟了他一眼,眼睛却看向陈京道:“我说今天怎么喜鹊叫呢!原来是陈局驾临我易周镇了!”他声音一顿,话锋一转,道:“我说陈局,你也忒不够意思了!来易周也不跟我打声招呼,这不会是突然袭击要搞我易周的黑材料吧?”

领头的人便是易周镇党委书记侯红权,在马步平时代,他被称为是马步平手下的头号悍将,很有手腕,独当一面的能力很强,易周这个澧河第一镇被他牢牢的把握在了手中。

侯红权走到近前,陈京早就站起身来伸出手,只是笑,没有回话。

侯红权伸出手和陈京两手紧握,他回头对陈京介绍道:“这是矿产局伍学章局长,这位是梁秋,你应该是认识的!”

陈京含笑冲伍学章点点头,伍学章早凑过来伸手道:“陈局,我可不像你,我来易周从来都是先打招呼,得让老侯好酒好菜的伺候着,他可是有名的大户,我们下来就是吃大户的!”

伍学章这样一说,大家气氛活跃,陈京道:“侯书记,伍局,我来易周可不是因公!”他指了指金璐,金璐早乖巧的起身道:“伍局长好,侯书记好!梁书记好!”

“好,好!金总好!”伍学章笑得很开怀,“郎才女貌啊!陈局好福气!”

陈京又给他们介绍金时新和黄先凤,伍学章和侯红权都过去热情握手,口称阿姨。其实伍学章的年纪也近50了,因为秃顶的缘故,他看上比金时新年轻不了什么,一声叔叔叫出来,金时新浑身不自然。

而一旁的何进然一家,一看这个架势,个个面面相觑。

尤其是何超,他瞪大眼睛看着陈京,还不忘记用手揉一下,他眼见陈京如此年轻,澧河有这么年轻的局长?

平常他见到侯红权还有伍学章,就觉得这些人牛逼到海里去了,尤其伍学章,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他们全家的命运,平常他和父亲都是伺候老太爷一般的伺候着,生怕惹恼了他后果会很严重。

但现在看伍学章和陈京握手的样子,态度谦卑、客气,俨然还处在下位,尤其叫金时新和黄先凤的那句叔叔和阿姨,听得让人心底一麻,但是伍学章却偏偏表现得非常自然,好似他如此叫金时新和黄先凤很久了一般。

在这里遇到伍学章和侯红权,陈京也觉得意外,他来易周镇之所以不跟镇政府打交道,一来不全为公事,另外,更重要的是陈京想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看,自己实地考察一下。

当然,陈京今天和金璐一家在一起,侯红权是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的!

侯红权和伍学章等人已经吃过饭了,几人寒暄一会儿,他们也就识趣的告辞,临走又让服务员送了两瓶最好的酒过来,一桌子饭菜早已经以镇政府的名义签单了,侯红权还非得给陈京调一辆车,陈京硬推才推掉。

一通好寒暄,将这群人送走,场面立马再次变得怪异了!

何进然一直都是仰躺在椅子上的,但现在已经坐得规规矩矩了。刚才他和伍学章也握手了,他从未见过伍局长那么和蔼,那么好说话过,何进然道:“伍局,到了易周地面怎么都不打声招呼?”

伍学章道:“何老哥你还跟我客气什么?你我兄弟还怕没时候聚?”

被伍学章称作兄弟,何进然激动得只打哆嗦,到现在他一颗心还轻飘飘的,有些飘飘然了!

最近矿业局在整顿矿业,很多不合格的矿洞、煤洞都遭了殃,最低是罚款,严重的甚至被勒令停工,何进然最近心惊胆战,一直担心自家矿洞出问题。托关系想送点东西,可是又摸不准伍学章得脾气,冒里冒失的将东西送过去,那后果更是糟糕。

今天观伍学章得态度,何进然心中有了一点底了。

但是,另一方面,何进然也清楚,今天伍局给面子,全然是因为陈京的原因。这个看上去还是娃娃的小年轻,可是了不得的厉害啊!竟然也是局长?

何进然想对陈京说句感谢的话,可是现在这个场合,她又怎么好开口?

倒是何超比他转身快一些,这小子早涎着脸凑到陈京身边:“那个……嘿嘿,陈局,我和我家堂客(土家族称媳妇为堂客)有眼不识泰山了,刚才的事儿,我小何对不住您!我给你赔不是了!”

他转身冲李毓芬叱喝道:“小芬,还不跟陈京赔礼?”

李毓芬脸色尴尬,红着脸,嘴唇掀动不知如何开口。金璐在旁边道:“嫂子,算了吧!陈京可不是官僚,再说你们也没事求陈京,犯得着那么多礼吗?”

“话可不能这么说!”何进然终于找到了插嘴的机会,道,“刚才侯书记说陈局可是经贸局局长,我们都是做生意的,也算是经贸,以后还得依靠陈局多照拂!”

陈京冲何进然谦虚笑笑道:“何伯客气了,能照拂的地方,我定然不吝照拂!”

陈京很少说话,一直都是如此。

在此前,他少说话别人都觉得他寡言,性格可能内向。但现在经历了这一出,他再少说话,大家便都觉得他有城府,对他更是客气、热情。

连带着黄先凤夫妇都没有先前自然了,黄先凤以前一直以为陈京是个老师,现在突然发现陈京是经贸局的局长,是一个局的一把手,这个反差太大了。

她经营了这么久的企业,虽然文化不高,但是经贸局她可是知道的,那是真正的实权部门。

他开工厂这么多年,最怕的就是找这个局、那个局办事,平常那些局的一个小办事员都牛哄哄的了不得,更何况是局长?

她瞧了瞧女儿,又看了看陈京,心中不禁有些打鼓。

她很清楚,金璐这些年之所以没交朋友,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高不成低不就,当然这也和金璐本身眼界高有关系。

现在金璐找到了陈京,黄先凤初看陈京,觉得可能是女儿开了窍,找个老实本分的过日子是最好不过了!现在陈京一下成了局长,她便有些担心这桩亲事,担心女儿将来罩不住陈京,或者是陈京会嫌弃金璐……感受到了饭桌上微妙的气氛,金璐一只手伸过来挽着陈京的胳膊。

她眼眸流转,脸上挂着盈盈的笑,此时的她心中很是畅快舒服,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当他第一眼看见陈京的时候,陈京便是那么的不起眼,一如刚才大家眼中的陈京一样,就那么平凡。

但那个时候,金璐却发现了陈京内在的光华,她的一颗心毫不犹豫的就栓在了陈京的身上了。

事实证明,陈京就是那被沙粒掩盖的金子,短短的几个月,放眼澧河就没有人敢忽视他了。她和陈京相处很近,从陈京身上,她见到了积极向上和坚韧不拔,陈京能够今天,这一切都是他脚踏实地走出来的。

在金璐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她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受人尊重更快活的事儿了。她想着何超夫妇刚才前后表情的反差,心情就说不出的快活。

她有一种,世人都把君当沙砾,我偏把君作黄金,而君偏偏就是黄金的心情!这种心情莫可名状,无法用言语表达……陈京的才华,只有她才能够发现,这个男人似乎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归宿之所,幸福和骄傲充满了这个小女人的心!

陈京并不知道金璐的心思,但他却感叹得很。

以前他在省城,在那个文化都市,他感悟不了官本位以及中国人骨子里的那种以官为尊的情结,他来澧河后,头几年他也没感觉。直到他在林业局手上有了实权,他隐隐感觉到了一些。

但是真正有深刻的感觉,还是他出任经贸局长之后,他明显感觉到了周围人看自己眼神的变化。那种羡慕、赞叹、尊重、敬畏兼而有之,平常那些毫无关系的人,也挖空心思无中生有的拼命靠过来,从来没见过面的人,见自己像是见多年失散的故友一般亲近……这就是基层啊,这就是澧河社会的人文和人民传统观念的现实,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又哪里能够有这么深的体会?

陈京悟到了一点,那就是他再也不能用自己的思维去看澧河的人和事了,一个新时期的大学生的思维,又有几个老百姓能够到得了这个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