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6章 十万火急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十万火急 求月票

局长办公会,陈京端着茶杯细细的喝着茶,听着下面几位副局长汇报各自的分管工作。

第一个汇报的就是任志贤1这几天他比前几天规矩多了。

陈京和综治办闹的那一出矛盾,最后陈京将胡飞从纪委领了回来,据说综治办易先平大为光火,将电话打到了易明华那里质问原因,而且还明确放言出来表示不罢休。

但是就在他放言出来的第二天,综治办上上下下对那事就缄默了,好像那事从来没发生过一般,就连易先平也好像忘记那事了,事情就那样诡异的了结了!

事情如何了结的没有人知道,但是大家都津津乐道这件事情,尤其是那些在综治办受过气的人,陈京的这番作为实在给大家都博了一个心情舒畅,而关于陈京这个人的手腕和背景,也有些人开始传了。

有人说陈京在市里有硬背景,更有人说他在省城还有根,大家众说纷纭,个个都说得有板有眼,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儿一般。

通过一次无中生有的事情,陈京算是在经贸局稳住了阵脚,陈京和综治力掰腕子,让所以人见识了他的风格和手段,再有人要调皮捣蛋,就得自我掂量一下了!

率实上,有胡飞的前车在前,目前局内部的那些小正太都规矩得很。像以前那般会议起哄的事情,再也没发生过了!

“陈局,我说的就是这么多”。任志贤道,他眼睛看向陈禀,静等陈京的回复。

“唔”。陈京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任志贤汇报的重点是易周镇彩水集团要申请立项,开发彩水水泥厂第二生产线的事情。这个事情很棘手,彩水的事情越来越复杂,谁都不愿碰这事!

彩水集团收购原易周水泥厂改制的事情还在闹腾,而彩水集团和周边老百姓就环境保护、周边污染、土地补偿等一揽子问题还没解决,在这个时候,他们又提出要搞第二生产线,这事究竟该怎么办?

陈京的不置可否,任志贤心中有些打鼓,他压低声音道:“陈局,这个彩水可真会找时机。他们在这个时候找我们申请征地和立项,恰恰是在我们百废待兴的时候。如果我们拒绝,局面将会很被动,我们经贸局面对外资是这种态度,这个先例太坏了!

但是如果我们答应,这事……,。

任志贤话说一半,他发现陈京好像根本没听他的话,他便闭嘴不说,心中却是有些不快!

陈京也太不把人放眼里了,自己说得唇干舌燥,他一个表情没有。眼睛还不知看哪里去了,这完全就是目中无人!

“呃,。陈京终于有了反应,他眼睛瞟了一眼任志贤道:“你件事情你是什么意见?,。

任志贤道:“我建议向县委和县政府领导说明我们的困难,让上级领导拿主意”。

陈京沉吟不语,瞟一眼另两位副局长毛青和冯为国道:“你们二位什么意见?,。

毛青道:“我支持任局长的意见”。,冯为国笑笑道:“陈局,我现在被开发区的事弄得焦头烂额,其他的事都进不到我心里来”。

陈京含笑不说话,刚才他倒不是故意走神的。而是心中的确是想着一件事。

范江搞的那个“印象澧河,。的宣传片拍摄完成了,剪辑成一张六十分钟的片子,片子剪辑和解说定稿,范江基本都是拉陈京当壮丁,剪辑陈京给意见,解说稿完全是陈京操刀的。

片子完成,领导也满意,钱货两讫,本来就没事了!

可是今天一早范江就急匆匆的打电话给陈京,一开口就道:“京子,大事不好了!你上次你给的那个片子整理的解说稿是不是有些夸过头了!现在被楚江卫视《奇闻怪谈》栏目组盯上了,他们的人据说要深入澧河搞调研,要把这片子浮夸的事捅出去”。

陈京一听这话,反口道:“你急急匆匆干啥?那个稿子署名是你,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再说,这事急,那也该我们澧河宣传部急,轮得到你急吗?,。

“你不懂,哎呀,京子,一言难尽!我马上过澧河,我跟你讲,今天你最好不要呆在县城。无论是谁找你,你都不要理,这事等我来再说,你千万不要节外生枝!”范江道,态度有些急躁。

“好了,好了!不和你扯了,我马上要开会了”。陈京挂了范江的电话,很快会议时间到了,陈京就过来开会了。

可是这事,陈京一直在心中没散去。

舒治国在澧河折腾了这些年,好不容易整了一点成绩,然后用一个片子将这些所有表现出来,现在竟然有人要拿这片子说事,这简直就是要刨他的老底!

根据各种小道消息传,舒治国在澧河干的这几年,上面的领导对他评价不错,认为他还算有作为。这次换届,他极有可能有机会往上行一步,但是这事没到市委通知下来,一切都还有变数。

如果在这个节骨眼,澧河被省主流电视台曝出丑闻,事情就严重了!对他来说,说是灾难一点都不为过。

陈京心中琢磨,拍宣传片这种事情,是很常见的,各县都有这种情况。澧河的这个片子,陈京是从头到尾看过的,而且解说词还是他操刀写的,虽然有些夸大,但不能算出格,怎么就被人盯上了呢?

是不是舒治国上层路线走得不好,或者是得罪了什么人,被人盯住了?

如果是那样,事情可能更糟糕了!

一念及此,陈京有些后悔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早知会出这样的事,自己在里面搀和什么?

范江也是的,真就是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他把自己扯出来,只能是把事情越搞越复杂,真是猪脑子!

井京满脑子想着这事,开会就有些走神,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任志贤的工作汇报已经完成了,陈京自始至终只听到他后面的几句话,是关于彩水集团的!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无嘲笑的想,任志贤洋洋洒洒说了这么一长篇,可能也只有最后的那事才是他的曰的,其余的都是鸡毛蒜皮,根本就不算是事!

陈京这样一想,却又觉得自己这个走神恰到好处。

自己这一走神,却还发现了现在班子里面的一点微妙,任志贤表面老实,骨子里面还是有些滑头,说的话也是米饭里面掺沙子,难点和责任往外抛,他自己躲一边好乘凉。

而另外两个副局长,毛青是向他的,而冯为国则有些墙头草,好像谁都不愿得罪。

但是冯为国这人城府颇深,陈京感觉要摸清这个人的底还不是太容易。

看着任志贤那副深沉担忧的样子,陈京忍不住笑。

彩水集团申请第二条生产线这事陈京知道,发改局那边已经将这个问题和陈京电话沟通过了,事情很棘手,但是事情也很重要,发改局的意见,这事还是得经贸局出面,先按招商引资的方式来定位。

要不然发改局一动作,这事又会牵扯过多的关系纠葛,最后事情会更复杂。

任志贤的话很有道理,现在彩水集团的事情很多人都不愿意碰,但是事情存在了,就不可能不碰。任志贤在这样的局长会议室,摆出这个问题来,是在试探自己的胆识和决心呢!

“任局长,彩水集团的申请,我们可以直接予以回复。我们热烈欢迎他们扩大生产,搞第二生产线!我们不仅欢迎他们搞第二条生产线,我们还欢迎他们搞第三、第四条生产线。,。陈京朗声道。

他顿了顿,眼睛扫向三人,道:“说到这里,我们以后几个领导对外要统一一个口径,那就是我们澧河欢迎一切外来投资,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为外来投资提供很好的条件。

目前我们虽然百废待兴,但是我们自己一定要有态度,有态度,才有可能成功,我们自己都没态度,澧河的经贸还有希望?,。

陈京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很有气势,冯为国眼睛不住的瞟向陈京,眼神似乎有些变化了。

陈京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面上却不动声色,目前经贸局的工作万事开头难,这些人都得用,而且还要大用!这是很考验人领导水平的,对陈京这样初当领导的人更是一大考验!

“咚,咚”。两声敲门声,还没等陈京回答,门就被推开。

办公室郝林神色有些急,道:“局长,县委电话!黄主任亲自打来的,说是有急事找您”。

陈京皱皱眉头,郝林心一跳,他想起一个传言,传言说陈京最不喜欢毛里毛躁,没一点城府的人。他忙道:“我跟黄主任回复了,说您在开会!可是他说这事十万火急,就是开党委会,您也要先接电话再说!

所以………所以……,。

“嗯”。陈京点点头,站起身来,笑笑道:“听到了没,老冯?等你要汇报工作的时候,就是十万火急的事情来了!所以,你天大的困难都给我硬撑住,今天会议先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