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8章 赶鸭子上架

第一百二十八章 赶鸭子上架

陈京的头有些懵,黄小华所谓十万火急的事情,原来是省城电视台来了记者,说来也奇怪,对方记者还点了陈京的名。

黄小华面带微笑,亲手给陈京上一杯茶,道:“小陈啊,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你才去经贸局几天,立马就是气象一新,经贸局的未来的确是很值得期待啊!”

陈京端起茶杯喝茶,他掐指一算,自己还真只去经贸局一个星期,但是在意识中,怎么就感觉自己去了很久呢?

陈京又想起那天林业局开欢送会,蒙虎等人喝得酪百大醉,王杉小

姑娘眼睛通红通红,林业局即将上任的局长林秦之那天也以客人的身份参加了欢送会,临散会,他紧握着陈京的手道:“陈局,林业局上下有如此凝聚力,这都是你的功劳。我别的不敢承诺,我如果接手林业局,我一定充分发扬你留下的好的传统!”

看得出来,林秦之这话说得很认真,当时陈京也颇有些动情。

工作岗位的更换,陈京所扮演的角色完全变化了,他的这个转身跨度很大,但是他进入角色很快,这一切都归功于现实的压力。

“黄主任,我可跟您说,记者我可不会应付!我看您如此郑重其事,那定然是重要的事情!、”陈京道,他开门见山。

黄小华摆摆手道:“小陈,你先看看这个片子!”

冉视上影像闪动,陈京看得很仔细,黄小华给陈京看的片子,正是刚才在会议室播放的新一期《奇闻怪谈》节目,陈京心念头转动,心中已然清楚所谓的记者来自何方了!

化脑子里面想起范江的话,脱口道:“黄主任,咱们没有联系片子的制作方吗?三江传媒那边怎么回馈?”

黄小华眼睛盯着陈京,心中也有念头转动,他看得出来,陈京不愿意见省城记者,这是什么原因?他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吗?

“小陈,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样严重,舒〖书〗记有话,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澧河究竟是怎么样,事实永远在那里,一次吹毛求疵的报道能将白的描成黑的?

对前来实地考察采访的记者,我们热情接待,对他们的采访要求,我们充分满足。现在他们提出要见你,我们就先派你去,就你一个人去!”

黄小华道“你是楚城人,来自楚城电视台的记者,你完全可以代表我们尽地主之谊嘛!”

陈京咳了咳,他用手摸着自己的鼻子,内心感到有些滑稽。

看黄小华这架势,他是真当自己是大有来头了,陈京又想到陈副省长。自从那个误会出现后,他专门关注过陈之德副省长,但是省里没入常的副省长平常新闻是很少看到的,而网络平台上,现在政府网站这一块还很薄弱,也没见他的图像资料。

陈京看到陈副省长的照片,还是在省日报上看到的,那是陈之德副省长视察省楚江重工的现场照片。

照片中的陈省长很年轻,头上戴着安全帽,那完全就是一副陌生的面孔,陈禀又哪里认识?

陈京又想将父亲名字的事情和爷爷沟通了解一下,但是老爷子信佛,这些年家都不住,常年在外云游,根本就不知道其踪迹何处,陈京现在又忙,要找到老爷子还真不容易,这事就一直搁置了!

“他们住哪里?”陈京道,黄小华脸上露出笑容,道:“在房山宾馆,晚上你单独过去和他们谈!你是地地道道的澧河人了,澧河怎么样,你是最有发言权的!我希望你能如实的将情况和记者朋友沟通交流……”

亲自将陈京送到县委院子,黄小华紧握这陈京的手,另一只手也搭上来,道:“英雄出少年,你出马一定马到功成!”

陈京用力将手抽回来,心中暗暗叫苦,马到成功个屁,他心中现在只怪范江这个罪魁祸首,如果自己不是搀和了这个片子的事情,自己才不会在里面搅合呢!

陈京又有些恨自己手贱,不就是个讲解稿吗?范江自己也是笔杆子,他写的不一样吗?偏偏自己技痒,硬是就捉刀干了那事,现在事情出现这样的变化,如果舒治国知道片子的制作,陈京在里面搀和了,他指不定还会认为是陈京在什么地方掺了沙子呢!

陈京赴房山宾馆完全是硬着头皮,而且还带着一个疑问,为什么从楚城来的记者会知道自己的姓名?为什么她一到澧河就提自己?他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感觉范江好像是把自己出卖了!

一定是这样的!

一念及此,陈京后背的汗都流出来了,这可不是儿戏之事,这件事情在澧河可以翻天!

一旦这事处理不好,舒治国的仕途就会栽在这件事情上,面对这样的事情,舒治国能饶过和这件事有关的人?逼急了,他拼命的心都会有,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这个狐假虎威的经贸局长,当炮灰别热都嫌不好使了。

房山宾馆包房区,陈京到的时候,县委接待办周进正和宾馆业务副总龚丽闲聊。

龚丽笑声很大,道:“周主任,今天究竟是什么贵客啊,接待规格这么高?还得您亲自守包厢?”

周进的笑声充满了暧昧,嘿嘿道:“哪里是什么贵客,我站这里,不过是这里见你龚总的机会多一些而已!”

龚丽格格的笑:“那敢情好,我就担心嫂子回去让你跪搓衣板咯!”

周进道:“跪搓衣板不是可不是我一个人,你龚总没少让人家老公跪搓衣板吧?”

周进这话说得露骨,龚丽脸都红了,道:“周主任果然是领导,水平高,说的话俺都听不懂!我这人老珠黄的,哪里有什么人看得上?可比不上那些年轻小妹妹了!”

“咳,咳!”陈京咳嗽了两声,周进回头看见他,脸上露出喜色,道:“陈局,你终于来了,我恭候多时了!”陈京点点头,指了指包房的门,道:“就这个房吗?”

“就是这个房,你看看行不行,不满意再换!”

集京摆摆手道:“不用换了,就这间房吧!就吃顿饭而已,不要搞得太隆重了,待会儿周主任你也不用在这里,都自然随便点,不用把他们当洪水猛兽,都是活生生的人嘛!”

陈京说完也没理周进的反应,径自往包房走,龚丽跳脚赶上前帮陈京把门打开,陈京扭头看了她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龚丽的头马上低了下去。

房门关上了,周进嘿了一声,他做县委办主任这么久,也就只有黄小华在他面前说过带有教训口吻的话,今天陈京算是第二个,他心中有些小别扭。

“现在的年轻人厉害!真的厉害!、,周进说道,语气中尽是酸味儿。

他扭头看龚丽,却见龚丽脸色发白,低眉顺眼,样子乖巧恭顺得很。

刚刚她身上的那股媚劲儿、**味儿早无影无踪了。

他心中猛然想到外面的某个传言,他心中咯噔一下,嘴巴赶快闭上了!

龚丽以前和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谭秋林关系暧昧,而谭秋林和陈京之争,前段时间在澧河掀起了很大的风浪,最后以陈京的完胜,谭秋林的彻底失败而告终。

不夸张的说,谭秋林就是被陈京给掀翻的!

一想到这些,周进心中明白了龚丽为什么前后有如此大变化了,他再回过头看包房紧闭的门,他心中也似乎舒坦了一些,谭秋林的风头可是一时无两啊,这个陈京竟然能够斗倒他,还真有些莫测高深呢!

茶是普洱,成年的普洱,不带人间烟火味儿,喝起来有一种出世超脱凡俗之感。

陈京以前不喜欢喝茶,不懂喝茶的时候,偶尔要喝茶,他便喝一点普洱,他生普熟普都分不清,更是没有味道感,完全是附庸风雅。

后来,他喝茶了,了解一些茶的味道,他便很少喝普洱茶了,他总觉得普洱就如同一个饱经风雨、大彻大悟的圣人一般,他难以品透,甚至难以品出其中的滋味。

边喝茶,边等客人的到来,他不知道今晚的客人是男是女,是胖是瘦,他只知道,推开这间房门的人,必然就是客人!

今天来的人很辣手,因为范江叮嘱过他,让他今天不要在县城待着,任何人都不见。

但是现在他再想施行范江的忠告已经来不及了。而范江也不知道陈京所处的现状,陈京现在是狐假虎威,硬被人当成了出身不凡的牛人,在这种情况下,他是骑虎难下。

他想起今天黄小华的那副神情,那是连哄带骗,目的就是要让陈京出马来应付楚城来客。黄小华磨人的功夫那是一绝,在那样的步步紧逼下,陈京再推辞,他所有的底就都要露出来了缓缓的摇了摇头,陈京有心给范江去个电话,但他斟酌再三,打消了这个念头。

发昏当不了死,事情既然这样了,干脆误打误撞,说不定还会有点机会,人死卵朝天,不死万百年!

“咚,咚!”门轻轻的敲响。

“进来!”陈京淡淡的道。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陈京首先看到的是一只手,看到这只手,他首先想到的是刚刚录开的嫩葱,那是浑然天成,光华洁白的没有一丝的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