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9章 不欢而散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欢而散

“你好!”短短两个字,陈京听得有些恍惚,他的心思还沉浸在对方的容貌中,没有回过神来。

他面前的女人,穿着一条白底红蓝花的裙子,她修长的身躯全都裹在长裙中,窈窕标致到了极点。

她似乎刚洗过澡,头发就那样随意披在肩上,却如瀑布一般光滑,再看女人的脸,鼻梁很高,脸上没有施脂粉,却是天然的白皙,嘴唇的一片殷红自然性感,她的一双眸子很大,很灵动,顾盼之间,给人一种知性的聪慧。

她就那样款款的走过来,面容含着淡淡的笑,似乎笑得很职业,但是却能给人一种极其舒服的感觉,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

“这就是省城来的记者?”陈京摸了摸额头,这和他想象的相差太远了。

在陈京的想象中,这种针砭时弊节目的外派记者,那应该是非常干练犀利的,可是眼前这个一身前卫时装,举手投足间风华绝代的女人,又哪里能和干练犀利搭上边?

“我姓方,叫方婉琦,你就是陈京?”女人说了第二句话。

陈京终于回到了现实,他微微起身冲对方点点头道:“我叫陈京,方记者好,很荣幸见到你!”

方婉琦眼睛在陈京脸上逡巡游弋,良久,她轻笑道:“我知道你,你写得一手好文章,尤其是那篇什么关于国企改革中国资流失的文章,不仅文采好,那股子煽动人心的笔锋,更是一绝,楚江日报的汪编说你这文章赛过了很多省委笔杆子呢!”

方婉琦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极其的有亲和力。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方小姐过奖了,我这篇文章写出来没人敢发表,后来我托朋友范江才发出去,没想到你也看过这篇文章!”

方婉琦轻轻的哼了一声,道:“陈京,你的心思很多,你是想套我话吧?不错,你的这篇文章是我推荐发的,范江将你这篇文章推荐给我,我很看好,就让人送楚江日报汪编那里了!”

陈京脸色不变,心中却有些尴尬,他感受到了方婉琦的聪明还有些刁蛮的性格,心中有些打鼓!

他心中琢磨,这个方婉琦究竟是什么来路?她既然和范江认识,为什么又要拆三江传媒的台?莫非她和范江有些那个……然后……陈京迅速的在内心摇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他不用任何相人之术,也能看出这个方婉琦出身非富即贵,范江如果能亲此女芳泽,那太阳可能都要从西边出来了。

“《奇闻怪谈》这个节目你知道吧?”方婉琦道。

陈京闭口不语,方婉琦嘿嘿一笑,道:“怎么?没话说吗?我知道你们不怎么喜欢我,我自从进澧河好像连人身自由都没了,走到哪里都屁股上跟着尾巴,我想问澧河就是这么接待客人的吗?

还有,我们奇闻怪谈节目指出的那些问题,我听到回馈,说你们认为我们吹毛求疵了!我现在过来实地来考察来了,你们为什么又没有勇气让我看你们宣传片中所鼓吹的那些政绩呢?

我要采访,这是我的权利,任何人也剥夺不了的权利!我们不过是做节目的,我们深入基层,找的都是群众希望、老百姓爱看的题材,难道我们这个初衷就那么的和现实不契合吗?”

方婉琦谈吐很激动,直到此时陈京才终于知道自己错了!人不可貌相,这个方婉琦骨子里面犀利着呢!

陈京有一种冲动,他想跳出来告诉方婉琦,他如果要质疑宣传片,他首先应该质疑的是央视播放的所有广告,这些广告的产品是否有广告片吹捧的效果?

他还有一种冲动,他想反问一下方婉琦,她身为省电视台的一员,省电视台作为省委宣传部控制的单位,他们又做了多少鼓吹楚江省的事情,楚江改革开放所有的成绩成果,不都需要省电视台来宣传或者说鼓吹吗?

但是最后,陈京将这些所有的冲动都压制住了,他轻轻的笑了笑,道:“方记者,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京,现任澧河县经贸局局长。你刚才说的所有问题,都不是我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实在是有些抱歉了!不过作为地主,我可以替你将说的这些问题向上反映……”

方婉琦一愣,眼睛瞪得老大,直愣愣的看着陈京,道:“你……你……,那你来见我干什么?”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方记者,没记错的话,这间包房是我先坐在里面的吧?”

方婉琦神色一滞,陈京这话说出口,心中就有些后悔,觉得说得不好,这话容易激怒对方。在这个时候,激怒方婉琦绝对是错误的,后果可能不好控制。

但是方婉琦并没有发怒,不仅没发怒,反而笑了起来。

她笑的样子很好看,尤其是她伸出手来整理头发的那个动作,优雅自然,女性的那种动静相宜的美,在那一刻体现到了极致。

“有点意思!”方婉琦笑笑,她眯眼看着陈京,“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厚脸皮的人!不过没关系,我不在意!”

她顿了顿,道:“你说得对!你不能代表澧河,既然如此,我们今天就不谈那个事儿吧!”

“但是有个事情,我觉得奇怪,你既然是经贸局长,怎么会对这种浮夸风的政绩宣传片那么热衷?还连解说稿都写的那么犀利,看得出来,下了不少功夫啊!”方婉琦道,语气非常的飘逸。

陈京微微的蹙了蹙眉头,心中在一个劲的问候范江的祖宗十八代,这个猪脑子,什么事情都往外捅,自己操刀解说稿的事情能够乱说吗?

陈京心中清楚,方婉琦在此时此刻说出这句话,其实也有威胁的意思。她是在恼怒刚才陈京将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呢!

“滴,滴!”陈京腰间手机响起,他取下来,一看信息,范江发的:“你在哪里?我已到澧河,速见!”

陈京将手机收起来,方婉琦开口道:“有事情你可以先忙!我来澧河的目的很明确,你既然不管这方面的事情,我们谈再多也就没有必要了!你自便吧!”

陈京推了推眼镜,他忽然想到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句话,看来今天自己和方婉琦的谈话用这个形容就很贴切!

“行!方记者也自便!”陈京点头道,尽管他知道这样的处理不太妥当,但是他骨子里面那种高傲在此时忽然蹦了出来,他清楚自己面前是怎样一个女人,方婉琦绝对是一个从小锦衣玉食,从出生到成人,都是被人捧着手心的女人。

和这样的女人解释什么基层,解释什么困难,低三下四的摆难处、然后求她们栏目组网开一面,陈京觉得太难了!

他觉得方婉琦不是普通世界的人,她也理解不了凡人、普通人的世界,陪太子读书的事情陈京不想做,他觉得自己活得问心无愧,为什么要低三下四的去求一个狗屁不懂、单纯得只知道行侠仗义的女人?

还是那句话,发昏当不了死,事已至此,该怎么地就怎么地吧,陈京决定一切都撒手不管了,实际上他也管不了了!

陈京走了,他出门的时候,恰好撞上过来上菜的服务员。

菜上得很快,很富有澧河土家特色风味的菜肴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只是如此丰盛的菜肴,桌子旁边只剩方婉琦一个人了。

她直愣愣的看着包房的门足足三四分钟,她有些好笑,觉得很滑稽,滑稽到荒谬!

她真的没料到陈京真就这么甩手走了,这可是稍微有点风度的男人都不会干的事情,更何况……方婉琦夹了一夹菜吃了一口,觉得索然无味,她内心有一种难言的挫败感,她脑子里面想到的是“目中无人”和“恃才傲物”这两个词。

陈京给他留下的印象就是目中无人和恃才傲物,这样的书呆子怎么能胜任经贸局长?这样臭脾气的人,澧河县委县政府竟然重用?他们图的啥?无非是沽名钓誉罢了!

方婉琦一想到这里,对澧河的观感更是糟糕,她从手提袋里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嘟!”几声,电话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音:“方总,您找我?我……”

“少你你我我的,我告诉你范江!你太让人失望了,被你吹上天的那个朋友我见过了,你根本就是胡吹!我都怀疑上次你给我的那个稿子,是不是出自他之手,简直气死人了!”方婉琦怒声道,语气非常的严厉。

范江道:“怎么了?方总,陈京那小子是不是冒犯你了?我定然帮你出气,帮你……”

方婉琦抬手将电话挂断,心情愈发糟糕,尤其她看到面前这一桌子好菜肴,她的火气就更旺。

他来澧河之前,心中就念着要吃一顿正宗的土家族风味大餐,现在风味大餐就摆在她面前,可她那里来的胃口享用?

“真是气死人了!”方婉琦拎着包,摔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