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2章 紧急受命!

第一百三十二章 紧急受命!

黄小华心情很糟糕,邵冰莹平常如花一般的脸蛋,现在落入他的眼中,都变得面目非常的可憎了!

彩水水泥厂职工罢工闹事,为什么这样的闹事会出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有,彩水集团进入澧河,为澧河财税做出了贡献是不错,但是究竟需要掠夺多少东西他们才罢休?

以前易周水泥厂价值上亿元的土地和厂房设施,全部以三千万的价格卖给彩水,而且县政府还出面担保,让澧河县建设银行为彩水提供了一笔三千万的低息贷款。偌大一个水泥厂,等于就是拱手送给了彩水集团,这正是现在易周水泥厂前职工闹事的原因。

其实事情还不止是这样,彩水以前承诺安置前水泥厂职工百分之二十,这个承诺本来是要以现金补偿的形势付出的。但是彩水在这里面又玩了花样,他们安排的百分之二十职工,全部是安排在现场工人的岗位上,老职工和彩水新招员工一律同等待遇,等于仅仅解决了百分之二十职工的下岗问题。

后来老职工们闹事,县里没法交代,县财政只好又想办法补贴了很大一笔资金。

但是现在看来,彩水的问题远远没有结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别说分管这一块的县主要领导心力憔悴,就连黄小华这种跑腿打杂的都感到厌烦了。

他有时候常常想,整个澧河都说马步平保守,但是如果当年彩水的进驻,是马步平当家,结局可能又完全不一样。整个彩水进驻澧河的内幕,黄小华清楚,马步平不过就是背了一回黑锅而已。

陈京急匆匆的赶到县委,黄小华一句废话都不多说,领着他就进了舒治国办公室。

舒治国在打电话,声音很大,怒气冲天!

听语气,电话那一头应该是易周镇党委书记侯红权,黄小华不住的抹额头上的汗,他的后背汗谁已经浸透了衣服。

他心中清楚,书记这次是真的急了!

舒治国以前无论如何是不会给侯红权打电话的,即使他有是意志需要在易周镇贯彻,那也是迂回的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侯红权。而易周镇的侯红权,有事情汇报,大部分的时候也只找马步平,几乎不和舒书记直接沟通。

他们彼此之间早就有了固有的默契,这样的默契是很不容易打破的。

但是今天,舒治国将这个默契打破了!仅此一点,黄小华就判断舒治国这次是动了肝火了!

“啪!”电话大力的被挂断,舒治国猛然抬头,眼睛里面血丝很浓。

他眼睛扫过陈京,神色缓和了一些,黄小华道:“彩水……”

“你想办法去处理!我不见彩水的任何人!”舒治国打断黄小华的话。

黄小华噤若寒蝉,连忙闭口,他冲陈京点点头,然后慢慢退去,将门关上。

“坐吧!”舒治国摆摆手,他窸窸窣窣在办公桌里面翻,最后赫然翻出了一盒烟,他将烟扔到陈京面前,道:“抽吧!我是不抽烟的,你全拿走!”

陈京在这个场合哪里敢抽烟?他将烟摆正,道:“书记……”

舒治国手上端着浓浓的咖啡,热气腾腾的咖啡散发出极其诱人的香味,陈京只说出“书记”两个字,一抬头,便和舒治国四目相对。

舒治国盯着陈京半晌,道:“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陈京点点头,又觉得不妥,连忙又摇了摇头,更觉得不妥,遂开口道:“知道了一些,黄主任给我说了一些!”

舒治国轻叹了一口气,道:“澧河经贸工作你刚刚接手,正是在酝酿大作为的时候,现在忽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对你的工作干扰很大啊!”

陈京讪讪的笑了笑,舒治国忽然开口道:“小陈,我听说‘印象澧河’那个片子,你是参与过意见的?”

陈京心猛然一跳,差点脸都变了颜色,但是很快,他便冷静了下来,轻笑一声道:“书记,您目光如炬,我和三江传媒的范经理是朋友,片子的很多拍摄他都让我给建议!”

舒治国神色平淡,看不出他是喜是怒,陈京的心中却有些紧张。

他不知道舒治国究竟了解多少情况,他更不知道舒治国是不是会因为片子的事情忏怒于自己。舒治国问到了这一点,陈京就不能隐瞒,事实就是那样,陈京不仅参与了片子的拍摄和制作,而且还操刀写了解说稿。

在陈京的内心,事情既然干了,那就好汉做事好汉当,不应该藏着掖着,至于领导心中怎么想,那就由他去吧!

“片子拍得不错,我很满意!我们澧河的片子就应该那样拍,拍出了我们自身的特点!”舒治国道,他投向陈京的眼神带着赞许,“你对澧河的了解很深,这一点我很欣慰!”

陈京脸有些泛红,一颗心不争气的跳得很快,他觉得自己在舒治国的目光注视下,就是裸的存在,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秘密可言。

他脑子里面忽然想到了那个传言,现在澧河有很多人都信了那个传言,认为自己和省里的某位副省长有特殊的关系。

陈京有时候自己也会琢磨这个传言,琢磨来琢磨去,他自己都有些信这个传言。

但是在这一刻,他忽然想舒治国他信这个传言吗?那个乍一看十分可信、细细推敲却漏洞百出的传言,聪慧如舒治国,他会相信这样的传言?

一念及此,陈京的情绪便有些波动,他觉得自己有些不敢直面舒治国的眼神了。

“小陈,这几天给你布置一个任务!”舒治国道,他眼睛盯着陈京,“你想办法,把省城来的那个方记者给陪好,她要干什么,你尽量满足她!我只希望,那个奇闻怪谈的节目上,再也不要有关于澧河的内容了!”

陈京倏然从座椅上站起身来,但是很快,他又坐了回去。

他昨天和方婉琦话不投机半句多,他愤然离开后就没想过再回头陪太子读书,可是现在舒治国竟然对他有这样的要求!

“小陈,你是很有办法的,我相信你能够很好的处理这件事情!”舒治国道,他的语气平淡,但是平淡中有一种坚定。

他话说到这种程度,陈京几乎没办法回绝。

可是……陈京心中一片凌乱,他哪里有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连三江传媒那么一帮子人都没有办法,自己一小小的县经贸局长能有什么办法?

……夜,很安静!

几分钟以前,局办公室主任郝林打电话过来汇报,称彩水集团职工罢工的事情闹得很凶。

工地上,彩水集团的工程车一百多辆一字排开,车辆的电瓶全下走了,这么多车堵住了四面八方通往彩水的主要干道。彩水集团的厂门口,职工从仓库拉来的水泥堆积如山,一包包像面粉一样水泥堆在门口,然后喷水。

部分水泥已经凝固,彩水生产厂的大门以这种方式彻底封死了。

县领导赵一平和王涵阳奔赴了现场,有人认出了赵一平的车,将赵一平堵在路上要喊冤告状,赵一平在重兵的护送下才全身而退。

由于这次罢工潮闹得太大,已经惊动了省市电视台的记者,据说很多记者都拼命的在往澧河赶,县委宣传部有些掌控不住局面,现场固然乱成了一锅煮,而外在的处理更是凌乱一片!

这一夜,澧河县很不平静!

陈京虽然在家中,但依旧感觉到了风云变幻,全县的震动!

说起来,彩水集团和经贸局是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作为中原地区水泥集团的龙头,彩水集团入驻澧河,这是经贸局招商引资的一个重大成果。而引导集团经营,给予集团政策倾斜,发挥集团优势,带动周边产业发展,这些事情都应该是经贸局的工作范畴。

只是,彩水集团这个庞然大物太大了,他们进入澧河,更高层的领导介入了进去,本来属于经贸局工作范围内的事情,人家直接和县委和县政府领导沟通了,经贸局被直接忽略掉了!

但是,有好事的时候,他们想不到经贸局,等到有困难的时候,经贸局自然就有人念叨。

彩水澧河公司申请的第二条生产线,这项目就是找到了经贸局。然后,彩水昨天罢工潮一起,他们的总经办第一时间就将这个信息传递给了经贸局。据陈京这两天的了解,不仅是如此。

这几年,彩水很多政策的争取,有些并不在当初合同范围内的优惠政策,把这个政策的给予单位也安在了经贸局身上。

经贸局支持龙头企业发展,为他们出面担保提供了低息贷款,经贸局又出面帮他们谈判,让他们顺利以很低的价格拿到了原属于易周镇的青石矿山。经贸局又出面帮他们征地两百亩……等等这些让澧河老百姓,让易周水泥厂老职工恼火、气愤、质疑的事情,屎盆子都往经贸局身上扣了。

经贸局头顶了这么多屎盆子,却没有任何应有的话语权,这可能也是澧河经贸局最大的特色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