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4章 篓子捅大了

第一百三十四章 篓子捅大了 求月票

作为记者,方婉琦是敬业的,当她看到彩水集团罢工现场的一片狼藉,她丝毫没有害怕和退缩,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她一个劲儿的责怪陈京没让她带摄像师,同时,她又忍不住有职业冲动,每见一个人,她都会打招呼问话,有时候干脆就是采访。陈京就跟在她身后,不干涉她的任何行为。当然也不支持她的任何动作,真的就是扮演一个陪同者的角色。

任凭方婉琦独自闯了大半天,两人从彩水厂区外围退出来,到易周镇找地方吃饭补充体力。

方婉琦挑着眉,道;“怎么了?陈局长,我发现你好像一夜之间就变深沉了,今天一句话不说,避个成长速度可些快哦!”

陈京淡淡的道;“我不说话,是因为担心干扰你!”

方婉琦微微愣神,旋即,脸上露出笑容。她笑起来很美,雪白如贝的牙齿上闪烁着晶莹的光彩,她脸上有一个小小的酒窝·更是增添了几分风韵。

“你还真有点意思,还担心干扰我?我看你是胆子大!”方婉琦道,她的心情似乎好的很多,没有了对陈京的那种抵触和敌意。

“你敢带我看这么触目惊心的现场你不担心我捅出去?还有,你们领导会饶过你陈京道;“我接受的任务是陪同你走一走、看一看,整个澧河对你都没有秘密!”

“真是这样吗?”方婉琦反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带摄像师?没有影像资料,我怎么报道新闻,你想让我像你一样,也写一篇煽动性很强的文章吗?”

陈京避开方婉琦的眼神,摘下自己的眼镜细细擦拭。

带方婉琦到彩水就是冒险之极的举动,再让摄像师将影像拍摄下来了,那就彻底完蛋了那结果可能比“印象澧河”夸大宣传的情况更糟糕。

但是陈京清楚方婉琦这种性格的女人,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要让她相信澧河对她没有秘密,不让她看点重料是不行但是陈京还是有些后悔了,他实在是没料到一家企业职工的罢工会闹到那种程度,这可能不能单纯的定位成罢工了,应该将彩水定位成澧河严重的不稳定因素。

为什么会这样?陈京在内心不断问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方婉琦忽然道,她眼睛盯着陈京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陈京根本不知道〖答〗案,他沉吟了一下·道;“这就是国企改革仓促、不合理的后遗症!彩水水泥厂是在原易周水泥厂的基础上投资上马的。彩水收购易周水泥厂这里面就涉及到很多问题,这个后遗症直到现在,依旧还存在。

另外,彩水本身经营的思路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尤其他们的公关问题很大,这可能也是诱发恶性罢工的原因。

陈京顿了顿,道;“任何基础的官员,都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其实到市里面、省里面,总都避免不了这些问题的发生。这是为什么呢?”

陈京刚开口,手机“滴!滴!”响起。

陈京一看来电,站起身来冲方婉琦点头道;“我去接个电话!”

陈京走出餐厅将电话接通,黄小华的声音很严厉;“小陈,你究竟在干什么?怎么把记者带到了罢工现场去了?你··…··你·····

他一连说了两声你调整了一下气息,才又道;“你捅了大篓子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县委正在召开彩水罢工紧急会议,商忖应急对策。所有人异口同声的都将矛头指向你让你也火速赶过来开这个会!”

陈京抿了抿嘴唇,道;“黄主饪〖书〗记让我带方记者走一走,看一看,澧河对她没有秘密!既然如此·她要看一看我们澧河头号民营企业彩水集团,我带他去走一走,又有什么不妥?

至于会议,我经贸局肯定也会参加,我派志贤副局长已经过来了。”

黄小华长长的吸一口气,他恨不得叫陈京一声“爷”这位爷胆子太肥了,现在彩水以及政府最紧张的就是控制影响力的问题,担心此时被曝出去以后,产生消极影响。

大家个个都在防备,却没料到陈京竟然就那样大摇大摆的带记者进去,将所有的东西看得清清楚楚。

负责处理罢工事件的赵一平副〖书〗记在办公室拍桌子骂娘,那样子陈京如果在他面前,他真有可能一口将其生吞掉。

除了赵一平,易周镇侯红权,彩水老总邵冰莹,进县委第一件事都是反映这一事情,陈京几乎成为了众矢之的。邵冰莹甚至说出了,这次罢工事件,如果引发消极影响,一切后该由陈京来承担这样的重话。

“小陈,你也真是太冒失了!”黄小华叹口气道,他脑子里面想起彩水这几天闹出来的那些画面,这些画面如果被记者拍摄然在电视上曝光,那样的后果不堪设想。

凭澧河县委的能力,根本就没办法将关系渗透到省一级的媒体,现在澧河本来就被《奇闻怪谈》这档子节目搞得很被动了,如果再出现更重磅的爆料,澧河的整体形象还如何存在?

黄小华心中琢磨,他总觉得陈京不是那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但是······

他忽然心中一动,问道;“小陈,今天你就和方记者两人去了厂区吗?”

“就只有两人!关卡设得太多了·我也没能进入厂区。”陈京道。

黄小华沉默不语,他心想如果只有陈京和方记者两人,那就没有摄像师。没有摄像师记录影像,那又怎么能曝出新闻来?

一想到这一节,黄小huā心情松弛了,他隐隐觉得,这一通电话下来,他的后背都湿漉漉的了!

电话是赵一平让他打的,让他务必要将这件事情处理妥他哪里来的能力处理这栉的事情?首先陈京他就处理不了·别说他处理不了·在他想来,恐怕连舒〖书〗记都处理不了。

但是,黄小华也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了赵一平的怒火!赵一平最近是肝火大旺,在县委内部,动辄就是批评人、训人。对赵一平他倒不敢像对付普通秘书一样,将人训得像狗一样。

但是,经常给黄小华找点碴子,摆出一副他不舒服·也不能让黄小华舒服的架势来,也着实让黄小华感到压力很大。

黄小华的脑子里一下转迂这么多念头,他正要结束通话。

可他忽然又想到,陈京是按治国〖书〗记的意思办的,难不成是治国〖书〗记授意他这样干的?

他这样一想,心一下就乱了,脱口道;“小陈·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还在厂区吗?对了,你明天日程是什么?你这样的接待说起来是在替我们接待办排忧解难,你有什么要求可千万别跟我客气。

你尽管提·我保证满足!”

“谢谢黄主任了,我现在是陪太子读书,自己是做不了住的。明天的日程还得这位来自省城的贵人定!我就是个跟班儿而已。”

县委,县委副〖书〗记赵一平有些疲惫的坐在沙发上打盹。

秘书洪皑轻轻的将一条毯子披在他身上,赵一平动了动·睁开眼睛;“怎么?黄主任来没来吗?”

洪皑摇摇头,神色有些尴尬。

赵一平皱了皱眉头·一把扯开毯子站起身来。今天开了大半天会,主要是商讨彩水罢工处理问题。罢工工人代表·企业方、政府方,大家一起协商。双方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拉锯·终于达成了初步的解决方案了。

按照这个解决方案,政府这一方几乎是没有什么牺牲,对这个结果,赵一平是比较满意的。

但是有一件事没有料到,那就是经贸局陈京竟然带了省电视台的记者出现在了罢工现场,而且两人一路硬是抵达的厂区大门口。

如不是厂方发现了异常,他们甚至还可能进入厂区了解情况和采访,但饶是如此,这个是事情也是非常严重,让赵一平感到非常的恼火!

罢工的事情顺利解决,避是一件赵一平觉得很有成绩的事情。但是如果罢工的事情最终被省媒体曝光,他作为分管的常委,责任岂能推卸得掉?

赵一平听到汇报后的第一反应是怒不可遏,他在想,陈京这样做就是在拆台,是在拆他赵一平的台,甚至是拆县委的台。所以,他当机立断,让黄小华去处理这件事。

但是,赵一平现在静下心来动脑筋想想,心中却又有些后悔自己的失态。

当时几方的人都在场,赵一平这一发怒,让所有人都看出来他对罢工事件很紧张,生怕出乱子。以至于那几个工人代表敢在会场上直接提出来政府是否可以给予一些资金政策支持这样完全过分的要求。

最后,赵一平被逼无奈,只好承诺这几天误工费政府从,这个口子一开,财政就要拿几十万······

“咚,咚!”敲门声响起,洪皑面色一喜道;“黄主任来了!”

赵一平皱皱眉头,洪皑的笑容迅速收敛,也装作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赵一平这才摆摆手道;“去开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