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5章 饶不过他!

第一百三十五章 饶不过他!

舒治国对彩水集团事情的忍受可能到了极限了!

这是赵一平的判断。

黄小华是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撒谎的,如果黄小华所说的是真,陈京带着那个记者去现场是舒治国的授意,那情况真就遭了!

舒治国是什么脾气赵一平他是最清楚的,舒治国要解决问题,要打击对手,首先必须是借题发挥。陈京现在带记者到了**现场,澧河的颜面丢进,还有什么有比这更好借题发挥的事情呢?

舒治国的矛头究竟是指向谁的?

赵一平一想这个问题,背后就凉飕飕的,感到不妙-!

省城来记者的事情,赵一平也十分上心。舒治国苦心弄的政绩宣传片“印象澧河”被恶搞,整个班子跟着舒治国都弄了一个灰头灰脸。

赵一平是想冷眼旁观,想看看舒治国如果来面对这次危机呢!

他又怎能想到,舒治国的危机来临之前,他自己现在就遇到了一场危机?

轻轻的闭上眼睛,水泥厂老总邵冰莹那娇靥如花的容颜就在他脑子里面闪烁,有时候,他真想掀开邵冰莹那时尚现代的时装,上前去将其征服在那一方软榻上。

邵冰莹那种骨子里面的媚,那种勾男人的本事,的确是堪称无可阻挡,至少赵一平就阻挡不住!

赵一平时常想,彩水集团进入澧河好几年,进来的时候就是邵冰莹带了一帮子人,可以说是赤手空拳而来。可是现在·彩水集团占地数百亩,有两座矿山,年产值几个亿。

澧河有人说·彩水就是澧河的面子,就是澧河的名片。可是为了这张名片·澧河又付出了多少?

在赵一平看来,彩水的进驻到现在,是澧河人民具体牺牲才造就了它的辉煌。邵冰莹一女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邵冰莹做不到,舒治国又凭什么给予邵冰莹如此大的帮助?还有·马步平,马步平也许就是栽在这个女人身上的。现在回过头来,邵冰莹的身上是否也有马步平留下的印记?

每每想到这个问题,赵一平的身子就发热、发烫,权利的滋味无穷,邵冰莹鬼魔一般的躯体,是否也算是权利祭坛上的牺牲?

最近·彩水集团有很多的事情,他们想让县里出面争取省级龙头企业,他们想继续扩张,再上第二条生产线。更重要的是,彩水的存在已经在澧河惹出很严重的不稳定。这些个不稳定,彩水都还指望着政府能够发挥关键的作用。

赵一平感觉,每一次和邵冰莹谈话,对方其实都在向他暗示这什么。那暧昧的眼神·那惹人遐思、带有些许撒娇的轻笑,还有她偶尔伸出手来指着自己说的那句:“赵书记,你可不许欺负我是女流之辈!”

遇到这种情况·赵一平就想,事情到了这一步,就允许舒治国和马步平尽做好人·他赵一平就不能做吗?

现在彩水集团动辄就是闹事、**,这些种种事情·伤害最大的不是企业,而是澧河的形象。澧河的形象已经受不起这种伤害了!澧河党委政府是该有作为的时候了。

最近赵一平就做了一个计划,准备把易周镇外围的几座矿山全部征收,然后以象征性的价格转给彩水。

条件是彩水拿部分钱来将那批闹事的老职工给安置掉。

同时,花点钱将矿山周围的一帮子人给移民,在移民的事情上,赵一平想还可以打点擦片球,把这一部分移民算作是水库移民,名单报上去,让省移民局再拿一笔钱出来。

事情如果这样解决,彩水集团以低廉的付出,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而澧河县委、政府却得到了社会的长治久安,可以说是各取所需!

彩水依旧是澧河的名皮,而且随着彩水的实力越来越强,这张名片也必然变得越来越光鲜!

赵一平的这个计划得到了邵冰莹的认同,邵冰莹最近主要的工作就是缠着他把这个计划能够落实下来。

而就在这个计划在有条不紊的走程序的时候,彩水又爆发了职工**的事情,赵一平的计划要搁置,他的一切算盘都将落空

县委召开专门的联席会议商讨彩水**后续处理事项。

这个联席会议仅仅落后于赵一平主持召开的办公会半天,联席会议的第一项,就是肯定了赵一平和企业以及职工三方达成的相关协议条款。认为企业个职工的谈判是成功的,有效的防止了事态的蔓延。

但是这一项过后,舒治国的讲话,却一下把事情变得很紧张。

舒治国讲:“这次恶性**事件

以及前面发生的多起关于彩水集团的闹事和纠纷,已经严重的影响了我澧河的社会稳定。我澧河的形象也因此受到了严重的损毁!

老百姓怎么说我们?根据反馈,老百姓说我们最多的就是政府不作为!今天王副县长在,你是主持政府工作的,老百姓说你们不作为,你要回答这个问题!”

舒治国一生气,话锋一转,道:“王副县长,今天我们是联席会议,你既然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给你一些时间,以后关于彩水集团的事情,你要多花点精力,有些关键的地方你要多过问。

什么才叫作为了?我要看到的结果是皆大欢喜,老百姓满意,企业满意,社会就稳定了、和谐了!”

舒治国这番讲话一说出口。

刚刚准备起身出去接电话的黄小华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呆立当场,他回过头来看赵一平书记的脸,一平书记脸色阴沉到了极点。黄小华扭头过去不忍再看,舒治国在这个时候动赵一平,的确是太出乎人意料了。

而赵一平在舒治国的面前,也是脆弱得不堪一击,他主动要求分管彩水,管了一年,算是灰头灰脸的撞了一年,刚刚理出一点点头绪,没想到舒治国就将他赶到一边去了。

黄小华又忍不住瞅了一眼邵冰莹,这个平常妖艳魅惑入骨的女人,今天穿了一身职业套装,戴了一副黑边框的眼睛,坐在位子上端端正正,耳观鼻鼻观心,完全就是一副女强人的风范,又哪里有半分情绪波动?

陈京带着方婉琦在澧河走了三天,除了第一天上午两人去彩水,心情不是很愉快以外。

剩下的两天半,心情相对来说都很轻松。

陈京带领方婉琦采访的路线完全按照“印象澧河”片子中的拍摄路线走。红土坡林场、火栗尖乡的民俗文化村、易周镇的葡萄集市、盘山镇气势宏伟的盘山水库,这些便是两人进行的路线。

当然,这些对参观来说是要点,但是印象澧河倾重的部分是政绩部分。陈京得意的地方,就是在一个政绩片子中融入了地方文化,澧河土家族的地方文化融入到片子中,不仅让片子觉得真实,更重要的是,让片子变得分为有吸引力。

“印象澧河”这个片子,绝对是一流的宣传片,但是现在却成了一个反面教材,而做到这一切的恰恰就是方婉琦。

经过了几天接触,陈京也了解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在很多方面其实还是个孩子。虽然她受过了良好的教育,有良好的新闻人必备的素质,还有很好的女人的防卫意识。

但是,她对人生、对社会的认识、以及个人的人生观方面还非常的单纯的。她的生活中阳光要压倒性的多余阴影,对人心的险恶,对官场的尔虞我诈,她几乎是绝缘的。

但是有一点,方婉琦的聪明程度让人吃惊。

很多陈京要刻意隐瞒的问题,根本就瞒不住她,只要有一点点蛛丝马迹,她就能找到端倪,从而了解事情的全部。

“是个好苗子!”陈京有时候会如是想,方婉琦一个小小的记者,就有如此能量,如果她进入政界,又能够发挥多少的能量?

有时候,陈京都有些恍惚,因为方婉琦在工作中,在融入进澧河老百姓,大家一起尽情放松玩乐的时候,她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天真无邪,实在让人难以相信,这个女人会让澧河最高的掌权者很不安,如芒刺在背的不安。

陈京对范江的那个小两口阄矛盾的说法,也彻底的不相信了!

方婉琦所表现出的心胸和气度,不像是个因为感情纠结就咕L来的女人。不夸张的说,方婉琦是高高在上的,是不谙普通人疾苦的。但是她受到的良好教育,让她身上有一种天然的大气。

陈京有时候会突发奇想,他想如果方婉琦也像他一样下放到最基层锻炼几年,让她也受受摔打和锤炼,其将来绝对会有一个了不得的前途。

当然,陈京也无法做到像方婉琦那般尽情的放松,因为他心中无时不刻都得想舒治国给他的任务。

这个任务说起来简单,只需要方婉琦抬抬手,事情就会解决。但是仔细想想,事情又岂会简单?如果真那么简单,舒治国还需要亲自召见陈京?

陈京付出了这么大代价,冒了这么大的险,如果最终事情办不好,舒治国会饶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