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9章 陈局的面子!

第一百三十九章 陈局的面子!

陈京和易先平,两人矛盾的开始其实只是鸡毛蒜皮的事情,暂时陈京在综治办发飙,也是即兴而为,带有另外目的。

可是陈京的行为挑战了综治办权威,让他们觉得没面子,陈京更是被易先平冠了一顶高傲的帽子,尤其是胡飞骂人事件之后,易先平狠揪这件事情,摆出的架势是让陈京必须垂头。

但这件事情诡异的结束了,易先平和陈京两人似乎都忘记了这事,外人看得云山雾罩,看不懂。

其实这件事对陈京来说,他是做好了应瞄准备的,是易先平不知什么原因,没了下文,陈京自然就没有去再惹是生非了。

这次综治办全县整顿检查,陈京初接手经贸局,局下属单位、关联单位综治工作一塌糟,他思忖了很久,便直接把德律风打到了易先平办公室。

易先平接德律风愣了一下,似乎尴尬得不知道怎么说话。

陈京道:“易书记,我今天给您打德律风,主要是针对这次全县综治整顿检查的。说起来忸捏啊,我经贸局下属单位是综治的重灾区,我最近也在抓这块事情。可是您也知道,开发区那一块的问题不是学习一下文件精神就能解决的,这件事还得综治办多支持我们啊!”

德律风那又,易先平缄默了大约四五秒钟,才道:“经贸局的情况有些特殊,你简直是初上任,这样吧,我这两天下经贸局一趟,我们一起开个综治工作会议,定个目标,然后捋一下思绪,想想办法。”

易先平这个回答,陈京很意外,他忙道:“那就太好了!易书记能亲自视察我经贸局,我心里的石头就落下了!”

易先平有些矜持的道:“陈局不要友客气,究竟结果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

陈京这通德律风打过……第二天易先平就率领综治办相关人员视察经贸局、开发区管委会,这一次视察,陈京全程陪同,两人谈笑风生,完全不像外界料想的那样,很快经贸局便通过了综治办的检查。

这样的结果,让很多人大跌眼镜,都觉得看不懂!

可是这个看不懂,也一下陪衬出了陈京的不凡。至少,大家都能看出来,平常牛哄哄的综治办,连易周镇侯红权面子都不给的综治办……在措置和看待经贸局的态度上是克制、谨慎的……单此一点……就可以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而在综治办内部,很多人提起经贸局,态度都明显和看待其他单位不合。

在私下里有人议论,说易先平当初是下定决心要给陈京好看的,连县委领导打德律风规劝都不起作用,易先平的德律风打到了纪委,追问胡飞的问题,纪委副书记王庆下不了台。

而就在大家都以为易先平会继续强势的时候,他的态度却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这个转弯的原因,从综治办内部传出的消息,是市里某位大佬给易先平打了德律风……据说德律风一接通,对方劈头盖脸就批评他最近的工作是不是走了形!

易先平心中有委屈,将实际情况说了一遍。

但他市里的靠山明确告诉他,一切都只能到此为止,批评他惹事生非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

那时综治办副主任黄奇正和易先平碰头商量事情,他隐隐听到德律风那头那个……声音很是严厉:“先平,有些时候,你要多动脑筋!不要太执拗,就说最近的事情,县委多个领导都给你规劝,你难道就不知道细细想想其中的原因?”

易先平那时脸色很难看,而黄奇听到这话,心中是咯噔一下:

从市里大佬来的德律风批评的易先平,但黄奇却从中听到了另外的含义。

他清楚几个县委常委简直都给易先平打过德律风,然后他再一联想刚才偷听到的这句话,又结合外面的一些传言,他心中凛然,明白那天自己想给陈京一个下马威,陈京拂袖而去,那时候自己踢到的就是一块铁板。

从易先平办公室出来,黄奇乖觉得很,马上回去让老婆准备了一条玉溪,他拎着烟下班就奔陈京的住所。

在陈京家,他放下礼物,即是一通检讨,检讨自己那时态度不规矩、居心不良,以至于让综治办和经贸局两个单位的关系都有了裂痕!

黄奇还清楚的记得那时的情景,他进门的时候,开门的人赫然是澧河鼎鼎有名的大美女金璐,而他拎着一条玉溪烟过去,一看陈京家的客厅,内面尽是好烟好酒,他觉得不错的好烟,在里再只能算普通。

当金璐将一杯雨前的毛尖亲手的放到他面前的时候,黄奇完全掐失落了自己内心那最后一丝的委屈。

他深刻反思自己,这几年在综治办待得太顺风顺水了,对澧河政坛的关注简直成了瞎子,眼睛天天只盯着上面的几位大佬,浑然没有注意在下面,澧河的政治格局在转变,尤其是有些自己根本获咎不起的人在冒头,自己竟然毫无觉察。

关于陈京的种种传言一切都不谈,单单是金璐这个女人,那就是澧河新一代年轻人追逐的梦中情人,据说德高市某位牛人的儿子见金璐一眼,就将其惊为天人,对其展开了死缠乱打的猛追,最后都未能成功了

现在陈京却成功的抱得了美人归,这样的大的事情,黄奇竟然都不知道,他自觉得这个教训对自己一点都不冤。

有了黄奇的主动服软,陈京和易先平矛盾的化解就有了转机。

可是这事还是拖了很多时间,一直到这次综治办开始全县大检查、大整顿,陈京主动给易先平打德律风,事情才真正的完全的改观!

其实,在经治办展开全县整顿检查之初,黄奇表示得就相当紧张。他很是清楚易先平的脾气,生怕他余怨未消,又要趁这个机会让陈京好看。

而陈京的脾气,黄奇通过接触也基本摸到了一个大概,那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性格。你和他硬,他便跟你执拗,让你也欠好过。你如果主动认可毛病,主动弯腰,他对你客气得很,双方握手言和很容易。

现实事情的成长,证明黄奇的担忧是过剩的,易先平也不过是要找个台阶下,陈京给了他一个台阶,他顺坡下驴,顺畅得很。

而易先平视察经贸局,黄奇也是全程陪同,临走时陈京礼数一份很多,他从林业局倒腾过来的土特产每个人都有份,也都是依照惯例放在车的后备箱里面的。给易先平的礼物中,还特意多留了一包很是珍惜的土家族视为珍品美食的松阳菌,这和山菌珍惜难得、并且特别不容易贮存,看得出来,陈京送这份礼物是很有心的。

陈京的小院,院里的葡萄藤上的葡萄已经开始熟了,蒙虎和汤奕阳来家里做客,几人就在葡萄藤下摆了桌子喝酒。

蒙虎到这里是自来熟,从陈京客厅翻出一条芙蓉王,然后翻出两瓶一品德高大曲拎着酒和烟出来,扔给汤奕阳两包烟,摆一巅酒到他面前,道:“奕阳,我们今天可是来吃大户的,好烟好酒我们可得敞开了来。”

汤奕阳将烟接在手中只是笑,他可没有蒙虎那般随便,虽然他和陈京的关系澧河皆知,可是私下里,也许是因为性格的原因,他对陈京都是客气恭谨为主。

蒙虎现在兼了林业屋副局长,森林公安局负责人,在林业局算是挺有实权的人。汤奕阳在谄秋林的案子上立了功,现在在县刑侦队也正在跑红,两人能有今天的成绩,和他们紧靠陈京是分不开的。

陈京招呼汤奕阳吸烟,道:“奕阳,在我这里可得随便一些,虽然没需要像老蒙这般像土匪进村一样,可是扮小媳妇、讲客气那可就亏待自己了!”

“哪能呢!我也是个随便的人。”汤奕阳道,他有些局促的将桌子下面拎的礼品往内踢了踢。

蒙虎约他到陈京家吃饭,他精心挑了几样礼物,哪曾想蒙虎是两手空空,不但不拿工具,反洌对陈京一通洗劫,这一下洌把他弄得尴尬了,工具拿出来觉得见外,可不拿出来,难不成还拎回去?

“奕阳,拎工具以后就没必要了!我们相处自然一些,就像老蒙这一次,我就是直接开口向他要的土特产!算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了!”陈京道。

汤奕阳连连颔首,长舒了一口气,陈京的年龄比他小很多,可是每一次和陈京近距离接触,他都感到很紧张,比见公安局长李生道还紧张一些。

他总感觉陈京那张年轻的脸背后,藏着莫测高深的城府,让人琢磨不透,这样一种无形的威压,让他不自然就对陈京必恭必敬!

蒙虎道:“陈局,奕阳,你们还别说,我觉得那点土特产还真值得,那个易先平脑子转弯转得快,没有揪着经贸局和我们林业局不放。我们林秦之局长起初紧张得很呢,生怕这次综巅检查被问责。

后来综治办黄副主任来林业局检查,他客气得很呢!我看还是您那次闹腾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