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40章 老大难问题!

第一百四十章 老大难问题!

陈京没料到易先平会如此给面子,县委换届在即,易先平取代周正出任县政法委书记的可能性非常大。

最近易先平几次陪同周正书记视察公检法几个单位,其在视察公安局的时候,专门找汤奕阳谈话,在谈话中,他毫不掩饰他对汤奕阳的欣赏,给予了汤奕阳很大的褒奖,他还说凭汤奕阳的资历和才华,完全可以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易先平的这个举动,算是对陈京相当程度的示好了!在和陈京面对面的时候,他表现得矜持,那是面子因素作祟。而他迂回到汤奕阳这边,这是实实在在给陈京面子,当然也不排除他是传递信息,以后政法这一块,他易先平的影响力可能会渐渐的增强。

在陈京家品茶、聊天结束,汤奕阳和蒙虎两人离开,临走是蒙虎还不忘往兜里揣几包芙蓉王,边揣边道:“奕阳你就算了,你们公安战线也是油水单位,不像我们林业局清水衙门,这种好烟不常能抽到,今天我得作个预留。”

陈京看得好笑又好气,干脆将剩下的半条多烟塞在蒙虎手上,道:“你全拿去,抽烟抽多了,会黑肺的,到时候你不要熏成狼心狗肺就行了!”

蒙虎哈哈一笑道:“陈局这话别有所指了,不过我老蒙天生就是性情中人,怎么也成不了狼心狗肺!”

蒙虎和汤奕阳过来,开着猎豹的林业执法车,蒙虎嘴上说林业局是清水衙门,但作为林业局的实权人物,他手中的权柄还是不小的。别的不讲,单单是接待这一块他分管,一年签字权都了不得。

不夸张的说,现在蒙虎完全是吃香的、喝辣的,在澧河政坛也算得上是好人物了。

而就在短短的几个月以前,蒙虎那个时候还只是一个执法队长,今天这样的条件,是他以前无法梦见的。而这一切所得,都只是因为他在关键时候选对了老板,跟对了人。

林业局陈京虽然离开了,但是给蒙虎留下的资源不少,而陈京目前在澧河县委上层路线也走得比较成功,县里在从林业局内部提拔干部的时候,脑门上印陈京烙印的蒙虎获得提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蒙虎手上有了实权,在林业局内部,他自己也开始有一些触角。

但是在这方面,蒙虎相对是谨慎的,一般的问题他都请教陈京或者汇报陈京。他心中清楚,现在林业局局长是林秦之,蒙虎考虑更多的是陈京在澧河的政治关系。

如果蒙虎在林业局表现太过,风头要盖过林秦之,这是否会对陈京各种关系造成影响?

蒙虎心中有一点是清楚的,他拥有今天是因为陈京的原因,而他所得到的要失去,如果没有陈京的帮衬,那也是分分秒秒的事儿,所以,他的指导思想很明确,一切的事情都以陈京为重。

他就只很好的扮演一把枪的角色,陈京指哪里,他就打哪里!

……经贸局,陈京背着双手在房间里踱步,经贸局副局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冯为国端坐在沙发上喝茶,神情有些忐忑。

“陈局,基本情况就是这样!现在我们很被动,开发区这个盘子当初搞得有些大,我们对土地的征收不彻底,现在问题暴露出来,是剪不清、理还乱,我现在手头工作都不知道如何开展啊!”冯为国道,他一张苦瓜脸,样子别提多烦恼。

陈京沉吟不语,开发区的问题,现在是横亘在经贸局的一个大难题。

开发区当初政府规划是征地万亩,一万亩地,其中仅仅三千亩地是一次性彻底征收的。剩下的土地有一部分是部分征收,还有一部分是合约征收。

所谓部分征收,是当时财政紧张,县政府在征地的时候,给老百姓的补偿款只有一部分,其他的按分期的方式支付。而合约征收,是当时只签合同不给钱,双方约定在某个时候支付。

根据合同规定,凡属部分征收的土地,从被征收那一刻开始,土地将不再属于原拥有者。对于合约征收的情况,土地的使用权依旧归属老百姓,直至征收款到位。

当时这些合同的签订,政府花了很大的代价才全部统一思想。

但是,社会的发展很迅猛,尤其是商品房住宅的放开,土地的价格也随着商品房开发用地的飙升开始抬升。而开发区的征地得问题矛盾很快就凸显了!

首先,部分征收的土地,老百姓开始反悔,开始拒绝被征收,而合约征收的土地,老百姓要求重新更改合约。那些已经被征收的三千亩地,老百姓们虎视眈眈的看着外围其他七千亩土地的处理方式。

如果一旦政府要增加补偿,这些老百姓立马就会闹起事来。

这其中最大的一次闹事风波,便是县体育馆奠基的那一天,当地老百姓冲到现场阻挠施工,县领导都被围住出不去。

当时闹事的起因,就是因为国土局出台了一个开发区部分征收土地具体补偿方案(草案),这个方案草案一出,那些以前政府以廉价完全征收土地的那部分老百姓不干了,开始闹事要求政府补偿。

这一闹事就不是一天两天,闹起事来是此起彼伏,开发区已经入驻的企业和单位,常常都被周围的老百姓骚扰,开发区管委会可以说是疲于应付。而为了缓解开发区管委会的压力,去年县公安局又增设了开发区派出所,但是派出所的成立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那一刻因为土地产生的矛盾与日俱增,越纠缠越乱,理都理不清楚了。

“陈局,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冯为国道。

“你说,你说!”陈京冲他摆手道。

冯为国沉吟了一下,道:“开发区的问题,如何发展规划是我们的责任。至于这些扯皮的事情,我们一个经贸单位,哪里擅长这些?我看这事的解决最终得依靠县里和乡镇政府。

我觉得,我们应该找县里反映这个问题,由县里出头来解决这个问题!”

陈京皱皱眉头,从烟盒着掏出一支烟,他点上烟深吸一口,道:“老冯啊,你的意图我能理解!但是这年头,请神容易送神难,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发区就成了我经贸局的下属单位,而开发区也直接从乡镇中独立了出来,目前是副科级单位。

这样的机制体制的转变,利益链条就变了,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你现在动员乡镇去帮助处理这些扯皮的事情,哪个乡镇愿意?”

冯为国低头不语,脸上的神色有些尴尬。

当初澧河成立开发区,是县里领导拍脑袋的一个决定,这个脑袋一拍,就拍出了大麻烦。当初,经贸局局长苏光华也是志大才疏的人,以为只要开发区搞起来,经贸局就立马会成为众人争相追捧的单位,他把开发区当成了捞政绩的大工程。

实际上,苏光华在开发区也的确捞了不少钱,这些年开发区投资的基础建设工程,就几乎没有苏光华没有染指的。

但是苏光华现在监狱里一蹲,后面的这些擦屁股的事儿,就得后来人来解决,这岂是想甩就能甩掉的?

冯为国是苏光华时代的老人了,他担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还是苏光华亲自提拔的他。现在陈京说到了请神容易送神难,明显是暗讽苏光华丢的摊子太烂,他又怎能不尴尬?

苏光华倒台,冯为国这个管委会主任还没有撤换,这很大原因和经贸局的一段权利真空有关。任志贤负责主导经贸局工作,他毕竟是副局长的身份,而他又一心一意的想把位子坐正,他又哪里会去得罪人?

任志贤没得罪冯为国,并不意味着在陈京的时代,冯为国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多久。

冯为国现在的心思也有些乱,他一来是担心陈京要撤换他,要查他的问题。另外,他也担心陈京利用他唱黑脸来解决开发区的问题。

开发区的问题内容很深,解决起来很棘手很复杂,冯为国冲在最前线,把人都得罪了,连老百姓都得罪光了,最后又被陈京卸磨杀驴,那样的结局是冯为国最担心的。

“咚,咚!”有人敲门。

陈京回头道:“进来!”

门被推开,门口站着一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冯为国只瞅一眼,便从椅子上站起来道:“小胡?你……”

他一开口说话,便意识到这里是陈京办公室,他连忙侧身,很自然的站在了陈京的旁边。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经贸局有名的刺头胡飞,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胡国林的儿子。

“什么事啊?你没见到我和冯副局长再谈事情吗?”陈京皱眉道。

胡飞瞅了一眼冯为国,冯为国有些虚,扭头对陈京道:“陈局,要不我再回去捋一下思路,回头我再向您汇报!”

“别!”陈京抬手止住了冯为国要脚下抹油的举动,“你就站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他眼睛瞅向胡飞,道:“小胡,有事说事,别支支吾吾,畏畏缩缩的,是不是又捅了什么篓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