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41章 追女高招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追女高招

冯为国看到胡飞就头疼。

冯为国一直观望了这么多天,今天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来向陈京汇报工作,就是想好好的把握这个机会,能够和陈京多交交心,最好能够给陈京留个不错的印象。

冯为国是聪明人,他知道开发区这事麻烦,他一方面担心陈京利用它唱黑脸来处理开发区的事情。

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清楚,开发区这个难题,在某种意义上是他的附身符。只要开发区的问题一天不解决,他冯为国就还有存在的价值,他就算手上还有几张牌。

古时候就有将在外养宼自保的人,边疆之战,不可不胜,但也不可全胜,这便是一种生存之道。现在这个生存之道对冯为国来说,也是非常合适的,这便是冯为国今天来见陈京的依仗。

从两人开始谈话到现在,一切都在冯为国的意料之中,而恰在这个时候,胡飞竟然从半路杀了出来。

胡飞是什么人冯为国最清楚的了,典型的眼高手低,而且其仗着有个老资格的老爸,在澧河政坛是出了名的捣乱鬼。

冯为国和他打交道不少,胡飞老是带一些所谓的老板给冯为国认识,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是不靠谱的。有些皮包公司也想进开发区,获得开发区优惠政策。有时候搞得冯为国很被动。

但是对胡飞,冯为国又不敢得罪,撇开他有一个老资格的老爸,胡飞本人也是一帮捣乱鬼的头,谁得罪这样的刺头,那不是自己跟自己找不安宁吗?

“陈局,有个事……我……我……”胡飞进门有些紧张,说话都结结巴巴。

冯为国看得大跌眼镜,他不禁瞅了陈京一眼,心中暗自凛然。

胡飞的本事他是见识过的,放眼澧河号称只有胡国林能够制住他,今天怎么到陈局面前这么规矩起来了?

“我父亲想请您到我家做客!我……我……过来跟你说这事!”胡飞道,看他那模样乖觉得很,又哪里有一丁点他平常的气焰?

陈京皱皱眉头,心头有些奇怪,他和胡国林从未谋面,怎么胡国林会请自己吃饭?

“胡飞,你老实交代,这是怎么回事?”陈局瞪着胡飞道。

胡飞看了一眼冯为国,咽了一口唾沫道:“陈局,最近我手头上的确是太紧了,这日子都没法过了,您就行行好,就当去我家家访一次如何?”

陈京一愣,他和冯为国对望一眼,冯为国则更是迷惑。

陈京招呼胡飞坐下,给他冲了一杯茶,让他细说原委。

陈京处理胡飞在外面乱签单的问题,他扣掉了胡飞的奖金和部分绩效工资,胡飞刚参加工作,工资本来就不高,财政卡上的工资才几百块钱。以前胡飞工资加绩效加奖金都不够用,现在他一月几百块钱,哪里够用?

没钱用,胡飞就想了办法,每天回家都特别早。老爸、老妈一看儿子和以前不一样了,就觉得奇怪!胡飞就一通瞎侃,说经贸局新上任的局长人格魅力那是了不得,他自己就是在陈局的感召下改邪归正了,从此开始认真工作。

父母疼儿子,胡飞的母亲一听这事,立马就给了胡飞一千块钱。

有了钱,胡飞便受不住诱惑,晚上又是花天酒地,老爸老妈一看儿子怎么又回去了?胡飞便又编慌,说最近在单位表现好,领导很高兴,安排给他很多应酬,他凭一张三寸不烂之舌,硬是把自己说成了一心为工作好同志了!

果然,忙了一阵,胡飞又准点回家了,然后又是花言巧语对母亲故技重施。

这样的招数使了几次,老两口心中就有些怀疑,两老在家一合计,就让胡飞请陈京到家里吃顿饭,想真正了解一下儿子的情况。

这一下,胡飞变成了一只被人踩尾巴的猫了,他苦思没对策,最后没办法,只好就这样直冲陈京办公室主动交代问题来了。

胡飞娓娓把这些事情说完,他道:“陈……局,你可千万不要在我爸妈面前把事儿捅破了,我……我……保证认真工作就是了,以后绝对服从你的领导,绝对不乱来了!

我在外面替局里惹的那些事,欠的那些钱,我都愿意还,只要……”

胡飞说得可怜兮兮,他生得高高大大,人也长得英俊,但这样一服软,却和他整体形象大相径庭,让人感觉十分的怪异。

陈京打断他的话,道:“得了,胡飞,你就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我在你父母面前帮你说好话,又不是在帮你骗零花钱?你了解我的性格,你觉得我性格会这样做吗?”

胡飞一愣,脸霎时变得通红,整个人像个泄气的皮球瘫软在了沙发上。

等了半晌,陈京瞪了他一眼,道:“胡飞啊,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就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你就靠你现在这一套,又怎么能够登大雅之堂?你看看你那点出息,为骗点零花钱,花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

胡飞红着脸,捏捏诺诺的道:“陈局……我最近真有些缺钱,要不,还账的事您缓缓,我……”

“你说那事能缓吗?你当时挥舞着大笔头签单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今天呢?”陈京瞪眼道。

胡飞闭口不说话了,就窝在沙发里面,像一个受委屈的孩子。

一旁的冯为国都看得有些不忍,他瞅瞅陈京,又看看胡飞。他忽然想,陈京从年龄上来说,比胡飞两人似乎是相差无几,可能陈京仅比胡飞稍微大一点点。

但是现在看两人,这哪里又有半点同龄人的味道?胡飞在陈京面前就像个调皮的孩子,真就是个孩子,陈京驾驭他完全是游刃有余,整得他一点脾气没有。

“行了,不要那副模样了!”陈京道,“我给你一条路,你自己斟酌一下!”

“什么路?”胡飞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神情很激动,真就像落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陈京皱皱眉头,胡飞连忙用手挠了挠脑袋,嘿嘿傻笑,屁股又缓缓的做到了沙发上。

经贸局上下,一直就有传言,据说陈局长最不喜欢毛躁的干部,遇事慌张、激动、一惊一乍,对陈局长来说是大忌。胡飞显然也听过这个传言,所以陈京眉头一皱,他立马便意识到了这一点。

而就是这个下意识动作,一旁的冯为国心中感慨,他在经贸局干了这么多年,胡飞这群家伙还敢在他头上拉屎拉尿,陈京只来这才几天,这帮家伙就被他降得死死的了,从这一点来看,冯为国也不得不佩服陈京的厉害。

陈京指了指冯为国,对胡飞道:“冯局长那里现在正缺人手,我想把你放到开发区管委会干一段时间。如果你愿意,你欠局里的帐,我给你免除百分之四十,另外,如果你工作成绩出色,局里和管委会都另有嘉奖!”

“什么?”胡飞有些吃惊,冯为国则更是惊讶。

陈京叹了一口气道:“我不瞒你,现在开发区管委会的工作很困难!但是再困难,工作也得有人做!胡飞啊,你干这个工作,是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干得好,我必定奖励你,以前的种种事情我都既往不咎了!

但是如果你在管委会还敢乱来,还敢不听招呼……”他眼睛瞟了冯为国一眼,端起一杯茶,道:“还敢讨价还价,后果你就自己要想清楚了!”

“冯局,你认为怎么样?我让胡飞到你那里,你有什么看法?”

冯为国讪讪的笑了笑,道:“小胡如果愿意来管委会,这对我们来说是一大助力,我的信心都增加很多了!”

陈京哈哈大笑,笑声在房间里面回荡,他伸手指向胡飞,以毋庸置疑的口吻道:“就这样定了!胡飞,我还破例一次,帮你在你父母面前圆一次谎,但是,我丑化说前面,你不准骗家里的零花钱!”

胡飞这才笑逐颜开,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道:“行!我一定改邪归正好好干,不就是开发区吗?又不是龙潭虎穴,就是是龙潭虎穴,有您陈局为我们压阵,我们也敢闯!”

“少拍马屁!你以后要服从冯局长领导,最好把你那些邪门歪道的聪明才智都发挥到工作上来,那样,你父亲也算是可以如释重负了!”陈京佯怒道。

“我不拍马屁,真不拍马屁了!但是陈局,我可是真的佩服你,你真是太厉害了!我说的是真话,这话如果违心,我遭天上五雷轰!”胡飞道,他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陈京瞪了他一眼:“尽是满嘴跑火车,还天打五雷轰都来了,你倒说说,我是哪里厉害,值得你佩服了?”

胡飞眼珠转动,道:“那个……那个,我说你可不要生气。我一直有个疑问想请教,就是那个……追女孩子,是不是有什么绝招可以使啊,我怎么就老是差一点呢?”

陈京瞬间石化,一旁严正以待准备听胡飞高论的冯为国更是啼笑皆非,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分外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