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42章 要为牛人

第一百四十二章 要为牛人

离开陈京办公室,冯为国回管委会的路上,他坐在车上越琢磨,心中越不是滋味。

他脑子里面不断回想陈京和胡飞的谈话,“你干这个工作,是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干得好,我必定奖励你,以前的种种事情我都既往不咎了!”

“如果你在管委会还敢乱来,还敢不听招呼,还敢讨价还价,后果你就自己要想清楚了!”

冯为国仔细品味这几句话,他总觉得陈京说这话不仅是针对胡飞在说,在某种程度上是在说给自己听的。

陈京厉害啊,把胡飞这个小太子塞给自己,明面上看,是把胡飞放到最艰难的地方,可以借助他的一些背景和后台,为管委会工作拓展一些方便之门。但实际上,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警告?

陈京的意思很明白,再难做的工作也得有人做,同时,他另外一层意思即是再难做的工作,他陈京也能安排到人做。他连胡飞这样的刺头,一句话就让其乖乖的到开发区管委会,他还有什么人降服不了的?

陈京的这个动作很得官场三昧,有些话不说透,似是而非,但却敲山震虎。

冯为国的心思他吃得透,他洞若观火,仅此一点,就够让冯为国感到不安的了!

冯为国先前的想法,因此一点就全面崩溃,而他所有的底牌,陈京人家看得清清楚楚,他还有什么和陈京讨价还价的余地?

尤其是陈京的那句“既往不咎”,说得让冯为国心中尤为心惊胆颤。

冯为国毕竟跟了苏光华那么多年,苏光华出那么大的问题,他冯为国难道一点问题都没有?

究竟有没有问题,他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冯为国大问题没有,小问题不少。但是有些时候,问题是不论大小的,论的是性质!一个小问题,如果性质恶劣,那也是大问题,这里面的道道太微妙了!

陈京说既往不咎,其深层次的含义是他对那些过往很清楚明了,如果他不了解那些“往”,他又怎么能做到不咎?

直到此时,冯为国才觉得自己有些天真了,陈京年纪轻轻,就能够出任经贸局局长,没有一点本事,他又怎么能够走到现在这样的位置?

……胡国林请吃饭,陈京拉着金璐一起赴宴。

所谓赴宴,其实只是个形式,胡国林请吃饭的地点就在金玉酒楼,这里金璐才是老板。

胡国林是澧河县的老资格干部,担任过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县委副书记等职,在澧河县他算是一块响当当的招牌。他主持人大工作以后,他影响力依旧不减当年,他主持的人大就出现过,副县长候选人在人大常委会上不通过这样的事情。

当时这个事情在整个德高都震动很大,澧河县委舒治国书记亲自到市里做检讨,胡国林却稳坐钓鱼台,依旧还继续担任他的人大常委会主任。

都知道胡国林的脾气臭,而胡国林为人正直直爽这一面,也是澧河政坛和老百姓所称道的,所以总体来说,胡国林算是一个人物。

陈京和他见面,两人握手,胡国林非常热情,道:“小陈,我家那个不成器的小子,这么多年我是伤透了脑筋,一直没办法降住他。多亏了你在经贸局多摔打他,现在看上去终于有点人形了,我老胡要谢谢你呢!”

陈京连忙谦虚道:“胡主任您这样说就折煞我了,您是领导,我和胡飞都在您的领导之下。”

胡国林哈哈一笑,道:“你会说话,那行,今天我们就不客套了,来,来,我们吃饭,还得喝几杯!”

陈京和胡国林说话,胡飞却扶着老娘在旁边哄得胡夫人大为开怀,胡夫人很大气、也很热情,她不住的招呼金璐,道:“小金,今天虽然在你这儿,但是在这个桌子上你也是客人,可得随便一些。我们今天没有外人,都是自家人,大家都得尽兴才好!”

桌子上的气氛很融洽,还真就像是一家人一般。

只是偶尔,胡飞总会忍不住瞟金璐一眼,他又不敢多看。

他一双眼珠子倒出乱转,有时候又盯着陈京发愣。他看陈京和父亲两人谈笑风生,心中既羡慕又佩服,羡慕的是陈京和父亲谈话,那完全是不卑不亢,俨然有自己的派头和风度。

而佩服的则是,陈京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但是这样的年龄,就能走到这样的位置,让胡飞有一种从内心深处的自卑!

“难怪陈局竟然连大名鼎鼎的澧河金凤凰都能泡到呢!”胡飞心中嘀咕,心中有一种酸溜溜的味道。

金璐在澧河名气很大,是澧河年轻一代共同的梦中情人。金璐人生得漂亮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事业有成,这样的女人是很有魅力的,胡飞内心曾经也将金璐当成了仰慕对象。

这样一朵万人瞩目的娇花,陈京好像没费什么功夫就采摘了,这份本领胡飞不佩服不行。

胡飞最近也忙着追女朋友,他追求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组织部的杜青。

两人的认识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胡飞一见杜青,就将其惊为天人,然后立刻就展开追求。

这连续几个月,他手头有了钱,基本都花在杜青身上。动辄就请对方出来吃饭、唱歌,他搞得劲头十足。

但是,让他郁闷的是,钱花了,效果却没有什么。

杜青的脾气和男孩子区别不大,他跟胡飞交代得很清楚。想找她吃吃喝喝,那是没问题,有免费的吃喝她最喜欢。但是想打她的主意,要和他谈朋友,那对不起,绝对不行。

胡飞也是个犟脾气,杜青态度越强硬,他就越不放手,最后搞得杜青都受不了了,吃吃喝喝的事也不行了,杜青完全是直接拒绝胡飞的一切献殷勤的举动。

这一下让胡飞受到了大打击,非得缠着杜青让他说原委。

杜青说不喜欢他那类型的男人,胡飞便说自己能改。最后,杜青实在是忍受不了他的纠缠,便跟胡飞讲,说胡飞哪一天能够变得像他们陈局长一样了,就可以再找他,否则一切就不用谈了!

杜青的这个话,算是给胡飞浇了一盆冷水,让胡飞内心升腾的各种念头,一下子全部涣散了!

那时他才知道,杜青和陈京是早就认识的,人家眼中中意的男朋友是像陈京那般的牛人呢!

这个事,胡飞一直都压抑在心里面,上次他见陈京,最后询问陈京追女朋友是否有高招,其实脑子里就还想着这事。

而今天,他见到美若天仙的金璐小鸟依人一般的依偎在陈京身边,他又想到了那事。内心那种酸酸涩涩的味道,总是抹不去。

他胡飞对自己的身高和长相那都是有绝对自信的,他就不明白,自己就是茕茕孑立,孤身一人。而陈京却还能够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仅怀里抱着天仙一般的女人,还有另外的美女在暗中相恋。

曾经一度,胡飞想不通这个道理,但是在这一刻,就在他亲眼见到陈京和自己的父亲交谈的这个瞬间,他有些明白了!

陈京的才华,陈京举手投足的那种气势,陈京谈吐的那种气质,的确是同龄人远远比不上的。从来都自信到有些自恋的胡飞看到这个场景,他内心都充满了羡慕和佩服,女孩子如果看到这一幕,又岂能不心生爱慕?

看金璐平常那冷若冰霜,对人不假辞色的脸,此时笑靥如花,而那一双老望着天上的眼睛,现在却双眸如水一般脉脉的看着身边的陈局,如果不是周围有人在旁边,此时的她可能早就将头埋到陈京的臂弯去了。

胡飞在一旁看得哈喇子都差点要流出来了,他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当官当如陈局长的感慨。

他又想外面的那些传言,现在澧河上下关于陈京的各种传言多不胜数。而其中,有个传言更是流传很广。

就在几个月之前,那个时候陈京都还是默默无闻、一点也不显山露水的。可就是短短的几个月功夫,陈京怎么就能突然崛起,一下就达到了今天这样位置?

有人说,这一切都是因为陈京受到了马步平的耳提面命,有马步平的亲自指点和教导,陈京成长极其迅速。而马步平离开澧河的时候,陈京更是接受了马步平衣钵,陈京能够有现在,完全就是借马步平的势,跟马步平学了一些皮毛才上来的。

这个传言有些荒诞不羁,但是,此时此刻的胡飞却愿意相信这个传言,因为如果这个传言是真的话,他从今天起就想陈京学习,几个月以后,岂不也能脱胎换骨,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一想到这些,胡飞内心就禁不住蠢蠢欲动。他脑子里面想的还是杜青,他想如果自己也能变成陈京这般的牛人,杜青又哪里还有拒绝的理由?

一念及此,他心中便暗暗下定决定,他决定一定得好好干,最重要的是要学习陈京,要成为像他一样的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