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43章 马步平的问题!

第一百四十三章 马步平的问题!

市里传来消息,马步平的问题,在拖了这么长的时间后,终于尘埃落定了!

马步平承认自己有经济问题,他自己主动向组织反应,在两年前,他老婆收了别人一尊金佛。

当时他对此事不知情,而他的老婆也不知道这尊佛如此贵重,竟然价值百万。这尊金佛收了以后,就一直放家里老太太那里,供老人家敬佛用。

直到今年年中,马步平无意之中知道了此事,然后马上让人将佛拿去做鉴定,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误了!他为了这件事,在家里吃不好、睡不香,最后实在是扛不住内心的压力,便向组织主动交代了问题!

市纪委组织专门的调查组调查此事,经过了严密的调查,得出结论,认为马步平说的情况基本属实。马步平所得金佛上交,对其免予纪律处分,而检察机关也免于对他上诉。

对马步平的职务问题,市委决定,任命马步平为市老干局局长,马步平的风波就此划上了句号。

马步平解禁,陈京第一时间给他通电话,在电话中马步平开口就道:“小陈,我让你往山上一月送一筐橘子,你忠实执行了,这很好!以后这个任务还得交给你来办。

我这个澧河乡巴佬,这么多年都没有离开过那一亩三分地,现在终究离开了。父母在,不远行,这一点我是做不到了!”

“县长放心,我定然帮你照看好家里!”陈京道。

马步平笑道:“我不是县长了,现在你是局长,我也是局长,我们都对等的了!”

“我这个局长和您比不了,您这样说就折煞我了!”

“不要说折煞不折煞的,你好好工作!”马步平面色一正,“对了,有个事情你要注意一下,最近市委应该会将澧河县政府班子确定下来,你经贸局在这个关键当口,该有所作为,就一定要有作为!”

陈京心中一沉,马步平的这个信息来得很及时,现在经贸局恰恰有很多决策要做,是不是在这个时候应该要先做出来?

如不然,县政府班子确定,新县长上任,他的执政思路谁又知道呢?

就不说这一点,单单政府班子确定这个缓冲时间,目前开发区那边就等不了,开发区那么大的体育馆现在奠基后还寸土不敢动工呢!体育局急得团团转,天天找冯为国,让他这个管委会主任想办法。

从电话中听得出来,这次马步平没有大碍,老干局长应该是个过渡职位,将来组织还得用他,说不定还要重用他,既然是这种状态,马步平对澧河政坛是否还会保持相当程度的影响?

县委最近的人事博弈,陈京是略有耳闻的,舒治国动了变动易周班子的心思。侯红权吓得频频往市里跑,但是舒治国既然动了杀机,他侯红权又怎能逃得掉?

澧河县关于侯红权要倒霉的传闻流传很广,而马步平的成功解禁,是不是一切都会有变化?

……开发区,白花花的棉花沿着马路两旁一直延伸,似乎要延伸到无尽远处。

一个毫不起眼的士多店,门口放着几张桌子和几把凳子,陈京就坐在凳子上,郝林侧立在他旁边。

“陈局,喝一瓶水吧!我们这一路走过来,可是走了不少路了!”郝林抹了一把汗道,早上一上班,陈京就约他出差,他以为是要坐车,谁知陈京却是拉他走路。

从县城到开发区,距离就好几公里,而开发区面积上万亩,就是要转一圈都得大半天,他实在有些不明白陈京这是要干什么!

“陈局,我看还是给冯副局一个电话吧!让他们准备午饭,这毕竟是他的地面。”郝林道。

陈京皱了皱眉头,有些生气,道:“不就吃顿饭吗?这么大一块区域,我们随便找点吃的会找不到?”

陈京抬抬手,伸手指着前方,道:“我们再往前走,那边应该可以看到……”

他话说一半,忽然看见不远处棉花地里面,人流涌动,嘈杂一片。然后便看到棉花收割机出现在棉花地里面,冒着黑烟,一人多高的棉花树上面白色的棉花被卷进机器中,顷刻间,一大片棉花地就白色尽失。

“那边是收棉花呢!”郝林道。

陈京沉默不语,此时士多店的老板也出来观望,他便问:“老兄,你们这里棉花这么早就收了,浪费可是很大!”

士多店的老板年龄40岁的样子,干瘦干瘦,他上下瞅了陈京几眼,道:“小哥儿,不是咱要收棉花,是政府逼我们收棉花!这里是开发区嘛,据说当官的又要下来视察来了,这几天公路两旁的棉花都得清场!”

陈京一愣,领导视察的事情,他怎么就没听到?

他沉住气,又道:“什么样的大领导啊,还要搞这么大的阵仗?”

“谁知道呢!当官的事,谁都不知道!”老板摇摇头,他眼睛看着棉花地,从兜里掏出烟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嘀咕了一句:“狗日的王海山!”

陈京和郝林对望一眼,而就在这时候,地里的收割机忽然熄火了,很多周围的人涌向一处,嘈杂声、呵斥声不绝的响起。

“打架了,打架了!”老板双目中精芒猛然一闪,掐灭烟头就往地里冲。

场面越闹越大,隐隐可以看到戴着安全帽,一身警服的一众人护着收割机,和周围的人对峙。

陈京连忙加快脚步靠近,他只稍微走近一些,前面的人潮就往后面挤,人群中有人议论:“王海山那狗日的用电棍,老三娃子几个吃了大亏了!”

郝林脸色发白,凑到陈京身边道:“陈局,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先走,回头弄清情况再说!”

“都给我听着!”棉花收割机机头上,一高大彪悍的警服男子站立在上面,“大家在转让土地给政府的那个时候,这块土地所有权就是开发区的开发用地了!既然不是你们的地,你们在上面种棉花,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他顿了顿,手上的电棍被他激发,上面的电弧射出一尺多远,吓得人群又是往后猛退。

“今天我丑化说在前头,我王海山是奉命行事,收割棉花也是你们各村都统一了思想的,谁要是敢闹事、惹事,就别怪我不客气!”

郝林凑到陈京身边,指了指车头上的警服男子,道:“这人叫王海山,开发区派出所的,很有能力,在老百姓中威信很高!”

陈京轻轻的哼了哼,脸色极其阴沉,他缓缓的闭上眼睛,心中想到开发区是经贸局下面的单位,他心中就犯堵。

虽然说开发区有一定的独立性,平常局里面一般不过问,但是陈京今天初次到开发区的地面上,一下就遇到了这样的事,他心中哪里又能是滋味?

“这个冯为国,简直是乱弹琴!”陈京心中火“腾”的一声就上来了!

开发区如果再让他这么搞下去,干群关系将来又还了得?

收割机再一次发动,这一次,周围的人再一次后退,一中年大胖子拿着扬声器高声嚷嚷:“都让开,都让开啊!注意安全,注意安全,你们……”

大胖子边嚷嚷,眼睛边往人群中逡巡,忽然,他声音戛然而止,像是别人掐着脖子的公鸡一般。

他放下手中的喇叭,就往人群中挤,挤到郝林的身边,搓搓手道:“老郝,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

他又说了一个半截话,一眼瞅到了陈京,他微微愣了一下,很快,他脸色大变,一下变得急促了。

“陈……陈……局!”

陈京紧闭双唇,一语不发,胖子是管委会副主任姚奇,在陈京就职的欢迎宴会上,他还给陈京敬过酒。

在这个地方看到陈京,他下意识的察觉到了不妙,连忙回头快步从地上捡起喇叭,冲着正在棉花田里面肆虐的收割机喊道:“都暂时停下,暂时停下!”

他又冲那群维护秩序的制服汉子招手,很快大家都往这边聚拢。

“陈局,您来怎么都不预先打声招呼呢?我们这一点准备都没有……”姚奇脸上挂着笑,但是一看陈京那阴沉的脸色,他嘴中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这时候,刚才站在收割机机头上的高大制服汉子过来,姚奇向他介绍:“这是经贸局陈局!”

“陈局好,我叫王海山!”王海山声音洪亮,陈京看到他,脸上的神情稍微松弛了一些,冲他点点头。

场面很尴尬,周围的老百姓早就围拢了过来看西洋镜,姚奇略微调整了一下,道:“陈局,这些土地都是我们开发区部分征收的土地……”

郝林脸都绿了,拼命的朝姚奇使眼色,让姚奇马上带所有人撤。陈京的脾气他太清楚了,在这个场合,他已经是竭力的给姚奇等人面子了,在这个时候,说任何话都只能激起陈局的更反感。

姚奇也是久居官场之人,一看情况不妙,连忙打手势指挥收割机,轰隆隆的大家伙从田里驶出来,很快喷着黑烟便消失在了马路的拐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