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47章 组织新任命!

第一百四十七章 组织新任命!

陈京可不知道自己送舒治国一篇署名女章,竟然引起了市里大面积的关注。

他只知道这事让楚城方婉椅大为恼火。

方婉骑将德律风打到陈京那里,劈头盖脸的就道:“好哇!陈京,你是越来越能了,我辛辛苦苦帮你介绍报社熟人,让你和三楚编辑直接搭上了关系,你现在倒好,把这个工具当作拍马屁的资本了!

那个,舒治国不就是你们那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县委书展翅水印记吗?怎么?他也是一把写文章的好手?”

陈京有些尴尬,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道:“你没看文章内容是招商引资的吗?这篇文章由舒书展翅水印记署名颁发,更能扩大我澧河的影响力,我们小县城,想办点事不容易啊!”

陈京这话明显是狡辩,还有些自欺欺人,可是方婉骑竟然没有怎么辩驳,她沉吟了一下,道:

“对了,你让我探问的那事我帮你探问了,消息属实,那一块是我们电视台准备宣传的。目前电脑行业是新兴行业,市场潜力很大,我们电视台准备做几期专门普及电脑知识的节目!你那个亲戚要做电脑,我建议他先就做装机,卖电脑配件,这是一条致富捷径!”

“谢谢你了!回头我回省城谈吃饭!”陈京道。

陈京的妹妹前段时间打德律风过来,说他和老公都不想上班了,准备自己出来搞一个……电脑公司。陈京大学学教育,对电脑不太懂,而现在他又待在这个山旮旯,更是不了解外面的讯息。

他看电视,看到楚江电视台准备搞一个电脑系列专题节目,他就找方婉椅探问这个……消息的准确性,其实,他主要目的还是向方婉葫请教,问问他电脑公司有不有得搞。

对方婉砖陈京还是比较信任的,这个女人不是个花瓶……伶俐绝顶、并且见识极其广博,她说行的事,能看好的事,十有是可以的!

“行了!陈京……你少来这一套,你回一趟省城不容易吧?”方婉琦在德律风中取笑道。

“以前是不容易,今后嘛!会很频繁,实话跟你讲,我们县现在要急着招商引资……”

“好了,好了!这些我都不爱听,我只是想问问,我上次让你写的那个工具写好没有?”方婉倚打断他的话……方婉琦回省城……回过头来给陈京的“命题作文”很多。

基本都是传媒文案策划的那一套工具,以前陈京在进入公务员步队之前,接触过这类夹案。而这类文案和范江的工作又类似,衡也没难到陈京。

“行了,苏姑奶奶,都完成了!我正在学上网,回头我让人给你传过来!”陈京道。

方婉骑在德律风那头声音拔高,道:“你不要不耐烦,跟我做文案……都是有偿服务!把你的银行芊号给我,我转钱给你!”

“算了吧你帮我那么多忙……”

……“”

“别,我干的事儿都是有目的的……把你炒作起来,是对我公司有利的!你做文案功底扎实,如果再认真一点,那就堪称完美了!对你的使用问题,我斟酌了一下,觉得还得跟你安个首席文案的职位,工资薪酬问题多劳多得。

所以啊,你也不要欠好意思,待会儿就把卡号发给我!再说,你那点工资难道真够用?”方婉砖说话像打机关枪,陈京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怎么自己一下成了什么首席文案了。

方婉骑语气一缓,好似想起了什么事儿,道:“哦,对了!我差点忘记你有一个会挣钱的女朋友!可是,陈京,你一大老爷们儿,总不得依靠女人吧?所以啊,我给你的这个工作机会你不要拒绝,要加倍珍惜!我们各取所需,互惠互利!

你帮我公司挣钱,我回馈给你应得的酬报。”

这么半天,根本就没有陈京说话的机会,到最后,陈京没办法,只得把自己的卡号报了过去。方婉砖这才放松了攻势,语气变得好了很多,还说了一大堆话,大致是要陈京工作不要懈怠,要用心。

还说什么写工具要勤练习,不练笔头就生疏,以后陈京这方面才调就得不到连结。还有,现在陈京工作忙碌,每天抽时间做点文案工作,也是一和调度等等。

正应了那句话,方婉葫的招数是软硬兼施,陈京不就范今天就别想挂德律风。

陈京只好接受了那个首席文案的头衔,他心想不就是个头衔吗?回头做事,能做得好固然好,不可就拉洌,自巳还能吃亏不成?

帝豪歌舞厅紧邻房山宾馆,这个处所算是澧河最高档的娱乐场合了!

陈京、汤奕阳还有蒙虎三人点了几瓶酒,蒙虎拿着麦克风干着嗓子嚎,陈京和汤奕阳在一旁闲聊,两个负责包房服务的小女孩就忍不住躲在后面吃吃的笑。

歌舞厅的服务员,上身都是红色紧袖衫,下身都是红色的短裙,上身紧凸显和身形,下身短露出修长洁白的秀腿,尤其年轻女人那种奔放的青春气息,让人更有广阔的遐想空间。

两个女孩觉得这三个……客人怪怪的,唱歌尽都唱那些老歌、俗歌,时下流行的歌一首不唱。还有,明显看上去像唱歌的人麦克风碰都不碰,衡是生得五大三粗,像关东大汉的家伙拿着麦克风不松手。

“陈局,你一天工作太忙,太不晓得放松了!我和老汤两人实在看不过去,这不就拉你出来轻松一下。你要适当的晓得放松……“蒙虎高歌一曲后,回头冲陈局笑道。

陈京喝了一口啤酒,笑道:“就你老蒙鬼点子多,会享受生活!”

“那也不是,要怪只怪你陈局是个劳碌命,在我们局,您刚刚把局面打开,没您什么事儿了,组织将你派到了经贸局!经贸局的工作,又哪里是那么容易

打开局面的?所以,陈局您也不要急,慢慢来,万事开头难嘛!”蒙虎道,他终于放下了麦克风,过来肯清静的坐会儿了。

他刚坐下,咚咚有人敲门。

进来一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干瘦干瘦,眼睛特别小,他进门老远便伸出手来,道:“蒙局长,汤队长,您二位光临真是让帝豪蓬终生辉,蓬筚生辉啊!”

这人是帝豪歌舞厅的经理,叫巅建华,是个长袖善舞的人,在澧河人中,小有点名气。

蒙虎皱皱眉头,汤奕阳城府深一些,起身和他握手。

蒙虎也欠好太装清高,也只好和他握手,道:“这里环境不错嘛!老龚你现在是大发了!”

龚建华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道:“都是托各位的福,都是托各住的福!”

他又伸手向陈京,道:“这位小兄弟有些眼生,欢迎,欢迎,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

陈京伸手和他轻握了一下,一旁的蒙虎嘿嘿道“老龚,你一双招子可以挖出来扔了,陈局长你没听说过吗?”

龚建华一愣,陈京淡淡的道:“龚老板幸会,我叫陈京!”

“陈……京?”龚建华脑子转了一个弯,脸色大变,忙弯下腰,道:“陈局长好,陈局长好!我这真是瞎了眼了!”

他抬起头来,脑门上汗珠都沁出来了,看样子紧张得不可。

几人闲聊几句,龚建华仓促告辞,蒙虎嗓门一亮,道:“咦,陈局,这姓龚的好像挺怕你啊,这是咋回事啊?”

陈京摊摊手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蒙虎嘿嘿一笑道:“这个家伙可不是个好工具,找个机会老汤你整整他!”

三个人在议论,后面两个小姑娘面面相觑,划才她们还觉得这三个……人很好笑,但现在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她们平常畏之如虎的老板,在三人面前变得像小学生一样,那和冲击太大了。而蒙虎的那句找个机会整整龚之华的话,那股子狠辣和阴沉,让人联想到的绝对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场景。

就一句话和蒙虎脸上那阴沉得有些狰狞的脸色,就让两个小姑娘脸色发白,看向三人的眼神布满了敬畏。

过了大约五分钟,门再一次被敲响。

女孩过去开门,门一开,她就必恭必敬的叫了一声龚总好!

“陈局,蒙局,汤队长,听闻你们过来帝豪,我这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欢迎啊!”进门的是个女人,房山宾馆的业务副总龚丽。

看到龚丽,蒙虎和汤奕阳两人心头的疑问全都释然了,说怎么龚建华一听闻陈京的名字,差点吓得尿裤子呢,这小子和龚丽是堂兄弟这层关系几人就没想起来。

昔时谭秋林还在的时候,龚建华那气焰是何等的不成一世,汤奕阳在他眼中那是绝对的小角色,又哪里会像今日这般热情?

谭秋林垮台,那就是陈京一手干的,这是澧河上下人尽皆知的事情。龚建华就这么猛然一下见到陈京,他又怎能心不惊?

“陈局,蒙局!今天晚上吃喝玩乐都算是我请客了!你们一定要尽心玩好,喝好!”龚丽道,他扭头过去,叮咛两个女孩:“你们要用心服务好三位领导,要十二分的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