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48章 两个女人?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两个女人?

陈京和龚丽没什么来往,以前也不熟悉,所以对龚丽的示好,他有些莫名其妙!

龚丽的年龄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她身材高挑,穿着一件天蓝色的短裙,一双修长的腿裹在黑色的丝袜中,有一种惑人的魅力。但偏偏,她生了一张清秀的脸,尤其一双大大的眼睛,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颇为端庄,那是一种极其内敛的性感。

龚丽脸上陪着笑,心中却有些紧张。

这个歌厅她才是真正的老板,龚建华不过是她放在前台管事的人而已,前两天,歌厅发生了一起客人骚扰包间公主的事情。

由于对方客人是老客户,而且背景和身份都很不一般,龚建华就恐吓两个服务员,让她们把嘴把牢,如不然就让她们在澧河彻底没有生存空间。

谁知道这一恐吓,两名服务员一下子就急了,其中一个吓得脸发白,另一个则拉着她两人要逃。龚建华害怕出事,便让保安将她们两人扣住,不准她们走。

在没办法走脱的情况下,其中一个服务员就自称是陈局长的亲戚,说如果不放她回去,家里肯定会知道,到时候陈局长找到歌厅,肯定要让歌厅好看。

龚建华问女人是哪个陈局长,是什么单位的陈局长,女人却又说不上,他心中便不信,认为女人是胡说八道,他就没放人。

而恰恰在今天,龚建华忽然看到陈京,他想到陈京不就是陈局长吗?他一下慌了神,从包房出来,就跑去问两个女人,问她们陈局长是不是叫陈京,两人连连点头,神情好似不像作伪,龚建华便直接找龚丽求救。

龚丽听了龚建华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通,她劈面就给了龚建华一巴掌,心里也惊得不轻,她顾不得多思虑斟酌,就直接过来向陈京道歉来了!

“陈局,您大人大量,我真不知道您亲戚的事儿,是下面的人不长眼,做事不知轻重……”龚丽有些忐忑的道,她边说边观察陈京。

陈京微微的蹙了蹙眉头,他心中有些吃惊,龚丽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但是他面上却不露声色。

汤奕阳和蒙虎两人则是面面相觑,不知道陈京和龚丽两人有什么过节!

而就在这时,门再一次被敲响,龚建华弯着腰进门,脸上挂着极其谦卑甚至有些献谄的笑容,他扭头看身后:“虹姐,进来吧!陈局在这里,我真的不骗您?”

门口出现一个红色的身影,最先吸引人的是一双美足,娇俏的脚面踩着的是一双跟脚细长秀气的高跟鞋,强大的视觉冲击力,直接吸引人往上看。和两位包间小女孩的职业装一样,但是这个女人年龄稍微大一些,胸脯也更大一些。

胸脯大,腰收束,双腿修长,那种成熟的风韵扑面而来。

陈京愣了一下,然后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女人不陌生,徐叔家就见过,殷虹!

当初扳倒谭秋林,殷虹就是立了功劳的,如不是殷虹,就揪不住雷鸣的辫子,不抓雷鸣,永远都找不到谭秋林的罪证。

殷虹一眼就看见了陈京,她身子一顿,下意识的就要后退,但她收了一下脚,马上又停住。

旋即,她哇的一声哭出来,快步进来走到陈京边上,道:“陈局,可见到你了!我和丽芳这几天都被人关起来了……”她用手指指着龚建华,“就是他,他还恐吓我们,说要把我们买到南方去……”

龚建华大惊失色,连连摆手道:“冤枉啊,陈京……那个……虹姐,我天天可是好酒好肉的伺候着你们呢!什么时候关你们了?”

龚建华吓得双腿发软,差点要跪下去,而就在这时候,门口徐丽芳的身影出现。

相比殷虹,徐丽芳看上去要清爽很多,平常她居家都裹得严严实实,是小家碧玉的味道。

而现在,她穿上这套职业装,肌肤赛雪欺霜,尤其是短裙裙摆下面的大腿,丰满圆润,却又不显得粗,如此的恰到好处,刚好可以撩拨起人内心的那原始的欲望,吸引人的眼睛不自然就瞟向了那边。

徐丽芳的脸很红,她从门口走进来,手足无措,期期艾艾,结结巴巴半天才道:“陈……陈局……我……我,我担心我爸身体,再说……再说,我也要做事的,还有孩子!”

徐叔一家观念传统,歌舞厅这样的地方他们是万万接受不了的,这便是徐丽芳看到陈京尴尬心虚的原因。

其实,徐叔一家子和陈京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就是现在,偶尔陈京也会去他家蹭饭吃,徐丽芳的儿子徐彬上幼儿班,看到陈京就陈叔叔的叫,小家伙嘴巴乖得了不得。

“坐吧!都甭站着了!”陈京道,她指了指沙发,殷虹拉着徐丽芳一屁股坐在了陈京的旁边,陈京皱了皱眉头,殷虹却是喜滋滋的。

这几天她心里憋得受不了,他看到龚建华那副阴测测的样子心中就犯堵。而今天,龚建华突然转性了,皮笑肉不笑不见了,变成了毕恭毕敬,口称虹姐,好像只要殷虹需要,让这家伙舔脚丫子都没问题。

殷虹就在心里纳闷呢,心想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现在她总算明白原委了,原来是说曹操,曹操就来了,跟徐丽芳家关系忒好的那个陈局长陈京过来了。

陈京的威严和能量殷虹早就见识到了,现在见他一来,立马就吓得平常人模狗样的龚建华屁滚尿流,连平常走路屁股扭成麻花的龚丽,此时都变成了淑女样,脸上写满了尴尬和忐忑,这样的机会,殷虹又哪里能放过?

如不是她对陈京实在是有些忌惮的话,她一把抱着陈京的念头都有了。

啥才是男人?陈京那才是真正的男人,长得英俊、人又年轻,关键是体面。以前他觉得向雷鸣那样混江湖,走到哪里别人都称哥,那忒有面子。

现在殷虹明白,那种面子其实就是狗屎,哪里有陈京这样,文文静静的往那里一坐,周围的人都如众星捧月一般聚拢过来,他只要稍微皱皱眉头,一帮子人心中七上八下,忐忑得不行。

在殷虹看来,陈京这样的男子,她这辈子是甭想了,但是趁机能揩点油,能蹭点便宜,那就是让人激动兴奋的。

龚丽满怀歉意的给陈京说事情的原委,几乎是把责任和问题全都揽在了身上,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

她道:“陈局,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这个堂兄弟平常有些尾巴翘,不识厉害,也不认得人,干了这种错事傻事,今天我这个做姐的也不包庇他,您爱怎么处理都行,我绝对举双手支持你!”

“行了吧!人没事就好!”陈京淡淡的道,“你们公司应该有一套补偿方案的,你们斟酌着处理吧!我就不过问了!”

他眼睛看向徐丽芳,徐丽芳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一般,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陈京叹了一口气,他前几天去老徐家,老徐两老还唠叨丫头命苦,一个人养活自己还不行,家里还有一张嘴等着她。当时陈京心中怎么就没想帮徐丽芳找个事儿做呢?

如果老徐两老知道自家丫头穿成这幅模样,在这种场合工作,他们恐怕连饭都吃不下了!

帝豪陈京是知道的,说是正规休闲场所,但是只要你情我愿,这里的一些服务员也并非个个都是贞洁烈女,出去干那些事儿也不少。

“明天把工辞了吧!过几天我给你重新找个事情!”陈京道。

徐丽芳红着脸点头,想说句谢谢的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她一旁的殷虹急了,道:“陈局,你给丽芳找事做,可不能忘记我呢!我和她可是好姐妹,再说,丽芳的性子这么温,遇到了存心不轨的人,欺负她怎么办……”

陈京听得有些不耐烦,殷虹连忙收住话头,后面的话就卡在了喉咙中!

这一通折腾,后面自然是龚建华和龚丽两人又出面给予徐丽芳和殷虹很多承诺,有了两人的承诺,殷虹立马便是忘乎所以了,这事也就这样揭过了!

待龚丽和龚建华两人陪着笑,千恩万谢的离开,包房里唱歌喝酒的气氛已经是不对了!

蒙虎端起杯子将杯中就一饮而尽,道:“陈局,你也太仁慈了!对待龚丽这样靠脸蛋吃饭,不知廉耻的女人,就该将她们整得厉害一些!不然,这些人蹬鼻子上脸都有可能!”

陈京皱眉摆手道:“行了,行了!今天真是扫兴,吃顿饭都这么多波折,结账,我们走人!”

汤奕阳起身冲蒙虎使眼色,蒙虎连忙住口,他们都看出来了,陈京有些不高兴!

两位包间公主恭敬的送陈京等三人离开,久久,两人一句话都不说!

她们今天受到惊吓了,两人实在想不到,那个年纪轻轻,生得眉清目秀,说起话来彬彬有礼,和气温和的小帅哥,竟然有这么厉害的一面。刚才看大老板和二老板两人的样子,乖觉的就像两条哈巴狗,哪里还有平日那种颐指气使的体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