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49章 陈局秘闻!!

第一百四十九章 陈局秘闻!!

经贸局新车提到,一下全局就有了七辆车,本来按照要求,几辆旧车要淘汰,但是陈京大手一挥,认为这事可以缓一缓。

经贸局不比其他部门,领导干部出去体面一些,平常用度高一些是有必要的。

都说解放思想,但是从老百姓到官员,对花钱都还非常敏感。虽然,大把花钱,肆意挥霍国家财产的单位不在少数,但他们大都遮遮掩掩,用老百姓的俗语,就是肉盖在饭里面吃。

陈京对这个观念不是很赞同,现在经贸局,他的指导思想就是要努力开源,努力的干出成绩,至于花钱多一些,只要正当,那是无伤大雅的事儿。

局里面车多了,陈京自己也就动了学车的心思,他在县城东方驾校报了个名,每周周末抽时间去学车。

东方驾校教练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子,大家都叫他林教练,在澧河这样的小县城,私家车才刚刚兴起,C照教练平常手头带的人不多,陈京这一期,一共就是六个人。

这六个人,两女四男,大家第一次见面,大家互通姓名年龄,然后就互称师兄妹。

六人中年龄最大的叫秦兴谋,大家都叫秦哥,是个瘦高个,40多了,走到哪里手上都拿一盒芙蓉王烟,外加一个国内山寨版的ZIPPO,手腕上一条金手链特别醒目。

在他下面是一个富富态态的小眼镜儿叫卞明华,个儿不高,但一问,人家却是一中的老师。这一下让他在小团中特别受尊重。

然后便是两个女人,一个叫林倩,有点小胖,笑起来很亲切,说是在劳动局上班,年龄和卞明华应该在伯仲直接,都是四十岁左右的样子。

另外一个女人30出头,叫花名蕾,人如其名,穿着时髦摩登,打扮得像朵花儿一样,人比较花俏,职业搞不清楚。

陈京在里面排行第五,在他后面,还有一个英俊小伙叫鲁英才,刚刚大学毕业,父亲是个小包工头,有俩小钱。但小伙自己却想搞个广告公司,目前还在筹备中!

陈京实际年龄比鲁英才大几岁,但是人家小伙少年老成,看上去陈京年龄就最轻,尤其是他穿着一声休闲运动装,俨然就像一个大学生,大家第一见面,都纷纷开他的玩笑。

陈京也不介意,干脆就说自己是电大的学生,那样很自然他就成了小师弟了!

在驾校学车很松散,第一天学完,刚刚摸了车,大家都挺兴奋,秦兴谋就嚷嚷,说晚上要请客!相处了一天,这人特能来事,一张嘴一天到晚说个不停。

他搞葡萄生意的,开了一家葡萄干加工厂,属于刚刚发家致富起来的那批人,很有点暴发户的情节,爱说大话、爱吹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俩钱,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后台、有关系。

他和陈京单独休息的时候,从口袋里掏20块钱,道:“嘿,小哥儿,去多买几瓶水来。多机灵勤快一点,电大出来了你秦哥包你工作。给你找个好事,羡慕死那些正规大学生,嘿嘿,这年头,大学生国家都不管就业了!”

陈京笑笑拿起买了六瓶水,他便招呼大家都喝水:“小陈这小伙子灵活,买的这种娃哈哈,上次我们到政府开会,就喝的这个!喝水可有讲究了,可别以为花钱买水喝不值,那都是老思想了,现在都讲健康了呢!”

卞明华有些矜持,自顾喝自带的凉茶,林倩则笑吟吟的道:“行,只要秦老总请客,你的什么理论我们都支持!”

鲁英才还有点傲气,嘿嘿道:“秦大哥,你那思想也有些老了!再说,我们澧河又算什么城市?就一边缘乡村,都不知道我老爸怎么想的,非得让我回这地儿来!”

鲁英才这样一说,秦兴谋就批评他,道:“小鲁,你这观念可不行!在小地方也可以做大事嘛!我这葡萄干不就卖到俄罗斯去了吗?”

“格格!”花名蕾轻笑,“秦总那是关系硬,据说和农业局徐局长是拜把子兄弟,分管农业的伍县长,你们也熟得不得了,谁能跟你比?”

秦兴谋被美女一捧,有些轻飘飘了,道:“那都不算啥,我这次准备申请搞一个农业产业化市级龙头企业。生产厂房准备设在开发区,进了龙头企业的笼子,嘿嘿,以后我老秦就算是闯出眉目来了!”

他一吹起来,又是海阔天空,把自己政协委员的本本拿出来炫耀,对县里的人事以及县委县政府的一些关系,更是口无遮拦的乱说。

说什么马步平要抢舒治国的权,舒治国下狠手才把马步平赶出澧河。可是马步平现在又卷土重来,那势头了不得。

他又神秘兮兮的说,马步平人没在澧河,但是他以前的人马依旧把澧河控制的死死的。在其中,他还爆大料,说马步平下面最厉害的是那个经贸局的小陈局长,背景据说厉害得很,是省某位大佬的儿子。

他说这秘闻的时候,样子有些像地下党,一双眼睛灵活的左右观望半天,然后才道:“你们知道吗?县委舒书记对陈局长客气得很,这次经贸局一下唰唰全换新车,经贸局的那幢楼据说也要重盖!以后我们经贸战线,发展大有潜力!”

花名蕾特会捧哏,她道:“那秦总,在陈局那里,你的公司应该是挂了号的吧?”

秦兴谋矜持的笑笑,道:“也不能那么说,经贸局管的摊子大,我们涉农企业只是其中一部分。但是,上次工商联年会的时候,小陈局长可是连跟我喝了两杯酒,给我戴高帽子,说澧河葡萄产业,就靠我老秦了……”

陈京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实在是忍不住要笑,自己和秦兴谋素昧平生,又哪里还喝过酒?

“小陈,你笑什么笑?不相信我们秦总的实力?”花名蕾板着脸道。

陈京连忙收拢笑容,鲁英才却跳出来道:“怎么?笑都不能笑吗?我刚才和陈京两人在说笑呢!”

鲁英才一跳出来,花名蕾火一腾就上来了,道:“现在的年轻人,一点礼貌都不懂,还是什么大学生呢!”她眼睛瞪了陈京一眼:“你小子不要嬉皮笑脸,多跟秦哥学着点,将来有得你好处的!”

陈京不和她计较,连连点头称是,模样乖觉得很!

这样闹了一出,晚上秦兴谋请吃饭,卞明华推说有事,自顾就先走了!

秦兴谋不高兴,道:“哎呀,最不喜欢就是和老师打交道,忒自我感觉良好,人又忒小气。怎么?这小子还怕我将来吃回去?就这点出息,难怪人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了!”

秦兴谋这样一说,其他人倒不好离去了!鲁英才年轻气盛是不错,但是嘴巴里说是一套,内心对秦兴谋还是挺羡慕的,比他当包工头的老爹强多了。至少人家县领导都熟,出去大小也是企业老总,面子上也体面一些,所以他也没问题花名蕾和林倩都更没问题,花名蕾一天到晚围着秦兴谋说奉承话,两人打得火热,关系好似是急遽的在升温中。而林倩一直笑嘻嘻,典型的务实派,有吃有喝又不用花钱的事,他最喜欢。

陈京是实在不愿意搀和,便谎称自己晚上还要上课,秦兴谋一听,又嘀咕了一句:“就说当老师的没几个好的,你说这晚上上什么课,真是忒恶心!”

鲁英才和陈京年龄差不多,私下里愿意和陈京说话,他凑过嘴来,道:

“老秦在老卞那里丢面子了!…………”

鲁英才娓娓把事情一说,原来秦兴谋有个外甥女今年要考县一中,他吹牛皮,说自己已经跟外甥女说了,如果成绩好考上了,他就给她奖一台电脑。如果没考上,电脑就没有,就给她买个名额进去!反正,外甥女上一中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卞明华其他的牛皮都能忍受,秦兴谋一涉及到县一中的权威,他立马变脸,说一中可不是想买就能买进去的,考试没达到最低要求,再多钱也不能让进!还批评说社会上有些暴发户,老是整天说钱,县一中还差钱吗?

老师平常矜持,但是真正说起话来,水平立马就体现出来了,卞明华一通夹枪带棒,硬是把秦兴谋说得脸红脖子粗。最后还是花名蕾站出来化解,才让他下台。

听着这些话,陈京觉得脑袋晕呼呼的,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生活百态大致就是这个样子吧!

陈京对这种感觉忽然觉得有些陌生了,现在他的身边,还会有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吗?官场上,大家都好面子,也都有水平,说什么话,都是太极推手,暗自在内心使劲,恨不得对方死,面子上却是一团和气。

像普通老百姓这般,脸红脖子粗,动不动就生口角几乎是没有的事儿了!

陈京都不知道自己是变得水平高了,还是变得更阴暗了,他又想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局长就这样了,以后如果自己再上升,又会是什么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