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50章 常委会风波起!

第一百五十章 常委会风波起! 求月票

县委召开会议,研究开发区的问题。

陈京被要求出席会议,他在会议上提议,将开发区已征收土地保留,部分征收土地暂时退还,合约征收土地暂不征收。这个提议在会场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陈京在会上发言,说开发区不是越大越好,开发区的发展方向应该走精、专的路线,开发区的发展应该要紧扣澧河经济的特点,应该要甩包袱、收摊子,确实解决开发区和周边老百姓的矛盾,以及开发区和整个澧河经济发展势头不协调的问题。

陈京的这个提议一出来,县委常委会议的节奏一下就改变了。本来,今天的会议陈京只是列席人员,但是他的发言,却等于是给开发区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一个方案和路子:好像接下来大家之需要围绕陈京的这个思路来阐述自己的观点就行了,陈京这是干的哪一出?是要在常委会上就开发区的问题定调子吗?

会议的气氛一下就变得有些微妙了。

本来今天县委开会的主要议题是商讨迎接新任县委副书记、人民政府副县长、代县长的相关议程:澧河新任县长并没有从淡河班子内部提拔,市委决议,将市政府办公室禹主任鲁权下放到澧河出任县委赢书记、拟定为县长候选人。

市委的这一决议,让以前一直呼声很高的赵一平和王涵阳多少有些失望,而鲁权在这个当口空降澧河,也让澧河整个班子人心有影响:本来按照正常情况,今年年底,澶河党政一把手正式确定,现在政府一把手先于党委一把手确定了,县委书记的人选问题似乎一下就变得有些不可捉摸了!

县长没从澧河班子内部提拔,新任县委书记会从班子内部提拔吗?如果也是要空降的话,那县委常委其他的人市委是怎么考虑的?

这些种种的问题都是不可回避的,这也导致了今天的会议开得有些沉闷:在这样的气氛下,大家商讨完关于鲁县长的欢迎仪式等问题后,陈京再发言开发区的问题,与会常委就都把这个问题,当成了一个释放情绪的空间。

赵一平第一个发言就坚决反对,他情绪有些激动,道:‘设立开发区是经历了几任班子才确立的,关乎澧河未来战略发展的大决策。我们开发区搭这个架芋,是花了大代价,付出了大努力的,我们后采者怎么能够不记住这些努力,反倒要倒退走回去?

我们开发区的规戊……”,征地的问题,征收就破除了重重困难才解决……现在要把这些征收的土地还回去,将来发展大了,再需要征收的时候怎么办?难道我们这么一点远见都没有吗?”

赵一平的发言很严厉,他说话完毕,县委常委澧河镇党委书记左秋明马上发言支持,认为开发区目首缩小规模是不合适的,要解决开发区的问题,哪怕是再急迫,也不能有这样败家子的想法。

这一来,就是再名常委反对陈京的提议了,澧河县委现在一共十一名常委,陈京的提议上来就遭两人反对,开局明显有些不好!

陈京对这个结果也有些气馁,他最近为开发区的事情四处奔走,可以说是想尽办法,他还专门走访政协和人大,让他们开了一个小型代表听证会,最后他才有了这个提议,没想到这个提议上来就被人斥责为是败家子。

会议的气氛有些紧张,赵一平似乎带了一点情绪。

澧河县长的位子最终没有落到他身上,这应该是和舒治国有莫大关系的,舒治国有意的压他,尤其在关键时候的摁头,对赵一平的影响很大,估计上面也因此对赵一平的能力进行了重新的评估,这才导致了赵一平彻底失败。

最近舒治国对陈京的工作很支持,给予了陈京很多方便,俨然把陈京当成了自己的人在支持。

估计这一点,是赵一平毫不客气、直接冲陈京开火的原因。

关于陈京有很深背景的传言很多,赵一平也知道,他对陈京的态度也有很大的改观:但是这一切改岘,都是基于没有利益冲突层面的。一旦在利益方面有冲突,谁还顾谁后面的背景?再说,在官场上混,又有谁没有背景?

赵一平也是省派干部的身份,现在在澧河混成这副德行,这和他本身的背景相符合吗?

另外,开发区的问题,舒治国早不做决定,偏偏在这个时候要提议解决,这不是在为鲁权来打埋伏吗?

现在在澧河就有很多人传言,说赵一平失势了,没影响力了,尤其对经贸方面的影响力,还不如经贸局年轻的陈京局长。赵一平觉得,在这个时候,他再不下点决心,再不发出一点声音,在漕河估计真就没有机会了不得不说,赵一平的这个时机把握得好,因为这个时候他跳出来反对,不论成败,这对新任县长来说,他都表明了一种态度。等于是县长没到,赵一平的橄榄枝就伸出来了,他心中惦记记恨的还是舒治国呢!

陈京体悟到这一点,他心中便暗叹了一口气。

舒治国终究还是老狐狸,他恰恰在这个时候,提出讨论这个问题,又何尝不是一着妙棋?

陈京刚好被他推到一个,高处,正是风头劲的时候,他恰好可以用陈京来试探一下赵一平在班子中的影响力和他的底牌。

另外,如果今天陈京的提议被否定,陈京遭遇失败和挫折,记恨只会记恨赵一平,跟舒治国半点也沾不上关系。

当然,没肖舒治国的支持,陈京的提议想过常委会难上加难,这样正好。舒治国恰好可以借助外力将陈京的头摁一下,陈京毕竟不是他的人,他支持陈京,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政治交换。

他要想力法驾驭陈京,就不能让陈京这样一帆风顺的往前走。得让陈京时时竟鹿都明白,没有他舒治国的支持,陈京寸步难行,到那一点了,舒治国对陈京也就完全驾驭了!

当然,也不排除这是舒治国对还未到任的鲁权的一种试探,他故意在鲁权即将上任的时候把属于政府负责的开发区的问题抛出采,试探一下新任县长的魄力和气量工总之,舒治国在今天,他的的确确的就把陈京当成了一枚棋子在用!

陈京想到这一点,心中有些犯堵,很不舒服。而他想通这一点,也是因为赵一平的反应太过激烈了!

赵一平反应激烈,陈京就想,舒治国知道自己的提议,他真从内心深处支持自己的提议吗?

这个答案是很不确定的,舒治国现在处于在澧河即将卸任的时候,他怎么可能会支持这和将来会被人诟病,可能遭历史批单的事情?

他不支持这个提议,却又让陈京在常委会上把这个提议提出采,这不是别有用心又是什么?

这些所有的念头,陈京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就想通了!

但他的思维并没有到此为止,他很快,就发现赵一平可能犯了一个错误。

因为赵一平如此激烈反对,可能是他还在想鲁权到任澧河,他可能会对舒治国的做法有抵触情绪,赵一平借这个契机,可以和鲁权有个结合点。

但是,陈京却想到,舒治国花这么大的代价,不惜公开打压赵一平的影响力,目的就是不让县长这个位芋落到他的头上,这为什么?

唯一的解经就是鲁权和舒治国可能是共同进退的,不然舒治国卸任在即,他还在用这么多心思,他为什么?

澧河舒治国永远都不会放弃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使他离开了澧河,到了市政府出任画市长。他肯定还会继续保持自己在澧河的影响力!这才是舒治国用心的地方!

陈京有些后悔自己的疏忽,最近自己的的确确有些麻痹大意了:他想起马步平在笔记中写的话:‘为官之人,当时时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危险在机遇中,机遇在危险中,此为祸福总相依也!”

陈京当时看这句话时,他觉得自己很有感触。

但是此时他再想起这句话,才发现那个时候的感触都是假感触,此时他的感受才是真实的存在!

“事情有些被动麻烦了!,陈京心中暗道,他内心的计划,是开发区的问题要快刀斩乱麻的解决,经贸局的工作要甩掉这些包袱往前看了!

同时,陈京也需要把开发区的问题简化才能掌控得住这一方的局面。

可是今天遇到这介,状况,却忽然将他的计划全都打乱了,不仅是提议通不过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个议题通不过,会引起一系列的问题。甚至会影响到陈京在经贸局的威信。

努力了这么久,却因为一个失误从而造成不可逆转的消极影响,这不能不说是很令人沮丧的事情。

什么是切肤之痛?陈京真的有点体会了!的的确确,陈京现在面临的局面很被动,常委会不是他能掌控的,缰绳不在他的手中,他只能听天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