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51章 意外变化

第一百五十一章 意外变化

征地太多,圈地太广,这是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地方政府禁制的。

小小的一个澧河县城,开发区圈的地就是几万亩的架子,目前真正开发利用的土地仅仅十分之一都不到。摊子铺这么大,除去那部分合约征收的土地老百姓还在耕种,还在利用外,部分征收的大部分土地,总共有几千亩目前都处于闲置状态。

如此大规模土地闲置,即使是在乡下,即使土地贫瘠不适合耕种,也是一笔极大的浪费。更何况,政府每年还需要为闲置土地支付大量的资金。在陈京看来,这完全就是没有必要的。

而且,陈京做出这样的提议,也是充分征求了人大、政协相关人士的意见,召开了小型听证会后做出的决定,绝非草率之举。

一想到这一点,陈京心底那股子倔劲又上来了!尽管是县常委会,尽管他已经看明白了现在的局面,但是要让他就甘于失败,束手就缚,那他也是万万不肯的。

澧河镇左书记讲话完毕后,场面有个小冷场,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观察舒治国的态度。

坐在左秋林旁边的黄小华端起茶杯细细品茶,眼睛一直瞟在翻开的笔记本上,似乎那上面有特别重要的精神需要他领悟。

黄小华和舒治国合作整整五个年头了,在澧河班子中,最懂舒治国、最能领悟舒治国意图的就是黄小华。所以,在澧河班子内部,大家想摸清舒治国的态度,很多时候都是看黄小华的脸色。

但是今天,黄小华传递出的信号却是让人感到迷惑的,要知道今天讨论开发区的议程是会前书记加上去的,难不成舒治国的意图也只是讨论讨论?没准备做出决策来?

黄小华的表现让人迷惑,班子中大家的风向就开始往赵一平那边吹了!倒不能说大家都支持赵一平,但是赵一平和左秋明提到了“败家”这个词,这是个很敏感的词汇。

一任班子,做出让后来者诟病的事情,这是谁都不愿意的!无疑,陈京的这个提议,有可能会被人诟病!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京忽然开口说话了,他道:“开发区的问题,不止是我们澧河有这样的问题!我查过,全国有一百多个县市都有这样的问题,在西南省,国务院专门派工作组下去督查各地征地太多,圈地严重的问题,我相信很快,这些事情都会暴露出来!

就以我们澧河开发区来看,我们圈地几万亩,真正开发的地方,十分之一都不到!大部分的土地是荒芜的,有些土地上,树都可以乘凉遮阴了,这样严重的土地闲置,我们一年造成了多大的浪费?

另外,我提议的细则说得很清楚,我们退还征地,将来需要还可以重新征收!我们暂时甩包袱,目的是轻装上阵谋发展,等我们需要扩大开发区规模的时候,我相信,那个时候我们财政早就富得流油了!还会在意这一点土地补偿款?”

说到这里,陈京喝了一口水,道:“上次舒书记专门撰文阐述了招商引资如何契合地方经济特点的问题,其中就提到了开发区应该走的专精路线,我们搞开发区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不是要搞得大,要搞得气派,而是要通过开发区来为优质的企业提供好的资源,要吸纳优秀的企业来澧河投资!最终的目的,是要拉动我澧河的经济发展!

现在,我们开发区没有达到这个功效,反倒成为了我们发展经济的绊脚石,开发区的投资环境更是恶劣,对我们澧河知根知底的,有几个企业敢在开发区投资?这一点,我们要扪心自问一下,是不是我们可以转变一下思想?”

陈京这一通侃侃而谈,惊动了整个常委会!

正常情况下,列席人员在没有安排的情况下,哪里有资格在这样的会议上自由发言?陈京一局之长,他连这个规矩都不懂?

一直耳观鼻鼻观心的黄小华,屁股坐不住了,他眼睛看向陈京,脸色都发青了!

“陈京的胆子太大,而他的这个大胆,可以肯定打乱了舒治国的盘算!这一下,皮球踢到老舒那里去了吗?”

“真是畅所欲言啊!小陈,你刚才说什么?说国务院派了专门工作组去西南?这个消息我们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一直沉默的王涵阳忽然开口道。

陈京心猛地一跳,他刚才一时激动,说的话根本就没有深思熟虑过。而国务院派工作组的问题,陈京倒不是信口胡诌的,而是昨天他和楚城王凤飞通电话,无意中听到王凤飞说的。

王凤飞工作调动,在移民局干了几年,下放到楚城东城区担任区委书记,算是高升了,陈京打电话向他表示祝贺!

陈京当时就和王凤飞谈到了他现在遇到的麻烦事,王凤飞就讲了,开发区是一窝蜂搞起来的畸形产物,澧河还不是很严重的,在西南省问题严重的很,国务院专门组织了工作组正在查这事。

这话当时就进入了陈京的脑子里面,陈京刚才讲话也就不由自主的说出来了!

现在他说的这话,被王涵阳一较真,他茫然不知道如何应对。

他沉吟了片刻,现在的局面对他来说有些骑虎难下,陈京一咬牙,一跺脚,昂着头道:“王县长,这一点绝对千真万确!西南因为土地问题上访已经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了!在京城,西南上访的人,据说满大街都是,抓都抓不完!

当然,我们澧河问题不是很严重,我们改革开发区,目的只是甩包袱,我们也没想过矫枉过正的把开发区一棍子打死……”

陈京这样一说,会议的气氛有些变了,一众常委都窃窃私语,至于陈京的冒昧行为,倒没有人去在意了!

为官从政,时时了解上面的风声很关键,先知先觉的人,总能够比别人快一步!就好比当初改革开放,有些地方领悟中央意图彻底,胆子大一些,步子大一些,那些地方发展就走在了前面。

而有些地方比较保守,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最终发展就慢一些。

还有,几年前的国企改革,有些地方领悟到了中央的决心,很早就壮士断腕,那一批干部干出的成绩都被中央认可了,破格提拔的有很多!

这些例子,都是先知先觉,成功把握机遇,恰恰表现到了正点上的典型!

现在陈京说中央已经在西南动手,开始查处非法征地的问题,这又何尝不是一个信号?如果在这个时候,澧河能够有个态度,能够干出一个亮点来,是不是意味着也是机会?

当然,这些所有的心思,都是基于大家对陈京这个说法的信任!

如是以往,陈京说这番话,估计别人都会当他是信口开河,完全不可信。

但是现在,陈京在澧河人眼中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澧河关于陈京和省陈副省长之间关系的传言,越传越实了,而陈京以前写的一系列文章,事后证明,都是很有超前意识的。

尤其是最近,三楚晨报上他和舒治国联合署名的那篇文章,发表后据说反响不错,澧河很多人都很羡慕,觉得舒治国占到了一个便宜!

现在在这个时候,陈京又有了关于征收土地、闲置土地要被严查的消息。再联系国资部三令五申禁要求各地保护耕地等一系列通知,陈京的这番话可信度是相当高的!

陈京自己做梦都没料到事情会发生这样戏剧性的改变,赵一平和左秋明两人变成了哑巴一语不发,王涵阳第一时间发言对陈京的意见表示支持!王涵阳开头,李生道,黄小华紧随其后!

黄小华最擅长把握这样的机会,他几乎不用舒治国怎么跟他暗示,他就明白该怎么做!

而黄小华的表态,几乎是一锤定音的!

长期在澧河政坛打滚的人,都说澧河的事情主要看两点,一点是书记的心,一点是老百姓之心。

书记之心在前,老百姓之心在后!如果这两点都能契合,那事情百分之百就成了,如果两点能契合一点,事情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能成!

黄小华就被人誉为是他既能影响书记之心,又能影响老百姓之心的人,他在澧河政坛的分量是极其中的,而在常委会上,他更是一个标示信号。

他很少表明自己的立场,很多事情都是弃权的,但是只要他支持的事情,百分之百都能通过的,这几乎成为了澧河县委常委会的一个奇特的现象。即使当年马步平在澧河的时候,这一现象都没有破例过!

陈京也听闻过这个传言,所以在黄小华一表态的瞬间,陈京心中常常的舒了一口气,他轻轻的摸了摸额头,额头上冷汗都沁出来了!

不管怎么样,这事能够解决真是善莫大焉,陈京心中的一块石头也放下了!至于,他信口说了那番话的真假,谁又能够说得清楚?根本就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