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52章 保姆风情

第一百五十二章 保姆风情

开发区的问题最终解决方案基本按照陈京的提议,只是在已征收土地那一部分,增加了政府每亩再补偿一千元的条款,一亩土地一千元,三千亩土地就是三百万,这对澧河财政来说,压力不算小。

但是,能以三百万就解决掉一直困扰澧河班子和澧河社会稳定的开发区土地争议问题,这也是让各方都颇为满意的。

在问题解决的第二天,陈京办公室竟然收到了澧河镇几个自然村,村民自发捐钱搞的几面锦旗,上面有绣“为民谋利”,“一心为民”等等各种不同字样,一共三面,涉及到土地补偿的三个自然村各自搞了一面,这让陈京颇为感动。

为此他专门开了局党委会议,搞了一个小型的仪式,把这些锦旗都挂在了经贸局的办公室!郝林还画蛇添足,把县电视台的记者搞过来摄像,被陈京严肃制止了!

经贸局已经够张扬了,再继续张扬下去,陈京自己都觉得局面会很难把控!

这次开发区的问题给他的教训很深,让他明白,任何小的疏忽大意,都有可能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这一次是他的运气好,在会上瞎懵了一个中央政策,算是极其惊险的闯关,以后是不可能有那种好运的!

而且即使如此,这事做过以后后遗症依旧存在,黄小华后来找到陈京,两人探讨了征地、圈地的弊端,以及开发区正确发展的思路。这个探讨,其实更多的是要诉诸于文字的。

陈京为此撰了一篇稿,标题为《开发区正确发展无需大规模征地,记澧河开发区的发展历程》,稿子写好以后,标题中的澧河两个字编辑觉得不行,因为澧河实在是没有出色的成绩。

最后“澧河”两个字便改成了“楚江省县级”五个字,依然在三楚晨报上发表,这次稿子署名陈京依旧征求了舒治国的意见,将舒治国的名字也署在了上面。

陈京写这篇文章,内心其实没有动力,他是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写的。很大程度是要借此安舒治国的心。

陈京现在是看明白了,舒治国实在是太厉害,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去寻求他的支持,他的支持,实在是过于昂贵了。

……徐叔家,老徐两老请陈京吃饭,原因是陈京帮徐丽芳将工作的事情安排妥当了。

说到徐丽芳的工作安排,陈京原准备是让徐丽芳去楚城,范江现在在三江调到人资部任副部长去了,他们那里正要招聘现场助理,要求不高,待遇还不错。而且三江公司大,福利完善,徐丽芳本身形象不错,能到那里上班,一来是衣食无忧,可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另外,在那种正规的公司,徐丽芳也有机会接触一些相对高层次的人,有重新组建家庭的可能。

但是陈京的这个想法还没实施,金璐却抢先给了徐丽芳工作机会。她名义上让徐丽芳给她做助理,其实却安排徐丽芳给陈京做保姆。

陈京对金璐的这个做法表示反对,金璐却振振有词,说徐丽芳以前没在服务行业干过,缺少服务行业的工作经验。贸然让徐丽芳直接面对客户,担心她胜任不了工作,需让徐丽芳先在自己身边工作,慢慢培养,方能在工作中使用。

对金璐的这个说法,陈京有些无语,他了解了徐丽芳的工资,金璐先期给得不底,一月六百块包吃住,这在县城来说,算是不错的工资了!新晋公务员也才几百块钱呢!

说到钱的问题,陈京现在也实在是不缺钱,他工资一月就一千块上下,但是自从他担任了经贸局长后,收的烟酒,金璐已经帮陈京处理了两次,一共就有七千多块钱。

另外,方婉琦说要请陈京做她公司的首席文案,陈京没把这事当真,可是他一查银行卡,账上多了四千多块。他问方婉琦,方婉琦给他解释,称她公司首席文案的薪酬标准是底薪三千,每完成一份重要文案五百元绩效工资。

她给陈京打的钱就是一个月工资加绩效,所以有四千多。

陈京当即说给的钱太多,方婉琦大为光火,道:“怎么回事?你是自贬身价,还是觉得我的公司档次不够?三江传媒的首席文案底薪是四千,我给三千还多吗?你的意思是我们比三江传媒差?”

陈京愕然,道:“你……你不是三江传媒吗?”

“谁告诉你我是三江传媒?我们是楚江传媒,我的首席文案竟然不知道公司的名字,还真是个笑话!”方婉琦情绪有些不好,陈京马上想到了范江说的那个方婉琦和三江传媒老板之间的传闻,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便不纠缠这个问题了。

他转念一想,方婉琦这样的家庭背景,做什么不挣钱?其挣了大钱,自己付出劳动,她给自己多发点工资有没什么大不了。大不了以后做事情更认真一些,也并不算白占人家的便宜。

陈京在林业局准备去德高日报的前夕,当时他已经是身无分文了。

现在他盘算自己的身价,初略算一下,几个月功夫省了一万多好远了。这个数字如果是一般公务员,可能需要三年才能省下这么多钱,而且还要特别节省的那类人。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陈京真正只当了几个月的官,而且他的确是清廉的官,但是比之普通公务员就强了不知多少倍了,这也难怪,很多人做梦都想当官了!

……陈京搬家了,新家的位置在县供销新村。

县供销新村小区,是当年县供销联社的家属楼,这里的楼层比较老,但是环境特别好,这几年受到了很多人的青睐。

陈京以前住的那个小平房院子,一来有些偏远了,另外,陈京现在家里来来往往的客人不少,住农家院子终究不太恰当,而且那种院子门户太随意,有些人陈京不想接待,但也碍不过情面,不得不与之虚与委蛇。

在县供销新村三单元,陈京租在三楼,金璐就租在二楼。其实金璐从来不去二楼,她什么东西都和陈京在一起,租一套房,不过是注重影响,毕竟陈京是公职人员,而且还是领导。

县城的风气还不是很开放,被人诟病为非法同居,这对陈京还是很有消极影响的。

早晨,陈京起床穿着睡衣到客厅,徐丽芳早忙活了一早上了,她穿着一件绿色的短袖涤纶衬衫,后背被汗水浸透,内衣紧贴在后背上,可以看得特别的清晰。

陈京出门,她猛然回头,额头上的发梢已经被汗水浸透,双腮微微泛红,鼻尖上都有汗珠沁出,一股健康富有活力的气息扑面而来。而她的衬衫的前面,根本束缚不住那对坚挺的**,收得越紧,其越是呼之欲出,特别的惹眼。

她的脚下踩着玫瑰红的凉拖鞋,她秀气的小脚和拖鞋上面的蝴蝶结异常的相配,一双天足,没有任何修饰,让人能够清晰的嗅到土家女人的那种泥土清香的味道,很有一股山野的韵味。

她一眼看到陈京,连忙将手上的拖把放地上,脸上荡漾起真诚的笑容:“陈局起床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再给您热一下。”

陈京摆摆手,道:“行了,你忙吧!这个天儿不用热,凉点更好!”

陈京进卫生间洗漱,出来的时候,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热气腾腾的小笼包、鸡蛋,外加玉米粥。

“小彬没吃早餐吧?你把他一个人丢家了?”陈京道。

徐丽芳拘谨的笑了笑,道:“小彬去姥姥家了,现在都是他姥姥带他,我只是周末的时候回去看看!”她说到这里,顿了顿,“金总公司规程上有不准带小孩上班的要求。”

徐丽芳说话很吃力,几句话她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来。

说起来,她和陈京也算熟了,但是不知为什么,她面对陈京的时候总会很紧张。昨晚她更是一夜睡不着,殷虹和她聊到半夜,说什么一看陈京这种人都难伺候,而且是省城来的人,脾气大得了不得。又说陈京可能有洁癖,不然他女朋友怎么会给他找保姆?那么一点事,还用得了保姆吗?

陈京不是有洁癖,可能都有其他什么另外的不良嗜好!

如果只是说这些倒也罢了,殷虹说到后来,尽说一些保姆和男主人偷情,保姆被男主人强暴,保姆和男主人日久生情,保姆变主妇的事儿。殷虹一张嘴能说会道,说得神乎其神,让本来就很紧张的徐丽芳更加紧张。

她倒不是担心她和陈京有什么暧昧,这一点她有自知之名,看金总那千娇百媚、风华绝代的风姿,陈局长还会看得上自己这种没文化的乡下女人?

只是,殷虹这样一说,徐丽芳平常在衣着举止方面就不得不注意了,如果举止不得体,穿着不恰当,引起误会谁承担得起责任?这一点让徐丽芳很苦恼,也是她忐忑不安,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