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53章 奢华生活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第一更求月票,感谢萝卜一一白菜、胖白佘黄懈囔兄弟豪爽打赏!!!】。

徐昭芳很珍惜现在的工作,她从内心也很感ī陈京和金璐。

她就一农村ù女,偏偏又还干不好农活,再说家里地也没了,和老公离婚后,她完全就没有了经济的来源。

没父化,没力气,有点姿è却不甘干去靠姿è挣钱,这让徐丽芳吃足了苦头,长期背负了很沉重的精神压力!

现在金瑙给她工作机会,包吃包住六百块,还给她买了保险,完全是当公司正式职工来看的。而且金总还说了,只要干活仔细认真,将来徐丽芳会真正成为她的助手,工资待遇还要提升,而且保证她老有所养:这等于是给了徐丽芳一条可以看得见的生活之路,不夸张的说,因为此,徐聪芳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她内心非常在意这份工作的。

另外,她办很乐意伺候陈京。

陈京帮她和她父母太多了,如果不是陈京,徐聪芳到现在可能都还有家不能回,只能在外面漂泊。而她父母徐叔两老,可能早就摆不成烧烤摊点了,此时不是守着乡下的几亩薄田,就只能是被困死饿死了。

人都是懂得感恩的,在徐昭芳的心中,陈京就是他一家的恩人:虽然,作为农村ù女,她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这些所有她都放在心里,时鹿都牢记着!

所以,别说是伺候陈京,就是陈京让她做牛做马,她都毫无怨言,她都觉得很开心!

有时候,徐丽芳对陈京会有一种姐姐心疼弟弟一般的怜惜,这和感觉常常让她消身不自在。

她总想,陈局是什么身份?自己又是什么身份?自己怎么有资格拥有这么有出息的弟弟?

但是那和感受是真的,即使她才做一天的保姆,她看到陈京家里乱糟糟,她心中就疼惜,陈局一个人离乡背井在外面,父母兄弟姐妹都不在身边,女朋友金总又忙,有时候真是苦了他了!

相比徐丽芳的心态,陈京面对自家多了一个保姆这事,他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金潞的一力坚持让他无奈,好像自己不接受徐丽芳,那就是不支持老婆的工作一般,这个,帽子扣得比较大,陈京感到有些吃不消。

另外,陈京脑子里面想到徐叔两老那张喜滋滋的笑脸,他内心便觉得金潞这个决定是英明的工老徐举着杯子,手微微有些颤我,老人额头上的皱纹和眼角因为高兴而产生的鱼尾纹交织在一起,特别的能触动人的内心。

老徐道:“陈局长,您就是我一家的大恩人,有大恩不言谢一说,我就不说谢了,但这杯酒老头子我喝下去了,喝这杯酒,就表示一切都铭记于心!我徐家三代都会记着您的大恩!”

陈京被老徐的这个举动搞得很不自在,连忙让他不要这样搞,老徐诺大一个男人,眼泪都出来了。

他说了实话,他和老婆就一个闺女,徐丽芳却命运不好,嫁了一个男人没出息,有了孩子回娘家住又没有一技之长,周围的邻居,家里的亲戚冷嘲热风,冷言论语的不知有多少。

那些都罢了,老徐两老辛苦一辈子,经历的苦难多了,只要女儿过得好,什么冷言论语他们都不在乎。

问题是徐丽芳缺乏的就是生存技能,马上儿子上学要花钱,自己还得要考虑未采,半路要出嫁,带着孩子别人又嫌弃,即使嫁也嫁不到好人家,最后还是只能让女儿受委屈。

两老为了女儿的事可以说是心都操乱了,没想到他们干难万难的事儿,陈京一下就给他们解决了!

金玉酒楼两老都听过,给金玉酒楼的老板做助理,那也走了不得的好工作了!而且还包吃包住,养老都包,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如不是陈京帮忙,徐丽芳哪里有这个福分?

可恰天下父母心,为了女儿的事,老徐两老这次是真的动情了,平常陈京和他们本来已经非常随便了,但是这顿饭却吃得很不随便,让他如坐轻毡。

徐丽芳的拘谨和紧张,陈京都看在眼里,他从小就生长于普通家庭,本不习惯被人伺候。但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够让徐丽芳觉得受到了冷落,便摆摆手冲徐丽芳道:“徐姐,你做这么多早点,我一个人肯定吃不完,你也过采吃呗?”

徐昭芳连连摇头,道:“我吃过了,您多吃一点!您工作太辛苦了!”

陈京冲她招招手,道:“那你先过采坐,我跟你说点事!”

徐昭芳放下手中的活计坐到陈京的对面,陈京道“徐姐,家甲不是公司,公司的制度就不要带家里来!你不住楼下吗?把小彬也带过来一起住,以后吃饭做好一起吃!别分得太生分了,家就要家的氛围。

再说,徐叔两老一天够辛苦的了,每天晚上忙到半夜才收摊,还得照顾小彬,身体哪里吃得消?”

徐丽芳的脑袋只顾点头,双颊泛红,陈京说的话她根本就没听详细,她心情紧张的不行,只听到陈京让她把孩子带过采住,又让她不要太生分,她心中职,ī动又兴奋,却还有些忐忑了她怎么不想带孩子过采?只是担心徐彬年纪小,太淘气,她担心会惹得陈京不喜欢,另外,小孩子不懂得尊卑,说话口无遮拦,陈局一天上班本就辛苦,回来还不能好好清静休息,那她的罪过就大了!

现在陈京让她把小孩带过来,她心中疑虑去了大半,心中怎么能不高兴?她只是拼命在内心个嘱自己,将孩子带过来后,干万不能随便让他上楼,尤其是晚上。

她知道儿子特别喜欢看电视动画片,在外婆家的老黑白电视机都能一看大半夜,不采取强制措施还不睡觉,现在陈局长家是二十九英寸大彩电,那里面的人儿跟活生生的人一ō一样,如果小家伙看到了,那还不赖着不走?

徐丽芳内心的这些小心思陈京不知道,但是见徐丽芳没有反对自己的提议,他心中松了一口气。家里多了一个人终究还需要时间适应……只是徐家的那小家伙的确有几分可爱,每天下班回家,能够有个小孩子逗逗,倒也是个错的放松,算是一种乐趣了!

接下来,陈京又给徐丽芳个嘱了一些家里物品摆放以及房间收拾的自己的一些习惯的问题,说到这一茬的时候,徐丽芳倒是十二分的用心听、用心记,神情却因此放松了很多。

当陈京说到家里开支的问题,让徐丽芳到书房抽屉里拿钱负责日常开支,徐丽芳插言道:“陈局,家里买菜置办东西的钱,金总都支给我了……”

陈京笑了笑,道:‘徐姐,我一大男人过日子,还需要金总给我出生活费?那些钱都退回去,你就说我有点大男子主义,要自己掏钱负异自己的生活!”

徐丽芳愣了一下,“嗤”一声笑出声来,觉得陈京这话说得实在是有些幽默坦然,他和金总那是天设地双的一对,这样还分彼此就真是大男子主义思想。

徐丽芳一笑,ù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她的皮肤本来就好,是那和自然的光滑水è,不算很白,但是这恰恰符合她整率人的气质和形象,一笑起来,那和亲切亲近的味道,让人觉得心头很暖。

可惜这个笑容昙花一现,徐丽芳一笑出声来,立马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脸唰一下涨得通红,眼睛不住的瞟陈京,生怕陈京生气!

陈京低头喝粥装作没看见这一切。

徐丽芳这个女人,这些年经历的坎柯太多了,内心的那和自卑和软弱已经置入骨子里了,偏偏她又生ì善良,这样的女人命运似乎注定了曲折,而要让徐丽芳在ì格上有改变,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了!

陈京本采还想说,让徐丽芳少跟殷虹伙一块儿,殷虹那女人和徐丽芳可不一样,在社会上滚成了老江湖的女人,当真是厉害得很,徐丽芳和她在一起要用心机,怕十个徐陌芳都不是她对手。

但陈京转念一想,徐丽芳这样的ì格,恰恰需要多和殷虹这样的女人接触,这对她ì格会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再说,她们是儿时一起长大的玩伴,两人这么多年都没有问题,就说明殷虹可能还不是那和没有底线的人。

想到这些,陈京的这个念头就打消了!

一通个嘱完毕,陈京的早餐也吃完了,他下意识站起身来准备收拾,徐丽芳早就起身忙活了,没给他一丝机会!

他回房换衣服准备出门上班,他刚换好衣服,锃亮的皮鞋已经摆在了面前,公文包收拾好就放在了手边,热毛中拿过来是让陈京擦手的。以前陈京需要半小时忙活的事情,十分钟事情全部忙完了!

他下楼的时候,司机已经将小车停在了楼道口,他摇摇头,拉开车门上车,他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改变了!

像这样下去,以后材米油盐的事彻底和自己无缘了,自后自己会不会变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陈京心中起了这个念头,琢磨了一会儿,毫无所得,只好什么都不去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