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55章 大有猫腻啊!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有猫腻啊!

一支烟抽到最后,差点烫到手,陈京才手忙脚乱的将烟头扔掉:他深吸了一口气,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鸿城集团有意投资澧河,这是一件大事,他应该立孰把这事情反馈到县委,由县委来主导安排这一事情。

但是不知为什么,陈京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心中琢磨,如果这事万一有什么水分,澧河县领导上下白忙活一通,这真就可能要闹笑话了,陈京自己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他觉得有必要再了解一下任志贤的消息柬源,陈京怀疑真是对方将电话直接打给澧河经贸局的吗?对方又是怎么知道经贸局联系方式的?虽然说现在互联网开始兴起,信息四通八达了,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有猫腻啊!【求月票】但是经贸局一直低调,也没有上网,远在台湾的鸿城集团怎么会知道联系方式?

陈京觉得这里面有蹊跷。但是这个蹊跷他又不能直接问任志贤,他必须要通过另外一种方式乘了解这个信息!

他抓起电话,略微犹豫了一下,拨通招商股负责人粱兵的电话,通知他立或来办公室一趟了他挂了电话,又斟酌了一下,再次拿起电话,这一次他拨给任志贤,他道:‘老任!你稍后有没有时间,大概半小时后的样子,你过我这里来一趟,我们谈谈?”

“好的,好的局长!我马上将手头上翰事情处理完毕!半小时候我准时到。”

结束和任志贤的说话,陈京便拿起桌上的文件开始装模作样的看起来:粱兵敲门进来,陈京冲他摆手,眼睛却不离开文件足足让粱兵干等了五分钟,陈京倏然抬起头来,眼睛看向粱兵。

粱兵道:‘局长,您有什么指示!。

陈京皱皱眉头,将文件往桌上一摔,囔声道:“你的工作是怎么弄的?是立功心切吗?”?? 官策155

粱兵脸色微微的变了变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有猫腻啊!【求月票】,道:“局长,您说的是哪件事?我……“陈京眼睛在粱兵脸上逡巡粱兵有些尴尬目光摸命躲着陈京的视线他咽了一口唾沫,道:“还请局长明示,我不懂您的意思!”

陈京一屁股坐在高大的办公椅上,道:“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我刚刚打电话到省几个部门问了,鸿城集团考察的事情,省里早就知道而且己经有安排!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粱兵具光闪烁,语气有些结巴道:“这……这……我们……那个……“陈京将茶杯猛然放在桌子上,语气变得严厉,道:“什么这这那那的实话跟你讲,我也没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我把这事当成一件大事汇报到县委了,县委舒书记亲自打电话过乘找我问情况,问得我哑。无言!”

粱兵起先还有点侥幸心理,但一听舒书记对这事都质疑了,他腿一软就坐到沙发上去了。

没用陈京怎么逼问,粱兵就娓娓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这事的起因是任志贤跑德高,从德高市回来便给了粱兵一个鸿城集团的联系方式,让粱兵联系他们相关的投资负责人。

任志贤把这事说得很明白,现在经贸局正在物色负责招商的画局长人选,任志贤对这个位子很红眼!县委已经明确,经贸局常务副局长解决正科待遇,这对任志贤来说诱惑力太大了!

禹科正科之间,在县一级单位,距离形同天堑,任志贤盼着就是自己能够解决正科待遇,另外如果在招商方面能出成绩,任志贤仕途还有更广阔的空间:任志贤希望进步是一回事,但是他和陈京之间的关系,让他不好正面努力,于是便有了他和粱兵两人导演的这出台湾鸿城集团投资要澧河的事儿!

粱兵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脸涨得通红,道:“陈局,鸿城有意到大陆投资的事,这是干真万确的:而且他们选定的目标也是中原地区,这都是没有问题的。还有,和您通话的那个黄部长也是实实在在鸿城集团的人。

只是,这个姓黄的部长,好像对市和县区分不是很清楚,他们和楚江北部的几个市都有联系,我们主动和他们联系的时候,他们把我们和德高市当成同级单位了。所以……”

陈京皱了皱眉头,他猜得果然不错,这事情背后有猫腻,原来是这样息来做文章,从而在澧河出出风头,露露脸。

还别说,这招还真让他想绝了,如果不是他胃口太大,搞到了鸿城集团,让人太难以置信的话工他联系另外一个小一些企业,陈京可能就真信以为真,说不定就以这事为契机,让就完全听信任志贤了。

“行了吧,粱兵,你的心情我表示充分理解!这次我不准备追究责任,但是这个事,下不为例!如果还有下一次,你就不用负责招商了,我自有好地方给你安排!”陈京淡淡的道,他语气很淡,但是淡淡的语气中有一种强烈的警告。

粱兵鸡啄米似得连连点头,不住的自我批评反省,最后他道:‘陈局,我一定知错就改,我马上回去反思……我不叨扰您,我马上……”

“你等一下!”陈京抬手看看表,这才刃分钟,他顿了顿,道,“罚你一件事,把那个茶几给我收拾干净,我给你8分钟时间,快一点!”?? 官策155

粱兵走了,陈京摘掉眼镜用眼镇布仔细的擦拭,他再次戴上眼镜的时候,眼前明亮了,但是他的脸色却一下子变得阴沉了!

任志贤进门的时候,脸色极其的尴尬不自然,他一看到陈京阴沉的脸,恨不得马上就退出去。

他来之活是兴高采烈,洋洋得意,可是在楼梯口迎头撞到粱兵,看粱兵那耷拉的脑袋,他就感到了不妙。他拉住粱兵问情况,还没等他开口,粱兵道:“任局长,您就放过我吧,陈局什么都知道了!人家电话直接打到省里去了,什么情况瞒得了他?。

任志贤心里咯噔一下,化想拉住粱兵再问,粱兵早躲瘟疫似得躲远了!

“坐吧!”陈京指了指沙发,任志贤感到从未有过的局促,自己做过的事情,他自己心里清楚,心再然发虚。

虽然,鸿城集团投资大陆的事情是千真万确的,但是任志贤在这其中玩了太多花样了,如果陈京真追究起乘,他虚报招商信息这一条,就可以把他打入冷宫,以后在几个氛局长中,可能毛青都可以在他头上拉屎拉尿。

“老任,鸿城投资的事情,我已经汇报上去了!这事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陈京眼睛盯着任志贤道。

任志贤一听这话,他心一下沉到了谷底,陈京如果将此事汇报了,那县里各位大佬肯定就知道了这事。一旦知道这事,再把这其中的问题揭穿,任志贤哪里还有生存空间。

不夸张的说,任志贤简直就是调戏了县委班子一把,发生这样的事,任志贤以后的仕途还用得着混吗?

任志贤心中沮丧,他沉吟了半天,道:“我愿承担这一切责任!我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这句话,内心就等于是崩溃了,和举手投降没什么区别。

陈京不说话,他悉悉索索从茶几下面将新买的高山绿茶拿出来,亲自给任志贤泡了一杯茶,道:“老任,人不可以那么悲观!我了解过这件事情的始末,鸿城集团投资大陆,这是干真万确的事情。而且他们的投资地点在楚江的可能性极大,这一点,基本已经证实了!

既然有了这一点,我们澧河是楚江的一份子,我们也可以充分争取嘛!”

说到这里,陈京自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姚明的广告说得好,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放弃一定失败!有机会我们就要努力,十二分的努力!如果这一次招商能够成功,我们澧河必将迎来井喷式的发展,到了那个时候,你我都是功臣!

招商的事情,你暂时抓一抓,目前外面到处传,说我们经贸局要新进一名常务禹局长,这个消息就是一派胡言,我们班子就有招商方面的人才,又何必舍近求远去外面找?”

任志贤猛然抬头看向陈京,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局面却猛然峰回路转了,陈京不仅不追究他的责任,反而将他最近一直想负责的招商一块的工作都交给了他。

陈京这是唱的哪一出?任志贤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采,他实实在在搞不清陈京心中的所想!

“老任,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以前你我是有些误会的,这些误会的原因很复杂,那些我就姑且不说了!我们要关注的是现在和未采,我这个人是比较客观的一个人,对有才华、有能力的同志,我乐意给予他冉广阔的舞台。

现在我们经贸局就是一个大舞台,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同心协力。唯有同心协力,我们才能够创住绩,我们才能共同提高,共同进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