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56章 牛人请客

第一百五十六章 牛人请客

驾校,一伙人在训练场练习了一天,又聚在一起聊天打屁了!

秦新谋又开始吹嘘他公司评定市级龙头企业的事,他道:“反正现在情况就是这样,我们一共八家涉农的企业申报市级龙头企业,目前就我的厂基本板上盯钉了,哥儿几个,我们师兄弟一场,到时候这事成了,我定然请大家又吃一顿!然后好好的玩儿一场。”

他一说话,花名蕾就凑过去帮腔,这个女人,越穿越妖艳,今天穿的一条吊带衫,就只有两条象征性的丝带系在背上,本来就大一号的胸,因为这一种装束,更是有欲破壳而出的征兆。

雪白的脖颈下,大面积的肌肤**,尤其是两峰间的那条诱人的沟,被挤得尤其明显,分外的惹眼。

秦新谋的一双眼睛总会有意无意的瞟向那里,花名蕾便捂着嘴笑,而卞明华则拿着一本书自顾读者,宛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鲁英才年轻气盛,偶尔也会冲花名蕾敏感的地方瞅,花名蕾便会冲他瞪眼。

鲁英才一段时间没接触,他对秦新谋的看法是大为改观,以前他身上总有一股子傲气,现在他却是十分崇拜秦新谋。

说到原因,是在这段时间,他去参观过秦新谋的公司,一下便被震撼住了,思维也就转过弯来了。

秦新谋吹牛的时候,陈京有时候心不在焉,鲁英才就会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道:“哥们儿,多跟秦哥学点,将来走入社会,秦哥的那一套东西用得着!”

每遇到这种情况,陈京便会点头,秦新谋偶尔便会夸鲁英才几句,说什么大学生就是了不起,有思想,有想法。

又说广告公司有前途,鲁英才选了一个好行业。

林倩平常嘻嘻哈哈,关键时候却道出了鲁英才转变的原因,原来是秦新谋愿意投资支持他搞广告公司,而且以后秦新谋厂里的广告宣传,鲁英才可以去做。两人有了这层利益纠葛,鲁英才才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

“哥几个,不是我老秦吹,澧河上下就没有能难得到我老秦的事儿,也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儿!大家可能不知道,最近澧河县里面政治斗争激烈得很,马上新县长上任,舒治国正在磨刀霍霍,清除异己呢!

上次常委会,赵一毛在会上面子就丢大发了!赵一毛没当上县长,在会上带着情绪,冲着经贸局陈局长发火,在舒治国那里没占到便宜,他还指望能在陈局那里找回一点面子。

谁知,这一脚又踢铁板上了,陈局长人家虽然只是列席会议,但是人家门子硬得很,在常委会上和赵一毛对着干,最后他的提议多数通过,等于是狠狠的扇了赵一毛一巴掌了……”

秦新谋侃侃而谈,县委内部的斗争被他说得像小说演艺那般玄乎,当然,他们大部分都是瞎扯的,但是,他说的这些事,大致脉络又还像那么回事。

陈京不能不感叹流言的威力,秦新谋这样的党外人士就知道这么多了,自己和赵一平书记的矛盾又有谁不知道?

细细想起来,陈京和赵一平又有什么矛盾?但是现在被这样一传,两人彼此都知道了这事,以后再想友好亲切可能就不太容易了!

“老秦,你说舒治国清除异己,他怎么不清除那个到处得瑟的陈京?我可听说陈京是马县长的老人了,舒治国那时候和马步平尽对着干,他能够容忍陈京的存在?”鲁英才插嘴道。

秦新谋白了鲁英才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鲁,你还太年轻,不懂政治!陈局长哪里只是马县长的人那么简单?借舒治国担子,他也断然不敢得罪陈局长。他倒是有那个心,缺的就是那个胆而已!”

林倩在旁边笑呵呵的道:“得了,老秦你把那个什么陈局长吹得太玄乎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能有多少本事?有本事也是靠后台!”

“小林这话说对了,这年头就比谁的后台硬!不然还比什么?你说比什么?”秦新谋反问道。

“这么说来,老秦你也是有后台的咯!”林倩道,“不然你怎么就跟我们这些老百姓这么不同呢!”

秦新谋嘿嘿的笑了笑,神色有些自矜,道:“有是有一些的,现在整个澧河,我的路子已经走开了,有没有后台都无所谓了,没有后台,我也可以创造出后台来!”

一通瞎聊瞎侃,日子飞快的过,鲁英才便起哄让秦新谋晚上请客,说秦总的公司申报市级龙头企业既然已经板上钉钉了,就该提前请大家好吃好玩一通,以示庆贺。

鲁英才年轻人善于活动,他先就打了预防针,先对卞明华道:“卞老师,您今晚无论如何得给点面子,我们这帮子人,就你一个老师,我们尊师重道也要您给机会呢!”

卞明华没有上次那般矜持了,想来是大家一起在训练场相处久了,他坚固的面具有了一些松动,他不置可否的笑笑,没有立刻表态。

鲁英才便过了拍了陈京一下,道:“陈京,今天你不要找理由了!什么理由都没用,你不给秦哥面子,就是不给我老鲁面子,你自己掂量吧!”

鲁英才这样一说,陈京没办法,只好答应。

晚上晚餐在驾校酒楼吃,秦新谋买单,吃了饭,大家都喝了点酒,兴致就都上来了。

秦新谋吹牛正起劲,他大手一挥道:“哥们几个,大家走!帝豪歌舞厅,我们几天搞个包间继续喝,不醉不归!”

林倩站起来说不行,刚才她BP机响了,她回电话说婆家的老爹身体出了问题,情况紧急得很,她得马上回去。

林倩一走,陈京就准备顺势也闪人,鲁英才一把扯住他道:“你咋回事?我看你是读书成呆了,这么好的机会让你喝秦哥多接触,你自己怎么就不知道把握?”

陈京真的不想去帝豪歌厅,那里熟人太多,他担心被认出来。再说,他和这帮人在一起,的确感觉浑身不自在,他们眉飞色舞,陈京只觉得索然无味,与其浪费这些时间,他还不如回去多读读书。

可是鲁英才根本不由他分辩,拉着他就走,完全是赶鸭子上架。

还好,到帝豪的时候,帝豪今天有夜场,人非常多,鱼龙混杂,陈京穿着又低调随意,没人认出他。

可是人一多包房就没有了,只好坐大厅,好在大厅人多,台上有人表演,气氛也好,秦新谋就安排大家坐大厅,等包厢有空位了再进包厢。

帝豪的夜场在澧河算是非常前卫了,舞台上偶有演员放出的荤段子就惹得下面掌声四起,而有一段似是而非的钢管舞,则更是激起尖叫阵阵,秦新谋和鲁英才都看得兴致盎然。

就连一直显得比较深沉沉默的卞老师,那厚厚的镜片后面,一双眼睛也是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而花名蕾更是整个身子都快倚到秦新谋身上去了,如不是场合不对,说不定她钻到秦新谋怀里去都不一定。

陈京一个人喝闷酒,有些百无聊赖,他有心想给金璐去个电话,但是周围的环境太吵,他思忖了一下又放弃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然感觉有东西砸到了桌子上面,桌面上的酒都蹦起老高,他抬头,便看见一个光头男人,后面跟着几个年轻小哥,站在了桌子面前。

“哎呀!这不是秦总吗?秦总今天怎么有这么高得兴致啊?”光头男冲着秦新谋嚷嚷,态度有些张狂。

秦新谋气焰明显要弱不少,站起身来道:“李总好!今天和几个朋友过来玩玩。”

光头男哈哈大笑,指了指花名蕾道:“怎么?你马子啊,不错嘛!你老秦越来越会玩啊!”

光头男笑得张狂,而在这时,从舞台后台过来一个姿色妖娆的女人,凑到光头男身边,被他一手搂住:“怎么?老秦,我马子比你马子如何?”

秦新谋脸涨得通红,鲁英才有些年轻气盛,冲光头道:“这位大哥,咱井水不犯河水,我们都出来玩玩而已,你何必搞得大家都不开心?”

“哎哟!”光头男眉头一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道:“了不起啊老秦,你养的人越来越尿性了!我记住了老秦,今天是你嫌我打扰你,以后你可别老打扰我!”

光头男一双眼睛阴测测的,“老秦,有俩要钱不要张扬,想跟我玩儿,你还缺一副好牙口!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他说完这些话,大手一挥:“走!我们不打扰秦总逍遥了!”

一众人来得快,去得也快,眨眼功夫就消失在了人群。

秦新谋脸色铁青,他最好面子,今天被别人扫了面子,他心情可想而知!

他腰上的手机滴滴响起,他也懒得去接,手机响个不停,花名蕾拿过来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她说了几句话,脸色一变,抬头道:

“不好了!林倩打电话,说他婆家老爹得了急症,送到医院人太多,没医生接诊。老秦,他找你帮他想办法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