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57章 尽是糊涂

第一百五十七章 尽是糊涂

秦新谋丢了面子,脸色很难看!

他不住的摇头,自顾嘟囔道:“狗日的李生龙,不就是仗着有个黄蛤蟆靠山吗等老子缓过气来,连着黄蛤蟆一起搞倒!”

李生龙也是搞葡萄起家的,最近搞葡萄深加工,李生龙成立了精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秦新谋的洋河食品有限公司对着干,他们都正在申请市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是竞争死对头。

从实力来说,秦新谋要强一些,李生龙以前是混社会起家,后来又做建筑包工头,这几年,他看到国家对农业支持力度逐渐加大,他才搞起了农产品生意。而搞葡萄加工,也是近两三年的事情。

李生龙和秦新谋比,最大的优势便是能够占到县委黄小华主任这个大靠山,黄小华是李生龙的姨父,有这层关系,李生龙平常为人处事都非常张扬,自打他进入搞农产品深加工后,搞得农产品市场一片混乱。

而且他又不按规矩出牌,尤其不遵从商业规则,动辄就利用社会关系摆平事端,甚至还动用黑道力量垄断霸占市场,在老百姓中口碑很差。

而最近,他和秦新谋也是彻底对掐上了,他处处咄咄逼人,秦新谋则处处退让,尤其牵扯的事情太重要,秦新谋也不可能一味退让。这才有了今天李生龙挑衅秦新谋的事端来。

……县人民医院,陈京等一众人到的时候,林倩正在急诊室外面急得团团转。

这几天人民医院人很多,急诊室外面两边廊子都守着家属,而林倩他们一家子,便特别显眼,因为在他们的身边,一张临时病**,一个六十出头的老人正裹着被子正来回滚动,额头上斗大的汗珠滚下,嘴中发出凄厉的哀号,周围的人无不动容。

陈京几人一到,林倩便过来道:“秦哥,你路子宽,您看我公公不行了!医院的医生还不到位,我担心他撑不住!”

秦新谋从腰上拿下手机,开始拨号,他捂着话筒,一个人躲到了楼梯的拐角位置。

陈京看到这个场景脸色也变了,他懂一点医术,看老人那痛苦的样子,十有八九是结石发作了,生命危险没有,但是如果一直任有这样痛下去,病人会大伤元气,甚至可能会因为疼痛,而引起其他的并发症。

遇到了这样的事,陈京顾不得其他,连忙转身到卫生间拿出手机拨通县卫生局匡文华局长的电话,电话一接通,他便径直说明情况,语气有些重,用了十万火急这个词。

匡局长一听情况,忙道:“陈局,这事您不急,我马上打唐院长,保证五分钟只能把事情搞定!”

陈京挂了电话,走出卫生间,迎头撞上了秦新谋,林倩迎上来道:“老秦,怎么样”

秦新谋脸色有些发白,道:“这两天急诊的病人多,医生太紧张!你的父亲是结石,医生可能重视度不够,一会儿应该有护士过来处理!”

“护士处理”林倩的老公一听,脸色就变了,“你看老人疼得快晕过去了,护士怎么有能力处理结石疼得急也是可以闹出人命的,还有可能诱发心脏病……”

急诊室一直紧密的大门忽然开启,人群一阵**,很多人都围拢过去。

“皮医生,皮医生,我家老史情况怎么样”

“皮医生,皮医生,我是王坚的家属,他的手术进展还顺利吗”

“安静,安静!”一高大个白大褂医生高声道,“哪一位是林倩”

林倩脸色微微一变,凑上前道:“是我,我是林倩,这是我父亲,疼得快晕过去了,医生,求您帮忙……”

姓皮的医生点点头,回头冲身后的护士道:“快,快安排送急诊室,马上让黄医生过来确定病情,小杉准备注射!”

他有条不紊的吩咐,身后的护士过来将老人的推床接过来,迅速往急诊区送,而大门随着老人进了急诊区,又轰然一下关闭了!

刚才的噪杂和喧闹被大门隔在门外,林倩一下来不及道谢,眼睁睁的便看到病人拖走了,很快,有医生过来找他老公,让他过去谈话。大约十几分钟,他老公回来,神色轻松了很多,道:

“医生给注射了杜冷丁,疼止住了,老人已经沉沉睡过去了!”

他冲林倩道:“幸亏你朋友过来,这都是你在驾校新认识的师兄弟吧”

林倩连连点头,她冲着秦新谋一通好感谢,道:“秦哥,你这次是帮了我大忙了!以后你放心,只要有用得到我林倩和我家老公的地方,只要您吱一声,我们定然帮忙!”

林倩的老公姓赵,叫赵胜利,也在劳动局上班,是个股长,他和秦新谋互通姓名,赵胜利道:“秦总大名我真是久仰了,今天的事,全仰仗秦总了!大恩不言谢,今天既然认识了,以后我定然报答!”

秦新谋连连谦虚,他心中也是纳闷得很,他刚才打电话给医院的一个副院长,对方在省城出差!

一会儿后,对方回电话过来,他对秦新谋讲,秦新谋所讲的病人得的是肾结石,医院杜冷丁有些紧张,暂时用不了药!另外,医院病人太多,尤其今晚,就有几个非常紧急的病人要紧急处理,有限的医疗资源,必须集中使用!

他让秦新谋先坚持一下,最多两个小时,绝对会处理!

这是怎么回事说是两小时,现在五分钟不到事儿就解决了

秦新谋想来,可能对方副院长是保守承诺的,毕竟他在外地,不了解家里的情况。再说,他一副院长,亲自过问了这件事情,估计下面的医生也立马就重视起来,速度快也是情理之中的。

一想到这一点,秦新谋倒有些心安理得了,面对赵胜利两口子的千恩万谢,他吹牛的毛病又犯了,道:

“我老秦别的不说,但是说到仗义,我是从来不落后人的。赵股长你们就不要客气了,以后咱就是朋友,什么事儿吱一声,我老秦还会帮忙!”

秦新谋吹牛,跟随一同过来的鲁英才马屁也是拍得很响亮。

花名蕾不甘落后,笑嘻嘻的尽夸秦新谋,林倩刚沾了人家的好处,自然也乐意迎合,一时秦新谋风头无俩,连带此前遇到李生龙的郁闷都烟消云散了,他一时成了众星捧月的存在。

“在这里,在这里!这里就是病人的家属!”一个声音响起,说话的白大褂医生,正是刚才被人围堵的皮医生。

只是他不知怎么这次从大门进来了,而他的身边,是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

“你们是赵天林得家属吧!这是我们唐院长!”皮医生冲林倩一众人道,脸上挂着笑容。

林倩愣了一下,赵胜利反应迅速,走上前道:“唐院长,太谢谢了,我老父亲终于可以安生的睡个好觉了,不然这样痛下去,我担心老人身子骨扛不住!”

唐院长热情的点头,眼睛却在人群中逡巡寻找。

“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说起来,我们今天的确是做得不好!让老人受苦了,我们的医疗条件正在改进,还需要你们见谅和理解!”唐院长很客气,和赵胜利两人握手握得很紧。

“我们理解,我们理解!人民医院接诊的担子太重了!我们充分理解!”赵胜利道。他做出一副很理解的模样,浑然忘记刚才老父亲疼得受不住的时候,他暴躁的骂医院领导和医生的娘的情形。

唐院长来得低调,在不远处,依旧有很多等待接诊的病人,他们的家属也在焦灼中煎熬。

赵胜利看到这些,他心中自有一股放松和优越感,先前的怨念也就烟消云散了……秦新谋看到了唐院长,也准备过来见礼,而就在这时,院长忽然开口对赵胜利道:“还望你帮我给陈局带个好!他批评的是,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好,有需要反省的地方!”

唐院长这一说,赵胜利当即愕然,他扭头看向秦新谋,秦新谋也茫然不知所云。

“陈局哪个陈局”一旁的鲁英才插言道,“我们这里可没一个陈局啊!”

唐院长一听鲁英才这话,脸上尴尬的笑了笑,旋即,他道:“行!可能是我想得多了!我不多打扰你们,祝你们家人早日康复!”

西装笔挺的唐院长走了,留下一众人尽是疑团。

“咦,陈京呢陈京这小子怎么溜了”鲁英才扭头道,“这家伙太不仗义了吧,我们都在这儿陪林姐,他倒好,一声不吭就溜了!”

秦新谋和林倩左右看了看,果然没见陈京的踪影,问花名蕾,花名蕾刚才也没注意。

赵胜利愣了一下,冲鲁英才道:“你刚才说谁陈京”

他眼睛看向老婆,林倩点点头道:“也是跟我们一起学车的,一小伙儿!”

赵胜利嘿了一声,道:“陈京不就是经贸局陈局长吗我上次在县政府开会,碰见过他,年轻得很,也就二十出头!闹了半天,是他打了电话帮了我们,我们这个糊涂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