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58章 重要契机

第一百五十八章 重要契机

香喷喷的饭菜准备妥当,徐丽芳不住的看墙上的挂钟,神态有些焦虑。

他四岁的儿子,双眼瞪着桌上那香味四溢的土家烧肉,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终于他忍不住馋劲儿,伸出手来要去抓一块。

徐丽芳脸色一变,拍了一下儿子的手道:“你这个小犊子,怎么馋成这个劲儿了!行,我们回家,妈妈给你做了吃!”

徐丽芳抱着孩子出门下楼,她就住在楼下,也是三室一厅的房子,这么大的房子,她从来就没有住过,第一晚住进去,她彻夜睡不着,觉得空荡荡的。现在陈局长让她把孩子带过来,娘俩住这么一套房,徐丽芳都觉得特别不真实。

到了二楼,小孩徐彬不进去,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尽冲着楼道瞅!忽然,他道:“妈妈,妈妈,叔叔回来了!”

“尽骗人的小犊子,都没听到车进院子,你陈叔怎么……”徐丽芳话说一半,却听到陈京逗弄孩子的声音:“怎么了?彬彬是不是想叔叔了?”

陈京手上拎着公文包,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夹克,他伸手摸了摸徐彬的头,小家伙刚才叫得欢,现在却有些拘谨,扭头要往母亲怀里钻。

徐丽芳则喜出望外,道:“陈局长回来了?饭菜早给您备好了!”

陈京踏上上楼的楼梯,忽然回头看向小家伙,道:“彬彬,你放学吃了饭吗?”

徐彬乌黑的眼珠子转动,正要说话,徐丽芳道:“我们娘俩已经吃过了,就您没吃了!”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撒谎了!彬彬就没吃饭,他如吃饭了,就不会躲躲闪闪了!没吃就一起过来吃,我一个人能吃多少?再说,一个人一大桌子菜,吃起来有什么味道?”

“陈局……这……那个……”

陈京脸色一变,道:“什么这这那那的,就按我说的办!”

他伸手拉着两眼放光的徐彬,道:“来,跟叔叔上去,我们先开吃……”

徐丽芳有些紧张,看儿子那副吃相,她极力想上去给这小子一后脑勺,奈何陈京却好似很喜欢,还不住的鼓励:“不错!小家伙能吃饭就说明身体棒,你这样吃下去,几年功夫就可以长到叔叔这般高了!”

徐彬一听这话,吃得更带劲了,一碗米饭吃得干干净净眼睛便望向了母亲。

“你少吃点!”徐丽芳叱呵道。

“小孩能多吃是好事,再盛点饭来!”陈京道,看着小孩子吃饭津津有味,连带他的胃口都好一些。徐丽芳心中暗叹一口气,又只好给儿子盛了一碗饭。

这几天徐丽芳内心都紧张,殷虹嘀嘀咕咕给她讲,说陈局长让她把孩子带过去,那是假惺惺说的客气话。

哪有带着孩子当保姆的?就没听说过。

再说,徐彬小子的那皮劲儿,那股山娃子的味道,陈局长是城里人,爱干净、爱清静,哪里受得了这么一个小野娃子?

殷虹还装模作样给徐丽芳讲了很多有钱人的心理,说着说着,她那股**劲儿又来了,话题渐渐跑到一边去了!她说什么有钱人有些尽喜欢打保姆的主意,徐丽芳这个一个美貌风韵的少妇,那个味儿是最符合那些人胃口的。

陈局长虽然有漂亮女朋友,但是哪个男人不花心?再说,偷吃的味儿滋味完全不同……徐丽芳想到这些,又忍不住瞅陈京那年轻英俊的模样,只瞅一眼,她脸颊便泛红,将头扭一边,暗骂自己受到了殷虹那骚猸子的影响,真是胡茬乱想了。

但她脑子里,殷虹那放浪的大笑却怎么也抹不去,那妮子托着自己的下巴,啧啧的赞叹了几声:“这么一娇俏娘们,就这样闲着可惜了!要不,你干脆把你们那英俊的陈局长一口吃了得了!

反正你带着一个拖油瓶,也不用什么名分,能够有个男人供着你吃、供着你喝,日子逍遥的过,你还愁啥?”

徐丽芳感觉脸灼灼的痛,连忙悄悄到卫生间洗一把脸,对着镜子长吐了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少跟殷虹那妮子接触,这女人脑子里不知想的一些啥,尽是那些下三滥的玩意儿。

等徐丽芳出来的时候,陈局和徐彬两人已经吃完了,她看着一桌子的狼藉,心中又是高兴,肚子里却是咕咕的叫。

一桌子的好菜好饭,她自己也馋得不行,她也没吃晚饭,肚子也感觉受不了了!

真是应了陈局说的那句话:“要了面子,饿了肚子,那就是活该!”,徐丽芳觉得自己真就是活该!

徐丽芳先不忙收拾,她给陈局泡了一杯养胃的坦阳功夫红茶,又督促徐彬回家做作业,徐彬却看着那电视节目挪不开眼。徐丽芳这下火了,这孩子越好越心高,这脾气可要不得!

她趁陈京去卫生间的功夫,揪着儿子的耳朵,捂着小家伙的嘴就把他拽下了楼,在楼下,她安顿好孩子,回来的时候陈京瞪她一眼道:

“小孩子,才三四岁,正是玩的年龄,做什么家庭作业?”

徐丽芳有些答不上话,只是道:“这家伙昨天感冒了,没休息好!让他早点休息!”

他这样一说,陈京不说话了,仰躺在沙发上认真的看着电视,电视上索然无味的新闻联播,他看得是津津有味。

……最近有两件事情是陈局必须要妥善处理的。

第一件事是县里这次拟定要鼓励一批民营企业申报省市级龙头企业,这件事经贸局、工业局要牵头把关,按县里的要求,经贸局要占主导地位,尤其是在制定产业政策倾斜方面,这些政策落实,基本全由经贸局来主导。

这件事情,是经贸局的一个机会!经贸局如何在县各科局办中脱颖而出,如何能成为大家都真真实实重视的单位,这一次民企申报省市龙头企业经贸局就需要唱好这出戏。

这一次申报,不夸张的说,是澧河全县的工业企业的一次大盘存,澧河的民营企业究竟有多少,澧河民营企业以后的出路究竟在何方,这是经贸局需要把握的事情,刺激民营企业发展,搞活民营企业经济,这是有莫大而深远意义的。

而这一切战略的达成,陈京认为,就需要以这次机会入手,经贸局的工作要严格规范,负起责任,公平公正,真正的做到为澧河企业谋实惠,让澧河企业得实惠这一目标。

除了这件事情外,第二件事情便是鸿城集团有意投资澧河的事情,陈京认真分析过这件事情。

这事起因只是因为任志贤的一己私心,但是,这一己私心却收到了意外的效果。既然鸿城那一方主要负责人有这个兴趣,这事完全可以将错就错,引导他们前来澧河考察。

澧河在德高市中,地理位置是非常好的,因为其刚好处在京广线上,比之德高铁路运输更方便。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另外,澧河劳动力相对集中,澧河周边恰好是整个楚江外送劳动力最多的几个市,鸿城入驻澧河,劳动力方面不用担心。

当然,这些都是好的、有利的条件,但是,陈京认为,有这两个有利的条件,澧河就可以放手去努力。

为了这个事情,陈京已经召开了三次局党委会议,最终会议确定,将这一重要讯息上报县委,由县委来主导搞好这次招商工作!

目标已经有了,陈京接下来面临的就是实施的问题,陈京心中清楚,需要放手一搏的时候到了!他主持经贸局工作一场,现在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如果能够把握好这个机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陈京的思绪,徐丽芳推门进来道:“陈局长,外面有客人,一定要见您!”

陈京眉头一皱,徐丽芳补充道:“他说他叫文建国……”

“文建国?”陈京心中转过一个念头,点头道:“你先下去吧,我和建国主任聊聊!”

客厅,陈京从书房一出来就伸出双手,道:“建国主任,你这是搞突然袭击啊!来我这儿怎么不事先打个招呼呢!你来了,我们怎么也得喝上几杯才好啊。”

文建国从沙发上站起来,道:“陈局长,有你这句话,我老文就感激莫名了!”

两人双手紧握,文建国内心感受极其复杂。文建国看看这房子,实木地板上铺着深蓝的地毯,一套仿古式红木家私和房间里的中式装修特别的搭配,茶几上,质地地道的汝瓷茶具彰显了房间主人公的文化品位。

供销新村不起眼,但是后面却可以将澧河风光尽收眼底,前面的院子也是树木苍郁,走进来如进入森林公园。

文建国自踏进这个门,他就暗暗吃惊,他在澧河干了大半辈子,还没有找到这喧嚣闹室,竟然有这么一处世外桃源!

而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世外桃源,却成了陈京所居之地,看陈京这居住的环境,房间的布置和派头,这才多久的功夫,陈京就有了这般的实力。端真是太不可思议,不可想象了,文建国从内心感叹莫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