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59章 复活的欲望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复活的欲望

文建国是澧河政坛极少数了解陈京背景的人,澧河上下到处有人传,说陈京和陈副省长有关系云云,文建国每次听到这些传言,都忍不住暗自发笑陈京的家里他去过,陈京的父母他拜访过,那分明就是普通人家,哪里可能和陈副省长有关系?

再说,陈京如真和陈副省长有关系,他还会在澧河一待几年不得志,最后靠拢马步平才得到重用,才有今天?

文建国一直是不怎么瞧得起陈京的,陈京就是一毛头小子,乳臭未干,能够有多大能耐?

但是,现实的打击让文建国不得不正视陈京的存在了。

自从马步平离开澧河的那一天起,文建国便彻底的靠边站,昔日政府一把手秘书的光环在一夜之间淡去,澧河政坛顷刻间把他遗忘掉了!

文遥国算算自己的年龄,才四十岁啊,这个年龄正是他要大展宏图,大干一番的年龄。

他一肚子的抱负没有舞台实现,他的抑郁不得志可想而知了。

可是相比文建国的悲情,陈京却是不退反进,他高调进入经贸局,在经贸局颇受县委舒书记的重用,又大刀阔斧的解决了开发区的问题,风头一时无两。

文建国看看陈京现在居住的环境,家里还配了一个漂亮水嫩的保姆伺候着,累了喝点小茶,看看澧河风光,那小日子过得别提多惬意了!更重要的是,陈京现在手上有权,来自四面八方自有那么一帮人追捧他,文建国瞅一眼茶几下面的几条烟,他就觉得今天自己拎来的精品白沙寒碜得不成样子。

[BR>陈京让文建国坐下,心中却在琢磨文建国的来意。

文建国旁敲侧击道:“陈局,现在外面可到处传,你和省政府陈副省长有非同寻常的关系!我说你可瞒得够深的,连我都瞒住了!”

陈京皱皱眉头哈哈笑道:“老文,你还真信那些传言?传言总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我陈京行得正、立得稳,根本就不在意那些嚼舌根子的人!我工作的事情都顾不过来呢!”

文建国心中一凛,感受到了陈京的不一样。

屁股决定脑袋,陈京一跃到了经贸局局长的位置上,谈吐果然大不相同了处处都是自信流露,甚至还有一股子舍我其谁的气势了!

文建国立马清醒过来,意识到了彼此身份的差距了!

陈京现在正是顺风满帆,文建国却是完全不得志,文建国再有酸葡萄的心态,再摆不正位置,可就有些要不得了!

说起来,文建国今天过来也是有求于人他拎了一条烟一瓶酒,花了近两百块钱,可是进到屋子后他却烟酒放在茶几下面,生怕被陈京看到了!

他似乎是有些面子上抹不开,毕竟当年他是马步平身边红人的时候,陈京还是个三好学生。他现在却不得不登陈京的门来有求与他。

他也许是觉得自己拿的东西寒碜了,陈京茶几下面堆放的烟酒,就没有他那个档次的。看来经贸局长果然是富得流油,他拎的这些自以为不错的东西,可能入不了人家的法眼了!

茶过三巡,文建国迟迟不开口,陈京便笑笑道:“老文有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天主动上门,肯定是有事吧!你我二人,有什么事情就直说,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文建国不自然的笑笑,道:“是这样,陈局长!我最近听闻你们经贸局需要一名副局长我这个……这个……在外面跑了这么些年,别的本事没有学到,但是和外界打交道,我却是很熟练熟悉了!

所以,我想跟你毛遂自荐…………”

陈京一愣,瞪眼看着文建国,道:“文主任,你不会是开玩笑吧,你做我的副手?”

文建国脸微微一红,但是此时容不得他有半年难为情,此时此刻,他必须要厚着脸皮放下架子,他道:“陈局,我的现状你也看到了!高不成、低不就,实话讲,我今年才四十岁,正是干事的大好年龄。

我是真真切切的想做点实事啊!经贸局招商的工作,我非常有兴趣,也非常有信心!只要你陈局给我机会,我拍胸脯给你保证,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文建国侃侃而谈,将自己的窘境和盘托出,没有丝毫的保留。

他很清楚自己的过往,当年他没少给陈京上过眼药,说不定,陈京现在都还记恨在心。

要想现在,何必当初,文建国在内心对自己的作为是后悔的,但是此时,事情已经是那样了,文建国也只能厚着脸皮来了,否则他哪里窨争机会?

马步平的人马,最抱团的是易周系的人,文建国不是那个系,他和侯红权也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他不把握陈京这个机会,根本就没有办法!

陈京端着一杯茶细细品味,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文建国的尴尬。

文建国忠心耿耿跟了马步平这么多年,竟然路子窄到这步田地,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不过,文建国如果真愿意做招商,陈京还是比较看好他的,毕竟他常驻楚城几年,他在省城的花销,也是百万计的,那些钱扔出去,多少还是起了一些作用的。有这个基础,文建国做招商,条件相对其他人得天独厚。

“老文,你既然这样说,说句实在话,我心中很感动,也很敬佩!”陈京一本正经的道,他举起茶杯,“我这里没有酒,我就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陈京将一小杯茶喝干,将杯子放在茶几上,话锋一转道:“老文,你这个想法,我可以向县委反映!但是县委最终怎么决定,我控制不了!另外,如果县委最终让你进了经贸局,我也丑化说在前头,经贸局这个地方是个以成绩和能力说话的地方。

你我虽然老关系,但是我的性格你了解,徇私的事儿那是万万干不了的!”

文建国大喜过望,鸡啄米似点点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这段时间的抑郁,足以让文建国对任何细微的机会都弥足珍惜!那种被冷落的寂寞和失落,不经历根本就体会不到。

失去过后,更懂得珍惜,这话用在文建国身上最为贴切。

陈京的话让他吃了定心丸,此时,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完全适应角色了,他以前只认一个老板,对方就是马步平。

现在乃至以后,他相当长的时间内,也只能认一个老板,那就是陈京!他必须像对待马步平一样对待陈京,甚至还要有过之。

他追随马步平那些年,最终却没有熬来他想要的成功。

现在,经过了失落和沉沦,他在夹缝中迎来了第二次机会,他暗暗的告诫自己,自己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无论如何也要把握这次机从陈京家离开,文建国心情特别的轻松,他从供销新村大门出来,看到这车来车往的大街,他觉得特别的亲切。

尤其是陈京提到了他的表哥李生道的时候,文建国心中开始很紧张,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大嘴巴表哥了,这满嘴跑火车的家伙,是不是哪里得罪了陈京?

可是等陈京说了情况,文建国不禁莞尔,他不由得不感叹这世界的奇妙,自己的那大嘴巴表哥竟然还和陈京以师兄弟相称,而文建国听陈京的意思,这次申请龙头企业的事情,李生道是重点要支持的对象,这让文建国大为惊喜。

李生道这些年没少支持文建国,而文建国也没少帮衬他,两人一从商一从政,相得益彰!曾经配合十分的默契!

可是自从文建国失势后,李生道没了他这个靠山,也开始处处受挤压了!最近这几年,农业产业化形势好,想分这块蛋糕的人也越来越多,面临激烈的竞争,李生道支撑得十分艰难。

每遇到困难,李生道总会下意识的想到文建国,可是他把事情和文建国说,只能平添文建国内心的愁绪,其余没半点好处。

现在,文建国觉得自己可以挺起腰杆了!有陈京做靠山,他扯了虎皮当大旗,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虽然现在正式任命没下来,文建国不能张扬,但是在暗地里,他却可以给李生道出些点子了。

回到家,文建国老婆紧张的凑上来问情况,文建国佯叹了一口气,她老婆脸一阴,扭头进房间了!

等她出来的时候,却听见文建国在客厅正眉飞色舞的打电话:“哥,咱有实力不用怕,陈局刚才跟我说了!你是我们要重点支持的,葡萄产业关乎老百姓的收入和生活,不能掉以轻心,你就把心放肚子了吧!”

“那真是你有福分了!你放心,陈局见的世面多了,他心胸开阔,不会介意你满嘴跑火车的!”文建国宽慰道,他话锋一转:“不过,以后你可要小心了,再不能以那种态度了,不知者不罪,你既然知道了,态度就要改变!”

一通长电话,打了半小时文建国才意犹未尽的将电话挂掉,她婆娘凑上前嗔瞪着他正要开口说话,文建国一把将老婆抱住,一股很久没有升腾的欲望今天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