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62章 大胃口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胃口

陈京去省城了,偌大的房子一下空落落的了。

陈京不在家里住,金蜷更是不可能前来,这样两层楼,两套房,就只剩徐丽芳娘俩儿了。

徐丽芳闲暇的时候不禁有些百无聊赖,她闲不住,将楼上的房子每天都打扫几遍,硬是打扫得一尘不染,而忙累了的时候,她也终于可以放轻松的坐在沙发上看一看电视了!

陈局长这一出差不知多少时日,徐丽芳觉得自已就是在吃闲饭,有时候她心里会憋得慌。

殷虹早就想过来看看徐丽芳的工作环境,以前因为陈局长在,徐丽芳不敢让她过来,趁这个机会,她才给殷虹打电话,多一个人坐坐,聊一聊,也可以消磨时光。

殷虹自踏进供销新村的院子,嘴巳中就啧啧的赞个不停:“这个地儿,我一年上头不知走多少遍,我怎么就没踏进来看一看呢?我的乖乖啊,外面看破破烂烂,一进来却是另外一重天啊!

你看这车,这是啥牌子,不是那个……那个本……什么,就是日本鬼子搞的那个……“

殷虹手舞足蹈,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别看她穿着洋气,打扮时髦,其实肚子里也没读几句书,一张口就是开黄腔。

在外面混见过一点点世面,但是说起话来却是词不达意,这一点她甚至连徐丽芳都不如。

徐丽芳只顾在前面闷头带路,根本不理殷虹的大惊小怪。

到了住处,殷虹一进去就高声欢呼,像到了自已家一般四处巡视,一通巡视完毕,她瘪瘪嘴道:“环境还不错,条件也还可以!可是他一局长就住这么简陋,也混得太差了点吧?”

徐丽芳道:“这可不是陈局长住的,这是我住的!”

殷虹一愣,旋即,嘴巳成“……”型,良久她指着徐丽芳道:“好啊,你这小妮子现在发达了,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而且房子还这么好,还有没有天理啊!当年老娘我跟雷哥混的时候,也没像你这样享受过!”

“不行!老娘我也要搬过来和你一起住,反正这么大房你一个人也住不了!”殷虹道。

徐丽芳连连摆手,道:“那可不行!陈局长就住楼上,我可不能让你搬我这儿来!”

“咋的了?怕我妨碍你勾引男人啊!”般虹白了徐丽芳一眼。

徐丽芳脸一红,啐了她一口道:“尽说些不正经的话,陈局长可是正人君子,可不像你说的那样!”

“嘿!”殷虹嘴一倔,“你别说这些了,陈局长我也熟得很,那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

“丽芳,我还真没鬼过不偷腥的猫,是你这妮子老实,死脑筋!如是我,我早把他勾到手了!”殷虹头望着天,啧啧的道:“乖乖的,如果勾到这么一条大鱼,老娘真就发达了!”

她越说越没谱,徐丽芳生气了,道:“小虹,你再没正形儿,我不跟你说话了啊!”

她一生气,殷虹剧有些怯,她吐了吐舌头,仰躺在沙发上转移话题道:“反正我不管,你不让我和你一起住也成,但是陈京不是去省城了吗?得好些日子才回来吧,这几天我可就住这儿了!这你可没意见吧?”

徐丽芳叹一口气,摇摇头,道:“那行,彬彬你负责带,我们说好了,只能住几天!陈局一回来,你得马上走!”

“是,是!”殷虹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脸上尽是得意之色,而手上则兴奋得手舞足蹈。嘴中还不忘喃喃的道:“发达了,发达了!跟着咱家丽芳享福了……”

徐丽芳笑了笑,心中感到有一丝高兴,殷虹和她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两人从小家里都穷,殷虹更是糟糕,基本是有人生、无人养,是靠吃百家饭长大的。

说起来,殷虹本质并不坏,奈何从小从市井长大,根本没人去关心她、疼她,她哪里能不走歪路邪路?

徐丽芳想着这些,她又禁不住想到了自己的过往,又开始忍不住抹眼泪了!曾经,徐丽芳觉得自己的命真苦,可是现在她想明白了,女人还得靠自己活!

念及此,她又感激陈京给了她机会,他觉得自己一定得好好干下去,干出个模样来,将来绝对不能让彬彬吃自己一样没文化的亏……

省城,又是范江来接陈京,两人一碰面,范江伸出大拇指指向陈京:

“你小子牛!你老实在澧河带着当你的父母官还不行,硬还兼职搞了一个首席文案,你这是一心多用,想发财想疯了吧?”

陈京擂了他一拳,道:“牛个屁,我看一切事情都是你引起来的,如不是你让我参与‘印象澧河’那片子的事儿,今天会弄出这么多屁事来?”

“你就知足吧!”范江反唇相讥,“你现在是因祸得福,不仅在仕途上风生水起,本身的才华也可以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方总还真是目光如炬……眼看中了你,真不知是她眼光好,还是你运气好!”

范江叹了一口气,方婉琦从三江传媒出去自立门户,硬是让她先声夺人,干出了名堂。

三江传媒的大批业务被方婉琦硬生生的夺走,而陈京那一只生花的笔也的确让方婉琦公司做的几个项目有了亮点,文字这东西看起来就那几个符号,可是不同的人用起来,那感觉就是天嚷之别!

陈京天生就是个玩文字的角,什么文案从他手中出来,那绝对都是顶呱呱的。没见陈京的嘴有多么会说,但是这小子一动笔,一块牛屎都能被他写出花儿来!

范江有些庆幸自己没做文案了,不然他还真要被陈京压住抬不起头来。现在三江传媒的文案就是苦不堪言,老板据说在剧处物色强手呢!

“范江,我可跟你讲,我来省城的事儿,你可千万别先跟方婉琦说。我这次来是有重任,容不得有丝毫分心,耳朵根子要特别的清静才成!”陈京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方总让你耳朵根子不清静?”范江有些乐了……“你这自恋也有些太过了吧!我可跟你讲,每天跟在方总屁股后面晃悠的公子哥儿可以装备一个加强连,就你这模样……”

“得,得,你这小子扯一边去了!我是害怕方婉琦让我去参观什友公司!我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不想扯到什么公司上去。”陈京摆手道。

范江像盯怪物一样的盯着陈京,他确信陈京是认真的,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觉得这个世道有些乱套,他越来起看不懂了!

而陈京这才下去几个年头,两人的距离竟然拉越来越大,再过几年,两人是否还能这么随便的称兄道弟?

楚城东城,新装绛的东城明珠大酒店旋转餐厅,餐桌上英格兰鸡丁沙拉、烤大虾苏大力、薯烩羊肉、烤羊马鞍,这是正宗的英式西餐菜肴。

王凤飞轻轻的笑笑,道:“陈京,吃喝的事儿,你是内行。你隔三岔五送我的那些土特产,几乎涵盖了整个楚江的美味。我要请你吃点特色的东西,就非得用点心,想点办法了!

这个餐厅英式西餐很地道,基本是原汁原味的,我去英国学习过几年,也有些怀念英式西餐的味道了,所以这牟地方,我倒是常常光顾的。

陈京吃了一块三明治,连连点头道:“味道不错!也就只有你王书记请我,我才能有机会享受这样的美味,我自已是万万不敢光顾这种高档场所的!”

“你就贫嘴吧!”王凤飞笑道,他话锋一转道。“要不这样,你重新回省城来,我把你安排在区委办,行政级别工资一切照旧,外加我隔三岔五请你吃这里的英式西餐,你认为如何?”

“那敢情好!我求之不得,那就这样说定了,回去我就跟我们书记打商量,让他放人!”陈京笑道,他纯粹是开玩笑。

王凤飞的消息十分通,陈京曾经就从王凤飞那里得到过好处,这一次陈京来省城第一件事就是拜访他,就是想故技重施,想借王凤飞力量探听一点消息。

和王凤飞,陈京颇为熟悉,也比较随意,两人吃饭到中途,陈京便毫不隐晦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王凤飞皱了皱眉头,道:“鸿城集团来大陆,这是个相当敏感的事情,我们的态度肯定是欢迎的!但是这么一家大企业,肯定会引起省里的关注!由省里介入了,问题可能就变得复杂了!”

陈京点点头:“这一点我知道,但是我也清楚,鸿城是个粗大腿,我们澧河那样的穷地方别说是抱住那条凑大腿,就是从这根大腿上扯一根毛下来,这对我们来说都是成绩!

所以啊,这事我们得认真对待,我主要是想摸清鸿城的一些信息,以方面我们正式和他们接触!你知道,我们那山旮旯信息是很闭塞的!”

王凤飞哈哈大笑,指着陈京道:“你小子,还真是敢想敢干!只是这胃口有些太大了吧,我们省城东城区可都没有你这般宏伟的目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