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63章 权利魅力

第一百六十三章 权利魅力 求月票

一家人在一起聊天,陈京看着父亲陈之栋和母亲钟秀娟头上`了不少白发,心情甚是愧疚和低落。

陈之栋两老却很兴奋,钟秀娟拉着陈京的手,说家里一切都好!

姐姐终于怀上了,妹妹嫁了户好人家,婆家人都疼她,当然,最重要的是陈京的事情现在让人放心。以前老两口觉得陈京下放到了穷地方,不愿提起这一茬,但是现在,他们却很骄傲这件事。

以前亲戚朋友提到陈京,那都是摇头,对陈京的评价都是书呆子,没出息。但现在,很少有人说这话了,隔三岔五亲戚们聚一聚,说到陈京,那都是翘大拇指,陈京的同辈则更多的是恭维和羡慕。

钟秀娟告诉陈京,大姑家的表姐夫闫名隔三岔五都会到家里来看看二老,每次来都拎着烟酒礼物,客气恭谨得很。

说到这里,钟秀娟不无骄傲的道:“人老享福,主要就是要享儿孙的福。儿孙有出息,有名堂,人家就尊重你,不然谁在乎我和你爸这糟老头子老太太哦!”

钟秀娟这话说得朴实,但却说出了至理,国人的人情交往,总是掺杂了很多世俗,世俗之人的人情,势利是占很大成分的。尤其是老人,还真应了那句话,老人的面子都得靠儿女还挣。

钟秀娟拉着陈京唠叨不休,妹妹陈灿吃吃的笑,道:“哥!现在妈就一个心愿没了了!妈现在就等着抱孙子,你可得抓紧了,可别让妈盼得太久了!”

这天陈京回家,陈灿两口子基本都回这边住。

他们小两口现在想自己做点事,最近电脑行业挺火,妹夫史建有这方面底子,就想从这方面入手,搞个店子。

但是小两口积蓄不多,另外…史建那边,他父亲史文明观点比较传统,一心只想史建把班上好,过个太平日子…不希望他瞎撺掇。小两口的想法实现不了,妹妹陈灿就找哥哥拿主意。

现在陈京在两家人心目中都是颇有分量的存在,史文明不信儿子的话,但是陈京说什么,一般他还是比较信服的。

陈京从进省城,陈灿小两口就缠着他,非得让陈京出面帮他们说服父母…把这事给定下来!

至于钱的问题,小两口这几年一共就省一万多块钱,这点钱根本就不够,陈京当即拍板给陈灿两万,并告诉他们俩,做生意就要从小做起积累经验!现在装机比较红火,两人就专门搞装机。

这一块,陈京有些关系…到时候让范江出面联系和他们有业务来往的几所大学,让大学开开方便之门,他们可以主攻学生的市场。

陈京将这些所有的事情都给他们安排妥当…陈灿两口子千恩万谢,史建也是个爽快人,他道:“哥,钱不会让你白投,你投了钱,就得算你一股!这事如果没有你支持,我和灿灿根本就做不了!

说句实在话,做这事之前,我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但是现在经你将思路一捋…我心中是百分之百有信心了,这个生意我一定赚钱。”

史建这么说,陈京也不愿伤年轻人的面子,便满口答应,但是股份他坚持只要三成。其实陈京并没有觉得这是个大生意,他只是觉得这事可以挣点小钱…对年轻人赚第一桶金来说,是个机会!

力所能及的帮帮自己最亲的人,尤其是陈灿这个妹子,两人从小感情就好,能够看到他们的日子一步步的向好,这对陈京来说便是莫大的安慰!

父母在,不远行!这话是从孝道说的。

但同时,又有好男儿志在四方的说法,陈京现在正应了后面这话。

不能侍奉在父母身边,陈灿和姐姐就得多帮衬老人一些,对这一点陈京本来就遗憾和愧疚,现在能够有机会给妹妹一些帮助,这算是陈京的一点小小的补偿!

说曹操,曹操到!陈京一家子聊天正在兴头上,表姐夫闫名和表姐黄丽就登门拜访来了!

闫名换了一辆新车,韩国千里马,这年头私家车是身份的象征,大家还不懂得去追求品牌,平常闫名因为这辆新车显摆得不行,但是今天,他却把车停得远远的,一路步行过来陈京家。

黄丽的一张嘴乖巧,一进门就舅舅舅妈的叫得亲热得不行,然后就凑到陈灿面前问寒问暖,态度极其的热情。

闫名也很客气,见完礼后,他坐到了陈京的对面,递给陈京一支中华,道:“京子,听说你又升了?再升你就要到省城来了吧!”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怎么?看你气色不错,下半年生意不错,挣了不少钱吧?”

闫名连连点头,道:“托你的福,下半年效益还可以!养家糊口没有问题!上次码头的事还真谢谢你,没你的帮忙,我这半年的忙活都打水漂了!”

闫名平常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尤其喜欢显摆,但是在陈京面前,他现在却规矩得像个小学生,不仅在说话谈吐上显得文邹邹的,连手上大一号的金戒指都取下来让老婆收起来了!

他对陈京的敬畏可不仅只是因为上次陈灿婚事的时候,他见识过陈京的人脉和手腕。

后来,就是前段时间的事情,闫名包了一个码头的混凝土浇灌工程,当时他实力不行,同时又是个体包头,别人就排挤他。码头竣工后,别人以工程没法验收为由,不给他结账付款。

当时闫名带资近百万,有很大部分资金都是赊借和拖欠工人工资来的,债主逼上门要钱,他车卖了房子抵押了都还不清债,当时的情况十分糟糕,闫名几乎就是走投无路。

在万分无奈的情况下,他打电话给陈京。

本来他是没抱什么希望,陈京远在澧河,就算是有些关系,那也只能算是澧河的地头蛇。省城这摊子水太深,他闫名混了这么多年,使钱不少,依旧还登不了大雅之堂,陈京又能有多少能量?

他打电话给陈京,正是应了一句话—病急乱投医!

可就是这个乱投医,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当时也是凑巧,王凤飞刚刚出任东城区区委书记,正是要找突破口站稳脚跟立威的时候。而那个码头恰好就是东城区管辖范围内。

陈京给王凤飞说了这事,王凤飞让人以了解情况,立马就以工程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个突破口介入,狠狠的敲打了码头工程承包方。后面有人给承包方指点,说是他们得罪了闫名。

这一下他们急了,马上把欠闫名的工程款补齐,又赔礼道歉一通好忙活。

后续又还给闫名照顾,重新给了他一个承包工程,这一来,闫名不仅起死回生,反倒是赚了一大笔。

闫名每次想到码头承包工程公司的那个瘦个子经理前后态度的转变,开始的傲气冷漠,牛哄哄得让人难以忍受,到后来的恭敬客气,脸上那笑容让人内心熨帖得浑身舒坦,那种前后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心中就能感受到很强烈的冲击。

权利的魅力,就那样活生生的展现在了闫名的面前,让他不由得不对之心生敬畏之心。

他苦苦努力,根本就没办法解决的问题,几乎就将他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陈京轻描淡写的一个电话,就将一切问题化为虚无,这才让闫名从内心对陈京真正的敬畏和信服。

闫名以前和黄丽一争吵,开口闭口就是黄丽娘家那边的人尽没出息,现在这话他可不敢说了,陈京的存在,让他不得不开始重视和黄丽娘家这边的人搞好关系了!

以前闫名,更多的是显摆炫耀,现在他不敢这样干了,他了解过陈京的脾气,知道陈京很反感的就是显摆。

清晨,太阳公公才刚刚露出半边脸,陈京床头的手机便响过不停。

陈京仲手摸索到电话,迷迷糊糊的接听,电话那头方婉琦的声音又响又刺耳:“怎么了?你倒是越来越能了,进省城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你这点上下级观念都没有吗?”

陈京脑袋猛然一清醒,道:“方总,那个………那个………不是那样,我也刚回省城!”

“你这个人现实得很,真正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你可别忘了,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可是大忌!你别怪我没提醒你!”方婉琦道,言语中多少有些威胁的意思。

陈京讪讪的笑笑,道:“方总,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我也想找组织呢!楚江传媒的大名我听过了,公司的地理位置我却不知道…………”

“我现在就在公司!你打车到楚城大厦楼下,我给你半小时够不够?”方婉琦道。

“半小时?”陈京一下从**竖起来,他本想说不够,但是他一想到下午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便咬咬牙迅速爬起来,也顾不得洗漱,穿一件衣服便噔噔出门。

他边走边骂范江这小子生了反骨,这小子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实在是要将他狠狠的敲打教训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