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65章 猪一样的脑子

第一百六十五章 猪一样的脑子 求月票

陈京离开澧河,冯为国心中就憋了一口气,那天被鲁权狠批的阴影在他内心没有散去,现在又有陈京的支持,他便毫无顾忌!

说起来,开发区的两家化工厂,其背后都是有后台的,冯为国虽然是管委会主任,可人家企业老总可没把他这个管委会主任看在眼中。平常有什么事情,便找冯为国帮忙解决,忙帮完了,就一脚把冯为国踢开。

别说是一般的孝敬,就是一包烟、一顿饭,冯为国都从来没吃到

这也是冯为国心中不平衡的地方,真正说起来,政府为了支持两家化工企业,这几年政策倾斜非常的重,完全是把私企当成国企在办,每年财政给的财政扶持资金就是上百万。

这些钱不可能是企业一家独得的,这里面的潜规则和猫腻,大家都心知肚明。

冯为国在这件事情两袖清风,一分钱没收人家的,现在出了篓子,屎盆子都往他脑袋上口,他这口气无论如何是咽不下。

他这次是动了真格,直接以开发区管委会的名义向两家企业提出了停工整改的通知,勒令必须停工,开发区管委会派人将现场施工工人解散,将厂门封存,谁说情都没用。

冯为国的态度很硬,县长和局长都下令要整顿的企业,他作为执行者能够手软?他手软就要掉乌纱帽,他手软就是对澧河县城数十万百姓不服责任!

澧河南城两个四季冒烟不断的大烟囱在冯为国的强力干预下终于停止了冒烟,这一下,澧河社会各界炸了锅,尤其是海螺和田园两家企业,他们平常在县里牛哄哄县委领导对他们都是客客气气的,都指望着他们为澧河的经济发展添砖加瓦,为澧河县财政的增收贡献力量。

现在倒好,开发区管委会对他们实施了强制措施没整改不准开工,这一下不仅是措手不及,而且也让他们一直很骄傲、自以为是的心脏受到了刺激,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开始到县里闹。

他们闹腾,县里各单位都纷纷表示支持,县里领导也给开发区管委会打招呼让冯为国不要死板。

可是这一次,冯为国是死了心要一条路走到黑,谁的劝告也没用,他的口号是要为全县老百姓负责,他不能够容忍这类高污染企业一直存在于县城周边,这是开发区管委会的职责所在。

这一来,冯为国是站住理了,哪个领导好直接跟他打招呼?县里的命令也不好下因为人家冯为国有理有据的抓环保,你说他抓错了?连环保局都不敢说这话,只能举手对冯为国的做法表示支持!

这事发展到这里还没结束海螺和田园两家公司使出了浑身解数,依旧没办法恢复生产。他们也想到了狠招,他们两家公司联合起来向县委反映,说他们的排污没达到标准,开发区管委会让他们停工整顿,他们没有怨言。

但是彩水集团的排污比他们更严重,群众反映更激烈,彩水集团也应该要停工整顿,县里面不能搞双重标准。

他们这一口咬住了彩水,事情一下就不同了彩水的问题最近这段时间刚刚偃旗息鼓,县政府王涵阳副县长亲自抓这块工作,工作初步有了成效。

现在这样一闹,矛盾又激发了,易周镇彩水集团周边老百姓又开始阻工,要求彩水集团需仿照海螺和田园两家企业停工整顿。

尤其是两个炉子的烟囱必须要有妥善的环保排污办法,不然也不能继续生产。

这事儿一下就闹大了!彩水集团是澧河最大的企业,是澧河财政收入的支柱企业之一,这种企业的稳定是至关重要的。现在海螺和田园咬住了彩水,局面一下变得复杂,县里的乱象就这样生了!

为了解决问题,县里组织召开联席会议,相关单位企业代表全部参加,在会上,王涵阳严肃批评了有些单位工作方式死板,不懂得变通,一味的硬干蛮干,这种做法不仅伤害了企业的积极性,也对澧河整个经济和社会环境造成了伤害。

王涵阳这番讲话,让本来就铁了心的冯为国更是觉得委屈,轮到他发言,他上来就的罗列了一大堆数字,都是关于澧河县空气质量不符合国家规定的相关报道。

他道:“我对工作方式的问题不愿意过多的讨论,我只是很清楚,要解决治污排污问题,这是我们嚷嚷了好多年的问题。我们这次管委会整顿开发区下属企业的污染问题合理合法,这不仅是要改善我们开发区的投资和生活环境'是对澧河全程十万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环境负责。

我们澧河上空天天都是污浊的空气,我们澧河人天天都生活在满是污染气流,充满毒气废气的环境中,这个问题难道还不能够来点强硬,要求企业妥善解决?”

他说了这些,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道:“现在,外面有很多传言,说因为海螺和田园两家公司的问题,牵扯到了海螺环保的问题,我在这里表个态,这事就是牵扯到县委、市委的环保有问题,我们管委会都不会改变初衷!

现在全县几十万老百姓都盯着我们经贸局以及开发区管委会,就看我们能不能够主持正义,能不能够公平公正实实在在的解决问题。

对于老百姓的这种疑问,我已经向他们承诺了,只要是县委领导不撤我的职,我就要坚持到底!一定要刹住这股乱排放、不讲究社会公德公益的歪风邪气!”

冯为国这些话一气呵成,说得**荡漾,表态也是硬的没有一点回旋余地,而且明显都是针对王涵阳的讲话说的,他这一发言,全场哗然。

县委一众领导固然尴尬,参会的企业负责人更是脸色变绿,尤其是平常特别注意面子和形象气质的彩水老总邵冰莹,她感觉颜面扫地,一直以来,她的注意力都在县委层面,她做的努力和公关都是针对县委领导的。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下面哪些单位干忤逆县委领导的意思和他们过不去。

现在倒好,经贸局这个冯副局长对彩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明面上是要严查田园和海螺,实际上却是暗讽县委有些单位和个人在包庇彩水,致使让他管委会处在了风口浪尖!

会议进展到此,这个会就没法开下去了,主持会议的副书记赵一平宣布会议暂停,他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情况向舒治国反映。

舒治国听了这事的前因后果,只是说了一句:“陈京手下的兵,就是脾气硬,胆子大!涵阳向来办事稳重,这一次却用错办法了!”

陈京听说这事,是县委黄小华主任打电话给他的,黄小华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完,便道:

“我看这个冯副局长有点乱来了,这完全是扯了你的虎皮,在向我们县各单位、各企业叫板嘛!经贸局如果都是这样的工作方法,以后把人都得罪光了,还如何展开工作?”

陈京听说冯为国的所作所为,心中也觉得异常惊讶,他还真没看出来,平常温吞水一般的冯副局长还有这个厉害脾气。

他正要斟酌这事的妥善处理办法,一听黄小华这样说,他道:“黄主任!我看我们的老冯就是坚持原则的好同志!对这样的同志,我们怎么能够否定其原则性?

另外,说到得罪人的问题,我们经贸局从来不无故得罪人,面子都是自己挣的,自己做的事情没面子,你指望别人怎么给面子?

冯副局长的工作方式方法的问题我不做评价,但是他做的事情对错问题,我认为没有错!不管牵扯多广,只要涉及到问题的企业,那就要整改,彩水集团也不能例外,我们不能够有几套标准!”

陈京这个说法,直接把黄小华剩下的话全顶回了肚子里面。他最擅长的就是小手段,但是现在他却忽然发现自己预备的那些小手腕现在全都用不上了!陈京这个脾气,还真应了书记的话,什么样的将军带什么样的兵,这次几家企业遇到了陈京和冯为国这两个犟脾气,是活该倒霉了!

黄小华结束了陈京的谈话,有些气馁,他正要再联系一下几个部门的负责人,一起协调一下事情的解决办法。

县纪委的电话打过来了,王庆副书记道:“这个海螺王魁生就是猪脑子,遇到了事情不寻求正规渠道解决,尽走歪门邪道!刚刚经贸局副局长冯为国来纪委上交了王魁生给他送的一万块钱,这个事情我们纪委要成立调查组调查……”

“有这样的事?”黄小华脸色大变,“王魁生乱弹琴!他···…他……他……”

黄小华一连说了三个他,后面的话却说不出来,他对王庆送过来的这个信息,太清楚其含义了!这个姓冯的现在正是光脚不怕穿鞋的,狠心要一条路走到黑了,王魁生胡乱使钱,不正给了冯为国炒作的口实吗?

王魁生简直就是一头猪,猪都比他聪明,还没那么长的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