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66章 一枚雌性生物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枚雌性生物 求月票

陈京虽然在外人面前维护冯为国的做法,但是在内心,他还是略微有些担心!

现在,对澧河而言,最重要的是招商方面要出成绩,要做到这一点,澧河社会的问题和投资环境的改善就是至关重要的。

冯为国的工作方法有些太生硬了,虽然初衷值得肯定,但是这一闹起来,多方利益受伤,澧河要保证安定团结的局面就殊为不易了!

陈京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临走前对冯为国的那些叮嘱!他的初衷只是希望能够将澧河的几家刺头企业敲打一番,等到县委和县政府领导出面干预的时候,便顺水推舟,借坡下驴。

事情做到那一步便是进可攻、退可守,以后经贸局和管委会再找相关企业开展工作,就容易很多。

现在,冯为国这样一强硬,自恃占了道理便得理不饶人,四面树敌,甚至县委领导的劝阻都没有作用,这个做法实属有些过了,有违陈京的初衷!

接到了黄小华的电话,陈京心中便归心似箭了!有些事情,需要他出面才能够妥善解决!

“叮,叮!”桌上的电话响起,陈京拿过手机一瞅,叹了一口气,将手机放在耳边道“方总,早上好!”

“我很好,你有点不好吧!”方婉琦在电话中脾气不是很好,似乎还在生陈京的气。她顿了顿,道:“有个事本不想跟你说,但是我仔细斟酌了一下,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

你们澧河好像有人要查你的底细,我说陈京,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别人这次查可是动真格的喽!”

陈京心中一惊,但面上却不动声色道:“我有什么底细值得别人查的?查来查去,也只能查到我有两个做老师的父母,还能委到些什么?”

方婉琦嘿嘿一笑,语气倏然一变道:“陈京,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什么人?就是口是心非的人,你脑子里想的,和你说的不一样自然就会雳出破绽来!

我就不信你不想知道是谁要查你,查你的目的又是什么?你们政坛人物不喜欢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吗?我看这事就与此有关吧?”

楚城楚江河畔,这里有一家斗楚风的高档会所。?7z小说

陈京作为土生土长的楚城人,他自然知道这家会所的档次和品位,关于楚风会所幕后老板的故事和传说,陈京也听过了不少版本,以前陈京对这种以讹传讹的传言甚为上心,但现在他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了。

一个人旖熟的标志很多时候就是他能够正确的给自己定位子他便就成熟了!

陈京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这些高档会所不属于他的圈子,他的精力和兴趣,自然就不在这上面。

但是这一次,他却光临了这家会所,像所有第一次进入高档会所的穷酸一样,陈京很惊讶会所设施的奢华。

这家会所的宴会厅,全部是欧式风格建筑地面上松软的意大利地毯,人踩在上面都变成了猫,那种松软的感觉让人从心底觉得舒适!宴会厅穿梭来往的男人女人,统统都是非富即贵。

陈京初略的扫了一眼,他便笃信,整个楚江奢侈品的很大一部分,可能就在这个会所里面。平常难得一见的顶级服饰品牌,阿玛尼、香奈儿、范思哲,在这里到处都是,陈京的这身行头,穿梭在人群中,跟叫花子没什么分别。

方婉琦想的主意绝,她给了陈京一张记者的皮子,陈京便得以在这里进出自由!

陈京虽然很惊讶这里的奢侈,但是他面容依旧镇定,要了一杯波尔多红酒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面安静的坐着,以一种旁观的态度在冷眼旁观着这宴会厅的一切。?7z小说

他摘掉眼镜,用眼镜布细细的擦拭,再戴上眼镜的时候,这一屋子的灯红酒绿,他看得更清楚了!

他忍不住回去想,自己随随便便这么一杯酒,喝掉的就是一个普通人家一个月的生活支出。就像现在这样一场大型派对的消耗,如果放在澧河,至少可以支援一百个孩子上学,人与人之间的天壤之别,因此可见一斑。

陈京骨子里面就是个土包子,他对这一点不忌讳,在这样的宴会中,楚城的精英上层社会名流云集,可能也只有陈京会去算这一杯酒所包含的那些富有草根思维的内涵,陈京就是个草根,更何况他来自于澧溥这样贫困之乡?

一想到自己的身份,陈京反而觉得心安理得了,他品酒的姿势和神态更是优雅自然,虽然周围都是他现在可能还无法企及的牛人在穿梭,他却毫不在意,颇有小视天下英雄的气魄!

“叶小姐今天真漂亮啊!尤其是那一款白色的礼服,和她的形容气质太搭配了,真是迷倒万千男人的装扮!”陈京听到耳边有人议论。

一个瘦个子年轻人一屁股坐在了陈京的对面,他旁边坐着一个半大孩子,看上去就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两人指指点点,冲着宴会厅二楼的位置。

“猴哥,加油!可惜我现在未成年,如果我成年了,肯定要对叶小姐死缠乱打一番,只到她彻底的恋上我!”半大孩子一本正经的道。他的嗓音厚重,配合他那张孩子脸,显得异常的滑稽不对称。

瘦个子年轻人讪讪的笑笑,眼睛瞅向陈京,轻轻的领首。

陈京冲他举杯示意,瘦个子瞪了半大孩子一眼:“你小子毛都没长齐,就学会老气横秋了,真是不错嘛!”

然后他才对陈京道:“这位老兄,以前好像没见过呢!我叫侯林,认识一下?”

陈京放下酒杯淡淡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记者证晃了晃,陈京不太想跟侯林多聊,因为陈京一看对方手腕上那枚江诗丹顿的腕表,就知道对方的身份和背景非同一般。

再看他的年龄,凭他个人的努力,年纪轻轻,怎么可能能够享用这些?

所以,这个侯林十有就是一公子哥儿,陈京能和这类公子哥儿聊什么?

陈京不想和侯林说话,侯林一看陈京的记者证,却一下来兴趣了,凑过来道:“咦,老兄!你是方婉琦的人马吧!你能在方婉琦那类高危动物手下混饭吃,那实在是了不起的人,很令人敬佩啊!”

陈京愣了一下,仔细瞅侯林的脸,这家伙脸上一脸的正经,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陈京却忍不住在肚子里好笑了!

他还第一次听说方婉琦是高危动物,方婉琦是动物吗?陈京会心的笑了笑,看来方婉琦的名气不小,在楚城上流社会,很有一些结交!

就在陈京胡思乱想的时候,侯林又凑过来道:

“老兄,没事还是要离那女人远一些,这头雌性生物不好惹,惹她的没一个好下场!廖哲瑜为这女人都发了疯了,这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陈京摇摇头,侯林一拍手,正要继续说话,他旁边的半大孩子插言道:

“你别听猴哥瞎扯,他对方姐成见深,方姐最喜欢收拾咱们这帮还在读书的犊子……”

侯林一拍半矢孩子的脑袋,道:“小屁孩你瞎扯什么?什么还在读书的犊子,吗?我已经阜业了,都参加工作了呢!”

他挪动座位,靠拢陈京一些,眼睛瞅着二楼的高台,道:“怎么?你们也对叶小姐感兴趣吗?你们是哪家媒体?要不要我给你提供一些素材?”

这个侯林有些自来熟,一提到叶小姐,他似乎就挺激动,陈京心中纳闷,心中在想,叶小姐究竟是何方神圣?

忽然,他心中一动,想起当年读书时候的传言,传言说楚风会所背后最大的后台是叶成万,叶成万是谁?不就是前楚江省省委书记吗?难不成这个叶小姐,和叶成万是有关系的?

另外,陈京听侯林的语气,好像今天的这个派对就是专门为那个叶小姐准备的,如是这样,棒场的人倒真不少了!

“哥们儿!”侯林眼睛眯成一条缝,那样子很是神秘猥琐,他凑陈京更近一些,道:

“待会儿拍照的时候,多用点心,你们专业水准,弄出来的东西看起来那才叫带劲过瘾,到时候东西好,你打个包,开个价!我老侯全买下……”

陈京一愣,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那半大小子吃吃的笑,道:“你买什么?我也要买,我也要买!”

侯林气得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冲小子道:“你这个小鬼头,还没成年呢,想干什么?我们大人说点事,就知道插嘴,有你这样的小孩吗?”

他拍拍陈京的肩膀,道:“就这样说定了啊!你可别不仗义,我侯林可是只瞧得起仗义的人!”

陈京微微蹙眉,有些哭笑不得!他就没觉得自己像是记者,他端起红酒抿了一口,恰在抬头的时候,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他不禁“咦!”了一声,对方也恰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他,脸上也雳出了惊容。

陈京摇摇举杯致意,对方端着酒杯快步走过来,侯林和半大小子也站起身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