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67章 五个女人一台戏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五个女人一台戏 求月票

王凤飞!

对于这里能看到王凤飞,陈京非常的意外,而王凤飞则更是惊讶,他笑吟吟的走过来,侯林冲着他点头,道:“王哥好!”

王凤飞笑道:“你这个小侯子,不是说要去英国留学吗?怎么还待在楚城啊?”[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侯林神色有些窘,道:“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这成绩,留到哪里都一样,不是有句俗话吗?一条牛,从东京赶到西京还是一条牛,我大致就是这种情况了!”

“你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王凤飞叹口气

陈京在这时插言道:“王书记,在这里遇到你真感意外!”

王凤飞嘿嘿好笑,道:“是啊,我也觉得世界有些小!你是跟谁进来的?没看出来,你这路子还不是一般的野!”

陈京摊摊手,将手中的记者证拿出来亮了亮,王凤飞愣了一下,哈哈笑了起来,指着陈京道:“你做得绝,看来你们这些笔杆子就是和凡人不一样,比咱们多一个身份,无冕之王嘛!”

王凤飞边说边坐了下来,道:“行,今天我还琢磨,觉得这个派对我这个中年大叔在里面会索然无味,现在有陈京你也来了,我们一起喝酒聊天,倒也很有趣味!”

陈京和王凤飞闲聊,聊得正高兴,忽然,宴会厅众人一阵嘈杂,大家都站起身来朝一个方向聚拢,那边有楼梯通往楼上,楼上的高台上,有几名亭亭玉立的旗袍女子盈盈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又过了片刻,一个美女摄像师背着摄像机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她慢慢后退下楼梯,等她后退大约三步的样子,二楼高台上出现了白色礼服的女人。女人身材高挑,头发高挽在头顶,缠成一个很复杂雍容的头饰。

陈京的注意力却在女人的眼睛上面·他从未见过如此灵动的眼睛,女人出现的那一刹那,目光流转,陈京看到她的双眸·内心便毫无征兆的猛然颤动了一下。

女人的五官精致到了极点,杏仁形的眼睛,高高的鼻梁,一抹红唇唇线性感到极点。

这是一张典型的东方美人的脸,陈京揉了揉眼睛,他看了看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在这一刻·这个女人就是整个宴会厅唯一焦点和中心。

“这就是叶小姐吗?”陈京心中暗道。

他心念转动间,再次抬头看二楼高台,在女人的身后,他终于看到了方婉琦,方婉琦今天穿着一套淡黄色的职业套装,头上戴着一顶时尚的贝雷帽,腰上系着一条窄窄的腰带,很另类的装扮·她脸上也挂着笑,特别阳光的那种,好像真是记者一样。

她出现在白色礼服女人的旁边·一点都不喧宾夺主,但却没有人能够忽视她的存在!

她双手背在身后,一双眼睛到处逡巡,最后,她终于看到陈京这边,她微微的蹙眉,好像是冲陈京眨了眨眼。

白衣礼服女人款款下楼梯,“嘭!嘭!”几声,空中五颜六色的彩带飞扬而下,将白衣女子笼罩其中·人群爆发阵阵掌声,大家都含笑看着白衣女子。

终于,她走下了楼,灵动的双目流转,冲人群施礼,早有人将麦放在了她前面。

她轻轻的吹了一下麦·人群马上安静下来,女人笑了笑,道:

“欢迎大家光临楚风!今天来的,都是海缘的好友,也有长辈,海缘此时非常的感动!感谢大家!”

白衣女子风姿卓越,但是谈吐却很干练简洁,聊聊几句话便把话题扯开,她说话一共就十几句,都是客气祝福的话,最后便是大家自由喝酒、跳舞,聊天,宴会厅中间的部分奇迹般的变成了一个舞池,紧接着灯光也发生了变化,舞曲响起的时候,派对终于渐入佳境,出现了第一个**!

和陈京一起坐的的侯林和那半大的孩子早不知所踪了,王凤飞冲陈京举杯道:“陈京!你不去邀请人跳一支舞?”

陈京摇摇头,道:“王书记,你自便吧!我就只是坐一坐!”

王凤飞点点头,起身,他走到舞池边上,向一位女士攀谈几句,两人便搂在一起翩翩起舞了!

陈京一个人有些烦闷,方婉琦故弄玄虚,说是有人要查陈京底细,让陈京到楚风会所来,她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陈京,可现在方婉琦自己玩得不亦乐乎,哪里还记得陈京这茬子事儿?

“先生,可以请你跳一支舞?”

一个黑色礼服的女孩凑到了陈京的面前,陈京愣了一下,正待拒绝,他四顾看了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了,就他孤零零一人坐着喝酒,显得异常的另类。

他点点头,拉着女人的一双小手,唱手搂着对方的腰,也进入了舞池中。

跳舞陈京在大学学过,不是很擅长,很久没跳了,又还有些生疏。好在对方女孩是个行家,陈京踩着对方的步子,倒也能跟得上。

酒冰凉,一杯啤酒喝下去,方婉琦长长的吐一口气。

她旁边,叶海缘盈盈含笑看着她,她冲对方瞪眼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喝酒的女人?”

叶海缘皱皱眉头,她眼睛看向对面,对面坐着一位高大帅气的男士,脸上笑容可掬,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让他看上去更有知性的派

“婉琦,你就少喝点酒吧!”男人笑道。

方婉琦冷笑一声,道:“你让我少喝我就少喝吗?我偏偏就要多喝

周围其他几名男女都不说话了,今天派对,人人都穿礼服,方婉琦独立特行穿职业装。派对大家都端着高脚杯的红酒,方婉琦偏偏喝啤酒。

“行了!廖哲瑜,你就避一避吧!”叶海缘冲着对面的帅气男士道。

男士笑了笑,端起桌上的杯子轻轻的摇了摇,细细的品了一口酒,道:“那行!你们玩得愉快!我换个地方坐!”

说着仳′站起身来,迈着四方步子远去。

方婉琦轻轻的嘿了一声,叶海缘扭头看向她道:“你呀!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廖哲瑜风度翩翩,又事业有成,又哪一点不好了?你怎么就非得一根筋的对他抱有敌视态度呢!

你看你这身装束,哪里像是参加派对的女人?听我一句话吧,什么时候都不要委屈了自己,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方婉琦咬了咬嘴唇,眼睛看着舞池的方向,脸色变幻不定。

忽然,她抬手指了指舞池,皱眉道:“海缘,那个人陌生的很,是你的朋友吗?”

叶海缘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士面孔,她摇摇头道:“我不认识啊!可能是谁的男朋友吧?”

“谁的男朋友?不会吧?楚城还有哪一枚帅哥让我眼生?没有可能!”方婉琦摇头道,她咦了一声,道:“那个和他跳舞的不是你们会所连经理吗?我看她是怕冷落了客人吧?”

叶海缘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经方婉琦这样一说,她也觉得有些不正常。

楚风会所算是私人会所,能进来的都是熟悉的人,即使有陌生人进来,都会有人引荐,断然不会冷不丁出现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尤其是方婉琦,她记者的身份,平常结交广泛,在楚城就数她认识的人最多,尤其是年轻的男士,又有哪个有身份的年轻男士她不认识的?

叶海缘周围的男男女女不少,方婉琦提出了这个疑问,大家便纷纷的去指认,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大家都不认识!

叶海缘按了按桌上的服务按钮,方婉琦一手按住她的手,道:

“行了,行了!别大惊小怪!这样吧,我发现现在的派对越来越没趣味!今天这样,我们玩个有趣的游戏!

我们有几个女人,一······二……三……一共五个女人,我们猜拳!谁输了,谁去请这个帅哥跳一支舞!顺便弄清这个家伙的身份,你们敢不敢玩这个游戏?”

方婉琦眼神发光,兴致盎然,有人提出来道:“这人咱都不认识,会不会是混进来别有目的的,我们找他跳舞会不会有危险?”

“得,得!你是恐怖片看多了吧!尽瞎扯!我们要的就是一点刺激,再说,谁都只有五分之一的机会,你不输不就行了吗?”方婉琦摆手冲几人道。

她这样一说,马上就有人响应,方婉琦对叶海缘道:“对了,海缘你不会怂了吧?今天你可是主人,你不参与就没意思了!”

叶海缘优雅的一笑,道:“你这个鬼女人,尽能想出一些古灵精怪的事儿来!不就五分之一的机会吗?我们就来吧!看谁输谁赢,我们几个男士到时候就当护花使者啊!”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下有五个女人,这台戏就精彩了!

猜拳声起,五个女人层层酞,最后败者竟然就只剩下叶海缘和方婉琦了!

方婉琦宛若一直斗红了眼的小鸡儿,伸出手来道:“我们再来,两只小蜜蜂啊……”

两个女人,两只纤纤玉手**在空气中变幻着各种手型,空气中充满了紧张又热烈的气氛,忽然,周围的呼喝声瞬间静止!

紧接着便是方婉琦的欢呼:“海缘,哈哈,你输了!你躲不掉了……”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