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69章 他是何方神圣?

第一百六十九章 他是何方神圣?

舞曲动听而富有节奏,霓虹闪烁中,陈京搂着叶海缘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女人个头很高,穿着细丝高跟鞋,个头差不多和陈京相差无几了!

近距离的搂着这个女人,陈京才深刻的感受到这个女人的魅力,她眼睛很大,长长的睫毛向上弯起,很漂亮性感。她的皮肤很白皙润滑,弹指可破,并没有施太多的脂粉。

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露出洁白晶莹的牙齿,有个浅浅的小酒窝,让她更是平添了一分纯真,真的很漂亮,很吸引人!

单从相貌论,叶海缘和方婉琦应该在伯仲之间,但是叶海缘的言谈举止,大家风范,举手投足,贵气逼人。远不像方婉琦一样,一股子野性,一股子精灵古怪。这一来,则更显得有一股成熟的魅力!

陈京自始至终都很平静,即使周围的人都看着他,很多人都窃窃私语,他也不为所动!

侯林端着一杯红酒,痴痴呆呆的看着舞池的方向,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脑子也转不过弯来!

“这小子是何方神圣?看他那一身寒酸的装束,陌生的面孔,自己怎么就没一点印象呢?”侯林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得是什么牛逼的人,才能值得他视为女神的叶海缘亲自邀请他跳舞。放眼整个楚江省,可能还没有这么一号人物吧?

楚江省比较有名的叶海缘的追求者,杜凯、黄思,这些平常都算是人模狗样了,难不成这小子比这几个人还牛?

侯林觉得不可思议,他尤其看到陈京那平静自然的神态,他更是心中打鼓!这小子深藏不露啊,还真可能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角儿。

和陈京跳舞,叶海缘动作有些紧,她从来没有和陌生男人如此近距离的相处过,单此一点,她就觉得拘束别扭。

但是周围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又不得不努力的保持笑容和优雅,而内心深处,她却是叫苦不迭。

她忍不住去打量面前的男人,对方神色比自己想象的要平静得多,甚至比自己都平静。这一点让她心中有些纳闷!

说起来,这个男人既然大家都不认识,那十有八九可能是混进来的,混进派对中来,见着主人,和主人一起翩翩起舞,还如此坦然冷静,这说明什么?

叶海缘有些后悔,她觉得方婉琦简直就是个鬼精灵,自己一时兴起,也跟着她不着调了!

一支曲子跳倒差不多一半了,叶海缘感觉实在是难以坚持了,她又想到自己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要弄清对方的身份,她心中不禁有些惶急。

她费了很大的力气,鼓起勇气道:“先生,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陈京轻轻笑了笑,道:“我姓陈!叫陈京!”

叶海缘努力的想陈京这个名字,可是她怎么想,也想不出自己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她沉吟了一下道:

“陈先生,幸会了!我们以前见过面?”

陈京摇摇头,道:“我们以前没见过面,叶小姐的大名我也是今天才听到!要说幸会,我才是幸会!”

叶海缘一愣,她没料到陈京如此坦诚,一时她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不说话,陈京也不说话,脚下的步子却是越来越轻盈了。

叶海缘用眼睛的余光看周围,周围的舞者,还有舞池边上的男男女女,都望着自己这边看!她简直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她恨不得马上就甩手离开,然后马上让人把这个男人揪住,查问他是怎么混进来的。

但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这样做,这让她感到别扭到极点了!

她的脚下开始变得不灵活,有几次脚都差点被陈京踩到了,她简直欲哭无泪。

就在她最难以忍受,要崩溃的边缘,陈京终于开口说话了,道:“怎么了?你身体有些不舒服吗?”

叶海缘紧抿着嘴唇一语不发,只是轻轻的哼了哼。

陈京叹了一口气,道:“是你邀请我跳舞的,我总不能不赏脸,其实这一曲舞,实在是跳得有些冤枉了!”

叶海缘脸一热,她回头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自己还真是主动邀请对方跳舞……一念及此,她简直要晕过去,她再看陈京的样子,心中的火腾腾的往上冒,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她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男人,简直是得了便宜又卖乖,分明是占了便宜,却还装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恶心,让人气愤!听这家伙的口气,和自己跳一支舞,那是极其不情愿的,是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才答应跳的这支舞。

陈京实在是觉得这舞跳得有些尴尬,有些累。

周围所有人都是观众,大家都以一种审视异样的目光看着这边,这就怪让人难受了。偏偏叶海缘的步子越来越乱,身子越来越僵硬,跳着跳着,陈京脑门子上尽是汗!

“先生,你不知道楚风是一家私人会所吗?”叶海缘终于摊牌,说出了最直接的话。

陈京愣了一下,微微的蹙眉,在一瞬间,他有些明白叶海缘的意思了!

他心中忽然有些不舒服,他明白自己在对方眼中原来是个不速之客,客观的说,叶海缘脸上挂着笑,这话说出来,语气也是平淡客气的。但是这种平淡客气,背后的那种高傲和藐视,实在是让人感受很清晰。

草根的共性可能就在于对被别人轻视的敏感,这可能是自卑的心理作祟,就像陈京,他现在感到心情陡然变得不舒服!

他眼睛盯着叶海缘,两人双目对视,叶海缘感受到了陈京眼神的异常,她不禁有些心虚。她脑子忽然浮现出那些偷偷混进别人派对,做那些不堪之事的案例,她心中更是往下沉,道: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

陈京看到了叶海缘脸上一瞬间的慌乱,他心中不适迅速淡去,他有些自嘲的暗笑自己真是心胸太窄,自己活得堂堂正正,自己有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又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

更何况对方是个女流之辈,是个生于富贵之家,从小锦衣玉食的女人,她又能懂得了多少人世的酸甜苦辣?自己怎么能跟她一般见识?

他的心情渐渐的平定,神态也变得缓和,道:

“你和我都上了方婉琦的当了!我们这一曲舞,可能就是个她的一个恶作剧!”

叶海缘动作顿了一下,脸上神色立变,轻轻的“啊……”了一声,引来周围的人一种侧目,她连忙闭上嘴,脸上却是绯红一片。

而她这个动作,落在了周围人的眼中,却是她和陈京两人窃窃私语,忽然她一声娇哼,然后就是双颊绯红。

为什么她的脸会红,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两人跳舞本来就搂在一起转动,在电石火花之间发生的事,又有谁能看得清楚?

一时,整个派对都有一股躁动,叶海缘红脸的事,足以触动所有人的神经。

这个男人是谁?他和叶海缘是什么关系?两人之间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是两人有亲密接触吗?

有人开始交头接耳,有人则是闷头沉思,而向侯林则是捶胸顿足,大叹自己瞎了眼。又叹自己一直仰慕的对象,今天竟然被人夺了初吻了,他觉得自己羡慕嫉妒恨得要死了!

叶海缘,楚城名媛中排在第一位的存在,其不仅人生得漂亮,而且本身事业有成,能力很强。更重要的是,她从来没有绯闻,对任何人都客客气气,对任何追求者却都不假辞色。

这无疑是让她加分的重要原因,男人的心理,都是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再加上叶海缘背后的家族实在是显赫之极,她在楚城名媛中排名第一则不足为奇了!

这样一个让楚城公子哥儿趋之如骛,都视其为梦中情人的美丽女人,忽然有了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好像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般,那么神秘、那么低调,却是一鸣惊人,让所有的人都为之震惊。

陈京并不知道这事会有这么严重,他只看到叶海缘那一瞬间红脸的万种风情,他心中似乎被什么东西猛的揪了一下,浑身发麻,那种触电的感觉他从未有过。他迅速移开目光,不敢再看面前的女人!

他真的想这支舞曲快点结束,他此时脑子里面在不住的咒骂方婉琦这个鬼人,自己一天忙得不亦乐乎,偏偏上了这个女人的当,被她忽悠过来参加什么派对,简直是陪太子读书,完全是索然无味。

“方婉琦!我跟你没完!”叶海缘心中在咬牙切齿,但是在面上却不得不表现淑女,她弄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心中放松,终于第一次认真的将陈京认真的审视了一通。

陈京个头不错,人不是特别亮眼,但那种超越年龄的沉稳和成熟,却让人能清晰的感觉到,这种感觉竟然很舒服!

“他是个什么人?”叶海缘心中忽然冒起一个念头,她正要说什么,却感觉腰上一轻,陈京的手已经缩了回去,而舞曲就在这时噶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