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70章 水落石出

第一百七十章 水落石出

秋天的天气,白天热,两头却颇有凉意了!

楚风会所外面,一辆黑色的桑坦纳在朦胧的路灯下面异常的惹眼,看车牌号,楚J02330,这是德高市的车,“0”开头,这是党委政府一系的公车。

赵一平身上穿得有些单薄,他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又掏出一支烟来给自己点上,似乎抽烟的时候,能够让自己感到暖和一些!

他进省城这是第二天了,今天他无论如何要等到自己要见的人,这是他自己给自己的目标!

越近年底,县市班子调整换届的风声就越吹越疾了,现在澧河新任县长已经到任,赵一平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机会。而舒治国在年底走人后,他留下的位置,赵一平也觉得自己能够坐上去的机会十分的渺茫。

在这种局面下,赵一平终于按捺不住了,他无论如何也得努力争取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尽一切努力去争取,要将手上的一切资源都利用起来去争取,这便是赵一平现在的决心!

澧河争取不了,就换个地方,德高不行就回楚城,赵一平也是省派干部,他的根儿就在省城中。

这次赵一平回来,要找的除了自己在楚城本来的关系外,他还准备再拓展一些关系。这个关系还得追溯到当初澧河易周水泥厂拍卖的时候,当时省城的那个他一直想接近的大人物的公子对水泥厂很有兴趣。

赵一平当时很努力斡旋,最终被马步平抢了先机,易周水泥厂成功被彩水集团收购了,而赵一平这条线给人的承诺就打了水漂。

这让赵一平很尴尬,很没面子,而对方也颇为失望,以至于有好几年,两人都疏于联系!

这一次,赵一平又想到这条线,最近澧河又有了一个重磅消息,台湾鸿城集团有意投资澧河,这个消息赵一平相信,对方一定是有兴趣的。于是他便鼓起勇气,拨了一个电话。

没想到,这个电话一拨,还真起了作用,他心中按捺不住激动,人在澧河立马就赶赴省城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赵一平显得有些焦躁,楚风会所的大名他是知道的,今天那位目标任务到楚风会所究竟是出席什么重要的活动,怎么这么晚都没出来?

又是一支烟抽完,赵一平拍了拍司机的座位,道:“把汽车发动着,将空调开着,这天转凉,有些吃不消了!”

司机小黄连忙将汽车发动,而就在这时,会所门口有人出来,三三两两,男男女女。

会所的停车场中,各种豪车走马灯似的开出来,然后迅速的消失在夜色中。

赵一平一看这架势,忙让司机开门,他自己快步往会所门口挤。

他约了对方,对方明确让他在会所门口等一会儿,虽然他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但是等到这时候,他终于见到曙光了,他内心有些兴奋。

他眼睛盯着门口的人看,一波波的人从他眼前溜过,他暗暗咋舌。

早就听说楚风会所的高档、奢华,赵一平没有进去过,但是看这些男男女女的装束和服饰,他就能够想象会所内面的情形。这都是整个楚江省顶级公子哥儿、小姐们玩的地方啊!

忽然,他心一紧,终于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人,他连忙定了定神欲上前打招呼,可是他刚迈出一步,却直愣愣的呆立当场,再也迈不开步子了!

陈京从会所出来,他急着想离开!因为他实在不喜欢周围灼灼的目光,而应付这些公子哥儿小姐也需要精力,他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来应付这一些?

可是,侯林和林俊像牛皮糖一样缠了上来,这两家伙,一个年轻小哥,一个还是半大孩子模样,但是两人都生了一张利嘴。

尤其是侯林,说话像打机关枪一样,他噼里啪啦,冲着陈京就是一通问题。

“陈哥,都怪我和小俊有眼不识泰山,还不知道有你这么一号牛逼人物,今日个我请客,我们重新换个地儿再喝几杯,我们交个朋友,交个朋友!”侯林凑到陈京身前,态度十分诚恳。

本来陈京准备和王凤飞打招呼,侯林道:“得了,王哥晚上佳人有约,陈哥你就别打扰他了!”

陈京听侯林这么说,他便只好打消原来的念头。

他又想联系方婉琦,找她问个究竟,可是眼看着方婉琦和叶海缘一帮子人簇拥着已经出门了,估计又是去赶下半场去了,他哪里去找这个疯女人?

于是这一路,他就被侯林和林俊两人围着出了门。

走到门口,侯林皱皱眉头,左右看看,嘀咕道:“咦,那个冤大头呢?不是说好了等会儿吗?怎么这么一点耐心都没有?”

“走了,走了!去东方维也纳,那点屁事以后再说吧!”林俊道。这话说得老气横秋,可他偏偏又是个半大孩子,所以听起来让人感觉颇为怪异。

侯林的座驾是一台很有型的路虎,这台大家伙动力十足,他将陈京请到后座,自己钻了进来,林俊上到驾驶座发动汽车,车箭一般飞窜而出,越野车硬是开出了跑车的速度,陈京坐在车中着实惊出一声冷汗。

“这倒霉孩子,真是在考验大叔的心脏啊!”

人散得很快,刚才还喧嚣的停车场很快就寂静了!

赵一平从阴暗处走出来,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他终究没有勇气走出来,他刚才被眼见到的这一幕完全惊呆了!

“陈京和侯公子是什么关系?”这个疑问在赵一平心中盘旋,怎么也散不去。他看得出来,侯林对陈京客气得很,他隐隐听到侯林一口一个陈哥的叫,这让他脑袋有些发懵。

他走到桑塔纳旁边,司机小黄下车帮他开门。

小黄显然也看到了陈京,作为澧河县委开车多年的司机,他也认识陈京,所以,他不太敢看赵一平的脸,神色有些惶恐。

昨天赵一平还在酒店说什么陈京故意混淆人的视听,他就对着小黄道:“澧河上下倒处传,说什么陈局长和陈副省长关系匪浅,是陈副省长的侄子!真是可笑!我专门找人问过了,陈副省长家里就是他一个男丁,根本就没有侄子,哪里能够蹦出一个侄子来?

再说,如真是陈省长的侄子,又怎么能被发配到澧河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个副局长?……”

赵一平并不是有意的调查陈京,只是他这次来省城,多方关系走动,接触了一些人。在无意中大家谈到了陈副省长,赵一平便把陈京以及他和陈副省长的关系说了出来,惹来一众人好笑。

陈京根本就没有人听说过,至于陈副省长的家庭关系,早就被省城一帮子人弄得清清楚楚了,不仅是直属亲戚清楚,就是五代没出福的远房亲戚,人家都清清楚楚,又哪里有陈京这号人?

赵一平了解到这一点,他感觉自己完全就被戏弄了,心中犯堵,于是他便提供相关资料,让他在省城的关系去调查了一下陈京。

这一调查,事情水落石出,陈京父母就是小学老师,有两个姐姐大学都没上,家里条件很一般,至今住的都是单位的旧房子!

得到这个结果,赵一平心头一股子怒火怎么都按捺不住。他在澧河就是听信了陈京所谓背景的消息,在做有些事情上才变得缩手缩脚。而且连续有几次,陈京都没把他这个县委副书记放在眼里,他都忍气吞声,没做反击,这对他自身威信是很大的损害。

他听到了小道消息,市里领导就是觉得赵一平做事情魄力不够,才没有提拔他,他仔细反思,所谓魄力不够,是不是就和陈京那几次和他顶牛有关系?

人一旦失败,最容易就是忏怒别人,陈京的身份又恰恰被查明,就是一草根升斗小民,偏偏把自己打扮成高干子弟,这是何居心?

赵一平的忏怒一下找到了着力点,他甚至已经下定决心,回澧河就要把陈京搞臭、搞得原形毕露。

他很想看一看,舒治国那老狐狸看到陈京的原形以后,他又会是什么精彩的表情?舒治国自诩老谋深算,还不是被错误消息所误导?最后闹出笑话来?

赵一平这两天就得意着这事,可他万万没有料到,在今天,在这样一个场合,他竟然看到了陈京。

而且陈京恰恰就和他欲切入的目标人物在一块儿,侯林是什么身份?赵一平第一次和侯大公子搭上线,就是侯林牵线的,那个时候,侯林还只是个学生。

可学生又怎么样?赵一平在他面前还得像小学生一样规矩,别小看这些公子哥儿,这些家伙都是继承了优质基因的角儿,天生骨子里面就有勾心斗角的天赋,跟这些人打交道要处处谨慎。

赵一平脑子里面的阴影怎么都驱散不了,而陈京所留下的痕迹更是清晰,这简直让他有疯掉的感觉。

他明明将陈京的祖宗八代都调查清楚了,怎么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难不成是哪个地方又有疏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