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71章 狐假虎威

第一百七十一章 狐假虎威

澧河,澧河水潺潺,秋日的阳光照耀着河水,波光粼粼,色美到了极点。

窗户开着,坐在房间松软舒适的沙发上,远眺着这如画的美景,让人心旷神怡。

殷虹一盘腿坐在沙发上,嘴里磕着瓜子,眼睛盯着客厅二十九英寸大彩电,那模样惬意得好像要飞上天去一般。

陈局长家里这真是好享受啊,还铺着地毯,沙发、电视都是高档货,屋里的环境好,屋外的风景美,在这样的屋子里待着,看着肥皂剧,喝着小咖啡,那日子别提多享受,简直就是赛神仙。

“行了,行了!丽芳,这屋子里一个人儿没有,你有必要那样天天打扫吗?你看这杯子,你昨天擦过了,今天又擦,你累不累啊?”殷虹冲着正在忙活着打扫卫生的徐丽芳招手。

“来,来!过来看电视!你看着电视阔气得,再大点就成电影了,这人儿也清晰,你这怎么就不懂得享受呢!”殷虹不住的摇头。

在她看来,丽芳就是太老实,整天忙忙碌碌干啥,当保姆嘛!老板在的时候要卖力表现,老板都不在家,有必要那么卖力表现吗?表现给谁看呢?

再说,丽芳伺候的对象,那陈局长也就一小年轻帅哥,他人都到省城逍遥快活去了,保姆留在家中还用得着在家里卖力的干活吗?

人得意须尽欢,徐丽芳现在有这么好的享受条件,那就得抓紧享受!

要不然等老板一回来,那又得做孙子,那实在是又低人一头了,这丽芳怎么就是榆木疙瘩,不懂呢?

沙发前面的茶几上,小徐彬一屁股坐在地上玩堆积木的游戏。

殷虹敲了敲茶几,冲小家伙努努嘴,道:“去…跟姨姨到冰箱拿一瓶可乐出来!”她边说边用手摇了摇咖啡杯中的咖啡,微微的皱了皱眉她不明白,那些有钱人怎么就爱喝这玩意儿,苦得跟胆汁一样′有啥味儿?

徐彬眼珠子乱转,挪了挪身子,对殷虹的要求选择了无视。

殷虹一下从沙发上竖起来,道:“嘿,你这个小屁孩儿,你姨姨是白疼你了?你那些个玩具,还有这积木是谁给你买的?怎么让你干一丁点事儿都不乐意了?”

徐彬扭头盯着殷虹…瘪瘪嘴道:“才不领你的情呢!你还不是想多在陈叔叔家多待几天?陈叔叔马上就回来了,你得走了喽!”

殷虹一愣,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徐彬见势不妙-,站起来撒腿就往妈妈那边跑。

“你别跑,你别跑!你这小兔崽子,没良心的家伙,竟然挖苦起你姨姨来了!你给我站住!”

殷虹鞋都没穿…就追着徐彬后面赶,徐丽芳过来拉着殷虹道:“好了,好了!你这么大个人…跟小孩子见识啥!再说,陈局长的确是马上要回来了,刚才金总都打电话过来了呢!”

殷虹摆摆手道:“知道了,知道了!不是还没回来吗?再说,就是回来了又怎样?他还能吃人不成?”

徐丽芳摇摇头,用手捋了捋耳际的头发,叹了一口气。

殷虹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好逸恶劳,年纪轻轻不喜欢做事,脑子里面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整天这样的思想,怎么行?

“咚,咚!”有人敲门。

殷虹和徐丽芳同时一愣,紧接着,殷虹脸上煞白,道:“不……不……不会是陈局长回来了吧?”

刚才她还神气活现…此时却是紧张得不行,恨不得找个地方躲一躲。

她内心还是有些怕陈京的,尤其是他想到陈京,在弹指间就将雷鸣给解决掉的那种手腕和权势,她心中就平静不了。

别看陈京生得白白净净,手段狠着呢,出手也很辣,说不定哪一天自己得罪了他,他就会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殷虹一有这个想法,她就心中很怵,远不像她嘴上说的那般不以为然。

徐彬却和她不一样,徐彬一听到敲门声,高兴得眉飞色舞,心想陈叔叔回来了,就再也不用忍受殷阿姨的使唤了,他脚下生风,快步跑过去开门。

门缓缓的开启,徐彬看到门口站着一陌生大叔,他忙扭头喊妈妈。

徐丽芳穿着保姆的衣服过来,她打量外面的客人,对方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穿着很不一般,一看就是那种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她忙道:“请问……先生……您找谁?”

中年男人有些拘谨,手上拎着两个大礼包,看上去很沉,他冲徐丽芳微笑点头,道:“你好,请问这是陈局长家吧!”

徐丽芳点头,道:“是的,但是陈局长不在家,他还没从回来!”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道:“还没回来吗?他是出差省城了吧?”

“是的!是的!”徐丽芳连连点头,她想起陈京的叮嘱,说如果有客人来,让客人进屋坐一坐,但是礼品不要收!

她正要开口说话,中年男人道:“小妹,我叫秦新谋,和陈局长是…………是………旧识,今天专程过来拜访他,我这……”

“您进屋坐吧,我给您冲杯茶喝!”徐丽芳连忙迎客进门。

秦新谋大喜过望,冲着徐丽芳连说感谢。他迈步进门,上下打量房间的布置和外面的环境,他心中暗惊。

这个年代,公务员的薪资还普遍偏低,公务员比不上个体户,小商贩的情况还很普遍,秦新谋平常日子过得潇洒奢华,对有些官员家里的情况,偶尔还有些看不上。

而根据他的经验,要判断一个官员手中权势的大小,那就得进他的家门,看看他家里的环境!

秦新谋一看陈局长家里的环境和布置,他心中“咯噔”一下,心想陈局长不愧是省城来的文化人,品味高,有格调。房间布局充满了时尚现代的气息,隐隐又还契合外面的美景,当真是一套好房子。

再看房间的家具和电器,没有那么张扬,但是仔细瞅这些东西的牌子,无一不是响当当的名牌,就说沙发前面的那个小茶几,秦新谋眼尖,一眼就看出是黄花梨木做的高档货,是十分名贵的!

话说殷虹刚才紧张得不行,以为是陈京回来了,后来一看进来的是个陌生人,她察言观色,看对方虽然穿得人模狗样的,但是处处谦卑拘谨,一看就是上门送礼拍马屁的人儿。

她定了定神,便装作没事一般,又悄悄的溜到了沙发上。

她端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遥控器装作看电视,眼睛却不住的瞟另外一侧沙发上的中年男人。

忽然,她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人自己好像哪里见过。

“哦………”殷虹惊呼了一声,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捂着了嘴!

这男人她在帝豪歌舞厅见过,是个暴发户,据说有钱得很,歌舞厅有几个陪唱的骚蹄子最喜欢就是谈论他,说什么这人是澧河数一数二的有钱人”

有一次,殷虹还给这家伙的包房送过果盘,当时这家伙那双眼睛眯得只剩一道口子了,尽往自己胸脯上瞅,那副色迷迷的样子,让人看到恶心得想吐。

可是今天……

殷虹捂着自己的嘴,却见这男人冲自己点头陪着笑,那种笑容很纯真,隐隐还有讨好的意味,又哪里有丝毫**邪?

殷虹清了清嗓子,心中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她觉得那个陈狠人果然厉害,手上掌权的就是不一样,这个平常在外面牛哄哄的暴发户,进了这门儿,那就矮了几个头,那样儿就像个饭馆对着客人陪笑的小老板。

“陈局长交代过,客人我们要接待好!但是礼品一样也不能收!”殷虹道,她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眼睛瞅秦新谋放在茶几上的礼包。

她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拎着两条中华烟,还有两盒五粮液,这酒殷虹可是知道了,这两手拎的就是大几千块钱。自己劳心劳力挣一年都挣不到这些钱呢!

一想到这里,她又恨不得打自己的嘴,这么好的东西,不要白不要,要了拿出去兑换成钱,那姑奶奶的腰包不就丰腴了?

她又想到了徐丽芳,心中暗叹一口气,遇到了这个榆木疙瘩女人,自己啥念头都不能有了1

秦新谋被殷虹这样一说,他心中打鼓,他弄不清殷虹的身份,刚才那个像是保姆,可是这姑奶奶呢?

看殷虹那时尚现代的装扮,还有那举手投足的派头,那分明就不像是普通人。来之前,秦新谋专门了解过陈京,知道陈京的女友是金玉酒楼的金总,可是这个女人……

“这………这………这就是我一点心意,一点心意!”秦新谋有些不死殷虹正在心中犯堵,一听这话,她语气变冷,道:“什么一点心意的?陈局就缺你这点心意?再说,大家都像你这样一点心意,这满屋子都是心意了……”

秦新谋脸色大变,连连摆手,道:“我不是这意思,不是这意思!小姐您既然这样说,那是我冒失了,我…………我收回这些………”

秦新谋脑门上汗都下来了,他来之前别人就劝过他,让他送礼方面要慎重,现在果然如此!

而殷虹一看秦新谋惶恐到这种程度,她先是吃惊,但旋即,她心中便觉得异常的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