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72章 意外的邀请

第一百七十二章 意外的邀请

陈京回澧河的行程一再被耽搁!

方婉琦那茬子事,陈京第二天给方婉琦打电话找她要说法,谁想方婉琦哈哈大笑,道:“你这人真是不懂风情,能搂着楚江省头号名媛叶小姐跳舞,这是多了不起的福分,你偏偏不领情,反倒打电话过来用质问的口气。”

方婉琦一没正形,陈京严肃的态度也就坚持不下去了,他叹了一口气,暗骂一句倒霉,准备挂电话。

而方婉琦却道:“怎么?就这点肚量?这可和你陈大局长的风范不符啊!”

她顿了顿,道:“实话跟你讲吧!有人调查你的事儿是真的,对方就是你们那个县的那个姓赵的书记!怎么样?我消息够灵通吧?”

陈京心中一惊,姓赵的书记,不就是赵一平吗?

昨天文建国给他打电话汇报澧河近况,其中就提到了赵副书记进省城的消息,看来方婉琦这话不是空穴来风。

陈京一想到自己的那点身份,还劳一县委副书记调查确认,他都不知道是荣幸还是悲哀。他缓缓的摇了摇头,澧河现在的局面,他完全有信心把握,那个关于自己身份的传言,破了就破了,自己又何须在意?

“我知道了!谢谢!”陈京的语气淡定,将电话挂断。

方婉琦在电话那头“喂,喂”叫了几声,只听到耳边传来盲音,她“嘿!”了一声,骂了一句:“故作高深”,悻悻的挂了电话!

她准备跟陈京,那事已经过了,陈京却好似对这一点毫不在意一样。

她摇了摇头,陈京这个家伙她越来越看不懂了,根本就不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沉稳得让人吃惊。

就像昨天的派对,方婉琦等着盼着看陈京搂着叶海缘跳舞要出洋相,哪曾想,陈京不仅没出洋相,自始至终表现让人跌破眼镜。一曲舞顺利跳下来,其脸色淡定得让人吃惊。

最后还顺利揭穿了自己的恶作剧,害得叶海缘冲自己生了大气,只欲和自己决裂。

陈京结束和方婉琦的电话,紧接着便接到了一连串的电话,都是县里打过来的,县海螺和田园两家化工企业老总奔赴省城要见他,经贸局任志贤、毛青汇报近期局日常工作,而这中间,县府办和县委办两位主任都给他来了电话

电话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催陈京马上返回,县府办刘主任在电话中语气迫切,道:“陈局啊,你再不回来,我这工作都没法做了!现在是企业、财政、工商、税务各个部门都找我哭爹喊娘。

你们管委会的工作是平常不烧香,真正动起来,却是搞的一刀切,搞得大家都没有准备,都措手不及嘛!”

陈京心中暗叹一口气,这两天功夫,他接到向他告状的电话就不下二十个,经贸局下属的开发区管委会现在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了,冯为国竟然还能咬得住,实在是了不起。

陈京面对刘明辉的抱怨,他道:“刘主任,你就别催了!我来省城不是旅游,也是为工作!另外,关于管委会勒令两家化工厂停工整顿的问题,这是鲁县长明确的要求和指示!

另外,烧香的事儿我不懂,但我琢磨,我们天天喊环保,天天喊企业要履行社会责任。我想问一句,我们的企业真的向环保靠拢,履行了社会责任吗?所以,对老冯的做法,我还是表示支持的,这一点我态度很明确!”

刘明辉在电话中哑口无言,他和陈京打交道多,陈京的脾气他也了解一些,也是主持正义的性子,现在澧河被冯为国闹成这样了,陈京嘴依旧硬,还真是犟脾气!

一连串的电话接完,陈京觉得自己必须回去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让他意外的电话,又搅乱了他的行程。

电话是三楚晨报主编胡悦打过来的,他劈头就问陈京,道:“陈局长,我听说你在省城?”

胡悦是方婉琦介绍给陈京的,两人通过电话,却没见过面。自打和胡悦认识后,陈京在三楚晨报上撰文多达十几篇,基本是篇篇都发表,两人因文交友,倒也颇为熟悉了。

得到了陈京肯定的答复,胡悦笑道:“陈局啊,来了省城,你我怎么都得见个面。这样吧,今天是周末,我和还有几个领导在西郊度假村,你也过来,我们晚上一起吃顿!”

陈京抬手看看表,现在才刚刚中午,胡悦却强调道:“你立刻过来吧!马上!”

胡悦的面子不能不给,陈京只好让司机驾车直奔西郊,西郊度假村陈京听说过,这里的档次很高,城里有钱人假期往这边来的多。

这个度假村最让人称道的地方,是有一个天然库,水库里面养了鱼,是楚城有名的垂钓胜地。这年头,钓鱼越来普及,越来越被人爱好,成为了一项很时尚健康的休闲运动,爱好这运动的人越多,西郊度假村便越是受人欢迎。

果然,胡悦在西郊就是钓鱼,他们一行人不少,陈京在度假村服务人员的介绍下认识了胡悦,胡悦年龄也就40岁的样子,典型的南方人,个子不高,戴着黑框眼镜,嘴唇上面留了很有型的胡须,头发有些长,一股文化气息铺面而来。

胡悦看到陈京很惊讶,他眯眼瞅着陈京道:“哎呀,你真的很年轻啊,了不起,了不起,看你的文章,我都觉得你我年龄至少差不多呢!”

陈京连连客气,两人寒暄了几句,胡悦指指沿着水库周围垂钓的一群人,道:“这些都是熟人,这个时候就不跟你介绍了!我们先钓鱼,你写得一手好文章,钓技应该也不差吧!”

他让度假村服务员给陈京准备了一套渔具,陈京对钓鱼不陌生,以前家里的老爷子好这口,他倒也学到了一些

渔具很高档,都是台钓杆,进口货,陈京扛不住胡悦的热情,干脆到度假村换了一身钓鱼的休闲衣服,戴着遮阳帽全无武装的出来了!

胡悦很健谈,他选了一个钓点,两人将包放下,他就一个劲儿的说话,从钓鱼谈到哲学,从哲学谈到达尔文,从达尔文谈到官场,海阔天空的乱侃。

“当官的都爱钓鱼,你知道为什么吗?”胡悦道,“照我分析,当官的钓鱼,钓的不是鱼,钓的是心情。钓鱼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那自然是耐心,钓鱼需要耐心,从政也需要耐心,都是异曲同工啊!”

他冲着陈京道:“陈局,你可要学会钓鱼啊!钓鱼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这里面学问又大了!”

“如果你和领导一起钓鱼,领导为人沉稳,城府深,你如果能够不急不躁,领导自然会赏识你!但是,如果领导自己就是个急性子,没上鱼他心急火燎的,你还表现得稳坐钓鱼台,你就比领导还像领导了,你还指望领导赏识你?

还有啊,和领导一起钓鱼,你上鱼少了,你能力可能欠缺。上鱼多了,抢了领导的风头那也是不行的,你上得不多不少,你这人有些温吞水,没有个性,那更是不行。

所以我说钓技重要,钓多钓少,全在灵活变通,该亮招的时候亮招,该藏拙的时候藏拙,这才是真本事!”

胡悦说得很高兴,陈京听得也是发笑,胡悦文青气质还是很浓,这样的人在报社自然能够发挥出专长,但如果从政,那可能就是万万不行了!

“老胡,钓鱼就得安静,这么大声喧哗,鱼都被你吓跑了,其他的人还用钓鱼?”陈京钓位不远处,一个黄脸高大汉子冲这边道。

胡悦尴尬的笑笑,道:“伍主任,得罪,得罪,我这一遇到知音,有些得意忘形了!”他冲陈京使眼色,道:“走,我们去看伍主任钓了多少了!”

两人到黄脸大个子边上,胡悦提了提鱼护,里面已经有了四五尾鱼,都是鲤鱼和鲫鱼,而恰在这时候,鱼又咬钩了,黄脸中年人一提杆,干梢立刻弯了下去。

胡悦心中激动,道:“哇,好家伙,这是一条大家伙!”

黄年中年人皱皱眉头,面沉如水,很冷静的将杆头抬起,开始溜鱼。鱼不小,杆线发出“滋滋”的声响,胡悦道:“快拿抄网,快拿抄网!”

陈京已经悄无声息的将抄网拿在了手中,黄年中年人扭头看了一眼陈京,陈京冲他点点头。

中年人便专心溜鱼,溜鱼是一门很需要技巧的功夫,动作不能太猛,不能太软,更不能和鱼硬抗。其核心在一个“势”字,因势导利,借势而动,同时溜大鱼又是如履薄冰,稍微出现一点失误,鱼线和鱼钩都可以被挣断,术语叫切线,然后鱼也会逃之夭夭,最后什么都收获不到。

胡悦很紧张,刚开始还又蹦又跳,现在却盯着水面不做声了。

陈京静静的盯着水面,面沉如水,他静静的等着鱼被溜出水面,那个时候,他手中的网便需觅得出手良机,然后将鱼一下网住拖出水面,那个时候就是大功告成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