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73章 省委高官

第一百七十三章 省委高官

希望不要一月来一次,如果一月一次,那就…

好了,不扯了,南华最近在深刻反思,今天好不容易有个三更,还希望朋友们能够月票支持一下!我希望,让三更成为一种习惯,我努力!一定努力!!!】

对钓友来说,能够上大鱼绝对是很偶然的事儿,而正因为这种偶然,才是钓鱼魅力的所在。

两个人来配合默契溜一条大鱼,让鱼顺利的入网,这个过程紧张、〖兴〗奋、刺激,但却乐在其中。

陈京背抄网轻轻的浸在水中,一动不动,他身后胡悦很紧张,眼看着十来斤的大家伙在水面上翻腾,陈京只需一伸手,好像鱼儿就会被网住一般,他忙道:“陈京,陈京,你怎么不动啊,快啊,快啊!你只需一伸手……,哎呀,你到底行不行啊!”

陈京不受他的影响,眼睛死死的盯着水面,黄脸中年人继续溜鱼,忽然,鱼头的位置恰好溜到陈京抄网的边缘,就在这时,陈京猛然将手一伸,然后快速缩回来,鱼儿入网中翻滚。

足足一米多长的鱼入网,在网中翻腾跳跃,奈何网太深,陈京将网抬起来又不在水中,它再使劲儿也是无济于事了!

胡悦哈哈大笑,道:“好啊,这条鱼过瘾,真大,真大!伍主任厉害!”

这边上了一条大鱼,吸引了不少人过来看,大家啧啧感叹,很是羡慕,而被称为伍主任的黄脸大个拿出一条毛巾使劲的擦脸,刚才这鱼,一溜就是一个多小时,他溜鱼的时候不觉得累,现在却是累得不行,脸上尽是汗珠子。

好一通忙活完毕,看热闹的人也散了,钓点上就剩陈京三人了,伍主任将钓竿放一边,冲着胡悦道:“你呀!尽知道咋咋呼呼,你钓鱼属于纸上谈兵型儿的。”他眼睛瞅了一眼陈京,点点头道:“你这个朋友倒是钓过鱼的,很有实践经验!”

胡悦笑了笑,一点也不觉难为情,他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那是当然,他可是我挖掘出来的一等一的笔杆子!上次你问我的那篇关于有效保护国有资产的父章,就是他写的。

我和他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只是神交,怎么样?很年轻吧!水平一点不比你们省委里面的那帮御用笔杆子差!”

胡悦又指了指黄脸高个,道:“陈京,这位是省委政研室伍大鸣主任,你们要提高理论水平,伍主任就是鼻祖,你可要找机会多亲近一些!我们报纸,有些发文拿不准,都是给伍主任把关的!”

陈京心中一凛,忙道:“伍主任好!”

伍大鸣冲他点点头,脸上露出笑容,道:“你好!刚才我们配合很默契,你在哪个单位上班?”

陈京伸手,两人握手,陈京道:“我在德高市澧河县经贸局,我人是楚城人!”

“哦?”伍大鸣有些吃惊,陈京的文章他看过,很有水准,难得的是文章不虚浮,能紧扣〖中〗央和省委精神,却又不流于教条,分寸把握得很好。

虽然从文风上来说,和省委秘书处那帮笔杆子比,严谨性上有不如。但是省委秘书处那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另外,在那个环境中,也是耳濡目染,长期在领导身边工作,慢慢磨出来的笔锋,一般人怎能比得?

再说,陈京的年龄也让他吃惊,二十多岁的年龄,不是专门的笔杆子,能够写出理论水平高的文章,是很不容易的。

“伍主任,再钓,再钓呗,我还想看你钓条更大的鱼呢!”胡悦把话又扯到了钓鱼上。

伍大鸣摇头道:“不钓了,有你在旁边聒噪,这鱼没法钓!我们休息休息,让余作家他们几个继续钓,我们去喝茶聊聊天。”

伍大鸣收钓具,陈京过去帮忙,将钓具一丝不苟的收好,几人拎着东西回度假村酒店。

在酒店换衣服的当口,胡悦敲开陈京的门,进门劈头就道:“陈京,伍主任好像挺赏识你啊!要不,你搞搞关系,想想办法,进省城得了!能来我们报社更好,我报社肯定接收你!”

陈京笑了笑,道:“胡编你说得够轻巧,我现在编制在澧河,正科级公务员跨市调动,难度有多大你不知道?”他顿了顿,道:“对了,这位伍主任真是省委政研室主任?”

胡悦愣了一下,道:“那能假得了吗?和你一样,也是御用笔杆子出身,只是仕途多舛,早些年在下面干过副市长,后面出了问题被安排到省党校冷处理了很多年。

去年才重新调他进省委机关,政研室主任位置高,却没什么实权,有些可惜啊,今年还五十岁不到。

我就说嘛,政治就是让人饱受煎熬的,老伍这样有才干的人,当初在整个楚江都是有名与的年轻干部。省委组织部重点培养的干部,可是一朝被冷处理,就是好多年的怀才不遇。”

胡悦边说边摇头,陈京换好衣服,两人出门到酒店茶楼,伍大鸣已经坐在那里了!

脱掉了户外装,穿上正装的伍大鸣前后差距很大,陈京能够感受到伍大鸣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若有若无的威严,举手投足,都有一股长期居高位的气度,和以前他接触的人都有所不同。

伍大鸣言语不多,他指了指面前的椅子,陈京和胡悦两人坐下,服务员上来给两人点茶,然后便是沉默,伍大鸣端着茶慢慢品味,不急不躁,偶尔会关注一下茶楼外面不远处水库方向钓友钓鱼的情况。

胡悦的性子钓鱼的时候咋咋呼呼,但是喝茶却很能耐得住,他从旁边拿了一份报纸,看报喝茶一言不发,倒是很投入。

陈京便感到有些百无聊赖,他脑子里面一静下来就尽是事儿,台湾鸿城考察团马上就要到了,另外,冯为国搞的一个乱摊子,局面越来越失控,也需要他回去把握局面。

另外,经贸局人员调整的问题,县委组织部卞部长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去后再宣布任命,文建国等得有些急了,他巴不得能够越快进经贸局越好!

“咳,咳!”伍大鸣轻轻的咳嗽了两声,陈京马上将思绪拉回来,将茶杯放在桌上,道:“伍主任,省委工作如此忙,能够出来钓鱼的机会不多吧?”

伍大鸣抬头看了看陈京,点点头道:“是啊,前几年比较闲,钓鱼就上瘾。现在一忙,钓鱼就生疏了,今天溜了一条大鱼,险了好几次,不容易啊!”

陈京笑道:“好在结果圆满,这么长一条大鱼,技术不纯,用普通台钓杆儿是难钓上来的。”

“你倒是会钓鱼,在基层工作,钓鱼的时候也不多吧?”伍大鸣问道。

陈京点头:“是啊,我还是上大学的时候经常钓鱼,后来参加工作了,几乎就没钓了!”

“这个爱好要坚持!”伍大鸣正色的道“再忙,终究也是有空闲的时间的,国家领导人都有空闲时间,更何况是我等普通人?”

一直没说话的胡悦此时也插言道:“是啊,是啊!钓鱼要坚持,我刚才说了,在政坛摸爬滚打和钓鱼是有共性的,那都得有耐性。等待和忍耐就是一门艺术,不懂这门艺术的人觉得很枯燥,懂这门艺术的人却能从中体会到别人享受不到的乐趣,伍主任,是不是这个道理?”

伍大鸣皱皱眉头,练京则有些尴尬,因为刚才他听胡悦说了一些伍大鸣的经历,好像最近好些年,他仕途很不顺,胡悦说到什么忍耐艺术,怎么听都觉得是在说他。

“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懂忍耐艺术的人,需要忍耐的时候,也是枯燥孤独的,没有乐趣可言!”伍大鸣道。他说完这话,自顾笑了起来,那股子潇洒洒脱的味道,很让人心生佩服。

今天陈京来见胡悦,准备了一些土特产礼物,颇为丰厚!而他为了谨慎起见,也故意多准备了一份礼物,伍大鸣请了喝茶,陈京和他聊天,感觉其人很让他心折,便让司机将备的那份礼物送到了伍大鸣的车上。

这事伍大鸣回去以后才知道,他打电话到陈京手机上,道:“小陈,你这手脚可是麻利得很啊,送这么多土特产都没让我知道,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陈京道:“伍主任,胡编说得好,你是我们耍笔杆子的鼻祖。我这文章啊,我自己知道毛病在哪里,以前基层经验少,写的文章浮。这几年在基层待过了,积累了一些经验,浮的毛病改正了一些,但是文章严谨性,理论水平都还不行!

所以啊,能认识您,我是从内心感到高兴的,以后,我少不了要找你请教问题!一点土特产,那只能说是一点心意!”

电话那头,伍大鸣嘿嘿一笑道:“胡编胡编,真是胡编乱造,胡悦这个人,那就是一靠嘴皮子和笔杆子吃饭的人,你我和他不同。对了,你送的东西很好,尤其是那种山蘑菇,我小时候在山上常采到,这有好些年没有吃过了。

我打电话也是感谢你的意思,你不要紧张什么!”

“伍主任觉得好,以后我就常给您准备,我们山区这点东西还是不缺的!”陈集忙道。

“行了吧!还是少点琢磨礼品的好,以后有好文章给我看看,有什么好思维,跟我说说,那才是真正事儿。”伍大鸣言谈之间好像很高兴,他是有经历的人,经过了大起伏的洗礼,人也颇有返璞归真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