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74章 回归第一会

第一百七十四章 回归第一会 求月票

秋日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口照进来,这是一间大气华丽的办公室,说大气,整个办公室足足有一百多平方米,进门的地方,一左一右两盆雪松盆景,苍翠挺拔,很有气势。

办公室清一色的红木家私,简洁明快,充满了时尚现代的气息。

在大办公桌后面,一副书法,上书:“仁心良术”四个字,字迹笔力遒劲,力透纸背。

办公椅上,一白衣制服的女人端坐其上。女人很美,不施脂粉,却艳丽逼人。而她那白衣制服,则更增添了一丝另类的魅力和性感,更是让人不敢逼视。

女人眉头微蹙,那如新葱一般的手指头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眉宇间偶尔流露出的锐利,似乎显示出她骨子里面的干练和利落。

“怎么了?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女人樱唇轻启,冲办公桌面前一中年女人道。

中年女人没有穿白衣制服,而是穿着传统职业女性的那种灰色的短裙,她头发高高挽起,脸上化一点淡妆,给人很精明的感觉。

“小姐,我认真调查过了,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放眼整个楚江,我都没有查到有个叫陈京的公子。”中年女人客气的道。

白衣女子皱皱眉头,道:“楚江之外呢?我就不信,这个陈京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方婉琦从石头缝里找了这么个人来?”

中年女人摇头,道:“这就难了,茫茫人海,要找一个人如大海捞针,除非能提供更详细的资料!”

白衣女人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她叹了一口气,摆摆手道:“算了吧!查不到就算了!我也只是有点好奇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他还活着,就不怕见不到他,嘿!方婉琦真是够能耐的!”

中年女人笑了笑,道:“和方小姐打交道的,主要都集中在政界和商界的人,我认真调查过,楚城政界的青年才俊肯定没有一个叫陈京的人,商界就更没有!”

“行了,行了!这页翻过去了。我叶海缘才不跟方婉琦一般见识。下午院里还有个手术需要我亲自完成,惠姐,你去忙吧!”白衣女人挥挥手道,她站起身来,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慢踱步到窗口。

窗外碧空如洗,典型的秋高气爽的天气,叶海缘眼望蓝天,心情一畅,她脑子里又浮现出那天跳舞的情形。

“就没见过那么没风度的人!”叶海缘心中轻哼了一声,“真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硬是销声匿迹了!”

……

陈京并不知道自己正被人人肉搜索,他赶到澧河,前脚刚到,县委就通知他开会。

他赶到县委的时候,黄小华在县委小会议室门口笑眯眯的看着他道:“你面子最大,常委会开到一半,听到你回来的消息,舒书记提议临时增加议题,一帮县领导都围着你转呢!”

陈京讪讪的笑了笑,道:“让领导们费心了!”

小会议室,常委会所有常委到齐,列席会议的除陈京外,财政局、环保局、发改局等相关负责人都在,陈京进去,舒治国哈哈笑道:“好啊,我们的经贸大臣来了,小陈,你先跟大家汇报一下,这次去澧河的收获如何!”

陈京察言观色,看出常委会的气氛好像有些紧张,他不知道前面的议题是什么,但从各位领导的脸色看,舒治国应该是又贯彻意志了,他心情很放松呢!

而有意无意,陈京将眼睛瞟了一眼赵一平,赵一平脸色有些阴沉,但是迎上陈京的目光,他却是神色缓和的点点头。

他这个表情,倒是让陈京心中惊讶,赵一平不是专门到省城调查了自己吗?难不成他的调查徒劳无功?陈京有些不相信!

鲁权高大的个子,目光很锐利,陈京和他目光交流,轻轻的笑了笑,鲁权却是神色不变。

陈京没有坐下,就站起着发言。

他发言的重点就是介绍台湾鸿城集团的情况,他道:“这次到省城,收获还是不小的!首先鸿城集团为什么要投资楚江,为什么要选中中原地区,这里面就是有深层次原因的。

郭长省大家都知道,号称台湾首富,是华人圈中非常著名的企业家。他的祖籍是鲁东省人。

鸿城集团又意进军大陆的消息传出后,鲁东省招商相关部门曾经积极斡旋过,希望能够打一张郭长省祖籍牌,让郭长省能够把投资放到鲁东,鲁东方面,可以给予相应的政策优惠支持。

但是这个事,最终郭长省没有答应。这一次,郭长省将目光投向中原地区,这也是和祖籍有关系的。

据说啊,郭长省的生母就是我们中原两江人氏,郭长省出生于旧社会家庭,他的母亲是小姨太。所以,在郭家,郭长省和母亲相依为命,对父亲那一方他感情比较淡薄。

这个问题就来了,郭老夫人年岁已高,行将就木,她的故土情节很重,心中还是挂着故土。她自己的心愿希望落叶归根。所以,郭长省把第一个目标选在中原两江地区,这个原因就可能和郭老夫人是有关系的!”

陈京侃侃而谈,这次他到省城,王凤飞很仗义,专门约了商务厅的相关负责人和陈京一起吃饭谈事。商务厅了解的信息比较多,其中给予陈京最重要的信息就是这条信息。

商务厅外资处赵副处长还讲到了,郭老夫人年岁已高,瘫痪在床好几年,她本身文化程度又不高,一直就不能够准确的描述故乡的状况。另外,文革期间,乡村县改地名的严重,在八十年代开放后,她给家乡的远亲写过信,但是递送不出去。

省招商局以及商务厅外资处在接触鸿城集团相关负责人的时候,双方已经谈到了这些,省里的意思是希望让鸿城集团自己去敲定投资区域,而且对方也明说了,第一批投资是试探性投资,规模不会太大,所以,赵处长分析,很可能省里面不会出面谈这事,鸿城集团最终和市一级招商部门接触,敲定投资项目的可能性极大。

陈京掌握了这个情况,本来他早就要向舒治国汇报的,但是考虑到新县长刚刚上任,他还不了解郭县长的脾气,所以把这事就压了压。

今天正好,常委会的机会很难得,陈京便把自己了解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他一说出这些,舒治国神色立马变得认真,道:“很好!小陈这次去省城果然收获不小。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能够掌握这么多信息,这对我们迎接对方考察团的到来,是非常有利的。”

他眼睛瞟向鲁权,道:“鲁县长,你怎么看?”

鲁权点点头道:“这个信息重要,鸿城集团投资部门在和德高市相关部门接触的时候,并没有谈到这一点。另外,鸿城集团不仅和德高接触,还和庸州市有接触,对方应该是在故意隐瞒这个信息,可能是准备当一张牌使用的。”

接下来,常委主要领导都发言,大家都认为陈京这次去省城了解的信息比较细致。本来,很多领导并不看好鸿城投资澧河的,现在因为陈京带来的这个信息,他们态度有了转变。

王涵阳有些激动,他道:“这正好!我们澧河就这么大一块地盘,还真没办法承载过大的投资。鸿城的试探性投资,对省对市这样的大地方有些鸡肋,对我们来说,却是大大的机会,这次我们一定要抓好这块工作!”

王涵阳发言,舒治国当场拍板道:“那行,这个项目就王县长挂帅吧,我希望能够出成绩!小陈,散会以后,你要专程向王县长再详细汇报,然后要妥善搞一个接待方案出来。

台湾投资商来大陆,首先是客人,我们对待台湾同胞,要有兄弟般的情谊。大家不要小看这次投资,这次投资往大了说,对升华两岸关系都是大有好处的,如果我们能够做好这件事,澧河未来的发展要提速至少三年。”

舒治国拍板,陈京点头称是,心中却暗暗叫苦。

舒治国厉害的地方就在这里,现在澧河都知道,冯为国和王涵阳在会上顶过牛。这事对王涵阳来说,对他的威信是有极大伤害的,因为这件事情,王涵阳和经贸局的关系不融洽是肯定的。

现在,舒治国安排王涵阳负责这块工作,这显然是让陈京来斡旋关系。首先得和领导关系融洽,事情才能够办得好,不然自己内部都不融洽,怎么迎接外面的客人?

陈京忽然觉得有些头疼,斡旋协调彼此关系,处理这些扯皮的问题是最麻烦的事儿,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一碗水要端平,这都没有统一的标准,怎么才能够把这些烦心的事儿处理好?

“好了,下一个议题!我们讨论一下关于海螺以及田园两家公司被勒令停业整顿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小范围内已经讨论很多次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直没有达成共识。

今天我们无论如何要拿出一个方案来,这个问题,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们不能再拖了!”舒治国终于抛出了重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