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75章 一锤定音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一锤定音

正宗的雨前茶,掀开杯盖,那股子清香就是与众不同,香味不浓,但却悠长,绵绵不绝,一如初春的细雨一般,雨不大,但却能缓缓的将整个大地都浸得湿漉漉的。

黄小华细细的抿了一口茶,目光习惯性的扫视现场所有的常委,他忽然觉得有些滑稽。

就因为海螺和田园两家公司的事情,县里闹了这么久,竟然都没有达成共识,最后还得等经贸局局长回归,才能把事定下来,这怎么看,都让人别扭的。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局面的根源还是在彩水那里,那个地方要成澧河最软肋的地方了,碰都不能碰,一碰以后,局面立刻微妙了,倒让冯为国硬是逞了一回英雄。

陈京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黄小华忽然很好奇这件事,现在看来,经贸局是内内外外,把人都得罪光了,上面的领导得罪了,企业得罪了,职能部门得罪了,唯一没得罪的就是老百姓,可是老百姓谁有领经贸局的情了?

陈京有些难办,他对内,不能够把冯为国怎么样,冯为国能够硬到今天,无非就是因为他站在了所以正义的一方。连县委开会都打不倒他的正义,最后不了了之,陈京能够否定他的正义?

如果陈京那样做了,他在经贸局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以后谁还会敬服他?

而另一方面,这个事必须要解决,海螺和田园马上全面改造不现实,两家企业目前都不具备那样的实力,而这么两家县里化工行业的支柱企业,又不可能永远停业,冯为国做事又没留一点余地,陈京想下坡下驴都是没有机会的。

陈京要让企业满意,还要让领导满意有面子,这件事真是够难为的了!

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清楚了,大家各抒己见,把问题都摆清楚了,舒治国用手指着陈京道:“陈局长,这个事就是这样,今天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来提供一个方案,我们大家讨论!”

陈京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将茶杯往桌面上一放,道:

“这个事儿好处理,我们管委会做的事情,就是让海螺和田园两家公司停业整顿了!就这一个事儿,我们只要把这一个事儿处理好,这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至于彩水什么问题,还有什么老百姓反馈问题,那跟我经贸局没关系,我们管不了那么宽,也管不了那么远,那也不是我的本质工作!”

陈京这一句话语惊四座,细细一品他这话,却有一丝漏洞没有,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黄小华轻轻的摇了摇头,整个澧河都抬举他,说他黄小华随机应变厉害,擅长小刀子。此时他就觉得很汗颜,陈京这才叫厉害,这么棘手的问题,他一句话就将问题剖开,将最棘手的那一块丢掉了,留下的都是小问题。

陈京顿了顿又道:“我给县委一个建议,关于海螺和田园两家公司停业的问题,说一千道一万,这是我们局和两家公司之间的问题,我恳请县委能够放权给我们全权处理,我保证能够把这事处理妥当。

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复杂?就因为我们有些企业解决不了问题,就哭着喊着往上找,甚至还不惜扯出了彩水集团。

这事如果我们直接处理,他们扯彩水集团有什么用?彩水集团又不是我开发区的企业,我们要求排放只针对开发区,彩水怎么排放我能管得了?那他们得到环保局!”

陈京话说至此,常委会各大常委都有些傻眼,按照陈京这个说法,这事也太简单了吧!就这个事,最近还困扰了澧河这么多天?总觉得陈京的话语中有哪个地方不对劲,但是却找不到究竟是哪个地方。

细细分析陈京所说的处理方式,还真是天衣无缝,没一点漏洞,一时场面有些冷,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发言。

这一次,鲁权终于将眼睛投向陈京,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遍陈京。

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烧到了经贸局开发区管委会,他自己都没料到这把火烧到最后会是那样的结果,他完全是骑虎难下。

眼看着这事最终可能不得不让海螺和田园两家公司恢复生产而告终,他内心就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虽然他刚来不明情况,处理事情方面有些莽撞,但是毕竟,他一县之长说过的话,即使有些不合理,那也不能够说了跟白说一样,如果他第一次就这样,以后他主持政府工作,如何能有威信掌控全面局势?

……离开澧河只有一周,但总觉得好像很久了,在家里,陈京搂着金璐,两人相拥在沙发上窃窃私语,倾诉相思之苦。

金璐目光如水,脉脉的看着陈京,她嘴唇紧抿着,依偎在陈京的胸膛上,乖得就像一只猫。

“这几天想我了吗?”陈京捧起她的小脸,金璐的脸颊精致白皙,皮肤弹指可破,而一左一右两腮,还微微泛起天然的红晕,更是别有风情。

陈京忍不住将嘴凑上去使劲的吻了一下她的脸颊。金璐嘤咛一声,微微的闭上双目,脸颊更红了!

金璐平常大气成熟,但是一到男女之事上,她却是娇羞保守,陈京老是引导她,她依旧放开不了。

不过女人的娇羞天然就是一种美和诱惑,尤其是两人水乳交融的时候,金璐微闭双目,嘴中轻轻的呻吟,却又不敢大声喊出来,陈京每到这种情形,就觉得血脉贲张,内心的那一团火燃烧很久都散不去。

“说,想不想我?”陈京轻笑道,“你不说我可不抱你了啊!”

陈京说话间便作势欲将金璐推开,金璐双手猛然抱着陈京的腰,眼睛嗔瞪了他一眼,道:“想了,天天都想!”她话未说完,脸上的红霞又上了。

陈京哈哈的大笑,凑过去就是一阵激吻。

久别胜新婚,渐渐陈京便觉得小腹的那团火有些按捺压抑不住了,他刚想动作,金璐用力的挣开,道:“丽芳他们还没休息,他们……”

“她们在自己家怎么会上来?”陈京道,他嘴唇再一次凑了上去,这一次激吻金璐便彻底的防线崩溃,在沙发上瘫软成了一团烂泥。

灯光有些昏暗,浪漫的气息弥漫整个房间,两具躯体糅合成一团,就在沙发上翻滚,轻轻的呻吟声,似一只小黄雀在呢喃,粗重的呼吸声才彰显出战况之激烈,这一夜,春光无限!

……陈京起床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陈京穿好衣服出来,徐丽芳已经将丰盛的早餐准备好了!

“彬彬呢?还没起床吗?”陈京道。

“彬彬已经吃过早餐了,这是为您准备的!”徐丽芳道。

“让他上楼来,昨天我给他带的礼物,他还喜欢吗?”

一提到礼物,徐丽芳忙道:“喜欢得了不得,小家伙一夜没睡着觉,就怕他的遥控小汽车被人拿走了!”徐丽芳边说,边下楼去叫孩子。

徐彬高高兴兴的上楼,一进门就笑着对陈京道:“谢谢叔叔的礼物,我也有车了,以后小朋友们赛车,我也可以加入了!”

小家伙难掩心中的高兴,手中还抱着陈京给送的车,爱不释手!

陈京指了指对面的座位道:“过来坐,再陪叔叔吃点早餐!”

徐彬犹犹豫豫,眼睛却看向了母亲,陈京瓮声道:“孩子不要给他约束太多,小孩正长身体,要吃好!”

徐丽芳被陈京一批评,她有些慌神,忙拉着徐彬过去坐在了陈京对面。

徐彬张嘴道:“叔叔,您去省城后,我早餐吃得很好。殷虹阿姨过来住了,她天天都要吃肉,所以我也跟着吃肉!”

童言无忌,徐丽芳却惊出一身冷汗,殷虹过来住的事情,她哪敢跟陈京说?现在倒好,被这小孩一下捅了出来,她心中忐忑不安,生怕陈京不喜欢。

陈京冲徐彬点点头,道:“你也不赖,也是个小馋虫!来,叔叔给你一个鸡蛋,跟叔叔一起吃早餐!”

“好咧!”徐彬高兴的答应,放下玩具便吃了起来。

徐丽芳暗松了一口气,还好陈局长好像不是很在意这事,她正要退身离开,陈京叫住她道:“你那个焦不离孟的姐妹殷虹最近再干什么啊?”

“啊……”徐丽芳心中一慌,“她……她……”

徐彬道:“我殷虹阿姨好吃懒做,现在还没事儿做呢!本来她是住我们家的,可是您回来了,她怕您,就又走了!”

“你这孩子,懂什么!”徐丽芳瞪了徐彬一眼,她定了定神道:“小虹这人性子刚烈,在帝豪终究是干不了,又出来了!她……她……”徐丽芳本想说殷虹现在没地方去,无家可归的,但是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她自己住的就是陈局长给的恩赐,她还能蹬鼻子上脸,再让殷虹也搬过来住?

“活该!整天好逸恶劳!”陈京瓮声道。徐丽芳心中一惊,心想果然陈局长不喜欢殷虹,她暗暗庆幸,自己幸亏没自作主张收留殷虹,不然陈局一定心中会很不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