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76章 绝不轻视

第一百七十六章 绝不轻视

关于殷虹的问题,是金璐给陈京提的。

金璐现在在有意识的培养一些可靠人协助她管理金玉酒楼,徐丽芳无疑是可靠的。陈京和老徐两老认识不止一天两天,老徐一家都是淳朴老实的人,不会出幺蛾子。

徐丽芳和殷虹是焦不离孟,两人性格完全不同,品性也不一样,但金璐观察认为,殷虹这人,嘴上说的和心中想的并不完全一样,可以让她也尝试到酒楼上个班,管一些杂事,毕竟酒楼需要人。

陈京对此本不参与意见,但现在一看徐丽芳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来殷虹的遭遇还是让她挺担心的,他便道:“徐姐,反正你和小彬两人住,殷虹没地方去,可以让她和你们一起住嘛!”

徐丽芳一听陈京这话,脸色立刻变了,道:“不……不是……我……”

她心中高兴,却又担心是自己脸色不对,陈京才这样说的。

她不是那种蹬鼻子上脸的人,现在她们娘而俩能够安顿,这都托陈局长和金总的福了,如果还提出更多非分要求,那真就是丢了分寸了。

“说话一字一句的说,不要结结巴巴。”陈京瓮声道,“殷虹没地方去,金璐说让她到金玉楼先做点事,整天游荡,好吃懒做,她就能混穿天?

你问问她自己的意见吧!”

“愿意,愿意!那指定是愿意的。”徐丽芳鸡啄米似的点点头,难掩脸上的兴奋和激动。

她和殷虹是从小到大的姐妹,都是苦出身,殷虹更是苦,爹娘都指望不上。姐妹俩历经的磨难也够多了,殷虹甚至还入过歧途。

现在徐丽芳自己能够安顿下来,她就准备好好做,努力把孩子送出来,让孩子多读书。而对殷虹,她也多了担心,殷虹现在高不成、低不就,整天无所事事,坐吃山空。

现在金总能够安排殷虹到酒楼做事,这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她哪里还有不愿意之理?

看到徐丽芳那副高兴的样子,陈京暗叹了一口气,对殷虹他实在是不喜欢,这女人不学好,年轻有姿色就跟外面的人混,混不下去了,也不思劳动,整天就游荡,这哪里能生存下去?

但现在他转念一下,人家从小成长的家庭环境,他内心的成见也弱了一些。

家庭环境对孩子的成长很重要,这是毋庸置疑的,就像小徐彬,上次陈京去徐叔家,就看到一件事。

当时徐彬和一众小朋友一起玩儿,其他的小朋友手上都有玩具,就他两手空空,他就很孤立,别的孩子也就欺负他,试想,这样的孩子长大以后,他的心身健康怎么能够得到保证?

所以陈京这次就专门给他带了玩具回来,小家伙说,他以后终于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儿了,陈京听到这话,内心很感触

他想到自己小时候,那时候家里三个孩子,就父母一月拿几十块的工资,那个时候也是穷的不行,常常也羡慕其他有钱人家孩子的玩具,那种心中的羡慕和无奈,是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

……海螺化肥和田园公司的两位老总,王魁生和徐连杰两人拎着大包东西拜访陈京。

这俩哥们这几天是被折腾惨了,开始他们被开发区管委会勒令停工,牛哄哄得了不得,他们自持是县化肥农药支柱企业,根本就没把管委会放在眼里,直接就把情况往县委汇报。

可他们万万没料到,他们是在管委会的地盘上,冯主任软硬不吃,县委领导他也敢顶牛,那个架势就是要把海螺和田园的威风杀下来。

这一下,让王魁生和徐连杰两人都有些紧张了,他们万般无奈,便找县委耍赖,把彩水集团的问题也扯了出来。还说当初,他们本来都不是开发区的企业,后来是为了响应县委和县政府的号召,他们才般到开发区发展的。

现在倒好,企业进了开发区,马上就给他们小鞋穿,如果都这样下去,以后开发区还怎么吸引企业进驻?

可是这些都没用,冯为国那老家伙骨头是又臭又硬,在这个时候,王魁生又犯了错误,他鬼迷心窍的拿着钱和东西去冯为国家送礼。

冯为国也阴险,笑嘻嘻的把东西收了,王魁生以为是大功告成,谁知人家第二天就拿着东西去纪委把这事捅了出来,这一下更是把海螺和田园公司逼到了无路可走的境地。

经历了这么多波折,现在他们两人见陈京的时候,都诚惶诚恐,乖觉多了!

“你们都喝茶,事情我们慢慢谈,终究是有解决办法的!”陈京道。

“是,是,谢谢陈局!”王魁生连连点头,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道:“好茶,真是好茶!早知道陈局喜欢喝茶,是茶道高手,今天一见,我和老徐果然是大开眼界,也算是我们有口福。”

陈京笑了笑,这个王魁生还挺能来事,徐连杰相比他来说,就沉默了不少。

陈京只喝茶不表态,王魁生和徐连杰心中都忍不住打鼓,看年龄,陈京虽然年轻,他们可丝毫不敢有轻视。

经贸局陈局长,在澧河是有名的狠角色,现在澧河都有说法,都说经贸局有了一个好头儿,一切都不一样了。不然冯为国管开发区这么多年都没雄起过,怎么这次他就敢这么硬?他背后没有靠山,能这么硬?

王魁生和徐连杰两人本来是去省城见陈京的,在去之前,县委和政府办的两位主任都打电话叮嘱他们,让他们态度诚恳一下,把困难说得充分一些,要争取能够打动陈局长。

这话从两位主任口中说出来,那感觉实在是不一样,其中传递的信息无疑对王魁生和徐连杰都是很不利的,这也是他们两个坐立不安的原因。

陈京对海螺和田园公司的处理方式,他已经有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大致说起来就是分期整改,群众监督!

两家企业环保整改一步不能到位,那得分步拟定期限,按照三五个步子走,一步一个脚印,最后全部达标

。这个期限和步骤,两家企业得写保证书,在保证书上,企业法人要签字盖章。

然后,保证书向社会公布,让全社会来监督执行。

陈京把这些所有的解决方案的细节和盘托出,王魁生和徐连杰当即傻了,他们怔怔的看着陈京,想提出异议,但却不知以哪个地方为突破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徐丽芳过来对陈京道:“陈局长,又来客人了!他……他……”

徐丽芳指了指客厅门外,陈京眯眼瞄了一眼,这不是秦新谋吗?

秦新谋一看到陈京,脸色立马变红,道:“陈局,我这冒昧来访,实在是……”他上次来了一次,被殷虹狐假虎威顶了回去。

他回去以后,怎么想都觉得不是滋味,他又请教文建国,问自己该怎么办!文建国明确让他再去一次,要逮着机会去,要等陈京一定在家的时候去。

文建国跟秦新谋交代,陈京为人细致,他那股子爱吹牛,好瞎扯的毛病千万不要带过去了。

秦新谋一听文建国这话,他心中发苦得很,他和陈京又不是初识,两人早在驾校就认识,当时他又不知道陈京的身份,哪里顾忌这些?现在仓促之间,他哪能扭转自己在陈局长心中的印象?

有些紧张拘谨,秦新谋进了陈京的家门,他一进门,看见王魁生和徐连杰在座,他一惊,道:

“陈局,您……您有客人?”

陈京摆摆手道:“坐吧,这两位老总你也应该认识,你们都同澧河企业界佼佼者,也可以亲近亲近嘛!”

秦新谋讪讪的笑笑,他冲两人点头道:“王总好,徐总好!”

秦新谋再爱吹牛,他还是能够找到自己和王、徐两人的差距,在澧河他的葡萄加工企业虽然有点名气,但是比之人家海螺和田园差得太远了。两家公司交的税收,都快赶上他的产值了,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企业。

这次秦新谋申报的是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前面的抬头冠上“农业”二字,这个很关键,如果不包含这两个字,他那点企业规模,能够成什么事儿?

王魁生和徐连杰对秦新谋不是很熟悉,可能见过面,但印象不深刻,如果是平时,他们自然不会太搭理秦新谋。

但是此时此刻,两人不知深浅,又在陈局长家,他们都站起来热情的和秦新谋握手,嘴巴里都说:“久仰,久仰!”倒搞得秦新谋很是受宠若惊。

重新分宾主坐下,陈京亲自给秦新谋冲了一杯茶,道:“你的事儿先缓一缓,我们一个一个的来,我们先谈王总和徐总的事儿。”

“我不急,我不急!”秦新谋忙道,脸挂着讪讪的笑,他以前称呼陈京都是叫小陈,在驾校陈京也就是个大孩子,可是现在,换了一个场合,秦新谋再观察陈京,却感觉已经完全不同了。

言谈举止,举手投足,又哪里有一分大孩子的气质?那种威严和气势,分明就是久居领导之位的一局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