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78章 高姿态谈判

第一百七十八章 高姿态谈判 求月票

台湾鸿城集团考察团在集团投资部部长黄凯的率领下,一共到德高市考察了三天,市委书记沈林,市长覃飞华亲自接见了考察团,考察团在德高的全部考察,由常务副市长赵夏泉陪同。

考察结束后,鸿城集团和德高市政府达成初步投资意向,但是台方忽然提出,他们考察团希望能到德高市更纵深的郊县去走一走,看一看,工厂最终选址的方案,还需详细考察后再定。

台方的这个要求,让市各方面都有些措手不及,赵副市长表示台方的一切要求市政府都可以遵从,他也可以陪同考察团深入郊县考察。

台方对赵副市长的热情表示感谢,但他们表示,这一次,他们是以旅游的名义到处走走,不想引起太高的关注。

对台方的这个回答,市里已经清楚,他们肯定和县级单位是有联系的,台方考察团乘车赴澧河,市委的电话就打到了澧河。

澧河舒治国接到市委沈书记的电话,电话一接通,沈林劈头就道:“治国,你们是搞什么名堂?是在挖市招商的墙角吗?鸿城集团的接待已经由市里出面了,你们横插一杠子是干什么?”

舒治国在电话中道:“书记息怒,我刚刚接到赵副市长的电话了,赵副市长也提到了鸿城的问题。说实话,我也很惊讶,我马上让人去打听……”

“你别跟我耍花枪,你们真行啊,以个人名义邀请。你们经贸局那个叫陈京的局长面子就这么大?他以个人名义邀请,就能喊来这么大一鸿城集团?如他真有这么大的面子,我可以任命他出任市招商局局长!”沈林不听舒治国解释,语气很不好。

舒治国道:“沈书记您先听我说完再发火不迟!陈京局长刚刚给我汇报,这次鸿城集团来我们澧河,除了有投资建厂的意思外,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鸿城创始人现任董事长郭长省母亲的故里可能就在两江交界的边界一带,老太太现在行将就木,意欲落叶归根,郭董事长是至孝之人,所以,为了完成老太太的心愿,这次考察团寻访老太太故里也是重要任务。”

沈林在电话那头一惊,道:“怎么这个事我们不知道?”

舒治国佯惊道:“书记您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们市里已经谈到了这事,担心我们在这方面出漏洞呢!书记您放心,这次台方考察团来考察,我们一定努力把他们留在我们德高!

两江边界,除了我们德高市外,庸州也是啊!民国的时候,这一带是土家山寨行政区域和现在大相径庭,郭老太太以前的故里,现在要归到哪一县哪一乡谁能说得清楚?

所以,这方面我们要好好的把握,争取在澧河就让考察团把目的达到,您认为呢?”

沈林在电话那头哑口无言,他打电话是气冲冲而来,但现在他也不得不承认舒治国说得有道理。市里也清楚,鸿城的确是联系了几个市,德高市只是其中的意向之一。

市里为这个问题,还专门开了分析会,大家在会上众说纷纭做出了很多假设。

现在看来,这些假设都是主观臆断,真正的原因可能就是舒治国说的那个原因,这一点市招商工作没有把握到,的确是值得反省检讨

沈林的语气变得缓和,道:“老舒你既这样说,那就一定要完成任务!绝对不能让考察团在往西进,进到了庸州,事情的变数就多了。”

“那是当然,我们一定让他们在澧河就将一切方案敲定!”舒治国道,言语之间,兴奋溢于言表。

“你行啊,老舒,你实话跟我讲,是不是早就打了这个埋伏了?”沈林道。

舒治国一愣,立刻明白自己刚才表现得有些兴奋过头,他沉吟了一下,道:“沈书记,实话跟你讲,这是都是下面经贸局陈京局长在捣鼓,他们年轻人,思路开阔,做事敢想敢干…···”

“得,得!那些话就不用说了,我就等你们好消息了!”沈林啪一下挂电话。

舒治国听到话筒中传来的盲音,他从耳朵边将话筒摘下,拿在手中看了又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嘴中也哼起了曲儿:

“我站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

房山宾馆小宴会厅,丰盛的宴席撤下去,立马长条桌椅布置上来,中间加以鲜花点缀,一个谈判会场,顷刻之间就布置完成。

黄凯坐在左侧的正中位置,他的正对面,陈京端坐在那个位置上。因为是私人名义的邀请县里安排的接待计划全盘打破了,舒治国发话,一切事情都由陈京全权负责。

舒治国的原话是讲:“在台湾考察团进入澧河的那一刻起,陈京陈局长就是澧河最高的领导,不仅是县直各单位,下面各乡镇要密切配合他工作。就是县委县政府,我和老鲁,那都要听指挥听安排。

我们一切的中心工作,都要以这次迎接考察团为重心,我们澧河的形象,澧河人的热情,土家人的淳朴,要通过这次接待工作要有个体现,要让台湾同胞们满意!”

有舒治国的这个话,陈京的底气就足,的确,现在陈京的职位俨然就像是县委书记兼县长,因为这次接待并没有由经贸局来安排,而是县委办和县府办联合接待。

这一下,县委办和县府办两个主任都得听陈京的招呼,尤其是黄小华,他身为县委常委,还得要他配合陈京工作,如果不是特殊的时期,是断然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的。

黄凯从进入澧河开始,就和陈京接触,他一直在审视着这个年轻人,心中有疑惑但更多的是好奇。

在他的印象中,共和国的官员都是老头子,秃顶多,说话满嘴官腔,而像陈京这样年轻,而作风又如此干练的年轻人他还是第一次接触。

作为鸿城集团投资部负责人,黄凯早在五年前就在拟定投资大陆的计划和方案。

这五年来,他接触的大陆官员太多了,他自诩和大陆官员打交道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

他和鸿城集团董事长郭长省不同,郭长省人在台湾,可是对大陆有很深的感情。不仅如此,郭长省对大陆和共和国是充满了敬畏。在集团内部高级干部会议上,郭长省经常都会提到共和国很多制度和架构,以此来衍生出他的郭式管理方法。

每次提到海峡对岸,郭长省就会满是赞赏之词,这一点在黄凯看来,有些媚外了。

大陆毕竟落后,大陆人的思想毕竟还没办法与世界接轨,黄凯和大陆政府之间的沟通和谈判,向来都是以我为主的,每一次他都是得胜而归,久而久之,他心中便有了一股傲气,对大陆人就多了轻视。

这一次,黄凯选中的理想投资地点恰恰是澧河。澧河虽然贫穷,但是从地图上看,澧河县城却奇迹般的出现在了整个德高正中心的位置,从堪舆学上看,这是“风眼”所在,而从现实中看。

这个位置地处京广线要道,交通发达。

从机场条件看,从德高赶赴楚城机场,和从澧河赶赴楚城机场距离相差无几。而且从澧河还可以赶赴庸州机场。

另外,澧河附近劳动力充足,有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可以供鸿城集团使用,这对企业经营降低成本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当然,郭董事长的心愿,老太太的故乡极有可能就在澧河西北一带,鸿城投资在澧河建厂,以后全可以将这一点纳入谈判条件。

黄凯心中有了这个盘算,他却并不表露出来,而是先到德高市装模作样的考察一番,并且达成初步投资意向,然后他再下到澧河才考察。

共和国的政坛,官大一级压死人,黄凯和德高市委市政府已经谈妥了意向和条件,他完全就可以用德高获得的谈判成果来压澧河县委和县政府。这是一种巧妙-的借力。

市委书记和市长都表态的事,到县里来了,谁敢拂逆?共和国基本还是官本位,还是人治社会,黄凯深谙这个体制的软肋。

所以,黄凯对自己的这次澧河之行的定位是高姿态!必须要以高姿态来谈这次判,唯有如此,才能取得他想要的结果。

欢迎宴会结束,谈判随即开始,黄凯也不客气,便开始狮子大张口,他的第一条就是政府无偿提供鸿城入驻建厂开发用地,提供一年免税,五年税收优惠的政策。

另外,如果鸿城投资澧河,澧河的基础建设必须要跟上,要重新扩建火车货运车站,要打通澧河联系庸州和德高的高速通道······

黄凯一共有十一条,除了少数条款跟目前澧河招商的条款出入不大外,其中有大部门条款都是目前澧河无法提供和满足的。而有个别条款,根本就是过分的条款。

澧河如果将这十一条款都一一满足了,还用得着招商引资,引进鸿城集团吗?放着这些优惠政策,扶持一帮本土企业起来都绰绰有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