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79章 谈崩了

官策

黄凯面沉如水,面对对面的对手,他有十足的心理优势。

按照大陆的传统观念来看,他黄凯市长市委书记级别的人都接触多了,面前几个小干部,他还有什么不能拿下的?

在黄凯看来,在共和国的政治体制下,就不可能出现真正能够为地方谋福利,为百姓谋好官。大家都为了政绩,大家都为了数字,鸿城集团这块牌子在大陆就值好几个亿。

黄凯心中清楚,他面前的对手,非常迫切的希望鸿城能够入驻。

像澧河县这个的穷地方,能够招商引资引来鸿城这样的巨无霸,这是他们升官发财最大的筹码。有了这个筹码,牺牲一些政府利益,官员们是不会在意的。

所以,黄凯提出了自己的十一条以后,就完全缄默,不做任何解释,俨然就是要告诉对方,他的要求不可更改,必须无条件满足!

经贸局专门负责鸿城投资项目的副局长任志贤手中拿着黄凯十一条的文字资料,脑门上的汗涔涔往下流。这个十一条和县委以及县政府主导制定的招商政策相差太远,县里如果答应这些所有条件,那就会担负沉重的包袱。

但是,鸿城的投资对澧河太重要了,不仅是经济上价值不可估量,这对整个澧河的外在形象,也是一次大的提升,对以后澧河吸引资本进入,以及以鸿城集团为中心的周边产业的拉动,这都具有非凡的意

但是这些种种,任志贤都只能在心中闷,他作为项目负责人,是根本没办法表态的,也没有权利表态。

如果让他表态,他自然是无条件答应这些条件,先让人家鸿城来澧河最重要。县里马上换届,这个时候大家都捞点东西了好往上走县委和县政府领导是这个心思,他任志贤自然也是这个心思。

先把前面的头开了,后面怎么处理,遇到具体问题怎么协调那都是以后的事儿了,和当前又有多大关系?

再说,即使是有关系,县里招商,引进鸿城集团这样大的企业,不付绺代价怎么行?没有一点牺牲都不合逻辑了!

他的眼睛不住的瞅陈京,他心中只希望陈京能够一锤定音把这事敲定。那样,他这个专门负责鸿城投资项目的副局长,立马就有身价有面子了。

陈京的表情很平淡,他端着茶杯子细细的品尝,好像茶杯中的那一方世界就是全部,谈判的种种,那都没那杯茶重要。

任志贤不仅暗暗骂了一句:“狡猾。”忽然,他心中一动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开口说点支持的话,自己没有权利表态,打点擦边球总可以。说不定陈京这个时候心里正在犹豫自己保不准加一把火就……

一念及此,任志贤定定神道:“鸿城集团入驻澧河,这是一件大事,不仅有经济意义,也有政治影响……”

“咳,咳!”陈京干咳了两声,打断了任志贤的话,他淡淡的笑笑道:“任副局长,把我们县招商的相关文件发给黄部长一行过过目,参详参详嘛!”

任志贤一愣他几欲站起身来,那些招商政策性文件给黄凯妻?陈京这是什么意思?

不酥任志贤发话,招商股梁兵已经执行了陈京的命令。

黄凯皱皱眉头接过那种红色标题的文件,他看到红色抬头的文件,心中就觉得别扭。在他看来,这种红头文件就是空话套话的大集合,而且文件拗口难懂得很,比法律文书更难懂。

尤其是共和国的那些关于建设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套话,以及共和国官方文件常用的那些术语,根本就让人看不明白!

但是看不明白,陈京却早有准备,他让招商股梁兵一条条的给黄凯解释。当梁兵说到:“任何进驻尊重当地澧河的外资,都需尊重当地少数民族文化,都需遵守当地地方性行政法规······”

黄凯终于有些听不下去了,他打断了梁兵的解释,眼睛看向陈京道:“陈局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陈京轻轻一笑,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道:

“我是想跟黄部长交换意见,任何来澧河投资的企业,都必须要履行投资一方的权责义务,这一点是必须的。”他顿了顿,道:“针对鸿城集团入驻澧河的事情,我们除了要求这一些权责义务外,我们还有一条额外的要求。

那就是希望鸿城集团能够支持一笔两到三千万人民币的资金,来支援我们澧河开发区的建设,为了以示回报,我们可以将开发区的名字,改成鸿城开发区

黄凯直愣愣半天,他张大嘴巴,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陈京,良久,他神色稍微平定了一些,道:

“陈局长,您是把我们鸿城当慈善机构了吧?我们是来投资建厂,目的是为了盈利,让我们支援三千万人民币建设开发区?嘿,我可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要求!”

他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冷峻道:“陈局长,我希望你们能够有更多的诚意参与谈判,像这样没有诚意的谈判,完全是在浪费时间,您说呢?”

陈京面色不改,道:“我是很有诚意的在和你谈!没有诚意的是贵方。黄部长,你首先要明白一点,我坐在你对面,首先我代表的是澧河的利益和澧河老百姓的利益。

你却老是用你们和德高的谈判来套用在我们身上,这首先就是没有诚意的。

德高市及其周边,和我们澧河的投资环境不同,人文环境不同,自然环境也不同,有这么多不同,我们的谈判怎么能够按照一个模子?”

黄凯心中一惊,他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这是他习惯性的动作。

他瞟了陈京一眼,他一直注意陈京,发现陈京和共和国传统的官员不同,没想到这一开谈,果然就不一样,不管他是不是外强中干,至少他敢于狮子大开口,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黄凯轻轻的笑了笑,道:“陈局长,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我们的谈判从来都是以我为主的,如果你们达不到我们的要求,我们的谈判就没有进行的价值了。”

他指了指窗外,“下一站,庸州,我坚信,我们一定可以找到符合我们的投资地点。”

黄凯说完这话,示意左右助手开始收拾东西,他这一动作,任志贤尤其是县府办刘明辉脸都变了,如不是要注意形象,可能她们当场就要起身了。

陈京面无表情,道:“黄部长,一个没有诚意的谈判,是最浪费时间的谈判!这是我的认为。我们中华民族有句话,叫做生意不成仁义在,我们今天谈判不顺,我希望不要影响我们私人之间的感情。

我们已经安排的晚上的欢迎宴会……”

“欢迎宴会不必了,我们不叨扰贵方了!”黄凯态度很硬,语气中已见了不耐烦!

陈京皱了皱眉头,道:“那行!一切以黄部长方便为方便!”

黄凯招呼助手收拾东西,起身欲走,陈京忽然开口道:“慢,等一下!”

黄凯长出一口气,心中一喜,他有些怜悯的看着陈京,他觉得陈京实在是还有一些嫩,谈判需要的是底牌,没有底牌的谈判,强硬只是外强中干。黄凯心中泛喜,脸上却更是不耐烦,道:“陈局长,还有什么事儿?”

陈京盯着黄凯,道:“贵集团郭董事长委托省台办寻找郭老妇人故里一事,在我们积极的努力下,已经初步有了结果了!老妇人的故乡以前叫庸宁县人潮溪,现在这个地方就是我们澧河县长梯隘。

人潮溪在文革期间改名为太平,后太平和红旗等五个村合并为一个村,称长梯隘。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们代表团能够如实的反馈。”

陈京说到此处,他话锋一转,道:“郭老夫人故里一事有着落,这是可喜可贺的大事。我们中国人的大事中,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还有就是衣锦还乡了。

老夫人贵为鸿城集团董事长之母,要落叶归根,这也算是衣锦还乡,这个主是你黄部长做不了的。鸿城集团究竟有多大的面子和气度,现在又恰恰由你黄部长来代表,所以······”

陈京拉长声音,眼睛盯着黄凯:“黄部长,你稍安勿躁!先在我们澧河住下了。郭老夫人的故里嘛!穷是穷了一点,但是我们好客和真诚一如远在海峡对岸的郭家人,这一点我绝对可以保证!”

黄凯怔怔呆立当场,他此行重要的目的他一直都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包括他的随行人员。而这一点连德高市政府都不清楚,陈京是怎么知道的?陈京不仅知道,而且知道得非常详细、非常多。

黄凯此时终于有点清醒了,他忽然意识到,对方准备得非常充分,对方不仅了解鸿城,更了解鸿城的老板郭长省。

黄凯觉得自己有些滑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自己的情况别人已经洞察了,可是自己对澧河,对眼前的这个陈京又了解多少呢?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