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0章 大争议

第一百八十章 大争议 求月票

谈崩了!

黄凯率领的考察团当晚就欲离开澧河。

这件事情,在澧河引发了一场大危机,舒治国连夜组织召开会议商讨对策,县委主要领导以及县政府主要领导参会,经贸局正副局长参会。

会上,陈京汇报了今天中午宴会和谈判的情况。

舒治国一语不发,他不表态说话,县里其他的领导都不好说什么,场面有些冷清。

良久,王涵阳副县长冲陈京道:“陈局长,你今天的谈判是不是有些草率了?我们现有的条件,能够吸引一家国际性的大企业来投资,这是天大的喜事,我们手上没有多少筹码,所以适量的让步,这是非常必要的!”

陈京情绪有些低落,谈判结束,他还没来得及向领导汇报谈判结果,今天谈判桌上的事情县委和县政府两方领导就都知道了。

这说明了什么?

这至少说明,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心有些乱了,今天参与谈判的许多人,都对鸿城集团投资澧河十分的迫切。迫切到他们不惜打破正常的反映问题的程序,直接就越级往上捅。

面对王涵阳的疑问,陈京沉默不语。他能说什么?成王败寇,事情如果成功了,那自然怎么说都有理。但是现在,事情面临失败,他又能说什么?他所有的考虑在此时说出来都是苍白的。

在座的一屋子人,大家想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把鸿城集团留在澧河,什么是不惜一切代价?那就是要放弃所有的抵抗,对鸿城的一切要求都满口答应,这是正确面对事情的态度吗?

一任政府,招商引资,目的是什么?根本目的还不是发展本地经济,从而进一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但是,如果不良引资太多,政府背的包袱太沉重,老百姓的利益牺牲太多,这样的招商引资又有什么价值?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彩水集团,彩水集团当年进入澧河,整个德高市一片赞誉,觉得彩水的入驻,对澧河经济的积极影响是巨大的。

当时还有人预测,澧河的经济为因为彩水的进驻,会一跃进德高市各县市经济排名的前列,然而事实上,却是自从彩水进入澧河,其一直就是澧河全县人民的一个大包袱。

不仅是个大包袱,彩水也成为了澧河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企业社会责任的缺失,企业约束机制的丢失,让彩水成为了一只大吸血虫,澧河上下,都成了受害者,这一次引进鸿城,又要重蹈彩水的覆辙吗?

舒治国沉默不语,他脸上的表情变幻不休,显示他内心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而就在这个时候,新任代县长鲁权发言道:“临阵自乱是兵家大忌,目前事已至此,我看我们还得信任陈京同志。另外,台方的反应也有些太敏感了,如果他们真的是怀着诚意而来,心态不会这般脆弱,动辄就要以走相威胁,那说明他们还没有正确的谈判心态。

这样的谈判,成功的时机不成熟,如果我们一定要使其成功,我们做出的牺牲太大了。我们不能够做对澧河未来发展不利的事情!”

鲁权发言支持陈京,会场的气氛有些微妙了,鲁权发言结束,赵一平清清嗓子道:

“我支持鲁县长的意见,在招商这个问题上,我们澧河是有前车之鉴的。大家想想现在的彩水,为了彩水,我们澧河的党和人民付出了多少?所以,我们在面对鸿城集团的时候,我们的心态也要正确,不能够太急功近利!”

赵一平手中拿着一支笔,一支笔摇摇晃晃、指指点点,他俨然又恢复了以前的神气。

最近这几个月,他一直就被舒治国压着,冷不丁的舒治国就会给他一番敲打,他是没过一天好日子。不仅是如此,在政治上,他也失去了在澧河更进一步的最好的时机。

澧河县长之位虚悬,最终没有落到他的头上,这对他的打击是相当大的。

但是今天,赵一平心中的所有阴霾似乎全都散去了,他立场鲜明的支持鲁权,其实就是支持陈京。

他的这个支持,在会上引起了一阵小躁动。现在在澧河,关于赵一平不喜陈京,陈京屡屡和赵一平作对的消息最多,在外面人口中,陈京和赵一平就是对立的存在。

赵一平在县委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打压陈京。而陈京干的每一件成功的事情,好像都是在削弱赵一平的威信和影响力,两人好像是命中犯冲。

今天赵一平怎么突然转性支持陈京了?

县里二三把手同时表态支持陈京,其他的一众常委都不发言了。先前跃跃欲试的黄小华,还有澧河镇党委书记左秋明两人都选择了沉默。

而一直变幻表情的舒治国,眼睛盯着陈京,道:“陈局长,你如实说一下,你认为我们还有没有机会,还有几成机会?”

陈京道:“机会我们肯定有!”陈京站起身来,绕到会议室的东侧,那边墙上挂着一幅德高极其周边交通地图。

“大家看一看,在这张地图上,我们澧河县城的位置奇迹般的在正中心。我们澧河县志就有说法,称澧河是整个楚庸山脉的风眼之所在!这个说法我们姑且可以认为是迷信。

但是台湾人相信堪舆学,我相信,鸿城的董事会,不可能不知道澧河位置的特殊性。此其一!

其二,这张交通图上我们看到,我们澧河恰处于京广线,铁路运输方便。另外,澧河的位置决定了,将来庸州、楚北省很多条高速路,都需要必经澧河。以后澧河的交通是整个楚庸山脉最便利的,鸿城集团能不考虑这个因素?

……”

陈京侃侃而谈,一共说了八个有利条件,他这八个有利条件一说完,舒治国敲敲桌面道:

“好!陈京,你的准备是充分的!你既然能够说出这八有利,就说明你心中还是有底的。既然如此,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发挥,现在我们同心协力,把工作做好,是非功过都不论。”

他皱了皱眉头,忽然扭转话头,对陈京道:“陈局,我听你说的这八条,大部分都是针对郭长省以及鸿城集团的了解和研究,你怎么就没琢磨黄凯这个人呢?他是什么性格、个性,是不是也要了解一下?”

陈京道:“黄凯其实和我是一样的角色,我了解过,投资部永远决定不了投资,鸿城集团的任何外部投资,都是由董事会决定的。我们谈判一结束,还没等我汇报,县委县政府领导们不就知道谈判的所有细节了吗?

黄凯也是一样,今天他在谈判桌上的表现,也不用他汇报,郭长省和鸿城的高层都会知道此事的。”

陈京这个说话很犀利,他旁边的任志贤脸唰一下就变红,舒治国也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道:“你这个陈京,怎么打比喻呢!消息传递灵通,这只能说明我们大家都关心你的工作,你可不要胡思乱想,有情绪啊!”

……

很累,陈京回到家中,将公文包往沙发上一丢,人就委顿到了沙发上。

一天就吃了一顿饭,现在已经过十点了,晚饭还没吃。这一天折腾得,陈京在外面不觉得啥,回到家才真正觉得累。

金璐上前伺候陈京换鞋,一双柔软的手搭到了陈京的肩膀上揉捏:“你工作起来真够拼命的,整个澧河,就好像是你一个人会工作似的。”

陈京端起桌上的凉茶,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摇了摇头道:“台湾佬不好对付,今天鸿城的那个部长黄凯,只见高鼻孔出气,那股子气焰,把我们全澧河人都当成要饭的了!”

金璐心疼的帮陈京捶捶背,从后面抱住他,道:“宽心一些,不要太记挂那些人,你不是常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吗?”

陈京嘴角**数下,道:“你放心,我对那姓黄的没什么成见。我只是有些失望,对我们澧河的人与事有些失望……”

他猛然转头看向金璐,道:“璐,你觉得我怎样?”

“当然觉得你好啊,不然我怎么……”金璐脸上泛起羞意,陈京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觉得我是不是个好官!”

“好官嘛……自然是的,整个澧河就数你最好了!”金璐道,脸上笑意盎然,巧笑倩兮,却是故意在开玩笑逗乐。

陈京微微的闭上双目,他脑海中,澧河政坛的各类重量级的人物,如走马灯一般在他脑海中划过,他不住的扪心自问,自己是在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吗?

既然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心怀叵测的人在一愣不愣的盯着自己?

鸿城这件事情,如果成了固然好,最后如果失败了呢?

陈京不太愿意去想那个后果,他只觉得要做一件事情真的不容易,要有作为,敢作为,放在嘴边是那么的轻松,但是自己真正做起来,却是那么的步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