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1章 舒治国的心机

第一百八十一章 舒治国的心机 求月票

房山酒店,最顶级的贵宾套房让黄凯独占一间。

为了接待黄凯一行,澧河方面甚至还为黄凯考察团预备了专『门』的多功能小会议厅,但是显然,这个准备没有用上。

就在黄凯的房间,鸿城集团考察团主要成员聚集在这里开会,黄凯语气很严肃,道:“你们这是在坏大事,我们的谈判,不能够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而应该要以我为主。

现在倒好,你们沉不住气,你想让我怎么办?让我把说出来的话又缩回去?”

黄凯语气很不好,脸『色』『阴』沉得可怕,他今天在谈判桌上稍微出现失误,立马集团总部就知晓了,郭董事长亲自打电话给他,问他为什么谈判这么急躁。郭长省的话比较委婉,他道:

“黄部长,你是公司投资谈判方面的专家,你曾经说过,谈判如炖牛『肉』,需文火慢炖,今天的谈判是怎么回事?好像有些和你风格不符啊!”

黄凯一听董事长这话,他心中一惊,知道肯定是代表团有人先于他往上汇报情况了。这次他带的代表团,财务、技术、战略等各方面的人员都有,虽然他是考察团团长,但是考察团他没有办法完全掌控。

有人在他向上汇报前就先与他汇报了情况,这只能说明其他的人和他有不同的意见。

黄凯毕竟是深谙商业法则的人,他道:“董事长,澧河方面的要求太过分,他们那个经贸局长竟然要我们无偿先给他们捐献三千万人民币,这简直是开玩笑,我们又不是慈善机构,我们怎么能够……”

“黄部长!”郭长省的声音拖得很长,“我早就跟你说过,说任何话都要深思熟虑。什么叫无偿捐献?分明对方有承诺,将开发区冠名给我们鸿城,这难道是无偿吗?

还有,对方官员是很了解我们鸿城以及我郭长省的情况。我委托台办做的事情,他们也很用心的在做,而且有了明确的结果。这一些都是他们诚意的体现。”

说到此处,郭长省顿了顿,话锋一转,“黄部长,有时候你考虑问题细节有余,大局不足。进军大陆是我们既定的方略,而针对澧河的投资,只是我们试探『性』迈出的第一步。

迈第一步,就要迈得大气,迈得让大家都能够感受到我鸿城集团的气度,处处斤斤计较,一味的追求利益最大化,这不是我们需要的。捡芝麻,丢西瓜的事儿,这不是我们应该做的。”

黄凯一听郭长省这话,知道董事长是对自己工作很不满意了,他当即表示继续努力,端正心态。他表了态,郭长省才有了笑意,道:“这就对了嘛!你要记住,做生意要大气,首先要让别人有利可图。

只有别人有利可图了,我们才有利可图,老是想利益最大化,只能让自己的路子越走越窄,这是正确的做生意的方法吗?”

结束和郭长省的通话,黄凯这心中堵得实在难受。本来,他今天在谈判桌上铩羽而归,心中就不舒服。别看他在谈判的时候很硬气,他的那种硬气,是基于他以为自己料死陈京的前提下的。

陈京的表现完全出乎他所料,他的硬气立马就变成了失败的沮丧。

尤其是谈判结束以后,陈京又让下属给他送来了澧河招商的相关材料,其中就有澧河的八大有利条件。黄凯看到这八大有利条件,心中就不是滋味。因为在他来之前,集团内部就开了高层会议,高层会议中,澧河的有利条件就被人分析过。

而黄凯这次过来考察,重点考察的就是澧河,就是冲着这些有利条件来的。

按照他的想法,他高高在上,打一副神仙派,以为能够唬住人。在德高市,他的确是唬住了人,德高方面在谈判中完全处于了下风,他携德高的余威,过澧河占尽了气势,他哪曾想会遭遇一个老谋深算的陈京?

他心中很生气,所以,他一开口就是骂人,代表团的团员有人不信任他,这让他觉得很恼火。另外,他的确也是要通过骂人发泄一番心中的不爽。谈不拢,就立刻走,这是他已经说出口的话。

澧河方面的隆重的欢迎宴会都让他给拒绝了,他做得如此过头,现在要让他转过弯来再谈,他面子往哪里搁?

……

鸿城集团的考察团连夜没离开澧河,第二天清早,陈京亲自登『门』拜访黄凯,盛情邀请他去实地考察开发区的建厂环境。

看陈京的表情,他是『胸』有成竹,好似根本就不担心黄凯会拒绝一般,这让黄凯心中不舒服,他有心想拒绝,但是他终究还是没有鼓起勇气来。他明白,陈京今早的行为,是在给他借坡下驴的机会,如果他错过了这个机会,他很清楚郭长省的『性』格,郭长省定然不会原谅一个在同一地方犯两次错误的人。

他就在犹豫的时候,陈京冲他笑道:“黄部长,我对鸿城这次投资有个理解,不知道正不正确。”

“我的理解是,如果黄部长在谈判中让步了,让的步子越大,对整个鸿城来说,就越有利。大陆多大?有30多个省市,是台湾的几十上百个大,人口是台湾的数十倍之多。

这是多大一块市场?

对进军大陆的鸿城来说,澧河的这第一枪不仅是考验投资是否成功,也是鸿城整体形象在大陆的一次亮相。鸿城是个什么企业?是一家国际化的企业!国际化的企业,需要的是气度和气量。”

陈京压低的声音,“当然,国际化企业,也更需要成熟的谈判代表,所以,黄部长,我觉得我们应该恢复谈判,你认为呢?”

……

澧河县委,黄小华有些紧张的站在县委大院子里面的高大的梧桐树下,像是散步,但是时候又不对。像是思考问题,可是一双眼睛老是往『门』口瞟,显得心神有些不宁。

一大上午,院子里面就有黄小华这个县委大管家在那里转悠,这让整个县委的气氛都很古怪,平常比较活跃的一些县委办的年轻人,今天不敢在走廊上走来走去了。

连带有些喜欢到院子里转转,顺便过过烟瘾的科室领导,也不敢出来晃悠了,大家都在想同一件事情,究竟是什么原因,需要黄小华这样的县委常委在院子里站着。

究竟有多大的事儿,能够让黄小华如此焦躁不安。

大约上午十点钟的样子,县委『门』口驶进来一辆桑塔纳,黄小华脚下顿了一下,立刻加快脚步迎了上去。

桑塔纳在院子里停下来,车上的人却没有下来,黄小华凑上前去,车窗打开,车后座伸出一个脑袋在黄小华耳边附耳低言。黄小华不住的点头。

车没在院子里逗留太久,那人和黄小华说完话,摇下车窗,汽车便风驰电掣而去了,黄小华看着远去的车,一直到汽车消失在县委大『门』外面的拐角处,他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猛然转身直奔县委办公楼。

他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舒治国的办公室。

舒治国从早上上班开始,他就一直站在窗口,他将窗帘『露』出一个缝隙,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院子里面,院子里面的任何风吹草动,他都尽收眼底。他一直看到黄小华上楼,他才拉上窗帘,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端起一个咖啡杯。

咖啡已经凉了,分外的苦,舒治国轻轻的抿了一小口,皱了皱眉头,而就在这个功夫,『门』就被敲响了。

舒治国抬头,语气冷静的说了一句:“请进!”

黄小华推『门』进来,轻轻的将『门』掩上,他快步走到舒治国的面前,他眼看了一眼窗外,道:“书记,考察团的车队往西走,直奔高速而去了,看来是要出城西进了!”

“什么?大清早陈京不是去了酒店吗?怎么回事?”舒治国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眼睛瞪着黄小华。

黄小华摇摇头,道:“看来,陈京的努力还是失败了,不欢而散!书记,现在应该怎么办?”

舒治国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看来陈京还是太年轻了,我们给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了,有些『欲』速不达啊!”他轻轻的叹了一句,然后话锋一转:“火速启动第二套方案,第二套方案,你该登台唱戏了!无论如何,不能让车队出城。”

“是,我保证完成任务!”黄小华脸『露』喜『色』。他从舒治国办公室出来,脚步一下似乎都轻快了不少,他从楼梯上下来,走到二楼的时候,恰好碰到了赵一平。

赵一平冲他招招手道:“黄主任,你来一下!有个事情我要跟你谈谈。”

黄小华脸上神『色』一凝,道:“赵书记,书记有件紧急的事情让我去办……”

“什么事情这么紧急?耽误一会儿就不可以吗?”赵一平脸一黑道,黄小华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他犹豫了良久,道:“是台湾考察团的事儿,陈局长和他们彻底谈崩了,书记让我去做最后的努力!”

“让你去做最后的努力!你怎么努力?”赵一平眉头一挑道。

黄小华冷汗都下来了,一时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