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2章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一百八十二章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开发区西部的小山,山不高,但自南向北延绵不绝。

山的形状起伏,像一条龙横亘在澧河大平原上,当地人称这座山为伏龙山,而站在伏龙山龙头的顶部,整个开发区便可以尽收眼底。

陈京陪同黄凯一行徒步上山,到山顶俯瞰澧河风情,蜿蜒曲折的澧水河自西向东,澧河县城的车水马龙和郊外的乡土风情相映成趣,这座土家小山城的美便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

正是秋天的时节,火车从天际金黄的麦穗海中驶出来,一直走到近前,这样望过去,还像是火车就在麦田上飞驰,那种美景考察团的人何曾见过?大家纷纷的掏出相机拍照,兴致一下就上来了。

陈京指着眼前的景色对黄凯道:“黄部长,风水学说有一种说法,那就是通过眼前景物变幻,可以推算到过去数百年的沧海桑田。你看看我们的澧河,只需抹掉铁路,然后抹掉这些个现代化的混凝土建筑,就立刻可以把这里的一切回复到百年以前,甚至数百年以前。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在数十年以前,郭老夫人就是从这个地方走向外面世界的,那个时候她还是花信年华,是这一方水土哺育了她啊……”

陈京很感触,继续道:“黄部长,澧河目前还是一块未曾大规模开发的处女地,千年以来,澧河人就在大河的两岸靠耕种为生,我们现在要开放,要让澧河走出去,从内心深处说,我们是怀着很复杂感情的。”

“但是……”陈京抬起头来看着黄凯,“我们澧河人民已经穷了数千年了,我们不能够再这样穷下去了,所以,引进外资,发展经济,改善和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站在我的位置上,我们的招商必须要符合澧河人民的利益,要对我澧河经济有积极的作用。

所以,先前我多有得罪之处,还望你见谅,同时,我也真诚的希望我们的谈判能从双赢的角度来谈,而不应该为争而争。”

黄凯轻轻的笑了笑,道:“陈局长,没看出来,您年纪不大,却是一个善揣摩人心的谈判行家。看来我鸿城集团落户澧河是成定局了,但是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有个条款,需要我们鸿城提供一笔捐款!”

陈京哈哈笑道:“黄部长,郭董事长他是大户人家,知道富贵不还乡,如同锦衣夜行的道理。老夫人想落叶归根,可是她老这一出去已经70好几年了,故乡早已经桑海沧田,她落叶归根,又怎么能让家乡的父老乡亲知道她,记住她,尊重她?

为家乡人民做点事,做点好事、善事,人们都会记住她,我这样说,你觉得三千万多吗?”

黄凯一愣,陈京这话说得直白,他哈哈大笑起来,道:“既如此说,我们董事长以私人名义捐款三千万不更好?怎么偏偏要扯到投资中来?”

陈京道:“黄部长,恕我直言,中华的传统文化,内面有博大精深的东西,这些东西,我们作为中国人,必须要对此有很深的领悟。中国人看重人情,什么人情,怎么做人情,这都是很值得我们研究的课题。”

“我们做人情,最忌讳的就是直接施恩,恩情难报,什么都没恩情大。郭董事长无故捐款,这不对于是让我澧河六十万人都受他恩惠?这个恩惠我们怎么报答?

郭老夫人希望澧河这么多人都欠她这么大的人情吗?我可以笃信,她是不希望的,她回故里,只想和故乡的草木同枯,并不想故乡人都将她遥不可及的供着,你细细的体会一下吧!”

黄凯心中一惊,陈京这话很耳熟,他是标标准准喝洋墨水长大的人才,从小受的是西方教育,思维也是全盘西化的。他从国外回台湾,郭长省重用他,同时也经常批评他。

批评他的语气和陈京刚刚的说法如出一辙,两人都推崇中华传统文化,而黄凯对传统文化的不理解,也成为了他最大的短板。

他就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传统中有那么多让人迷惑的东西,难道那些东西真的就那么重要,那么有用?比西方的投资理论还有用?

黄凯面上神色不变,道:“陈局长,我刚刚接到你们县委一个自称黄主任领导的电话,在电话中,他告诉我,我昨天提出的一切条件,他都可以答应我,只要我们能够投资澧河,一切都可以谈。

还有,你们澧河县领导,很有可能会更换谈判代表,你可能不再会是澧河县政府派的谈判代表了!”

陈京心中一惊,他眼睛盯着黄凯的面庞,直觉告诉他,黄凯没有撒谎。

他的心猛然往下坠,险些失了方寸,但是在慌乱间,他依旧稳住了心神,道:“黄部长,那是有人混淆视听。姑且不论这种说法是否靠得住,就算是靠得住,我坚信,今天的黄部长,也不是昨天的黄部长了。

相信我,我的理念和条件,才是真正双赢的条件。鸿城集团的大家气度,所有人都盯着等着看呢!”

……

陈京率领黄凯一行人在开发区考察。

县委,县委副书记赵一平从办公室出面,蹬!蹬!上楼直奔舒治国办公室。

舒治国正在埋首看文件,他抬头看到赵一平,忙起身道:“哎呀!老赵你可来了,我刚好有事找你,你看看,这是最近组织部拟定的一份名单,都是计划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你过过目!”

赵一平接过文件,眼睛都没瞟一下,而是盯着舒治国道:

“书记,刚才开发区那边打电话过来,今天早上陈京和黄凯两人达成和解,陈京率领考察组一行考察开发区。可是在考察中途,陈京忽然接到通知,说他不再负责接待考察团工作了。

还有啊,人家台方已经决定要答应陈京的条件,首批将有三千万的无偿支持,支持我们开发区的建设。可是黄主任忽然打电话给考察团的负责人,说澧河县委可以全盘接受台方昨天提出的一切要求。

你说这是……这不是捅乱子,捣乱吗?

这么大的事情,黄小华哪里有权利决定,我们可都蒙在鼓里啊……”

舒治国一愣,嘴巴张了几下,一个音都没发出来,半晌,他拉开窗帘看向外面的院子,然后迅速冲出去,他快步走到县委办公区,嚷嚷道:“马上给黄主任打电话,让他立刻给我回来!快,快!”

这才几分钟功夫,舒治国脑门上的汗都下来了,他就在走廊上来回踱步,赵一平在他旁边继续道:

“这个事一定要调查清楚,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昨天开会分明已经做出的决策,黄主任今天这是唱的拿一出?是急功近利,还是故意捣乱?”

赵一平在说这事,蹬蹬楼梯脚步声响,县政府代县长鲁权快步走过来,神色匆匆,表情严肃。

舒治国一看鲁权的神色,他心中明白,鲁权所说的事儿定然和赵一平一样,他脸色霎时就白了!

三千万的无偿捐款,外加鸿城投资澧河一系列的投资到位,他们还要履行相当的义务,这简直就是天上掉的一张大馅饼。如果这事能成,对澧河县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是无可估量的。

如果这事,陈京真谈得八九不离十了,被黄小华一下捅黄了,黄小华就要成为整个澧河的罪人。

可是黄小华真有那个胆子吗?黄小华背后是不是还有强有力的支持,黄小华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有人授意的?

舒治国的汗越流越多,他招来秘书,就当着鲁权和赵一平两人给陈京打电话,电话接通,他道:“是陈京吗?我是舒治国,我现在明确跟你说,县委是充分信任你的,除我之外,任何人的任何命令你都可以拒绝执行。

还有,可能有些同志做了一些对你工作造成严重影响的事情,县委已经在紧急处理这个事情,你放心,这个事情马上就会处理妥当。还有,你要耐心给台方代表说清楚,让他们不要相信这些谣言,是有人在捣鬼,是我们的对手在捣鬼!”

在电话中,陈京并没有说太多,只是道:“这件事情现在很麻烦,本来今天可以谈妥的事情,没办法,中途出现大意外,我已经终止谈判,晚上我们会和台方搞一个郊外晚宴,就在开发区这边的农家乐搞。

农家乐院子的前面就是麦田,晚上我已经和文化局那边打了招呼,让他们支援一下文娱表演,就搞传统土家文化的表演,台方朋友肯定会喜欢……”

“好,好!你的这个想法非常好,我亲自给文化局打电话督促,晚上的演出一定要搞好,最好是搞两大堆篝火,搞出大气氛来,电视台也要跟上,我们要打好文化牌,要让台湾同胞宾至如归!”舒治国道,语气十分的肯定,前所未有的肯定。

他挂掉电话,再抬头的时候,副县长王涵阳、澧河镇党委书记左秋明都来了,他脚下发软,额头上的汗怎么也抹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