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3章 乱了方寸

第一百八十三章 乱了方寸 求月票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心常常会偏离原来正常的轨道,人的疯狂和失态,很多时候都因为利益而来。

本来没有召开常委会,但是因为一个突发事件,舒治国的办公室一下就集聚了五名县委重量级常委,舒治国眼睛扫向面前的四人,他心中叹气。

他终于清楚,陈京的身边,不仅是他有眼线,这间办公室的所有人在陈京身边都有眼线,大家都在关注着陈京,都指望陈京能够一举将鸿城集团考察团拿下,陈京身边的任何风吹草动,不只他知道,大家都是知道的!

舒治国没有心思去抱怨黄小华办事不力,他必须想办法把现在的局面给控制住。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如果舒治国没有办法在这件事情上给大家一个『交』代,最后事情砸了,他在班子中的威信,必将受到严峻的挑战。舒治国一直处心积虑,现在在澧河,他已经站到最后一班岗了,这个时候出『乱』子,就是灾难『性』的『乱』子,这也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这个事儿一定要调查清楚,要严查!简直是『乱』弹琴!我们澧河内部的团结,就因为这件事情,面临分崩离析。而澧河的外在形象,也因为这件事情,会受到很消极的影响。”舒治国语气严肃,面『色』非常的『阴』沉。

他冲着秘书科秘书小林道:“怎么回事?黄主任还没来吗?他这是干什么去了?”

秘书早被眼前的情况给吓懵了,黄小华的手机打不通,派人出去找又没有方向,他又哪里能够找到黄小华?

就这样五个县委领导在舒治国的办公室等着,黄小华像消失了一样,根本就不『露』面,他不『露』面,所有的情况就不能搞清楚,陈京现在在干什么,陈京和台方谈判的进度如何,大家都不知道,却都不好问,局面变得异常的微妙。

再说黄小华,他从县委出来得意洋洋的驱车直奔西城高速路入口方向,他一路上不停的拨电话,他从舒治国办公室出来,便做好了他接替陈京的一切准备。而趁路上的机会,他便做好了一切安排。

当他结束和黄凯的通话之后,他仰躺在副驾驶座上,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放松。

鸿城集团进驻澧河,这是天大的事儿,这是澧河自国企改革后,引进的最有实力的外企,澧河以此为契机,完全与可能从德高脱颖而出,从而一跃成为德高市的经济强县。

而能够成功引进这样一家企业,作为整个项目直接的谈判和负责人,这是奇功一件,黄小华如果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可以算是澧河天大的功臣,以这份政绩,市里不可能视而不见。

车停在高速入口处,黄小华下车,他随行的一共两辆车,四五个人跟着他一字排开,眼睛盯着高速路口静静的等着考察团的车到来。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车队踪迹杳无,黄小华有些疑『惑』,马上打电话给『交』警队,问他们考察团的车怎么回事。

『交』警队马副队长告诉他,考察团的车没往高速走,而往国道方向走了。

黄小华挂了电话,跺了跺脚,迅速挥手道:“快,上车,往余家岭方向包抄过去,他们走国道了!”

一通忙活折腾,汽车终于飞驰上了往国道方向的道路,黄小华抹抹额头上的汗珠,暗道:“台湾佬还真难伺候,老子伺候舒治国都没有这么累过,今天真是狼狈到家了。”

但旋即,他又安慰自己,好事多磨,只要能够拿下这次鸿城考察团,他黄小华立头功,这些个委屈又算啥?根本就不值一提。

他这么一想,心中又平衡了,他掏出手机,准备再给黄凯打个电话,但是犹豫了一下,又挂断了。

他给黄凯打的第一个电话,人家很客气,也很高兴,当即表示可以谈一谈。

这个信号很积极,黄小华相信,只要自己能够成功截住黄凯,给黄凯一个借坡下驴的机会,这事敲定应该问题不大。

而就在他思忖得意的时候,电话响了。

他看了看来电,皱皱眉头,腔调变得有些高,道:“我是黄小华,你哪一位?”

“黄主任啊,我建国啊,文建国!”

“建国?哦……你好!你好!”黄小华佯装很久才明白对方身份,立马变得热情,他寒暄了两句,话锋一沉,道:“什么事儿啊?你打电话指定有事!”

“是这样,黄主任。今天陈局长率领台湾考察团一行考察开发区。怎么突然接到通知说要让他不再负责鸿城招商的项目,他很『迷』『惑』,让我打电话问问你啊!”电话那头文建国道,语气异常的平定。

“这个嘛,这是县委……”黄小华拉了一个长音,忽然他一顿,一下坐直身子,道:“你说什么?台方考察团正在考察开发区?你……”

“是啊,刚才他们在伏龙山顶拍照留念呢!晚上还安排了农家乐以及土家篝火晚会,但是刚才陈局长打电话给我,语气很不好,说县委把他给撸了,谈判谈到一半,对方都要签字认可投资了,却突然之间出了篓子,情况急转直下变得很糟糕。

黄主任,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文建国语气变得犀利。

黄小华怔怔半晌出不了声,他刚才还飘飘然的一颗心,好像瞬间被冰封了一般,变得拔凉拔凉!而他一向灵活的脑袋,也在这一瞬间短路,文建国在电话那头喊他,他却宛若木偶一般,一语不发。

不知什么时候,电话自然的挂断了,黄小华整个人委顿到座椅上,脑子里面各种念头纷繁而来。

“滴,滴,滴!”手机再次响起,黄小华拿起手机,就像拿烫手的山芋一般,手发抖得很。

他按下接听键,听到第一句话就是委办秘书小林惊惶的声音:“不好了,黄主任!舒书记让你立刻回县委!”

“什么事情?”黄小华下意识的问道。

“这……这……不太清楚,但是赵书记、鲁县长都在书记办公室,刚刚还有王副县长也过来了……”小林秘书语无伦次,他做了多年的秘书,这个阵仗他还是第一次见,直觉告诉他,县里发生大事了!

黄小华彻底的心凉下去了,他眼睛呆呆的看着手机,忽然,手机又响起。

他从座椅上弹起来看了看来电,他一咬牙将手机挂断,然后按红『色』关机键将手机关掉,这还不够,他掀开手机的后盖,将电板也下了下来,然后双目一闭,脑袋靠在了后座上,额头上的汗珠涔涔而下。

“主任,已经到余家岭了!”司机扭头对他道。

黄小华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刺猬,他一下从椅子上坐起来吼道:“谁说到余家岭?谁告诉你的?都是『乱』弹琴,都是阳奉『阴』违的家伙,你们的思想觉悟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哪里去了?”

司机被黄小华突如其来的一通骂『弄』得莫名其妙,人有些发懵,嘴『唇』连连掀动,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良久,黄小华忽然指着前方的路道:“往前,往前,一直往前开,不要回头,也不要停,就这样开下去!”

司机壮着胆子道:“黄主任,再往前就离开澧河了,那边是庸州了,不是我们……”

“开!”黄小华怒喝道,他双拳舞动,样子异常的狰狞,好像要一口把司机给吞掉。

司机不敢再说话,发动汽车慢慢上国道,一路往前开……

……

秋日的夜『色』很美,秋高气爽的天,满天星斗,圆月高照。

郊外,麦田被临时收拾成了农家乐的现场,现场搭起了很富有土家风味的茅草棚,不远处,两堆篝火火苗窜起几丈高,围着篝火,身着土家传统服饰的演员在跳舞土家传统的舞蹈。

演员翩翩起舞,从两堆篝火中间,走出一六旬老者,老者须发皆白,他仰天望着星空,手上也没见拿麦克,但是猛然一嗓子吆喝,整个旷野为之震动。考察团很多人看到这一幕,都纷纷被吸引,有人还拿出了摄影机摄影。

老人声音高亢,情绪超然,宛若从天而降的神仙一般,有一股超脱世俗的洒脱和风骨。

他的歌声飘渺婉转,唱道:“唱山歌啊!山歌本是古人留,留给后人解忧愁,有苦有怨把歌唱,神仙忧愁我不愁……”

歌词淳朴,老人独具一格的原生态唱腔赋予了这歌词极高的意境,那种快乐赛神仙的洒脱和不羁,被老人淋漓尽致的唱了出来,再配合篝火四周快活洒脱的民族舞蹈,整个现场气氛非常的高涨。

无论是陈京随行的工作人员还是台方考察人员,此时大家都融入到了晚会享乐快活的气氛中,有些活跃分子已经融入到了跳舞的团队中和队员们一起跳舞放歌。

陈京把手放在嘴边,做成喇叭装冲黄凯喊道:“你们一行所以的行程,我们都有录像拍摄,我们的拍摄影像将会送给郭长省先生,澧河之行他没有亲自来,这是一个天大遗憾。

我们多方商议,只能通过这个方式来弥补这个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