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4章 秋后算账

第一百八十四章 秋后算账

夜,凉意刺骨,在这样的夜色中,黄小华紧了紧身上的夹克,快步下车直奔舒治国家而去。

舒治国住在二楼,这是县委领导家属楼最早的单元楼了,从外面看,单元楼很不起眼。但是进到了楼道里面,立马就能感受到这幢楼的与众不同。

小县城的单元楼,一般都还没有形成小区,物业管理更是无从谈起,但是县委领导居住的院子,却是管理十分的严格,不仅门口有门卫把守,就是楼梯口,也装了现代化的门禁。

黄小华有些狼狈,他进舒治国家门的时候,舒治国正躺在沙发上,他左侧是大大的金鱼缸,鱼缸里面的金鱼快活的游来游去,舒治国就欣赏着游鱼在水中的翻滚起伏。

黄小华进来了,一直走到他面前,连续叫了他两声,舒治国都没有应答。

黄小华心中打鼓,他自己白天关掉手机,让司机开车胡乱瞎跑,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很不好。

但是当时那种情况,他不这样干又有什么办法?县委四五个重量级常委都在,他如果真往县委赶,立马就会揭破一切。黄小华如果把责任全承担,他再要提拔可能永远就不会有机会了。

如果黄小华不承担全责,把舒治国给扯了出来,情况更糟。

“你的消息是谁给你传递的,怎么会弄成这么大的乌龙?县委的情况你是没有看到,我差一点就被逼着从楼上跳下去了!”舒治国道。

他没有扭头,眼睛依旧盯着鱼缸看,他脸上的阴霾越积越多。他在澧河做了这么久的县委书记,今天算是最狼狈的一次,县委一众常委齐齐向他开炮,一定要他查明事情的真相,要他主持公道。

真相在哪里?什么是公道?舒治国不信他们都看不明白,他们是装作看不明白,就是要让舒治国出丑。

这个事实对舒治国打击太大了,他做县委书记一直都强调威信,而他也特别注意面子、爱面子,而今天公然出现如此伤面子的事情,实在是让他感到颜面丢尽。

“书记,是我工作没做好,出现了大失误。周副主任情况没搞清楚就乱汇报,我……我……”黄小华脸色泛红,很是无地自容。

舒治国哼了一声道:“真的是没搞清情况吗?我看未必吧,这里面是有故事的,你不要太天真,考虑问题也不要太简单!”

舒治国用手敲了敲座椅的扶手:“鸿城集团的这件事情我们要重新认识,我们终究还是低估了陈京的能力,我们也更低估了大家对于这件事情的关注。不夸张的说,现在许多人都将目光投到了这件事情上了,不是一般的关注,是高度关注。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对陈京同志多一些关心和爱护,给他多减压,多信任是非常必要的,这件事情如果能够好事多磨,最终能够成功,则一俊遮百丑,很多事情我们都可以淡化,从轻处理。

如何保障成功,现在我们唯一能够信任的就是陈京了,我们要坚定不移的支持他,绝对不能够有任何动摇了!”

舒治国这几句话说得语重心长,但是这话听在黄小华的耳中,他的感受却是分外的复杂。

今天就一天的功夫,早上和晚上,舒治国讲的话就完全不同。早上,舒治国讲他给了陈京信任太多了,陈京肩上的担子太重了,他吃不消。这才一天不到,立马就变成他给陈京的信任太少了,应该要坚定不移的支持陈京。

这种前后截然不同的矛盾,让黄小华感到有些荒谬,但是更多的则是感到现实的残酷。

陈京果真是一把好手,他硬是死死的缠着了鸿城考察团,他手上拥有了这个大筹码,足以让舒治国都围着他团团转。

“好了,小华主任!你也忙了一天了,也累了!没什么事儿就先回去吧,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是团结,现在也还没到追究责任的时候,一切都等事情尘埃落定后再说吧!”

舒治国这话一说,黄小华悬了一天的心,终于落地了。

他客气的向舒治国告别,慢慢退出门去,一直到他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间,舒治国的眼神盯着黄小华消失之处依旧没有挪开。他脸上的神色不住的变幻,阴霾怎么也难从他脸上散去。

……

离开舒治国的家,黄小华一路踱步往会走,他的心情比来之前放松了不少。

他担心的事儿,就是担心县委立刻要对此事追究责任,如果是那样,他根本就没有回旋余地,立马就会成为第一责任人,鸿城集团落户澧河的事情,就被他毁于一旦,这样的责任他怎么承受得住?

现在舒治国明确了这个事儿,这让黄小华心中松了一口气,至少,目前来说他是没问题的。

风很疾,飕飕的往衣物里面灌,黄小华冷得打了一个哆嗦,脑子里面忽然转个一个念头。

他猛然发觉,舒治国的这个话很有讲究啊,仔细推敲舒治国的话,隐隐有如果这一次顺利过关,陈京能够顺利将鸿城拿下,那一切事情都好说。如果这是最终有变故,陈京没能拿下鸿城,那这事则可能是另外一番模样。

所谓秋后算账,事情失败了,总要归纳总结,那个时候也要找责任人。

谁是责任人?谁该为这事的失败承担责任?陈京吗?

黄小华忽然觉得不妙,陈京今天才接到通知,让他不要再管鸿城的事儿。他现在就可以尥蹶子不干,还是舒治国出面给了承诺、支持,说了很多好话,他才“勉为其难”的重新接手这事。

如果最终这事不成,陈京怎么会承担这个责任?

陈京不承担责任,谁承担责任?答案似乎呼之欲出了。

一念及此,黄小华心中凉飕飕的,他心中很清楚,现在县委大家对鸿城的事儿都十分敏感,这么一件大家都关注的事儿,即使是舒治国,也不是他想说了算就算的,如果那个时候,大家都要秋后算账,黄小华是躲无可躲啊!

……

陈京回到家里已经凌晨一点了,金璐早蜷缩在沙发上熟睡过去了,客厅里的电视却还在播放。

陈京轻手轻脚的换鞋,然后一屁股做到沙发上,便再也不想挪动分毫了,这一晚上的篝火晚会,吃喝跳的,兴奋的时候不觉得啥,兴奋过后,疲劳感尤其强烈。

为了留住考察团,为了增进双方的了解和互信,陈京是动了脑筋、下了大力气的。就说今天的篝火晚会,在短短的一天时间内,筹备这么一场有数百人参加的大型活动,别的不说,单单是各种关系的疏通,陈京的电话都打烂了。

“这个事情一定要成功,绝对要成功!”陈京喃喃的道,不住的给自己心理暗示。

今天上午发生的那场近乎闹剧的事儿,给陈京内心的刺激是巨大的,他不是阴谋论者,但是从这件事情,他也能看出,在县委,不知有多少人,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这些人心怀各异,可能各种乱七八糟的思想都有,陈京现在一天太忙,没有瞎功夫去琢磨这些人的内心。

他只清楚一点,如果鸿城这事儿能够成功,对澧河来说便是大大的有利,澧河的经济发展以此为契机,将会进入快车道。但是,如果失败,澧河积聚已久的矛盾可能会找到爆发点,如果那样的话,局面就完全失去控制了,后果实在是有些不堪设想。

不知过了多久,陈京收拢各种纷繁芜杂的思绪,他慢慢的靠近金璐,用手帮她捋了捋耳际有些凌乱的头发。

金璐熟睡的样子很可爱,嘴唇紧抿着,眉头微微蹙起,那如凝脂般白皙的皮肤泛起一丝晶莹的光泽,让人想轻轻的抚摸一下,又担心手伸过去会破坏这种美。

陈京心中忽然之间就生出了愧意,最近这几天为了工作,是完全冷落佳人了。

金璐永远不会主动的给陈京任何的要求,但像这样,像猫一样蜷缩在沙发上的样子,会让人从内心生出无尽的爱怜。

“一切都会好的!”陈京暗道,他今天考察开发区,从伏虎山下来,就被当地的老百姓围住。

当时随行人员和考察团都紧张,以为是老百姓要闹事。

可是实际上,老百姓却没有一个闹事的,陈京上任给他们解决了土地补偿问题,他们感激都来不及呢!

这一帮子人只问陈京一件事,那就是他们听说澧河要建一家大厂,这个消息是不是准确的。当时有个五十多岁的老农,伸手握着陈京的手道:

“陈局长,俺家有两个儿子,常年都在外面打工,为了节省,常常三年才回来一次。如果我们澧河能够有大厂建起了,孩子们就可以回来了,也不至于留我们老两口在家中无依无靠了!”

当时这个场景颇为感动,陈京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那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儿行千里母担忧,自己的父母此时此刻是否是和这位老人家拥有一样的心情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