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6章 尘埃落定

第一百八十六章 尘埃落定 求月票

鸿城集团那边的消息来得很快。

在黄凯返台第二天,他便亲自打电话给陈京,说董事会已经通过了投资决议,鸿城集团决定投资三亿元在澧河新建电脑配件加工厂。

同时,陈京提出的鸿城支援三千万帮助澧河建立开发区的要求,鸿城集团董事会表示了认可,而澧河开发区将更名为鸿城开发区,这批三千万资金可以立刻到位。

这个消息经陈京以书面形式向县委和县政府汇报后,整个澧河为之震动。

黄凯一行人重回澧河签订投资意向书的当天,舒治国下令全城同庆,澧河大街小巷标语彩旗,披上了节日的盛装。

签字仪式当天,市政府相关领导,市招商局领导等出席签字仪式,省电视台、市电视台,省日报、三楚晨报等重量级的媒体记者云集澧河,密集报道了这一投资消息。

澧河县新闻发布会在签字仪式的下午举行,发布会由县委和县政府联合举办,县委书记舒治国,代县长鲁权是发布会的主角。在发布会上,舒治国热泪盈眶,大谈澧河经济发展这些年所遇到的艰难险阻,而今日,终于有一次外企成功招商的大项目入驻澧河,这是澧河经济走上正轨,要腾飞的一个开端。

这说明澧河的投资价值正逐渐被外界所发掘,舒治国坚信,以后定然会有越来越多投资进驻澧河,澧河也必将更加美好。

在被记者问及这次成功招商的经过的时候,舒治国颇有感触,他特别提到了人才的重要性。他很骄傲的告诉与会的记者,澧河招商人才辈出,其中他重点褒奖了经贸局陈京局长。

陈京才二十五岁,是澧河最年轻局长,但却年轻有为,有丰富的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更有崇高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澧河能够吸引住鸿城集团的关注,这和陈京努力的向外界推介澧河,以及在和台方接触的过程中,陈京努力释放出的诚意是分不开的。

舒治国说,台方不仅被陈京的诚意感动的,更是被澧河数十万老百姓的淳朴感动。舒治国的这句话,基本印证了外界传言的,鸿城考察团在澧河考察过程中,和澧河民间有深入的接触。

而这段接触的影像被带到台湾,郭长省看了影像以后,感动得不行,好像真的从影片中看到了自己的故乡,他当即拍板表示一定要投资澧河,这才有了五亿投资落户澧河的佳话。

新闻发布会结束以后,县委又召开了表彰大会,在表彰大会上,舒治国从物质和精神两方面对陈京及经贸局进行了表彰。在物质方面,县委县政府对经贸局累计奖励高达数十万,其中给予陈京个人的奖励就是十万人民币。以表彰陈京在这次招商中卓越优异的表现。

在奖钱的问题上,舒治国在表彰会上道:“我们给予党员干部物质奖励,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解放思想。我们要有更科学的激励政策来激励我们的党员干部努力的工作,积极的招商引资。

大家走出去,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们感受到了外面的精彩以后,重新审视自身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从外面吸纳好的经验和做法应用于我们自身……”

舒治国的讲话很长、很有**,他把这次奖励的数十万块钱,说得天花乱坠,好像这笔钱一旦奖励出去,澧河的招商引资将再无阻碍一般。

除了物质方面的奖励,其他方面的奖励更是了不得。陈京已经被县委组织部确定为重点培养干部,同时这次德高全市要评选优秀年轻干部,陈京也被澧河县委推荐了上去,澧河县年终评全县十佳党员,陈京也已经被确定为十佳之一。

荣誉纷沓而来,让人眼花缭乱,陈京一下成为了整个澧河最亮眼的明星,风头甚至盖过了县一中为澧河教育做出卓绝贡献的校长卓红刚,也盖过了最当红的人民医院院长赵顺喜。

卓红刚的存在,让澧河老百姓得以有机会让子女飞出山窝成凤凰。而赵顺喜的风头,则是救死扶伤,保一县百姓平安健康。陈京这次强势崛起,却是意味着澧河将完全敞开怀抱去吸纳更多的外来资本发展澧河,澧河的发展将让澧河数十万百姓受益,这也是对一方有卓越贡献的事情。

诸般荣誉加身,陈京的名字频频见诸报端和电视台,但此时的陈京并没有得意忘形。

金钱奖励、荣誉奖励,陈京觉得这里面有一部分是合适的,但是有相当一部分是有些浮的。

就像全县十佳党员评选,这个评选本来是由组织部门经过严格程序才能够确定的,现在评选日期没到,便把这个头衔先安在了陈京的头上,这多少有些急躁和不伦不类。

陈京心中清楚,这是有些人在掩盖着什么。

当初鸿城集团提出的那些过分的条件,那个时候县委很多人都是要举手赞成的,大家的心思都很简单,鸿城这样的企业,只要能进澧河,任何条件都不重要,都可以答应。

而现在,陈京努力后的结果,和当时的那些条件比起来,何啻于天上地下?

这两相比较,先前某些人的行为和动作就显得极端不负责任了。尤其是黄小华的那事,现在看上去,更像是黄小华在阻挠陈京的工作,完全就是居心叵测的,那事儿到黄小华那里止了,黄小华背后没有人吗?

斗争无时无刻不在,就在鸿城决定投资澧河的当天,县里就有某些议论。有人在议论鸿城集团的投资,认为这是一次成功的投资的同时,也将鸿城和彩水进行了比较。

彩水的那件事情又被人重新挖掘出来批判,彩水的事儿内面有多少故事?

厉害如马步平说起来也是栽在了彩水这件事情上了,彩水就是一个是非坑,这个事儿可能是谁都不想掀开的。

这也可能是县委这次重奖经贸局以及陈京的原因。

……

奖励十万,这在一个小县城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陈京获得巨奖消息在澧河迅速传开,澧河上下很快都知道了这件事。

对十万块钱的支配问题,陈京没有搞什么捐红十字会、捐灾区、助学一类的事儿。他很清楚,自己现在风头本来就够劲了,再来个淡薄钱财,无偿捐献的事儿,那风头就更厉害了。

树大招风,一味的把自己往高大全方向走,路子就会越走越窄,与其那样,那笔钱奖了,他就大大方方的得了,有人羡慕嫉妒恨由他们去吧。

说实在的,陈京深知这十万块钱的烫手,县委做出这个决定,不一定就全是安了好心。毕竟十万块钱相当于普通公务员十年的工资薪水了,这样的巨奖,引发人内心的不平衡和妒忌可想而知了。

陈京终究还是收了这笔钱,他年纪轻轻,20多岁,要是对物质没有一点追求,那反倒不是正常人了。有时候低调并不是高大全,一切遂人心愿,顺其自然可能才是最好的低调。

供销新村,晚上,平常吵吵闹闹的电视今天分外安静,殷虹抱膝在沙发上坐着,徐丽芳则在给儿子做着千层底儿布鞋。

“啧,啧!十万块啊,丽芳,你的老板这会可是发达了!老婆有钱发财,现在他自己也发达了,又还位高权重,当真是了不得啊。”殷虹叽叽喳喳,闹个不休。

徐丽芳则埋头干活儿一语不发。现在外面到处在传,都说陈局长为县里立了大功,县里给了他十万块钱的奖励。

徐丽芳今天早上买菜,听到菜市场都有人议论这事,当时那帮人议论,在他们口中,对陈局长是一片赞扬,徐丽芳虽然只是家里的一个保姆,但是听了这些议论内心也十分的高兴。

买菜听人说这事,?没想到孩子徐彬下班回家,径直就跑到徐丽芳的面前,道:“妈妈,陈叔叔真厉害!好像是得了大奖了,国家给他奖了好多好多的钱呢!今天老师上课都说了,让我们好好学习,将来像陈叔叔一样,做为人民谋利的好官。”

徐丽芳当即有些发愣,旋即,她反应过来,用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给孩子鼓励道:“老师说得对,所以你现在就要好好读书,将来也上大学。上了大学,你就能和陈叔叔一样了。”

小徐彬听母亲的话,认真的点头,那份认真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心生怜爱。

孩子回来提到了陈京的事儿,现殷虹又再一次提起这事,这已经是一天之内,徐丽芳听到第三次关于陈京获得奖励的议论了。

三种议论,有人很尊重陈京,觉得陈京功劳高,真正的为人民谋了利,应该得到奖励,也有崇拜和羡慕的,像孩子徐彬一样,他就是崇拜和羡慕。至于殷虹,那典型就是有些嫉妒恨了。

但不管是哪种议论,这都说明陈局长是真正干了一件大事,这件大事是对澧河有重大影响的事儿,陈局长因为这件事,也许会当更大的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