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8章 暗涌激流

第一百八十八章 暗涌激流 求月票

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一口,强烈的烟味刺激,让陈京觉得大脑皮层一阵清醒。

电话挂断了,但陈京的一颗心却扑通扑通跳,感觉平静不了。

他又想起今天上午,组织部卞兆南部长将他叫过去,那一番语重心长的讲话:“小陈,县委对你的培养,治国书记有指示,要大胆培养,要大胆使用。今天我让你过来,就是想跟你谈一谈,这一次有的两个机会。

第一个机会,是我们德高市要破格提拔一批年轻的副处级干部,这一批提拔干部,由市委组织部门公开甄选,各县各市直单位可以推荐人选,备选人要参加统一的笔试面试,然后还要公开演讲,被选中的干部,将充实到市各单位以及区县挂职。

对这个机会,我们澧河县一共就只可以推荐一个名额,我们组织部门认真斟酌,报县委批准,准备把你推荐上去……”

陈京听到卞兆南讲这事,心中还是很活动的,紧接着,卞兆南又讲了第二件事。

省委党校近期要开一期专门的年轻干部短训班,短训班学习时间为半年,虽然省委没有明确这个班的分量。但是这个短训班是省委组织部指示开办的,而且这一期开办是首期,分量绝对轻不了。

这两个机会,卞兆南希望陈京能够把握住至少一个,这对他个人的发展来说,这样的机会是千载难逢的。

陈京乍听闻这两件事,心中很是动心,但是旋即,他又觉得有些疑问。

因为卞兆南找他谈话的时机好像有些不对,现在全县上下,都被彩水的事儿弄得焦头烂额,县里天天商议处理办法。而且据说这事又有了新的版本,那天厂保安队和老百姓的冲突,据说背后是有人指使的,其背后指使之人直指彩水的高管。

彩水入驻易周镇,从其进入易周的那一天开始,就没和周边的老百姓关系融洽过。而这一次冲突,据说是因为彩水某高层“恨”透附近的“刁民”,指示厂保安队上去教训一下他们,这才导致了这次冲突。

现在,受害人家属要求厂方交出打人元凶,而打人元凶却神秘消失了,受害人及其家属对这一点感觉不能接受,现在政法委工作人员在深入做工作。县维稳工作人员,有不少人天天都守候在受害人家中,生怕矛盾激化,这帮人会铤而走险,或者是上访。

事情闹到了这种程度,彩水的这块盖子不揭开好像已经不行了,在这个时候,卞兆南为什么会找自己谈这番话?

再说,鸿城集团的首批资金到位也还差两天,目前鸿城投资澧河的一切,都还停留在合同上。鸿城和澧河的合作,后续的很多工作都需要陈京去组织协调,这对陈京来说,才是重要的工作,县委在这个时候,让陈京把握两个机会。

总让人感觉,好像是迫不及待的要把陈京支出去,也许是陈京敏感,当时他脑子里面就闪过了这个念头。

而回来接到马步平的电话,让陈京更是心中犯堵。

在电话中,马步平明确对陈京表示,彩水的事情很复杂,牵扯也很广,他再三叮嘱陈京,无论如何,也不要将自己牵扯进这个事情中。

另外,马步平还暗示陈京,现在澧河多事之秋,如果有合适的机会,能够走出澧河,可能是最好的了。

陈京问马步平,道:“县长,我就有疑惑,我觉得凭彩水的实力,完全有能力去解决很多问题,为什么偏偏很多问题都解决不了了?彩水决策层的决策究竟是基于哪些方面考虑的?”

马步平在电话中沉默了一会儿,道:“当初澧河引进彩水,是个错误!这一点你知道就行。还有一件事,当初彩水进驻澧河,经贸局是发挥了重要作用的,你的前任局长苏光华就主导了这件事情。”

马步平的话很隐晦,但是他话中的意思却直指陈京现在所处的位置。

经贸局作为当年县参与国企改制和对外招商的单位,是了解彩水的,彩水究竟有多少秘密?

陈京心中按捺不住好奇,但同时,他又深知这件事背后牵扯到的复杂的关系,也许这个盖子揭开,会发生很多意料不到的事情!

……

彩水的事情又有了新的进展。

县公安局针对上次厂方保安队和当地老百姓的冲突,对犯事人员实施的抓捕。

涉案的十二人全部被抓捕归案,同时,对三名主犯,县公安局已经拟定将其移送检察机关,对其进行公诉。

公安局抓人,彩水集团公关部却急着撇清关系,它们对媒体表示,县公安局所抓捕的十二名人员,均已经被彩水开除。他们严重违反了厂方的纪律制度,触犯了国家的法律,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

同时,彩水公关部对外界传的所谓厂方指示保安队打人的说法进行了澄清,明确表示,那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厂方一直都十分注意和周围老百姓搞好关系,遇到问题,向来都是本着友好协商的态度处理,从来就没有暴力冲突的事情发生。

紧接着县委召开专门的会议,会上,县委书记舒治国,县委常委公安局长李生道发表重要讲话,要求全县党员干部要端正思想,要正确认识彩水事件,要从彩水暴力事件中吸取教训,以后要杜绝类似特大事故发生。

与之同时,县委组织部部长卞兆南讲话,他宣布了县委做出免去易周镇党委书记侯红权职务的决定,免去易周镇镇长梁秋职务的决定。卞兆南还宣布,县委决定让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高林兼任易周镇党委书记,而易周镇代镇长,则由县林业局副局长李鹤年调任。

同时,县委还通告了县政法委书记周正因病出国治疗的相关事宜,县政法委工作,由县政法委副书记易先平主持。

无疑,县委的这次大会是在处理责任人,易周镇老的马步平残余遭受到了彻底的清洗,政法委书记周正突然“生病”也很是蹊跷。县委层面本来已经安定的局面,忽然变得风云激荡起来。

县委召开会议结束,张青云被要求参加县政府王涵阳主持召开的县经济、经贸工作发展座谈会。

在会议之前,陈京受到了王涵阳的热情接见。

陈京进王涵阳办公室,王涵阳亲自给陈京上了一杯茶,道:“陈京你现在了不得啊,澧河名人呢!就冲你现在这名气,连我这个常务副县长都撵不上。俗话说人过留声,雁过留名,说起来,你的表现,让我感到十分的惭愧啊!”

陈京忙道:“王县长您太过奖了,我们取得的一点成绩,还不是在县委和政府领导下取得的?”

“你谦虚了!”王涵阳正色道:“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觉得你是能干事的人。说起来,还是老马慧眼识英才,是他启用了你。你的表现没有让他失望!”

王涵阳这样说,陈京不好说什么,便闭口不说话,只是笑。

王涵阳话锋一转,道:“今天待会儿我们要开个座谈会,县经济战线的同志们和企业家代表都要参加,我们这个座谈会目标很清楚,那就是最近澧河发生了一些很让人觉得痛心的事儿,我们经济战线千万不能够受到这些事儿的消极影响。

我们要继续努力奋斗不动摇,我们澧河的经济发展,目前已经处在了最关键的时候,我们的工作千万不能松懈!”

王涵阳摆摆手:“座谈会之后是聚餐,今天的聚餐是彩水方面请客,与会的人都要参加。”王涵阳指了指陈京:“尤其是你,一定要参加。不要又编理由躲了,今天你躲也躲不了。”

陈京心一惊,皱眉道:“王县长,聚餐就不必了吧!我……”

“不要给我强调理由,我明确跟你讲,我知道你陈京现在是大忙人,应酬多!但是今天这个应酬你无论如何要参加,其他的任何事情你都要给我推掉!”王涵阳道。

陈京心中叹一口气,他心中明白,今天无论如何是没法推辞的。

陈京给予了肯定的答复,王涵阳便和他开始讨论工作问题,王涵阳情绪很高,道:

“陈京,针对经贸局的工作,用不着我说,那是杠杠的好!我们县里任用干部一贯都是靠成绩说话的,这一次县政府直属单位要充实一批骨干;领导下去,县政府准备从经贸局提拔几名干部上来,我今天给你通过气。”

王涵阳脸一板道:“在这方面,你可要端正思想。不能够因为你经贸局的工作,就阻碍下面兄弟们的前途。到时候其他单位要人,你要高高兴兴的放人,留下的空缺你放心,经贸局现在是热门单位,大家都挤破脑袋想进。

到时候全县的优秀干部让你挑选,你还会选不住中意的人?”

陈京连连点头,心中却有了一丝警惕,王涵阳的要求让人难以拒绝,都是顶呱呱的好事,有这么多好事能够落到经贸局的兄弟们身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