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9章 被盯上了

第一百八十九章 被盯上了

县政府会议厅,彩水集团总经理邵冰莹的出现无疑是一道靓艟的风景。

邵冰莹穿着一件紫色的风衣,腰部束起来,头发披肩,波浪形的长发前面留一点流海,很有熟女的气质。

邵冰莹很漂亮,更重要的是她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优长,她的装束打扮端庄中带有藏不住的性感魅惑,尤其是她的一双眼睛,很有勾人心魄的味道,让人望之便心中悸动。

陈京冷眼观察今天参会人员,说是经贸会议,但这样一眼看过去,矿产局、国资办、环保局等相关领导都在,再看邵冰莹进门和大家一阵子的寒暄问好,这会怎么看都像是为彩水特意准备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邵冰莹的座位就排在了陈京的旁边,这样的茶话性质的座谈会,一般干部和企业是穿插了坐,也许这可以解释邵冰莹被安排在陈京旁边就坐的原因。

邵冰莹走到自己座位旁边,脸上做出吃惊的样子,道:“啊,陈局长!没想到我还有幸坐在您的旁边,您可是我们澧河的大名人了,看来,我今天可以沾沾您的名人光,很荣幸呢!”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表示打招呼。

陈京不说话,邵冰莹想说仆么也使不上力。

说起来,邵冰莹在澧河为人的策略,一般科级的干部,她都隐隐有些瞧不上的。

像今天,她对陈京这般客气,那也是绝无仅有的事儿。

两人在这边说话,那边国资办、矿产局的几个负责人老往这边瞅,看有几个人眼神中那股讪讪的味儿,估计他们从内心在感叹年轻就是占便宜,在讨女人喜欢方面,那都是占有绝对优势的。

最难消受美人恩,陈京对邵冰莹这样的女人一向都是怀着很深的警惕的·最不愿意的就是和这样的女人沾上一丁点的关系。

当然,可能人家邵冰莹还不一定看得上陈京,但是这并不妨碍陈京对她敬而远之!

说来也奇怪,陈京不爱搭理人·邵冰莹却偏偏自己凑上来没话找话。

邵冰莹给陈京道歉,说上次彩水申报省级建筑行业龙头企业,经贸局的领导是费了很多心了,她一直都没有机会感谢领导,是她工作做得不好。

彩水申报省级建筑龙头企业,这是市里报上去的,县经贸局根本就没参与。

再说·彩水在澧河牛哄哄得不行,陈京一个经贸局长根本就对别人够不成威胁,哪怕是下个绊子都不容易,所以邵冰莹所谓的致歉,根本就是没话找话。

但是邵冰莹这样说了,陈京也不能说人家没话找话,只能说一些套话:“那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一类的,两人有话题说·看上去攀谈起来就像很融洽的样子。

陈京现在了不得,在县里是大大的有名,陈京和邵冰莹说话·自然也能引来很多人的关注。

陈京有好几次想终止说话,但是邵冰莹总能找到话题说,而且说的话都让陈京不好回绝,实在是老辣厉害得很。

今天的座谈会,主要是要求各职能部门头头脑脑出面表态,表态各自单位在支持企业发展方面的态度。同时,也是政府和企业面对面沟通,双方增进了解,培养共识。

彩水水泥总经理邵冰莹在会上讲话。

她讲话的核心内容,就是为了前几天彩水发生的大规模冲突事件向县各单位领导道歉·是他们给县里添麻烦了!邵冰莹表示,冲突事件所造成的一切损失和人员伤亡的补助抚恤,彩水都将一力承担,并保证让受害人及其家属满意。

还有,邵冰莹还承诺,彩水要努力改善生产设施·要花大力气搞好企业和周边群众的关系,要将彩水真正的发展成为为澧河人民造福,为澧河经济发展贡献力量的优质企业。

邵冰莹的整个讲话很诚恳,女人天生的柔弱和惹人爱怜的一面,她展露得淋漓尽致。

她的讲话,常常会有人奉上热烈的掌声,陈京也在鼓掌,只是在他看来,邵冰莹这个女人更像是个演员,好演员!

最后,邵冰莹道:“各位与会的领导,企业家同仁们!为了表示我的歉意,以及感谢各位对我以及彩水工作的支持。今天,我略备薄酒,请各位小酌一杯,各位一定、务必要赏光!”

邵冰莹豪言请客,引来会场一众人叫好,在众人的叫好声中,邵冰莹按掉话筒,结束了她精彩的演讲。

她讲话结束,扭头盈盈对陈京道:“陈局长,我知道您是大忙人,但今天你无论如何都得赏脸说起来,领导我们企业界的,您才是真正的头,我有好多次都打定主意要去拜访您,但是我又素闻您不喜应酬,我又担心唐突冒昧。

今天,终于有了一个机会,待会儿我当敬您一杯。”

陈京道:“邵总客气了!我会出席晚宴的,您放心!”

陈京心中暗暗心惊,他一瞬间明白,邵冰莹是早有准备的。

她不仅自己请客,好动用了王涵阳帮他请客,在会前王涵阳接见陈京的时候,就特别要求,陈京一定要出席晚宴。

一想到这里,陈京有些受宠若惊,自己何德何能?能够获得彩水邵冰莹如此的重视?

晚宴,地点在房山宾馆,陈京到房山宾馆大门口,县委办周进在那里站着,他冲陈京招招手道:“陈局长,来,来!这边走!”

陈京冲他摆摆手道:“别!别!今天我是赴宴的,彩水请客,和你周主任没关系吧?”

周进上前拉着陈京的手道:“陈局长,没办法,我也是被赶鸭子上架的,我今天刚刚忙完接待,恰好碰到了王县长,他让我当门神等你,你说我能拒绝?过来吧!这边!”

周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陈京有些疑惑,他得到的通知,晚宴在房山宾馆一号餐厅,但是周进请他去的方向,是酒店特意为接待重量级领导预备的顶级包房。

周进看陈京疑惑的神情,道:“陈局长,您就别犹豫了,这不是鸿门宴!我可告诉你,走这边的都是重量级领导······”

陈京不再说话,跟着周进屁股后面就走,走到酒店后院包房区,一路左弯右拐,最后才进到“鹞江阁”,周进推门领着陈京进去,包房里面已经有好几人了。

县委常委、县公安局局长李生道,县检察院检察长覃石宣,县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易先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王涵阳,然后便是邵冰莹。

陈京一进门,邵冰莹连忙迎过来道:“陈局啊,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给盼来了,您请坐!”

陈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这么多领导在,您还这样说,那实在是让我无地自容了!”

易先平笑嘻嘻的道:“陈老弟,邵总可没说假话,美女爱英雄,你可是我们澧河的真英雄,她不盼你又盼谁?”

邵冰莹脸微微泛红,眼睛却看向陈京道:“您坐,易书记您这玩笑可别开了,陈局长的女朋友可是号称澧河第一美女呢?我们这些蒲柳之姿,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被一个女人盯着说这番话,饶是陈京见的世面多,也禁不住脸有些发烫。

邵冰莹那双勾魂的眸子,眸子中那种媚人的味儿,当真有一股风流味儿。

陈京坐下,酒宴开始,这一桌人,除覃石宣陈京不太熟以外,其余的都是熟人。覃石宣陈京见过几次,他给陈京留的印象,是个很严肃但是今天饭桌上,他却尤为活跃,大家觥筹交错,几个回合下来,他就提议大家讲笑话,谁的笑话不好笑,谁就罚酒。

他自己先来,他讲:“话说西天取经的唐长老,在某地耐不住寂寞,有一天她碰到一女妖,观其乳丰臀肥,故欲行**,女妖见状惊呼:长老!小女月|经在身恐有行房不便!唐僧听罢双手合一道:阿弥陀佛,贫僧正为取经而来……”

覃石宣这个笑话很生猛,一下将酒桌上大家都引得大笑,邵冰莹则满脸通红,她本坐在陈京旁边,顺势将半边脸藏在了陈京的身后。

李生道笑眯眯的道:“今天陈局来了好啊,都成挡箭牌了!还是冰莹老总手腕高超,能够找到这么好的挡箭牌,难不成真是美女爱英雄?”

邵冰莹从陈京背后露出脸来,道:“覃检察长这个笑话不好笑,该罚酒!您喝这杯酒,我跟大家说个笑话,保准好笑一些!”

“邵总说得对,老覃你喝酒!你这笑话太露,缺了含蓄,实在是不美!所以,这酒你该罚!”王涵阳道。

覃石宣有些不服气道:“什么露不露的?我就是这个水平,真要讲含蓄,那是文邹邹的秀才才干的事儿,能是我老覃的个性?”

“检察长这话差矣,我们这里就有一个大才子,他讲的段子绝对寒暄!陈局长,要不你来一段,算是抛砖引玉,让大家有个标杆,大家说怎么样?”易先平朗声道。